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背上娃 绣着花 养好家

彝绣是一项深植民间的古老技艺,承载着文化记忆。

在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这项传统技艺从小山村走向了更广阔的舞台。创新产品闯市场、培训绣娘助增收,不仅为老乡带来收入,也打响了品牌,彝绣渐成彩云之南的文化新名片。

华灯初上,云南楚雄彝人古镇里游人如织。鳞次栉比的店铺里,金永淑的“彝家公社”挺耐逛:花花绿绿的刺绣产品中既有绣片等老物件,也有衣服、手袋等创意满满的新产品。金永淑做彝绣生意18年,如今驶上了快车道,近5年业务量涨了10倍。她在朋友圈晒出来的产品,常常不到5分钟就有人下单。

作为一项深植民间的古老技艺,彝绣被称作“指尖的艺术,心灵的花朵”。在楚雄彝族自治州,这朵花从小山村走向国际时尚T台,惠及7万绣娘。产值也从2013年的两三千万元增长到去年的两亿元,渐成彩云之南的文化新名片。

产业化,山里的手工刺绣成了品牌

探寻彝绣源头,楚雄州永仁县直苴村不容错过。田野是舞台,大山是看台,蓝天做背景,发端于直苴村的赛装节已延续千余年,不断发展,把彝绣带入更多人的视野。

每年正月十五前后,十里八乡的彝族乡亲们就会赶来。“赛装赛到日头落,跳脚跳起月当空”,赛装是盛大的彝绣展示。直苴村的李永福嫫今年正好100岁,她六七岁就跟着母亲学刺绣,“彝家女子会走路就会跳脚,会拿针就会绣花。”

彝族服饰刺绣用色大胆奔放,红和绿常配在一起,花纹图案大都来自大自然和生活,不识字的绣女往往能绣出迷人的作品。“彝绣也是彝族人的文化记忆,彝族支系众多,但懂行的人一眼就能从服装判断,这个人来自哪个支系。”李如绣说。

在永仁县文化馆工作的李如绣也是直苴村人。她13岁就参加文艺宣传队,16岁开始收集第一件彝绣制品,如今已经58岁,一直痴迷于收藏各种彝绣。1988年,李如绣在县城开彝绣产品店,那时除了各种比赛汇演的服装,彝绣基本没什么市场。

金永淑走出去闯市场,其实也是最近五六年的事。常跑大城市不但让她的业务量突飞猛进,也让她认识到,深山里的手工刺绣意味着个性和稀缺,令人眼前一亮,是取之不尽的创意泉源。“个性手工加创意,就是彝绣的竞争力。”金永淑说。

但正如楚雄彝族文化研究院院长肖惠华所说,像许多民族工艺一样,楚雄彝绣的产业化一直小散弱,“看着好瞧,穿不出去”的尴尬、藏在深山无人识的寂寞挥之不去。如何激活如此丰厚的民族文化资源,如何更好打造品牌闯市场,让绣娘们美起来、富起来?

走出去,传统技艺登上国际大舞台

去年9月,楚雄彝绣迎来“高光时刻”。纽约时装周2020春夏发布压轴大秀,“TaorayTaoray × 楚雄彝绣”闪亮登场。伴着“丝路云裳”的音乐,40套“牛仔+彝绣”跨界时尚服装亮相,“民族赛装”在全球时尚中心绽放。这一策划由楚雄州与上海东方国际集团合作推出,每忆及此,楚雄州文产办主任周兵难掩激动:“这为打响楚雄彝绣品牌注入新活力。”

周兵经历了近年来彝绣品牌精彩亮相的全过程。2016年他去直苴村驻村扶贫,酝酿做大赛装节,助推彝族刺绣和服装发展。这一想法得到了省委宣传部的支持,当年,首届“七彩云南民族赛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