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专访全国人大代表方燕:建议建立收养关系举报通道及救济渠道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西安分所主任方燕

环球人物:当下,“未成年人保护”话题备受关注。您此次也提到,“建议进一步落实性侵未成年人强制报告制度,并建议明确规定强制报告的管辖机关为公安机关。”学校、社区、托管机构、培训机构等,一旦发现未成年人被性侵的线索,就必须向公安机关报告,以尽早阻止侵害事件的发生、尽早取证。能否谈一下,您为何会提出这个提议?是否有什么具体事件触动到了您?

方燕:关于这个建议的提出,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近年来儿童性侵事件的高发的严峻态势,由于未成年人的认知水平和自我保护能力不够,本身就容易遭受不法侵害。有这样一组数据值得关注,据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以下简称“女童保护”)统计,2019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8岁以下)案例301起,受害人数807人,年龄最小的为4岁。2013年至2018年,每年媒体公开报道的儿童被性侵的案例分别是125起、503起、340起、433起、378起、317起(其中,2013年—2017年统计案例为14岁以下儿童,2018年起为18岁以下儿童)。由此可见,未成年人遭受性侵的数字是非常巨大的,那么,如果我们能够及早发现、及早报告、及早取证是不是能够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和再次犯罪的发生,更好的保护未成年人的相关权益。

推行强制报告制度非常有必要,而且十分紧迫。从我们了解的一些具体案件来看,一些机构,包括学校、医院等,甚至在发现14岁以下儿童被性侵的情况时,并没有主动选择报警等相关举措。未成年人本身认知不足,如果社会和相关单位对此关注程度低,不愿意主动报告,未成年人的权益又由谁来保护?因此在今年4月30日,最高人民法检察院发布《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加强新时代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的意见》,指出全面推行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和入职查询制度。以期改变现阶段此类案件发现难、干预难、取证难、定罪难、监督难的现状,更好的惩治针对未成年人的犯罪分子。

环球人物:2019年前11个月,检察机关共起诉强奸、猥亵等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约2万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数字?您了解到的情况是怎样的?

方燕:多年来,经过全社会共同努力,我国的未成年人保护事业取得长足进步。然而,毋庸讳言,目前这项工作面临的形势依然严峻。严峻形势体现在家庭暴力、监护不力等多方面,在针对未成年人的不法侵害中,性侵未成年人的数字尤其严重,尤其令人痛心。2万人,这个数字非常可怕,仅仅十一个月,检察机关就起诉此类案件达到2万人之多,还有没有报案和提起公诉的未成年人。据我了解到,性侵案件中熟人作案占比较大,罪犯与被害人是亲戚、邻居、同学、师生、朋友等熟人关系的约占全部此类案件的31.87%,而在猥亵儿童犯罪中,熟人作案的比重高达90%。网络社交正成为性侵类犯罪的主要威胁,54%的被害人是因为网络交友并与网友见面而遭遇性侵的,此类被害人年龄集中在15岁至18岁。未成年人独立评判能力尚未完全形成,低俗影视文化作品往往对未成年人的价值观形成产生不良影响。

检察机关也是非常重视未成年人遭受性侵这一问题,始终把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作为打击重点,和成年人相比,未成年人自我保护能力更弱,更容易被侵害,需要更严格、更有力的法律保护。而从侵害者角度,选择未成年人下手,意味着更卑劣的犯罪动机、更严重的犯罪后果。对这类犯罪分子严厉打击,是有效保护未成年人的要求,也是依法办案的必然结果,绝不能心慈手软,容不得姑息养奸。

环球人物:最近网上有许多关乎未成年人人身权益的讨论,民法典中是否对未成年人人身权益涉及,体现在哪些方面?

方燕:民法典以最有利于未成年人为原则,在监护、收养、防范性骚扰和儿童性侵等各方面,都始终坚持这一理念。民法典保护未成年人人身权益的具体措施,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1)紧急情况下的临时监护措施

疫情防控期间,出现了一些父母确诊后被隔离,孩子独自在家无人照料的情形。为了保护特殊情况下无人照料的“被监护人”,民法典规定因发生突发事件等紧急情况,监护人暂时无法履行监护职责,被监护人的生活处于无人照料状态的,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应当为被监护人安排必要的临时生活照料措施。这一规定也是民法典对弱势群体关怀的体现。

(2)指定监护人时依据最有利于被监护人原则

民法典规定,当对监护人的确定有争议的时候,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民政部门或者人民法院应当尊重被监护人的真实意愿,按照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在依法具有监护资格的人中指定监护人。监护人应当按照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履行监护职责。未成年被监护人的意愿可以得到尊重,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孩子们的合法权益,让他们尽可能在舒适健康的家庭环境下成长。

(3)完善了收养制度

收养制度的完善也是民法典保护未成年人利益的体现。民法典扩大了被收养人的范围,删除被收养的未成年人仅限于不满14周岁的限制,修改为符合条件的未成年人均可被收养。如此一来,18周岁以下符合收养条件的未成年人,均可以依照法律被收养,这就说明收养制度首先考虑的是满足被收养人的利益。除了修改年龄限制以外,在收养人的条件中还规定“无不利于被收养人健康成长的违法犯罪记录”,并增加规定民政部门应当依法 进行收养评估,进一步强化对被收养人利益的保护。

