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这位坚持不懈的文艺片导演,也能活久见成票房冠军

|作者:杨杨杨  

 

最近这几个月,院线真是举步维艰。

“影院开门后你最想看的电影”“电影院要开门了”“影院复映后的首批片单”……大家对影院复工的渴望,从时不时出现在热搜中的这些词,便可见一斑。

不久前国家电影局给出的数字显示,今年国内票房损失将达到300亿。实际上不止是中国,疫情之下全球各个国家的院线产业都受到了较大程度的冲击。

不过,也有亮点。

5月6日,由伍迪·艾伦执导的最新作品《纽约的一个雨天》正式登陆韩国院线。那时,年近85岁的伍迪·艾伦一定没有想到,一周后,自己的这部作品将会以近34万美元的票房成绩,与“全球票房冠军”这个头衔产生联系。

01.jpg

 ·《纽约的一个雨天》剧照。


毕竟,多年前,这位文艺怪老头就曾穿着西装打着领结,端着标志性的黑框眼镜,弓着背站在台上自嘲道:

“人们对我最大的两个误解:我是个知识分子,因为我戴眼镜;我是个艺术家,因为我的电影总赔钱。”

08.jpg

 

“老伍”式幽默

5月15日,根据Box Office数据显示(数据截至时间为5月14日凌晨2点35分),由“甜茶”提摩西·查拉梅、艾丽·范宁等主演的爱情文艺片《纽约的一个雨天》,以33.9万美元的票房收入“勇夺”本周全球票房桂冠。

而在挪威部分影院上映的电影《1/2魔法》,则以1.7万美元“屈居”亚军。

细细品来,在如此“惨烈”的竞赛中勇夺冠军,这件事本身就挺有“伍迪·艾伦”式幽默。

有人说,如果没有电影,伍迪·艾伦也许只是个漫步于纽约街头的一个神经质老头。正是因为有了电影,才让瞧不起好莱坞的欧洲人,把他看做“最有文化的美国电影人”,甚至被誉为“卓别林之后最杰出的喜剧天才”。

伍迪·艾伦从15岁就开始给报纸编写段子,给专栏作家当幽默枪手,给广播电台提供广告中的搞笑桥段。整个五十年代,他都以自己的搞笑才华为电视节目编写脚本。当他成为一个喜剧演员时,他在格林威治村的小酒馆、夜总会和小剧场里演出,也得到了观众喜爱。

从年轻,到老年,伍迪·艾伦总在文学、艺术和电影细节中不遗余力地献出幽默才华。有人曾发出精妙评论:在他的作品中,当罗马警察指挥交通,下一秒钟,必是撞车了;当老女人说很难想像米开朗基罗曾经躺着画画,站在她旁边的年轻妓女一定会回答“我可以”;当老伍迪出现在飞机客舱的座椅上,还没开口,你心里就在暗笑,他必是恐惧飞行,开始唠叨这个世界的所有所有。

在这个世界上,仰慕伍迪·艾伦的文青实在太多。毕竟当那些才华横溢自命不凡,又有点古怪和小聪明的主角们开始絮絮叨叨的讲俏皮话,场面就变得有点太过迷人——

《安妮·霍尔》中就有著名的一段,“我在纽约大学的第一年就被开除了,因为我在《形而上学》的期末考试中做了弊,我偷看了旁边那个小子的灵魂。”

亚里士多德的灵魂说被巧妙地融在了里面,能用哲学理论逗乐、擅用高雅元素开玩笑的,导演里估计也没谁了。

·《安妮霍尔》经典台词。

 

“不要一心想着钱”

34万美元,在商业大片动辄揽上十亿美元的当代,实属一个“不太理想”的票房数字。但在当下这个特殊时期,却也帮助伍迪·艾伦达成了一个难以达成的成就——无论他是否在意这个成就。

事实上,伍迪·艾伦已经很久没有票房大卖的作品了。《午夜巴黎》算得上艾伦在商业领域最成功的作品之一,当年也仅是以5634万美元登顶北美独立电影榜单。

03.jpg

 ·《午夜巴黎》剧照。

《纽约的一个雨天》上映前,他最近的4部电影,如《咖啡公社》等票房无一例外,都在北美电影市场遭遇了惨败,总共只收入了 2690 万美元的票房——约一半还得归影院所有——而这些电影的制作成本高达 8500 万美元,其中还不包括营销费用。

