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独家揭秘:要做习近平的特使,得是什么来头?

001

王岐山首次以习近平主席特使的身份出访,引起了人们对特使、特使外交的浓厚兴趣。在外交部网站上,对特使一词有详尽的释义:“特使,为临时执行某项使命而派遣的外交代表,又称临时外交代表。我国的特使是指由国家主席或者政府派出、赴他国履行特定礼仪性或者政治性任务的正式代表,可分为国家主席特别代表、国家主席特使、中国政府代表。”

除王岐山外,近期还有数位习近平主席特使出访。例如,9月14日,全国政协副主席辜胜阻出席在哈拉雷举行的津巴布韦前总统穆加贝葬礼。9月30日,前国务委员戴秉国出席在巴黎举行的法国前总统希拉克悼念活动。他们都是习近平主席的特使,以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名义,对逝者表示深切哀悼,并向当事国现任总统和人民以及逝者的亲属致以诚挚慰问。今年,习近平主席特使出访已有11次,其中仅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就两次担此重任,于1月10日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出席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连任就职仪式,7月1日在巴拿马出席巴拿马总统权力交接仪式。

自习近平2013年3月担任国家主席以来,已有数十人代表他参加国际活动,他们当中有几位的职务为正国级,也有一些为正部级等其他级别。

习主席的正国级特使们

按照所担负的使命,特使可分为礼仪性和政治性两类。礼仪性是指出席外国国家元首就职(加冕)典礼、国庆(独立)日、重要合作项目开(竣)工仪式,吊唁外国领导人或者前政要,参加葬礼等活动。政治性是指就专门问题赴有关国家、国际和地区组织履行访问、谈判、交涉、磋商、斡旋、转达口信或者信函等任务,以及应外国政府或者国际、区域、专门组织邀请出席双、多边会议活动。

今年的11次习近平主席特使出访中,仅有一次为政治性活动。应阿联酋政府邀请,科技部部长王志刚2月10日至11日在迪拜出席第七届世界政府峰会有关活动,并会见阿联酋副总统兼总理、迪拜酋长穆罕默德。王志刚向穆罕默德转达了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的亲切问候和良好祝愿。其余的10次特使出访,均为参加就职典礼或葬礼,属礼仪性出访。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规定,公务员领导职务层次分为:国家级正职、国家级副职、省部级正职、省部级副职、厅局级正职、厅局级副职、县处级正职、县处级副职、乡科级正职、乡科级副职。近年来,有多位国家级正职领导担任过习近平主席的特使或特别代表。

2014年9月2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特使、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出席联合国气候峰会,并在讲话中引用了习近平的话:应对气候变化是中国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也是负责任大国应尽的国际义务,这不是别人要我们做,而是我们自己要做。2016年4月,张高丽再次来到联合国总部,会见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出席《巴黎协定》高级别签署仪式,并代表中国签署《巴黎协定》。2016年9月、2017年10月,张高丽又作为习近平主席特使分别在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市、泰国曼谷市,出席了乌总统卡里莫夫葬礼、泰国国王普密蓬葬礼。

002

2014年9月2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特使、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出席联合国气候峰会。

2018年2月9日,第二十三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韩国平昌开幕。习近平主席特别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韩正,应邀出席开幕式和韩国总统文在寅夫妇为各国和地区领导人等国际贵宾举办的欢迎招待会。

 

003

2018年2月8日,应邀出席韩国平昌冬奥会开幕式的习近平主席特别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韩正(前左)在首尔青瓦台会见韩国总统文在寅。

2018年9月8日至10日,应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作为习近平总书记、国家主席的特别代表率中国党政代表团访问朝鲜,并出席朝鲜建国70周年庆祝活动。栗战书率中国党政代表团参谒了中朝友谊塔,敬献花篮并在留言簿上题词,深切缅怀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

 

004

2018年9月10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会见正在访问朝鲜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特别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前左),并为栗战书及其率领的中国党政代表团举行专场文艺演出和盛大欢迎招待会。

有些突发情况中,相关领导人虽没有正式的特使身份,但行特使职责。2018年9月21日,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逝世。习近平当天向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致唁电,代表中国党、政府、人民,并以个人名义,对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逝世表示最沉痛的哀悼,向其家属致以最深切的慰问。9月26日,受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委托,正在越南进行正式友好访问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赵乐际代表中共中央吊唁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并在吊唁簿上留言。

