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伊桑·霍克 鸟鸣花香比名利更有魔力

文/张嘉

图/秀妍

或许对于国内观众来说,伊桑·霍克这个名字,远不如汤姆·克鲁斯、布拉德·皮特那么显赫,但若提起“爱在三部曲”——《爱在黎明破晓前》《爱在日落黄昏后》《爱在午夜降临前》,那可是不少文艺青年的大爱,而伊桑·霍克就是这三部电影的主演。

伊桑·霍克的成就也远远不仅是演员,他还是导演、编剧及作家,说得一口流利的法语和德语,会弹钢琴、拉小提琴和吹小号,是深受粉丝喜欢的“文艺片男神”,另外一条八卦的消息是,他是明星乌玛·瑟曼的前夫。

日前,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举行,伊桑·霍克受邀前来,并在“大师班”上畅聊了自己的演艺人生。

出演第一部电影后知道,有时花了再多努力,但不意味着结果如你预期

伊桑·霍克,1970年11月6日出生于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13岁开始在当地的剧团学习,接触了表演,他说那时剧团是在一家电影院里排练,总有很多演员在排练之余会聊信仰、艺术、生活等话题,年幼的他总是一脸羡慕,“我最初看他们排练的时候觉得非常惊讶,怎么可以有这样的工作,可以穿着那么美的服装站在舞台上演出,我觉得这是梦一样的工作,从那时起,我开始对电影、对表演行业着迷,它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行业。”

1985年,15岁的伊桑·霍克出演了他的一部电影《冲向天外天》,那部电影虽然在票房上并未大获成功,但是初登银幕的伊桑·霍克却受到了外界关注。如今回忆自己的银幕首秀,伊桑·霍克说:“《冲向天外天》这部电影教了我很重要的一课,我们当时花了很大的精力去演,但是最终商业上并不成功,这意味着即便你花了再多努力,也不一定就能保证结果会如你所期待的。”

1989年,伊桑·霍克出演了经典影片《死亡诗社》,《死亡诗社》由彼得·威尔执导,罗宾·威廉姆斯等主演,这部讲述师生故事的电影大获成功,伊桑·霍克对导演彼得·威尔充满感恩:“他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位领路人,他有很多非常成功的作品,除了《死亡诗社》,还有《楚门的世界》等。我觉得他不仅能够导演出非常有艺术价值的作品,而且能够让作品也具有很好的商业价值,他的电影能与观众进行深度对话。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能发现他电影中的深情之处。”

和理查德·林克莱特导演心意相通

伊桑·霍克很庆幸他的演艺生涯可以和很多好导演合作,其中,当然就不得不提理查德·林克莱特导演,从1995年两人合作《爱在黎明破晓前》开始,这些年来两人又一起拍了《爱在日落黄昏后》《爱在午夜降临前》《半梦半醒的人生》《录音带》《少年时代》等,形成的默契,用伊桑·霍克的话说,两人已经是“心意相通”。

伊桑·霍克说第一次见理查德·林克莱特时,理查德还非常年轻,不是很出名,还没有拍第一部电影,“理查德来到我们剧院看了演出,然后我们就开始聊。”就这样,聊出了两人十多年的友谊。伊桑·霍克说他为理查德现在取得的成绩而高兴:“电影对他来说不只是事业,不只是工作,其实是热爱,理查德从中找到了他自己。”

在伊桑·霍克看来,虽然名人、名气这些因素能够非常剧烈地影响到你和一些陌生人之间的关系,但那只是针对于陌生人:“如果是对于那些已经跟你建立起亲密关系的,彼此互相喜欢的人,名气是不必要的,我跟理查德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因为时间、名气等关系发生变化。我经常跟我的孩子说,人们衡量友谊的时候,都是以谁帮你为标准,但我觉得真正的标准,应该是无论你是成功还是失败,都想倾诉的朋友才是真正的好朋友,能够倾听你的好消息,也能够听你的坏消息的朋友,才是最好的,这才是应该成为朋友的朋友。”

伊桑·霍克称赞理查德是非常有深度的人,他坦承自己有一些导演朋友曾表示不喜欢理查德作品的风格,觉得他的作品不够好看,遇到这种情况,伊桑·霍克的回应是:“因为他并不是一个肤浅的人。”

理查德·林克莱特执导的《少年时代》是2014年最优秀的影片之一,理查德更因此片拿奖拿到手软,电影讲述了一个男孩从6岁到18岁的成长历程,理查德花了12年时间拍摄这部电影,为了不打扰主演的正常生活,拍摄均在他暑假期间内完成,伊桑·霍克也出演了这部电影。

