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百岁先生潘懋元:“教师很容易成为有幸福感的人”

新华社福州9月9日电(记者邓倩倩 付敏)厦门大学教授潘懋元今年整100岁了,他的字典里却没有“退休”二字。他的学生和朋友们都称他为“先生”,既不带姓,也没有任何职衔。

“假如有第二次生命,我还是愿意当老师!”教师节之际,潘懋元这样说。

“从不把自己当老人,只把自己当老师”

从年少时立志当老师到开创和深耕中国高等教育学科,潘懋元和教育教学一直“较着劲”。

1920年,潘懋元生于广东汕头。15岁时代兄上课走进小学讲堂,投身教育学习、实践和理论研究中,从小学、中学一直到厦门大学。

回顾一生教育研究工作,潘懋元说要“敢于失败”“敢为人先”。20世纪80年代,看到中国高等教育研究仍处空白,他在厦大开创了高等教育学科,在花甲之年“迎接人生的第二个青春”。

“许多成就,往往要靠一辈子的辛勤劳动与不懈探索之后才能取得,可谓‘大器晚成’”。潘懋元说。

耄耋之年,他仍然坚持做研究、上讲台、带研究生。毕业生陈春梅回忆,某年去广西,乘飞机、大巴辗转几个小时,潘懋元的精神状态却不输年轻人,令人佩服。

“从事教学与科研工作的人,可以退而不休,继续从事脑力活动,”潘懋元说,“大脑的运动比身体的运动更有利于长寿。”如今,他仍然每天工作6到8小时甚至更长。

“教师很容易成为有幸福感的人”

“最近的教学科研进展如何啦?有一阵子没听到你的消息,挺挂念的……”尽管学生毕业后奔赴各方,潘懋元仍和他们维持着不定期的联络。

厦大开设高等教育学40年来,潘懋元共培养(含间接培养)326名博士研究生和759名硕士研究生。事实上,无论是不是自己的门生,凡是来求教的,他都真诚分享经验。

“教学生最基本的一点是爱学生。”潘懋元说,“教师很容易成为有幸福感的人,即使学生毕业很多年了,师生关系都永远存在。”

陈春梅告诉记者,每逢过年,潘懋元都让她统计留校的学生,提前请吃年夜饭,给每个人发“压岁钱”,甚至邀请到家里过年。

潘懋元对学生包容慈爱,但对课程要求极高,最忌讳迟到,一门必修课要求每人完成5篇论文。这意味着他要批改上百篇作业。收到连标点符号都逐字批改的“花脸稿”时,学生们敬佩惊叹之余,也不禁深深触动和反思。

“这是不言之教。”潘懋元的第一位藏族博士巴果说,自己当了老师后,也会特别认真地修改学生的文章,回到西藏,巴果为西藏大学申设了高等教育学位点,遇到问题时她依然常向潘懋元请教。

“向年轻人学习”

1978年,潘懋元在厦大创建中国第一个高等教育研究机构;1984年,他组织编写了中国第一部高等教育学著作;先后成为中国第一位高等教育学硕士生导师和博士生导师。

20世纪80年代起,他同研究生建立了一种家庭访谈制,“邀请学生到家里来,从天下大事到个人生活,从学术争论到工作方法,清茶一杯,无所不谈。”潘懋元说,这样容易谈出许多真实想法,也密切了师生感情,“不仅学生从中颇有收获,导师也可以得到许多有价值的知识”。

30年来,学术沙龙成为学院的传统,也在其他老师的教学中得到沿袭。

对于教育前沿课题,潘懋元保持着密切的关注。疫情期间,他也尝鲜“云教学”,成了高龄的网课教师。潘懋元说,疫情虽是不好的事情,但在教育上催生很多好的东西,促进了网络教学大发展,这是过去没有想到的。

潘懋元是老学者,却对新事物始终敏感。“积极向年轻人学习,这是防止思想落后于时代的有效方法。”亦如他常引用的古语,“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

责任编辑:张子涵(实习)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20-09-10 15:48

标签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一见·这个会议不多见

{r[title]}

10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听了一场汇报,全称...

中建铁投西部分公司举办首届职工文化节

{r[title]}

10月17日,中建铁投轨道交通建设有限公司西部分公司“精诚杯”首...

“华龙一号”全球首堆达到临界状态

{r[title]}

10月21日15时09分,我国自主三代核电“华龙一号”全球首堆——中...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

{r[title]}

日前,“铭记伟大胜利 捍卫和平正义——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