04.jpg

 ·《咖啡公社》剧照。

从客观情况而言,身为电影界传奇的名声和可能带来的奖项,得以请到大牌明星出演并让发行商甘愿买单(而且,还经常成功劝说大牌明星们降薪出演),在伍迪·艾伦身上持续发生并不是一件难事。

而从主观出发,赚不赚钱、得不得冠这件事,他一向并不在意。

在一次采访中,有人曾询问他,是否愿意和未来可能投身电影行业的人分享些什么,“不要一心想着钱,”他如是说道,“不要看关于自己的评论,不要高谈阔论自己的作品,你需要做的只有埋头苦干。不要想有任何额外待遇,也不要渴望得到别人任何赞美。你只需要做好你的工作,别浪费时间考虑其他的事。只要做到心无旁骛,其他一切自然水到渠成。”

“我会一直工作”

在娱乐圈这个声色犬马的名利场中,真正能够做到“心无旁骛”,并非易事。但伍迪·艾伦却是位知行合一的典型。

他与颁奖礼保持距离由来已久。1974年,《傻瓜大闹科学城》被奥斯卡忽视后,他曾发表谈话,表示:“整个给电影颁奖的这种想法就很傻。我不能遵循别人给我的评判,他们给你颁奖你接受的话,那他们说你不配得奖你也得接受。”

迄今为止,伍迪·艾伦的电影共获得过53次奥斯卡提名、12座奖杯,47次获得金球奖提名、9次获奖,但无论是获得最佳影片还是最佳导演,无一例外他都没有现身领奖。

“9·11”发生后的2002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他首次罕见出席,但也并不是为了领奖,而是作为纽约城市大使感谢好莱坞在“9·11”之后对纽约的支持。

05.jpg

 ·2002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伍迪·艾伦的发言。

阿斯图里亚斯王子奖是西班牙一项颇具分量的荣誉,旨在表彰在科学、技术、文化、社会和人道主义等领域对人类的发展所做出的贡献。某年,当主办方告诉伍迪·艾伦,他被授予了这项殊荣时,他的第一反应是——肯定是笔误,“是西班牙某个可怜的家伙犯下的可怕错误。我当时还在想,把这个荒诞的故事拍成电影一定很有趣。这个满身墨渍的西班牙可怜虫不得不向他的主管解释,这个本来更适合颁给,比如说,镭的发现者,为什么会落在这个来自布鲁克林的畏缩平庸之徒的头上。”

伍迪·艾伦在当时毫不犹豫拒绝了这份荣誉。但后来西班牙的负责人打电话告诉他,他不能不去,因为国王和王后都会出席颁奖礼,如果拒绝将会是对他们的巨大侮辱后,“我就去了,我也因此拥有了现在这枚闪亮的勋章。”

对于伍迪·艾伦而言,各种奖项与殊荣的加冕并不会给他带来任何成就感。真正令他快乐的,是拍电影的过程。

06.jpg

·电影《呆头鹅》。

“当我完成一部电影,在这个房间放给几个亲朋好友看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快乐。真正的快乐在于拍电影,在于创作,在于试探自己能否达到预期目标的过程。”他并不在乎作品到底有没有人看,“事实上我也没时间关心这个,这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事情,除非我改变自己拍电影的初衷,我当然不会这么做。”

他打了个比方,“精神病院会让病人编竹篮或用手指画画,因为这些事情能帮助他们恢复健康,这也是我拍电影的目的。假如到了明天没有人资助我的电影,没有人资助我的戏剧,或者没有人出版我的书,我仍然会振作起来去写作,因为这就是我的工作。我会一直工作。”

前不久,在接受法国《费加罗报》的采访时,伍迪·艾伦透露了下一步将在巴黎拍摄电影的计划。

这位年近85岁的文艺怪老头,也许一生都拍不出第二个“全球票房冠军”了,但谁敢说,未来的那句幽默俏皮话,不值得期待呢?

责任编辑:王晶晶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20-05-27 11:25

标签

最新文章

习近平对“十四五”规划编制工作作出重要指

{r[title]}

习近平对“十四五”规划编制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把加强顶层设计...

国际社会积极向黎巴嫩提供援助

{r[title]}

本报开罗8月6日电(记者周輖、黄培昭)贝鲁特消息:黎巴嫩卫生部...

把加强顶层设计和坚持问计于民统一起来 齐

{r[title]}

新华社北京8月6日电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

习近平向黎巴嫩总统奥恩致慰问电

{r[title]}

新华社北京8月5日电8月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就黎巴嫩贝鲁特发生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