伊桑·霍克说在拍摄“爱在三部曲”时,理查德就向他透露了要拍《少年时代》的计划,“他开始跟我聊这部电影的时候说,这一部电影是要历时12年进行拍摄,所以它的拍摄时间是非常长的。一部电影当中你能看到一个人物整个12年的成长路线。你能看到他在12年中的变化,你将时间作为轴线制造出这么一部电影。这对我来说也是非常珍贵的一个机会。当然,要拍摄这样耗费时长的电影,我们想获得理想的财政支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伊桑·霍克做编剧也是受了理查德的鼓励,“制作‘爱在三部曲’时,他希望我们演员能够参与到编剧以及其他相关的工作当中来。”于是,除了主演之外,伊桑·霍克还担任了《爱在日落黄昏时》的编剧,并以此入围了第77届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

伊桑·霍克称赞理查德是非常有智慧的人:“你知道智慧是能够辐射他人的,所以他智慧的光芒不断地散发出来,我们也能够心意相通,实际上在三部曲的准备过程当中,我们并没有计划,只是说开始制作,然后就开始着手这样一部电影,合作之后我们之间建立了神奇的联系与默契,开始表演之后,感觉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一件事情。”

在与伊桑·霍克合作过的诸多导演中,伊桑说理查德是排练次数最多的,“排练的次数比其他导演多出10倍,他非常严谨、自律,简直就像年轻气盛的运动员,他把拍片搞得像运动训练一般。他对于想要的东西非常明确、细化,或许有些表演看起来像是即兴的,其实都是精雕细琢的结果。”

需要找到自己的声音

除了和理查德心有灵犀,伊桑·霍克作为制片人、导演、演员,还想和观众心意相通,他说:“无论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演员,还是最伟大的音乐家,你的工作都是一样的,你的工作就是要影响观众,让他们跟你心意相通,被你的工作所打动。”

伊桑·霍克认为电影是建立在亲密关系之上的,每个人都拥有创作方面的自由权,“比如说我要给100万人做晚餐,因为我的食客非常多,所以我会将这顿晚餐做得尽量简单,尽量符合所有人的胃口,这样才能保证晚餐被大众所喜爱,而不是小众群体。同理,可以引喻到我们的电影当中,如果你的作品想要大获成功,你就要尽量让你的作品尽量符合大多数人的口味。”

但是迎合大众的口味,不意味着要放弃自己的态度,相反,在伊桑·霍克看来,找到自己的声音至关重要,尤其是作为一名演员:“我希望人们,特别是年轻人能够听我的这个建议,就是全世界的电影学院都可以教你怎么剪辑,怎么编剧本,但是不会教你怎么表演。我和理查德合作了很多部电影了,我也跟很多其他大导演有过合作,每个导演都非常优秀,有他们自己的特点,但是我需要找到我自己的声音。”

曾经迷茫,不知道人生的意义

2014年,伊桑·霍克曾经导演了一部名为《西默简介》的纪录片,影片主人公是一位叫做西默·贝恩斯坦的老人,那时他已经87岁。西默曾经是前途大好的钢琴演奏家,然而他却放弃了事业成为一名音乐老师,他是伊桑·霍克的“灵魂导师。”

伊桑·霍克说《西默简介》是自己的中年危机之作,“我当时不太清楚人要为什么而活着,除了我的孩子之外,我并不太知道人生,还有什么其他让人活着觉得有意义的事情,我做事情的初衷是什么?我知道,表面的东西,像物质财富,会让人觉得你是个成功之人,但我也知道,这很虚伪。我做过的成功的事,可能也同样是我做过最糟糕的事,它们甚至互相阻碍。我感觉这一切都是由不真实的东西建造起来的,但我又不知道这不真实的背后到底是什么。青少年时期都希望自己快速地成为大人,但是当你一旦长大成人的时候,很多思考就跟不上了,比如说什么是智慧?我们人生的下一阶段面临什么?很多青年人停止了精神的成长。”