不过,并非所有国家的重要典礼中国都会派特使前往。2017年1月16日的外交部记者会上,有记者问中方会派什么级别的代表团参加特朗普的就职典礼。华春莹说:据我所知,美方一般不邀请其他国家派官方代表团赴美出席美国总统的就职仪式。

有时递口信,有时转交亲署函

今年,已有多位国家级副职领导担任过习近平主席特使——1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吉炳轩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出席巴西新总统博索纳罗就职仪式,并于2日会见博索纳罗。1月19日,全国政协副主席何维出席了在马达加斯加首都塔那那利佛举行的拉乔利纳总统就职典礼。2月下旬,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部长姆努钦在华盛顿举行第七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进一步落实两国元首阿根廷会晤达成的重要共识。5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主席郝明金出席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就职仪式。7月29日,全国政协副主席杨传堂在帕利基尔出席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新任总统帕努埃洛就职仪式。8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东明在毛里塔尼亚首都努瓦克肖特出席毛新任总统加祖瓦尼的就职仪式。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部长王毅则以习近平主席特别代表身份参加了今年的有关活动。1月16日,杨洁篪在开罗会见埃及总统塞西。杨洁篪说:此次我作为习近平主席特别代表访问埃及,就是为了落实两国元首重要共识。希望双方保持高层交往势头,不断巩固政治互信,继续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问题上相互支持。9月4日至6日,应肯尼亚共和国、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塞拉利昂共和国政府邀请,杨洁篪对上述三国进行正式访问,并会见三国总统,就推进双边关系以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意见。9月24日,王毅在联合国总部出席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峰会。

多位民主党派的领导人也担任过习近平主席特使。2014年6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农工党中央主席陈竺在玻利维亚圣克鲁斯会见了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并出席77国集团成立50周年纪念峰会。外交学院教授熊炜解释说:“此次在玻利维亚举行的77国集团成立50周年纪念峰会,应该是邀请了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而主席因为忙于其他要务而无法出席,所以派遣特使参加,这也表示了对会议的重视。”此外,还有2013年4月,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盟中央主席张宝文,出席了肯尼亚总统就职典礼。2013年1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出席了肯尼亚独立50周年庆典。2018年8月,全国政协副主席、台盟中央主席苏辉,出席津巴布韦总统就职仪式。2019年5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主席郝明金,出席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就职仪式。

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民进中央原主席严隽琪,是以习近平主席特使的身份出席外事活动次数较多的一位。她出席了2014年印尼总统就职仪式,2016年吉布提、乌干达两国总统就职仪式。还有全国政协副主席、致公党中央主席万钢,出席了2016年以色列前领导人佩雷斯的葬礼、2017年德国前总理科尔的葬礼。

此外,还有不少国务院组成部门的前任和现任“一把手”担任过习近平主席特使,如徐绍史、何立峰、袁贵仁、陈宝生、苗圩、王正伟、尹蔚民、姜大明、陈吉宁、姜伟新、陈政高、李小鹏、陈雷、高虎城、钟山、蔡武、雒树刚、李斌等。担任习近平特使的通常为在京省部级领导,省委书记、省长担任习近平特使的情况较为罕见。

有时候,特使会带去习近平主席的口信。王毅在担任外交部部长后,曾以习近平主席特使身份于2014年6月出访印度,为当年9月的习近平印度之行“打前站”。习近平委托王毅向新任印度总理莫迪递口信。习近平表示中印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两国是长久的战略合作伙伴,而非竞争对手。莫迪说,习近平主席的重要口信为双边关系指明了方向。

2013年7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和国务委员杨洁篪赴美主持第五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并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他们也带去了习近平的口信。习近平在口信中积极评价本轮对话的成果,表示下阶段双方应该牢牢把握两国元首会晤时确定的方向,积极拓展双边、地区、全球层面的合作。

特使有时也会转交习近平主席的亲署函。如2016年7月28日,环境保护部部长陈吉宁作为习近平主席特使出席秘鲁总统权力交接仪式,向候任总统库琴斯基转达习近平主席的问候并转交习主席亲署函,表示中方愿继续深化中秘全面战略伙伴关系,造福两国人民。

