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中国影视第一IP“金库”,得罪了810万作者?

|作者:王陆阳

 

5月5日,对“剁手党”来说是买买买的嗨购节;对靠网文为生的宅男宅女来说,却是“断更节”——

网文作者在微博、知乎等社交平台自发举行的一场“断更”活动,成为当天的热门话题。

“断更”,就是停止网文的更新,对作者而言,无异于挥刀自宫。

如此狠绝,是为了抗议国内最大的网文平台——阅文集团对作者的霸道条款。

其实,合同条款并非新事,从2019年第三季度就已经陆续推出了。

引发大量作者反感的最后一击是阅文高层的人事变动——一向被视为“带头大哥”的吴文辉带领核心团队集体“荣退”,那些坚持“与作者共赢,让作者们富起来“的人走了。

茶未凉,江湖已天翻地覆。

这无关一个人或几个人。它是一场平台与作者的利益博弈,是一次在“后浪”冲击下的激烈变革,也可能是网文江湖的重新洗牌。

 

不收费是等死,收费是找死

在网文世界,吴文辉称得上是一代“教父”。从程序员起家,到带领团队港交所上市,再到成就千亿阅文帝国,他在江湖上留下了一段段不可磨灭的传说。

吴文辉是北京大学计算机系学生,2000年毕业。他学生时代就喜欢阅读,参加工作后,阅读兴趣从实体书转移到了网上。

2001年,他喜欢上水木清华bbs和“黄金书屋”找小说看。在网友们创作的作品里“淘金子”一般,寻找感兴趣的作品。

网上信息庞杂,找到那么合适的小说并不容易——2001年11月,吴文辉和几个网上认识的书友开了一个专门发布网文的论坛——“玄幻文学协会”。六人分居不同城市,从事不同工作,管理论坛纯属业余爱好。

这个玄幻文学协会,经过几人的筹备、改进,就是后来的起点中文网。几个人分工明确:

“黑暗之心”吴文辉负责开发和服务器维护;“藏剑江南”商学松也是程序员,对网站界面设计颇有研究,故担任“总设计师”;“意者”侯庆辰、“宝剑锋”林庭锋、“黑暗左手”罗立和“5号蚂蚁”郑红波负责招揽作者和读者。

2003年,起点中文网正式成立一周年的时候,网站日点击率有200万左右,在当时并不算多。同样主打玄幻文学的幻剑书盟,日点击率可以达到起点的5到10倍。

但随着用户的增加,网络维护费用不断增长,大家凑钱买的第一台服务器已无法支撑,迫切需要投入资金,才能与大网站抗衡。

那段时间,几位创始人常在QQ上探讨出路,吴文辉提议用奥卡姆剃刀原则,“先排除不靠谱的因素,看剩下的是什么。”

在纯广告、版权代理和付费阅读三个选项中,创始人们选择了最后一种。顶着重重压力,开启了“VIP模式”。

2003年10月,“VIP 书架”正式上线,一共8部作品,用户交50元成为VIP。当时公告里用的词都不叫“充值”或者是“购买”会员,而是“捐款”。

会费中30元用来购买服务器,20元作为起点币回馈作者。作者提款时,后台发出申请,商学松就打电话给林庭锋,林庭锋再去邮局给作者的银行账户汇款。

作家“血红”是第一批作品上架VIP书架的作者,第一笔50元稿费到账,立马点了提款。之后几笔也是,30元、60元、80元… … 直到他接到商学松的电话:“大哥你别提款这么频繁行不,宝剑的腿都快跑断啦!”

制度实行第一个月,作者“流浪的蛤蟆”的稿费超过1000元。作者们大受鼓舞,纷纷加入,阅读网文的商业化时代到来。

后来回想,吴文辉认为,“要生存,就要获利,如果不收费是等死,收费是找死,那不如主动一点”。

 

“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2004年,起点开始盈利,风投和互联网大佬主动前来接洽。

那年情人节,吴文辉和几个创始人第一次“网友见面”,在上海一家宾馆,讨论的是关乎起点存亡的融资抉择。

有承诺给他们极大自由度的风投;有开出2000万天价,但要他们两年之后退出的互联网集团;也有财大气粗的盛大,许诺了自由,也规划了未来……

吴文辉们的最终选择是拒绝风投,加入陈天桥的盛大麾下。

2005年,陈天桥追加1000万投资,翌年再加一亿元。起点这边则是轰轰烈烈的招兵买马、作者“造星”,唐家三少、南派三叔等一批网络作家横空出世。

2006年10月27日,起点日最高浏览量突破1亿人次。当年的小论坛,终于成了网文行业的领头羊。

行业内的老大起点,在盛大里的日子,并不是那么好过。

当时盛大文学运营的原创文学网站包括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网、小说阅读网、榕树下、言情小说吧、潇湘书院六大原创文学网站及天方听书网、悦读网、晋江文学城。