(4)规定未成年性侵诉讼时效自18周岁之日起算

近年来,未成年人遭性侵案件不时发生,一些未成年人在案发时心智尚未完全成熟,可能没有意识到行为的危害性,或是遭到胁迫,不敢通过法律寻求保护。为了保护被性侵的未成年人,鼓励他们用法律途径来寻求保护,民法典总则编第191条规定,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损害赔偿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自受害人年满18周岁之日起计算。这就意味着年幼时遭到性侵,18岁后仍可提起诉讼并得到保护。

(5)规定学校有防范性骚扰的义务

目前,发生在校园中的性骚扰事件有上升趋势。民法典人格权编第1010条规定,机关、企业、学校等单位应当采取合理的预防、受理投诉、调查处置等措施,防止和制止利用职权、从属关系等实施性骚扰。明确了学校等等单位对性骚扰的预防查处职责,有利于减少针对未成年人的校园性骚扰事件发生。

民法典为未成年人竖起了一面保护盾,应该加强未成年人法治教育,让他们掌握基本的法律素养,明白公民的行为边界在哪里。

环球人物:您此次还建议“建立收养关系后,应建立举报通道,一旦发现孩子遭虐待、侵害等不利于被收养人身心健康的情况,由主管机关暂停收养,将被收养人与收养家庭隔离。”您为何会提出这个提议?您此前接触过此类案件吗?调研时是否有令您印象深刻的案件?

方燕:我之所以提这个建议,是因为前段时间鲍某某的案件。我通过网络上的新闻报道了解到,受害人曾经与2019年4月向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报案,后来侦查机关综合各种证据认为鲍某某不构成犯罪,撤销此案。后根据当事人及其律师提供的一些新的线索,侦查机关于2019年10月9日决定再次立案,案件目前还在调查中。另外,我在收养制度的调研工作中也接触到一些遭受监护人侵害的未成年人,和鲍某某案件的受害人一样,这些孩子从遭受第一次侵害直到案件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一直与施暴人生活在一起。因此,我在提出收养法相关的修改建议时,增加了这个救济条款,即有关机关、组织或负有特定义务个人在发现被收养人可能存在被虐待、侵害的情况时,应当及时向主管机关举报,主管机关也应当建立有效的举报通道及救济渠道,主管机关接到举报后,有权暂停收养关系,将被收养人与收养家庭隔离,确保被收养人权益。

环球人物:一直以来,您对未成年人、老人等弱势群体的管护和权益保障十分关注,是否针对弱势群体提出过提议,有哪些提议被采用了,效果怎么样?

方燕:未成年人、老年人等弱势群体合法权益的保护,是我一直以来关注的重点。例如收养法相关议案、建议多处被民法典采纳:第一,第1093条,取消被收养人14岁以下的年龄限制,只要是未满18周岁均可以纳入被收养人范围;第二,第1098条,将收养人的条件从“无子女”调整为“无子女或者只有一名子女”;第三,第1105条,增加民政部门收养评估的规定,即“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应当依法进行收养评估”。

此外,自2018年当选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以来,我提出了许多未成年人相关议案,许多议案已立案。

环球人物:疫情期间,您是如何做调研的?除了以上提议,您这次还提交了哪议题?

方燕:为做好疫情防控工作,我们减少了现场调研,增加了电话、视频、网络检索等线上途径,也真切地感受到了互联网技术在办公中的重要作用。

疫情期间,通过调研,我提出“关于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期间未成年人弱势群体保护”的建议。目前,已收到书面回复,部分内容被民政部2月11日出台的《民政部部署做好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造成监护缺失的儿童救助保护工作》通知采纳。

2020年“两会”期间,我除提交上述6项议案、建议外,还提交了如下方面的议案、建议:

1、助力法治队伍建设

在法律援助方面,我提出《关于建立“援教协同”法学人才培养机制的建议》《关于进一步完善法律援助资金筹措机制的建议》《关于积极推进西部地区基层公职法律援助律师制度改革的建议》《关于进一步健全完善值班律师制度的建议》,希望加强对困难群众的法律援助工作,使他们的合法权益得到维护,促进法律援助工作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另外,我还提交了《关于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鉴定法>的议案》《关于进一步推进巡回法庭改革措施的建议》《关于在西安国家中心城市建设司法鉴定国家级重点实验室的建议》等议案、建议。

2、促进生态文明建设

为进一步提高资源综合利用效率和水平,走出一条社会、经济与环境相协调的可持续发展道路,我建议尽快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资源综合利用法》。

此外,我还提交了四项分别涉及野生动物保护、信托、个人破产方面的建议,希望能够通过本次“两会”,充分发挥律师代表的专业优势,积极建言献策。

责任编辑:于冰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20-05-29 18:40

标签

最新文章

脱不花评《人生由我》:打碎“人造完美”,

{r[title]}

40多岁上《时代》封面,69岁还当彩妆代言人,“钢铁侠”马斯克的...

蒙古国新增3例新冠肺炎患者 累计230例

{r[title]}

蒙古国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尼玛呼12日在卫生部例行新闻发布会宣布...

中国经济发展新动能指数持续上升

{r[title]}

13日,国家统计局对外公布2019年我国经济发展新动能指数。

美报告单日新增新冠病例数超6.4万例 再创新

{r[title]}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网站9日公布的新冠疫情数据显示,过去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