总书记特使,不常见但不可或缺

省部级副职担任习近平特使的情况较为少见。如2015年7月,习近平主席特使、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在努库阿洛法出席汤加国王图普六世加冕典礼,并转达了习近平主席对图普六世国王和王后的诚挚祝贺。

在外交部定义的国家主席特别代表、国家主席特使、中国政府代表三类特使中,近年来“中国政府代表”较为少见,如2016年12月,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作为中国政府代表、40个国家代表之一,在阿联酋参加保护濒危文化遗产国际会议;2017年2月28日,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在伊斯兰堡会见中国政府代表、外交部副部长张业遂;2018年8月30日,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署长王晓涛在马尔代夫出席中国援建的中马友谊大桥开通仪式,与马尔代夫总统亚明共同按下开通按钮。

除了这三类外,还有以“中国政府特使”身份出访的情况。如2019年5月31日,即将就任的萨尔瓦多当选总统布克莱,在圣萨尔瓦多会见应邀来萨出席总统权力交接仪式的中国政府特使、外交部副部长秦刚。秦刚转达了习近平主席对布克莱的诚挚祝贺和良好祝愿。布克莱请秦刚转达对习近平主席的真挚问候,表示萨尔瓦多新政府将正确处理涉台问题。

还有一种情况是习近平总书记特使或特别代表。2013年2月25日,国务委员刘延东在首尔会见了韩国新任总统朴槿惠并出席其就职仪式。此时,习近平已当选中共中央总书记,尚未当选为国家主席。刘延东以何种身份出访?答案是“胡锦涛主席、习近平总书记特别代表”。刘延东转达了胡锦涛致朴槿惠的口信和习近平的亲署信。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是负责中国共产党对外工作的职能部门,因此除刘延东、栗战书曾担任习近平总书记特别代表外,担任过“习近平总书记特使”的还有中联部部长宋涛。2016年1月,宋涛访问老挝、越南两国。此访正值老挝和越南两国执政党——老挝人民革命党、越南共产党领导层换届的关键时期。宋涛分别向两位当选总书记本扬和阮富仲转交了习近平的贺信并转达口信,对两人当选表示热烈祝贺。

005

2016年1月26日,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新任总书记本扬在万象会见了习近平总书记特使、中联部部长宋涛(左)。

2017年10月31日至11月3日,中共十九大结束后,宋涛再次以总书记特使身份赴越南、老挝,分别与阮富仲、本扬会见,通报中共十九大情况。此次出访还承担着通过党际渠道为习近平出访作政治准备的重任。11月10日至11日,习近平赴越南岘港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五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于11月12日至14日对越南、老挝进行国事访问。

当年的11月17日,宋涛又以总书记特使的身份前往朝鲜,开启了十九大之后的第二次外访。他通报了中共十九大的主要精神和历史性贡献,还前往平壤友谊塔参观志愿军烈士名册祭坛,观看描绘志愿军的大型史诗壁画;来到安眠着毛岸英等134名烈士的平安南道桧仓郡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在烈士墓前躬身捧酒祭奠。2018年1月,宋涛在古巴首都哈瓦那向古共中央政治局集体通报中共十九大精神,并会见古共中央第一书记劳尔·卡斯特罗,随后率中共代表团访问加拿大,会见加政府、政党、议会领导人,并在多伦多举行十九大精神专题宣介会,来自加各界代表参加。

可见在党际交往中,特使外交也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作者:田亮

责任编辑:许晔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9-11-01 13:38

标签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李克强签署国务院令 公布《保障中小企业款

{r[title]}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签署国务院令,公布《保障中小企业款项支付...

同新泰两国领导人通电话,习主席特别提到合

{r[title]}

习近平主席7月14日分别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泰国总理巴育通电话...

总书记心中的“第一位”

{r[title]}

汛情牵动着习近平总书记的心,十几天时间里,他两次对防汛救灾工...

打造“攀云梯”,助推“凌绝顶”——河南新

{r[title]}

豫北小城新乡,以“新”为名,因“新”而兴。近年来,作为郑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