很幸运,伊桑·霍克认识了西默先生,他觉得通过西默先生以及他的音乐,自己得到了某种精神上的答案,所以他拍了这部纪录片。

去年,伊桑·霍克执导了电影《留住心醉一首歌》,影片改编自西比尔·罗森的回忆录《树屋回忆》,霍克与罗森共同创作剧本,讲述已故乡村音乐人布雷兹·弗雷的生平故事。音乐人本·迪基、阿莉娅·肖卡特加盟出演。作为美国著名乡村及西部歌手,布雷兹 ·弗雷深受酷爱音乐的得州人霍克喜欢。而弗雷的饰演者本·迪基则与弗雷同为阿肯色人,想必霍克也在演员的选择上考虑到了这一点。

谈起这部电影,伊桑·霍克说布雷兹并不是非常有名,但是他非常有天分,他的商业价值并不是特别高,“我当时就想,我想做一部关于创作天分的电影,不要只想着去拍一些名人,我想可以拍一个大家没怎么听说过的歌手。”

伊桑·霍克说自己一直想要做一部不同寻常的电影,“我喜欢我被电影所惊讶到的时候。我的一生都在跟艺术家们打交道,《留住心醉一首歌》讲的就是艺术家的故事,这部电影非常美丽,能够疗愈人心,你看的时候想要听鸟鸣、闻花香,还会坠入爱河,这些都是非常有魔力的元素,比想要长生不老,想要出名或者其他元素更重要。这就是生活的一些魔力,这里面有一些积极和消极的因素,但是他们都能够给你力量。”

这两部电影的拍摄,也让伊桑·霍克对于人生的意义有了更深的理解:“人们总是在寻找某种答案,某种能让他们过上幸福生活的答案。《圣经》上说,有主的地方就会有帮助,我则称之为精神储蓄,而非上帝。我认为,大多人并不从上帝那里汲取能量,宗教让我感到烦恼的是,答案似乎总是以神的形式出现,脱离于我们,但我坚定地认为答案就在我们的内心。”

想来中国拍部功夫片

伊桑·霍克并不认为自己只钟情于文艺片,“我参与了不同题材电影的拍摄,每种类型我都非常喜欢,作为演员,我非常自信,也自信能够不断改变题材适应不同的电影。”

伊桑·霍克曾来中国拍过电影,他说自己一直对外国电影感兴趣,“也许是受我母亲的影响,她非常喜欢外国片。如果你不能频繁地去往海外,那么观赏外国片,就是了解世界各地最好的方式。我跟全世界很多电影人都合作过。跟他们合作,你能学习到他们是如何思考的。是枝裕和导演很喜欢‘爱在’系列,他对我的表演很感兴趣,所以我才会加盟他的电影《真相》,整个拍摄、合作非常愉快。”

伊桑·霍克说非常想来中国拍一部功夫片,“如果能有机会拍功夫片,那对我来说就是梦想成真了,就像我之前说的,我喜欢各种类型的电影,中国的功夫片尤其让我心情愉悦。也许我会扮演一个被刺杀的美国的CIA特工之类的。”

对于挑选角色的要求,伊桑·霍克说:“有时候,我会有意跟那些最棒的导演合作,有时候,我会因为剧本接演,甚至有时是因为一句台词的触动。整体上,演员这份工作,有那种年少读书,读到精彩之处,必须要跟朋友分享的那种兴奋。对角色,必须让我有跟别人分享的欲望,找不到这种感觉,我就不会接演。当演员最好的一点就是,能够成为不同身份的人,比如演西部片,我可以学骑马,演音乐题材的电影,我可以练习乐器。”

而不论是演员,还是导演,伊桑·霍克认为都应该有包容、开放的心态,“电影制作是需要不同人员之间进行合作,涉及到图像、拍摄、剪辑、演员方方面面,如果作为一个导演,没有一个开放的心态看到更多人的闪光点,看到现场的实际情况,你可能会蒙蔽自己的双眼,也可能失去一些机会。一些导演在现场更多的是颐指气使,他觉得所有人都要听他的,但是,也有一些导演会耐心去看正在发生的事情,往往这样的导演是更加明智的导演,因为他们有和谐合作的大智慧。”

 

责任编辑:邢晓楠(实习)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9-12-23 16:42

标签

  • 作者:
  • 来源:北京青年报

最新文章

我家黄花分外香(第一落点·小家看小康⑦)

{r[title]}

从脱贫到致富,这一路,伍岳走得其实挺不易。

跨境人民币结算便利化试点拓展至深圳全市

{r[title]}

跨境人民币结算高水平便利化试点范围由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

十八洞村直播“网红”的心愿

{r[title]}

24岁的施林娇将十八洞村的点点滴滴通过直播平台与外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