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专访 | 萧敬腾,在两个“自己”之间

作者:毛予菲

 

微信图片_20200416162832

 

“一瓶摇过的可乐。”

《环球人物》记者采访萧敬腾时,立即想到了这句豆瓣热评。电话那头传来了缓缓的腔调,语速极慢,听不出什么摇滚音乐人的热血激情。而舞台上的萧敬腾,则是一开口,力量感就喷涌而出。

距离萧敬腾生命中最重要的那场比赛,已经过去13年了。2007年第一届《超级星光大道》,一个说话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的腼腆少年,一战成名。比赛结束,老牌唱片公司华纳抢先签下了他。这的确算得上一个完美故事的开头——非科班出身,第一次登台,惊人的实力,绝妙的反差感。

当时台湾乐坛流传:给萧敬腾一点时间,他会带给我们一个全新的乐坛天王。果不其然,之后的几年,他唱片销量夺冠,捧回了金曲奖,在“小巨蛋”开万人个唱,还登上了央视春晚的舞台。

今年初,湖南卫视《歌手·当打之年》召集了一批已经出道的新老歌手竞赛演出,33岁的萧敬腾是以公认“乐坛大哥”的身份加入的。但等到节目播出后,萧敬腾的存在感似乎不如从前了。这档节目催生了一大堆公众号文章,热度排在前面的是新秀周深、华晨宇,萧敬腾等其他“老生代”歌手都被甩在了后面。萧敬腾的绝对优势——他的力量感和爆发力,好像不再被这个新舞台所推崇。

各种声音中,一条点赞量很高的留言被顶到了前排:或许嘶吼才是真正的萧敬腾呢?

采访当天,萧敬腾说了段相似的话。他内心有两个声音,一个是观众期待的萧敬腾,一个是他自己心里的萧敬腾。他一直在两者之间找平衡,“我没有办法左右大家的喜好,但还是想唱点自己的东西”。

 

是不是不“香”了?

《歌手》第一期,萧敬腾唱完《皮囊》,有人开贴,疑问句:“萧敬腾不‘香’了?”

这首歌的原唱就是萧敬腾,收录于两年前的专辑《欲望反光》。节目里,他唱着“没耐心抵抗力不强/欲望飞奔/食物都塞进浴缸/坏蟑螂/毒老鼠/最后疯狂”,混音、爵士、灯光酷炫、歌词炸天,典型的“萧敬腾式”舞台。但结果不尽人意,7位歌手中他排第四,刚到中游。

第二期,萧敬腾选了一首情歌《那女孩对我说》,“那女孩对我说/说我保护她的梦/说这个世界/对她这样的不多”。原唱黄义达的演绎是小清新式的,萧敬腾一开口,拉了一个华丽的长音,接着四平八稳地唱完了整首。这样“朴素”的演绎似乎更讨大众评委的欢心。导演洪涛宣布竞演结果,萧敬腾第二。他在镜头前一脸诧异,“这是一首现成的歌,我没做什么改编”。意思是:名次好是因为传唱度高,这首歌本身不够萧敬腾。

忠于自我的,观众不买账、不喜欢;贴近市场的,又不够有态度、不过瘾。到底唱什么?萧敬腾不是没有纠结过。犹豫了几天,心中的天平还是往后者倾斜了。“想要有创作、有编排的作品,好好玩摇滚”“真的很想让大家认识真正的我,而不是好不容易到这里,要诠释为别人而活的自己”。

选歌彻底回到了第一期的老路上。后面的几场竞演,他的每一首歌都带着明显的“萧敬腾风格”。唱摇滚,在台上跳舞转圈,自嗨自乐;还有几首独特、有想法的原创,包括自己写的和别人写的,音都飙得很高。几场比赛下来,萧敬腾享受其中。然而成绩依旧惨淡:一共拿了3次第六,3次第四,还有一次垫底,险遭淘汰。