起点的成绩有目共睹——2012年,唐家三少以连续100个月不断更、总阅读人次达2.6亿的惊人数字申请了吉尼斯世界纪录。他在起点连载的《斗罗大陆》拥有超5500万点击量,随后被改编为网页游戏、漫画和影视作品,本人也成为第一位当选作协委员的网络作家。这是个人。

集体方面,2012年,盛大文学营收10.8亿,起点营收3.6亿元;盛大文学全年盈利略超1亿元,起点盈利约7000万。

看得出来,起点在盛大文学里贡献占多大。

但能否享受到红利?却不一定。更不用说盛大的作者激励机制导致旗下各平台内容同质化严重,内耗与掣肘严重影响几位起点创始人的热情。

2012年下半年,盛大文学酝酿上市,矛盾激化。

2013年,一直想入局的腾讯瞅准机会,向吴文辉抛出橄榄枝。后者于是率领起点创始人团队、27位核心编辑以及34名白金写手加入腾讯,并出任腾讯文学CEO。  

2015年,腾讯文学收购了盛大文学,成立阅文集团,吴文辉出任CEO。外界将这场收购解读为“复仇”,吴文辉的感慨却是:“十年一觉江湖梦,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让“孩子”开启新的人生

阅文集团的英文名叫“CHINA READING”,志高气满。它也称得上是网文世界的“巨无霸”。

根据信达证券研报,阅文集团拥有网络文学市场70%的内容、50%的创作者和50%左右的用户。

2020年2月百度小说风云榜里,排名前30的网络文学作品中,有25部出自阅文平台。

《琅琊榜》《全职高手》《武动乾坤》《斗罗大陆》《扶摇皇后》等近年来大家耳熟能详的大“IP”也全部出自阅文集团。

阅文最近一部“爆款”是《庆余年》。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同期播放量均排名第一,豆瓣评分8.0。卫视播出后,收视率稳居同时段TOP3,并推动原著小说在完结十多年后重登阅文畅销榜榜首。

这些“IP”或“爆款”,大都与影视密切结合。这也是近年网文江湖的一大趋势。

手握810万位作家、1220万部作品的阅文,无疑是一个“IP”的金库。

财报显示,阅文2019年总收入为83.5亿元,其中在线业务部分收入为37.1亿元,同比去年同期的下降3%;版权运营收入为44.2亿,同比去年上涨341%。

版权运营已超越付费,成为第一大收入来源。新的增长引擎变了,阅文这艘航母级的网文巨头,航向也必然随之改变。

重版权,就势必要和作者“分权”。

问题是,作者大大们肯吗?

网文江湖上此前早有前车之鉴。

最惨烈的一起案例,莫过于《鬼吹灯》作者天下霸唱。

一个流传甚广的故事是他在一场酒局上,喝醉了,以10万元的价格卖断了《鬼吹灯》前4部的著作财产权;后来又心甘情愿,以206万的代价卖掉了《鬼吹灯》后四本的版权,其中小说版权150万,影视版权才56万。

现在《鬼吹灯》系列商业价值早就过亿。

天下霸唱本人连“鬼吹灯”“粽子”等字眼都不能再写,或授权给别人。稍微不甚,就官司缠身。

《鬼吹灯》的同人小说《盗墓笔记》作者南派三叔,则把版权牢牢握在自己手里,赚得盆满钵满。

有这样对比极端的例子在前,版权对作者、平台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另一方面,付费阅读的天花板在逼近。直播、短视频等线上娱乐方式的丰富,让用户的时间和注意力都在转移,新的“后浪”也在不断进逼,不断用免费阅读来吸引读者。

所以,无论是推出免费阅读,还是与作者们争版权,都是在动网文作者的乳酪,但也是阅文无奈下的经营转变。

此前,吴文辉曾说:“今年,是阅文集团成立的5周年,也是起点中文网的18周年,作为创始人,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终于成年了。而在这一刻,就像许多’父母’一样,我们既要陪伴’孩子’一起成长,也要适时地往后退一步,学会放手,让‘孩子’开启新的人生历程。”

离开了“网文之父”,一个新的阅文,走入江湖。

责任编辑:王晶晶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20-05-11 09:36

标签

最新文章

助企业渡难关 日本悄然兴起“支付未来”商

{r[title]}

新冠肺炎对日本的影响,不限于人们的日常生活,更是深重影响了各...

财政部:国有企业经济1-4月运行仍处于恢复

{r[title]}

2020年1-4月,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以下称国有企业)主要效...

黄河边发现大型古墓群 出土文物2000余件

{r[title]}

记者从河南省三门峡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获悉,该所文物考古工作者在...

山村中学来了“造梦人”

{r[title]}

午后,湘西山间的一所中学里,随着大提琴老师颜海明指挥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