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专访 | 娄艺潇:演员有时像蒙娜丽莎,人群中的微笑也很累

|作者:余驰疆 周煜堃

《爱情公寓5》结束三个多月后,再次见到娄艺潇,是在护士节致敬一线抗疫护士的直播中。疫情期间,隔离在家,但她仍竭尽所能地用自己的方式“抗疫”,直播教观众健身战疫,自弹自唱录制歌曲,参与大量公益宣传……温暖又文艺,跟人们熟悉的胡一菲有些相似,又有点不同。

09.jpg

 胡一菲,这是娄艺潇扮演了10年的角色。从大学到成名,从起点到落幕,她对人民文娱记者说:“十年里,这个角色对我也有了一个反哺,我变得更坚强,更独立。很感谢胡一菲,很感谢这部戏。”

640

 

01.jpg

不过,在胡一菲之外,娄艺潇还有着不同于其他女演员的“Style”。她是游戏爱好者,跟人民文娱记者采访前1分钟还在“吃鸡”;她是背包客,心血来潮就能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她还是隐藏的音乐达人,大学主修音乐剧,参观卢浮宫就能写出一首歌……看起来,她佛系到有点不务正业,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不求上进”;但骨子里,她却是典型的魔羯座,为了一部戏,为了自己的专业,全情投入。

Work hard,Play hard,这是娄艺潇的人生哲学。

 

有人走有人留,这就是生活

2009年,19岁的娄艺潇遇见了“胡一菲”。那时,她还是上海戏剧学院音乐剧专业的大一学生。其实,相较于表演,娄艺潇更是在音乐中长大的孩子。因为母亲爱唱歌,娄艺潇从小就学习声乐和舞蹈,在音乐方面下了不少苦功夫。10岁那年,她参加全国推新人大奖赛,直接入围全国十佳。高考时,北电、中戏和上戏同时伸出橄榄枝,娄艺潇选择了唯一拥有音乐剧专业的上海戏剧学院。

没想到的是,奔着音乐剧而来的小姑娘,入校没多久就拥有了一次电视剧的试镜机会。更没想到,这一次试镜,就跟一个角色相处了10年。从一开始写小传分析角色到逐渐融入自己才艺、性格,最终诞生了90后、00后心中的经典角色——胡一菲。

人民文娱:《爱情公寓》完结前后,许多人翻出了当年主创们试镜的画面,狠狠怀旧了一番。

娄艺潇:当时我才19岁,但胡一菲又是个大姐大的形象,我觉得希望挺渺茫的。去试镜之前,我特意买了一套特别成熟的服装,还用电卷棒把头发给夹卷了,希望能贴近角色一点。当时试镜各方面都还挺简陋的,导演、制片也不在,架了一个小小的DV机,给了一段戏,旁边的工作人员帮忙搭一两句词。试完后也不知道能不能选上,结果第二天就打电话通知了。整个过程挺草率,也还挺奇妙的。

人民文娱:现在回忆《爱情公寓》10年的拍摄,哪些画面会立刻跳入脑海?

娄艺潇:还是跟大家的相处吧。因为最早我还在上大学,除了正常上课,几乎所有寒暑假都在拍《爱情公寓》,它其实贯穿了我整个大学时光。拍摄虽然辛苦,但是因为大家都在一起,整个氛围还是挺轻松愉快的。

人民文娱:这部剧的大结局引发了怀旧,同时也因为一些老演员缺席、新演员加入引发讨论,会因此感到遗憾么?

娄艺潇:我其实还好,因为这部剧讲的就是当下年轻人的生活和故事。现实生活中也是,每个人的人生都会遇到很多分岔路口,我们跟朋友一起携手走到分叉路口,势必有人会选择不同的方向。《爱情公寓》也是这样,谁都有选择去或留的权利,就像我们在外合租,你的房客也是一直变换的,所以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生活本来就是这样的。

人民文娱:许多人会觉得,胡一菲这个标签太鲜明了,这对你来说是困扰吗?

娄艺潇:不算困扰啊。因为演员的本职工作就是塑造角色,而我又恰好有这么一个能深入人心的角色,我觉得这是对我专业的认可。

取悦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相较于同世代女演员,娄艺潇的产量不算高,基本上1年一两部。在她看来,把生活过得太紧绷的人,反而会错失真正的生活。因此,在她的时间规划里,拍戏之外,旅游成了最重要的选项。拍戏间隙,她会背上行囊穷游附近的古镇;自己做攻略、订民宿,飞到国外逛逛博物馆;她在西藏骑马,在巴黎写歌,回到家再点上一根香薰蜡烛……

05.jpg

 

“不论遇到什么烦心事,每当走出去看一看,就会发现世界上每一个角落,大家遇到的事情其实都很相似。”她说,“路上的风景让人卸下疲惫,路上的人带来新的启发,旅行让我学着换一种角度去思考,之后就会豁然开朗。”

 

人民文娱:讲一场印象深刻的旅行吧?