在连续的几次“倒数”中,有一期节目放了一段采访。导演问萧敬腾有没有后悔,他难掩低落,“可能真的有点后悔到了这里”,说完顿了顿,“我抓的那个石头,它马上就要裂了,我手又好酸,我也爬不上去,或者说,你肯定要掉下悬崖的时候,是不是放手更好?”他说的“放手”,指的是对比赛名次和外界评价的敏感与执着。

第十期,有些无所适从的萧敬腾索性撒开了。他“破罐破摔”选了一首不讨喜的《Haunting Me(缠绕)》,英文歌,听过的人很少。

“《歌手》舞台是我第一次现场唱《Haunting Me》,因为演唱会上大家都不会想听这一首”。那晚,萧敬腾用不停转换的真假高音唱着:“Will you help me fight on through/Or are you haunting me(能否带我走出一切杂讯/还是,其实你才是我最深的困惑)。”

这一期竞演结束,歌手们回到后台,洪涛连线台北分现场,故意把萧敬腾第二名的成绩留到最后揭晓,他说:“老萧可能是这季《歌手》中感慨最多的一个了。”听到结果,萧敬腾长嘘一口气,大声说了句“谢谢!”

他跟记者说:“我很谢谢自己坚持唱了这首,等到了喜欢它的观众。”

p2587366859.webp

 

“我其实蛮活跃的,也很霸道”

《歌手》之前,萧敬腾就一直在“找自己”。

2007年,他20岁,顶着爆炸狮子头,上《超级星光大道》。这档后来火遍两岸三地的选秀节目,在那一年还是首届。节目组听了萧敬腾唱歌,觉得他是“天生的PK型唱将”,坚持让他以“踢馆歌手”身份亮相。萧敬腾第一次登台,惊艳全场,3次踢馆,次次都是节目的收视率峰值。

不唱歌的时候,他又是另一种状态。主持人陶晶莹提问,萧敬腾的回答永远不超过5个字。“要踢馆谁?”他不说话。观众喊“杨宗纬”,他笑一笑,小声说,“那就来吧”。成名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萧敬腾都是以“不说话”来应对万变的娱乐圈。上《康熙来了》,小S拿他没办法,叫他“省话一哥”。华纳老总第一次看到萧敬腾,评价他“干净,没杂念”。

比赛刚结束,萧敬腾被华纳签下,正式出道。公司从第一场记者会开始,就忙着给他制造噱头。出道不到100天,天后张惠妹找他合唱《一眼瞬间》。一年后,华纳为他量身打造了第一张同名专辑《萧敬腾》,召集了半个乐坛,曹格、飞儿乐团阿沁、五月天阿信、苏打绿吴青峰都贡献了自己的词曲。又过了一年,这套豪华班底给萧敬腾制作了第二张专辑《王妃》,以“征服”为音乐概念,还在唱片封面上印上了“誓霸华语乐坛”这样的宣传标语。

那个时候的萧敬腾,唱一首火一首。柔情婉转的《新不了情》、清新活泼的《海芋恋》、霸气狂野的《王妃》……每一个“80后”“90后”的KTV歌单里都有一首萧敬腾。他的声音自带一个“情绪扩散器”,唱情歌时像溪流暗涌,娓娓道来;唱摇滚时,又仿佛被他拉进东非草原,粗犷的声场一望无际。

面对镜头的机会越来越多,变化悄然发生。以前的“省话一哥”,后来话多到可以主持金曲奖,在《歌手》当串词人。时隔8年再上《康熙来了》,他已经有了满满的综艺感,能在小S和蔡康永的“围攻”下妙语连珠。

微博上,萧敬腾主动和粉丝调侃起自己的“雨神”外号。这个称号可以追溯至2012年,他在北京的演唱会赶上了一场大雨。从那之后,萧敬腾仿佛头顶一片乌云,走哪儿雨下到哪儿。而他的演唱会也被封为“南水北调”工程。“慢慢地我彷彿觉得自己真的有这样的能力。”

