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信条》主演:想当职业橄榄球球员的“星二代”

诺兰导演新作《信条》正在上映,一向不走寻常路的诺兰这次甚至没给男主角起名字,对此他解释称:“这是采取了悬疑电影的一种传统,因为展现的是现在时,而非已经发生的事情,能够让观众更好地沉浸于电影的故事里。”

说来有趣,片中扮演男主角的约翰·大卫·华盛顿在生活中也曾试图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为了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是大明星丹泽尔·华盛顿的儿子,他甚至撒谎说父亲正在监狱服刑。

被导演选中狂喜 剧本越读越蒙

选择约翰·大卫·华盛顿主演《信条》,是因为诺兰对他在《黑色党徒》中的表演印象深刻。《黑色党徒》由斯派克·李导演,于2018年在戛纳电影节首映。影片根据2014年罗恩·斯塔尔沃斯所著的自传改编,讲述了一名科罗拉多州的黑人警察成功潜入当地的3K党组织做卧底的故事,约翰·大卫扮演这位黑人警察。

参加戛纳电影节时,诺兰正在筹划《信条》,他说:“我们需要一个能够支撑起银幕的演员。约翰·大卫·华盛顿的自然魅力令我感到惊喜,他在银幕上太闪亮了,这使我充满信心,他能够成为我们这部影片的核心。”

能够主演诺兰的电影,约翰·大卫自然是欣喜若狂,他说:“我看过诺兰的每一部电影,比如《盗梦空间》我就几乎看了30遍。他是一位充满活力的电影故事讲述者,因此能够将这些高深的概念融合在一起,构建起独特的世界。你会被所见之物吸引,无论是动作场景、惊悚元素还是影片配乐……但电影的核心还是人物关系,以及围绕角色的境况、对陪伴的需求和探索不同情绪的方式。角色永远是最令我投入的部分。”

约翰·大卫透露,在第一时间得知自己将成为诺兰电影男主角后,他曾向影帝老爸丹泽尔·华盛顿求教,老爸给他支的招就是“把功课做在前面,不要被传奇、英雄吓倒。”

《信条》上映之后,观众的一个普遍反映就是“看不懂”,而事实上,演员们同样看不懂剧本,包括约翰·大卫。他说一开始阅读剧本时,觉得自己并不疑惑,但是再认真地细读,读了几个小时后,发觉自己连电影的类型都没有搞明白。不过,约翰·大卫依然认为这是自己读过的最好的剧本,而诺兰的剧本得看几遍才能看懂,很正常。

在约翰·大卫看来,《信条》主人公是一个愿为使命、为他为之奋斗的人赴死的人,“我认为这证明了他的本质。在整个故事中,他对待死亡的态度多次被重新定义。我想他的发现是,通过这些不同的时间支配规则,他能够改变事物……他或许还有能力以新的方式拯救世界,或许他也无法改变。但我相信,只要知道还有可能,我们对事物的看法、对自身的看法就会一直改变。”

想摆脱父亲的名气 决定成为职业运动员

诺兰显然十分满意约翰·大卫的表现,诺兰说:“约翰·大卫热情洋溢、慷慨大方,作为一名演员,这足以使他多才多艺、充满力量、完全投入到表演之中。约翰·大卫对于剧本的阅读直接而精准,并且完全同步于拍摄进度。这次是对特工人物的一种崭新呈现,主人公环游世界,试图阻止将会摧毁一切的灾难。我认为他从一开始就牢牢掌握了主动权。”

而事实上,约翰·大卫并没有一开始就子承父业,相比于演员,更吸引他的是橄榄球。约翰·大卫1984年7月28日出生,7岁时出演了父亲出演的《马尔科姆·艾克斯》,这是父亲丹泽尔·华盛顿和斯派克·李合作的多部作品之一。约翰·大卫在电影最后一场戏中亮相,只有一句台词。现在回忆起来约翰·大卫都觉得很美好:“我的履历表上第一部电影就是这部佳片啊。”

11岁时,父母给他请了保镖,约翰·大卫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著名演员,而这时他已经将成为职业橄榄球球员当成自己的理想。他坦承当初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有摆脱父亲名气的考虑,“橄榄球可以说是我自己赚来的,我可以支配自己的人生,因为我想拥有我自己的名字。”

在莫尔豪斯学院上大四时,约翰·大卫以1198码的成绩打破学校纪录,在大学生涯中,他保持了学校单场比赛242码的纪录以及3699码的总纪录。2009年约翰·大卫转投到UFL联盟的萨克拉门托山猫队,在这期间,他还抽空参与了爸爸《艾利之书》的演出。2012年随着跟腱撕裂,29岁的他不得不告别橄榄球。

告别运动员生涯后,约翰·大卫也不想靠着父亲的名气去做演员,直到2014年,HBO为《球手们》寻找演员,华盛顿家的朋友、经纪人安德鲁听说约翰·大卫打过橄榄球,就问他要不要试试,约翰·大卫背着父亲去试镜,拿到了角色后,他的“星二代”身份才被公开。

学习倒着生活 体力受到极大挑战

曾是职业运动员,因此良好的体能对约翰·大卫出演《信条》帮助很大,诺兰对此印象深刻,更感激他的付出。“仅从谍战动作片的要求来看,约翰·大卫的角色就具有极高的体能要求。再加入逆转时空这一因素时,就对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我们找不到这样一位技巧和体能超群的演员,恐怕很多事都无法在镜头内完成。”

拍动作片接受体能训练很正常,而在《信条》中,除了正常的体能训练外,演员们还要学习如何倒着做生活里的琐事,比如呼吸、说话、跑步、打斗等。约翰·大卫说:“这是开拓性的特技训练。除了训练还是训练,直到可以不假思索地做出反应才行。”

特技团队负责训练演员,但他们首先必须自己掌握这些动作。特技指导乔治·科特尔说:“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约翰·大卫需要学习的动作最多,他的付出令人难以置信,在大银幕上大家都可以看到。”

虽然曾经是职业橄榄球运动员,但《信条》的拍摄对约翰·大卫仍是艰巨挑战,他说好几次感觉自己体力透支,第二天没法从床上爬起来。“很多年前我为了保住NFL的工作而拼命,没想到这次拍个电影我又要拼命了。”

而能够这么拼命,约翰·大卫说是受诺兰和摄影导演霍伊特·范·霍特玛所鼓舞:“那些IMAX摄影机非常重,他们一直处于拍摄状态。诺兰和霍伊特在片场从不坐下,所以我在想:‘我也不能累,如果他们不累的话,我也不能坐下来。’在这种氛围下,你会情不自禁地坚持下去,全力以赴。”

文/本报记者 肖扬 统筹/满羿

责任编辑:张子涵(实习)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20-09-15 15:06

标签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税收大数据显示:全国企业销售收入累计增速

{r[title]}

增值税发票数据显示,1至8月,全国企业发票销售收入同比降幅收窄...

上海战疫:凡人英雄微光,成就“魔都”今日

{r[title]}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上海经受住了严峻考验,给予市民满...

权威专家详解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关于“突发

{r[title]}

“新华视点”记者近日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了解到,今年秋冬季,...

外交部:中方将优先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

{r[title]}

为应对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中国正在加紧推进疫苗研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