娄艺潇:在巴黎的时候,我兴致勃勃地跑去卢浮宫,期待瞻仰那些旷世神作。但事实是,卢浮宫里特别拥挤,跟菜市场一样。像《蒙娜丽莎》和《美杜莎之筏》又特别有名,游客全都挤着拿自拍杆拍照,但其实那幅画也没有很大。这个让我印象还挺深的,后来我写歌,就把这个感觉记录了下来,说围观和议论下蒙娜丽莎的微笑也很累。画作很美,但那一瞬间的感觉,结合自己的工作,我就有了这样的感想。

人民文娱:会不会有很多人因此觉得你的事业心或者野心不够?

娄艺潇:我是一个想得特别开的人,任何职业,任何人,这辈子的轨迹都是一个抛物线,没有人会一直在顶端。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这是最重要的。我自己去逛菜场买菜做饭,旅游时住在当地人家里,哪怕没事时去街角喝杯咖啡沉浸一下,学一些新知识丰富生活,讨好自己最重要。对吧?

人民文娱:这种性格是不是跟成长环境也有关系?

娄艺潇:我家庭氛围一直挺欢乐的,记得上次我爸妈来看我,说要包饺子,我就网购了一个擀面杖,结果忘记看尺寸。包饺子那天,我妈就拿着像武器那么大的擀面杖哭笑不得,还笑话我,这擀面杖近可防身,远可伤人,打起架来比刀好使。但自己买的擀面杖,含着泪也得用,我们拿着那根巨大的擀面杖擀皮,旁边的锅碗瓢盆被戳得叮当响,我跟我妈笑疯了。

我现在一有机会就想把爸妈接到身边,好好陪陪他们,结果他俩因为比较频繁,还不稀罕老往我这跑。有次我问我妈,你们什么时候来看我,我妈说问你爸,结果我爸说等我种完院子里的白菜再去看你。我就很生气,到底是白菜重要,还是女儿重要?(笑)

 

表演是挚友,音乐是亲人

2017年,娄艺潇参加《跨界歌王》,演绎《Let it go》《泡沫》等高难度歌曲引起热议。后来,有人提议她发张专辑,她抱着“给粉丝留点小纪念,去KTV时还能点到自己的歌”的小心思,唱作了首张个人专辑。这一唱,内心的音乐小火苗再次燃起。

06.jpg

 

2018年6月,娄艺潇出演了英国音乐剧大师安德鲁·劳埃德·韦伯的音乐剧《周日恋曲》。这是一部真正的独角戏,从头到尾只有一名演员和六名乐手演出。剧中有多首高难度歌曲,对音乐剧演员的基本素养,和乐队磨合度都要求极高。娄艺潇花了大量时间训练、背谱,她说:“为了这部剧,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疯狂状态。”

最终,她一人撑起全剧,反响不俗。她说:“能给音乐剧出一分力,我特别欣慰。”

人民文娱:对你来说,音乐究竟有怎样的意义?

娄艺潇:我从小就学声乐、舞蹈、钢琴,音乐就像是亲人一样,表演则像我成长过程中突然遇到的挚友。

音乐剧的确是我的一个小痛处,很多学生毕业等于失业,我们班很多也都转行了。其实音乐剧付出的时间,拿到的报酬,跟拍戏的确不能比,但我还是想去做,哪怕采访或者录节目时,也尽可能去跟大家宣传一下。

人民文娱:音乐剧给你带来的成就感是什么?

娄艺潇:这个过程很享受,刺激、紧张,不可逆。舞台剧演员很不容易,他们付出的绝对不比影视演员少。我演独角音乐剧,累死累活演一晚上,可能最多1000个观众,但我每次演完,翻一翻微博评论,看到大家认可我在舞台上的表现,或者是提出意见,都觉得很开心。

 

人民文娱:影视剧也好,音乐剧也好,现在工作上还有什么困惑?

娄艺潇:我是一个比较“走内”的演员,不太会用技巧,比如说一些哭戏,必须得让自己很难受,进入这个角色,才能哭出来,但有时候情绪不在那根弦上(就比较麻烦),这方面我还要继续去深挖。

无论悲剧喜剧正剧,都需要生理、心理、经验、情感的多重能力,我依然还在学习的路上。表演是一门很抽象的艺术,值得我不断地去探索。

责任编辑:王晶晶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20-06-03 17:38

标签

最新文章

脱不花评《人生由我》:打碎“人造完美”,

{r[title]}

40多岁上《时代》封面,69岁还当彩妆代言人,“钢铁侠”马斯克的...

蒙古国新增3例新冠肺炎患者 累计230例

{r[title]}

蒙古国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尼玛呼12日在卫生部例行新闻发布会宣布...

中国经济发展新动能指数持续上升

{r[title]}

13日,国家统计局对外公布2019年我国经济发展新动能指数。

美报告单日新增新冠病例数超6.4万例 再创新

{r[title]}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网站9日公布的新冠疫情数据显示,过去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