参加真人秀《周游记》,他和好友周杰伦几个人临时起兴,在巴黎街头来了一场3V3篮球“斗牛”。片尾采访,萧敬腾说自己“没在怕的”“是娱乐圈最会打篮球的那一个”。

timg

 变化还有很多:以前是爆炸头,现在是穿搭小达人;以前的表演,一把吉他,一架钢琴,现在是各种元素混搭。不过生活依然简单,除了工作、音乐、篮球,就是游戏和吃。他最爱的食物是一碗16元的海鲜拉面,可以因为一个玩了很久的“烂梗”笑到眼睛都看不见,也可以因为演唱会上,听到有情人终成眷属而感动得落泪。

回忆刚出道时的状态,萧敬腾说到了一个词:被动。他觉得现在的萧敬腾更像真实的自己,“我其实蛮活跃的,也很霸道”。

 

“摇滚不是一定要去批评、去撕扯”

2016年,萧敬腾跟公司申请组一支摇滚乐团。他召集了其他几个乐手成立狮子合唱团(后更名为狮子Lion),包揽了几乎所有词曲的创作。“摇滚乐队是从小的梦想,那个才是做音乐。”

微信图片_20200416162836

在萧敬腾看来,狮子合唱团第一张专辑中的《Lion》是最能表达“真实自己”的一首歌。“在狂奔的我/目标是什么/就是要让所有人的目光只因我……”歌词挥洒青春和热血,声音里带着野性和冲劲儿。

萧敬腾小时候很皮,不读书、爱惹祸,“小混混,一周有5天都在挨揍”。但是他内心是有力量的,喜欢看人打鼓,“手拍上去发出的声音很震撼”。他想去学爵士鼓,无奈家里穷,“台风天,窗户玻璃破了都没钱换”,更没钱给他去学音乐。后来父母看他一事无成,决定挤出一点钱来让他试一试。幸亏还有音乐这道出口,“它是我的一把钥匙,直接改变了人生”。

萧敬腾有天赋,运气好,也一直是个努力的人。出道的时候,他就以勤奋著称,不是在演出就是在练歌,一直扑在音乐上,“百分百投入”。小时候练鼓也是如此。他读书不好,但打鼓很认真,不仅自己打,还教同学,甚至组过一个乐队。后来因为要赚钱谋生,萧敬腾到一家餐厅驻唱,一个小时50元,拼了命一唱就是10个小时。有次赶场出了车祸,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检查琴摔坏没。

第一次正儿八经接触摇滚,则是因为一张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邦乔维(Bon Jovi)唱片。邦乔维是一支活跃于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摇滚乐队,曲风积极向上,他们对自己的评价就是:充满希望、有活力、懂得自省。这种音乐风格对萧敬腾影响很深。

直到今天,萧敬腾最喜欢的乐队还是邦乔维。“好多人好像对摇滚有一些误解。其实摇滚不是一定要去批评、去撕扯,就像蓝调不一定忧郁,爵士不一定迷幻,每一种类型音乐都可以表达不同的情绪。”

成立狮子合唱团那年,萧敬腾29岁。33岁的他聊到当下的状态,一个词总结:渴望。

“可能未来有一天,唱《收藏》的,唱《王妃》的,唱《阿飞的小蝴蝶》的萧敬腾会彻底消失,被另一个萧敬腾取代。”这个人摇头晃脑,唱着自己最爱的摇滚,和乐队的兄弟们一起嘶吼。

责任编辑:王晶晶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20-04-16 18:33

标签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助企业渡难关 日本悄然兴起“支付未来”商

{r[title]}

新冠肺炎对日本的影响,不限于人们的日常生活,更是深重影响了各...

财政部:国有企业经济1-4月运行仍处于恢复

{r[title]}

2020年1-4月,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以下称国有企业)主要效...

黄河边发现大型古墓群 出土文物2000余件

{r[title]}

记者从河南省三门峡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获悉,该所文物考古工作者在...

山村中学来了“造梦人”

{r[title]}

午后,湘西山间的一所中学里,随着大提琴老师颜海明指挥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