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真诚守护,让折翼天使爱中飞翔!

2

在兴业消费金融资助的泉州市特殊教育专项基金扶持下,泉州市特教学校设立校外实践基地——静土文创院,给毕业的特教学生提供实习和就业机会。

右手大拇指和小手指伸直,其他手指握紧向前一顿,再变化手指,食指和中指并拢伸直,其余手指握紧,再向斜上方一划——这是《环球人物》记者与杨虹打招呼的方式。杨虹是听障人士,伸直手指向前一顿,意为杨的首字母Y,斜上方划是彩虹的象形词。

9月10日,记者走进泉州静土文创院,院内一片寂静,但毕业不久的杨虹和另外3名听障人士可没闲着,正忙着画油画和制作布袋。“静土”以静得名,以土为本,展现出青年人自立自强、努力生活的状态。

“静土”有了新使命

杨虹曾是一名特殊教育学生。为了让特教学生广泛接触社会,把在校学到的知识和技能运用到工作中,顺利就业创业,泉州市教育基金会特殊教育专项基金理事会支持创办了泉州静土文创院。目前这里的4名员工均毕业于泉州市特殊教育学校。

福建省的特殊教育起步较晚,1987年只有7所特教学校,几乎都是聋哑学校,所有盲生读书都要到福州。为了解决上学难的问题,福建省教委在泉州创办了一所盲童学校,辐射南半省的学生。1991年,国家正式将原本归民政局管理的特殊教育划归教育局,此后,泉州市的特殊教育得到迅猛发展,逐渐壮大。1996年,泉州市盲童学校和聋哑学校合并为泉州市盲聋哑学校,2017年12月更名为泉州市特殊教育学校。

泉州市特殊教育学校校长蔡景灿记得,两三年前,深圳3个盲生想来此就学,学校原本没有招收省外学生的计划,但省教育厅领导说:“学校是国家的实验区,先收吧!有什么困难再说。”此后,每年的经费都向这所学校倾斜,学校得以服务更多的学生。如今,一半学生来自泉州,1/4来自本省其他地区,剩下的1/4则来自外省。

3

听障小学部的孩子们正在上语文课。

在泉州市特殊教育学校,有一群博爱、耐心的老师,学生毕业了,他们会帮助学生想方设法地找工作,但结果往往不尽如人意。于是,一位来自内蒙古的老师,为学生支起了一块谋生的地方——静土。画油画是许多听障学生在校学的技能,她让学生在那里画画。起初,老师给他们生活费,后来卖画也可填补一点开支,但总是入不敷出。

泉州市教育基金会特殊教育专项基金理事长郑文伟向记者回忆:“其实,残疾人跟社会沟通很难,他到一个新组织、新单位,很可能被排斥,即便能就业,也活得很压抑。孩子们若不能得到生活的乐趣,就没有信心,会觉得被冷落、被歧视。”

于是,基金会决定成立一个过渡平台,2019年3月,基金会正式接手静土,更名为静土文创院,毕业生基本工资2000元,再按卖出画的比例抽成,并给他们缴纳社保、医保。

杨虹坐在画板前,拿起油画笔涂色,在她不远处的墙上挂着一块“兴业消费金融”的牌子。静土得以成立、稳步发展,与社会捐助息息相关,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资金就来自兴业消费金融股份公司。

“让孩子们知道,他们可以照顾自己”

不过,文创院一年租金不低,一个单间就要五六万元,学生的生活费也要七八万元,到了夏天,院子里要开风扇,用电量大,加上水电费、管理人的工资等,一年费用可能要20万元。眼看文创院就要办不下去了,学生都挺受打击。

基金会开始多方筹集资金,支持静土运营,今年6月,资助基金会的兴业消费金融股份公司(以下简称兴业消费金融)在原有捐赠的基础上追加了100万元,其中30万元就用于扶持静土。

兴业消费金融于2014年底成立,在2016年公司运营初入正轨之际,便将目光投向了注册地泉州地区的公益事业——特殊教育事业,并成立了专项基金用于泉州地区特殊教育的相关激励和帮扶。至今,专项基金已顺利运转了3年。兴业消费金融副总裁李文捷说:“履行社会责任首先从发源地福建做起,我们进行很多项目,特教基金是最早开始的。”

2016年,兴业消费金融与泉州市教育基金会签订捐赠协议,约定自2016年至2025年每年向泉州市教育基金会捐赠100万元人民币,10年预计捐赠1000万元,设立泉州市教育基金会特殊教育专项基金,定向用于特殊教育奖学、教学、助学及教师学习交流。

回忆起基金的设立初衷,李文捷很激动,他告诉记者,这个设置一方面可以吸引更多优秀师资队伍参与、融入特教事业,优化师资结构,提升教育水平;另一方面能切实关爱特殊学生群体的学习和生活,帮助部分贫困特殊学生解决生活困难等问题。

2019年6月,兴业消费金融追加捐赠人民币100万元,用于泉州市自闭症专业教师、家长培训经费的支持以及对特教学生就业、创业的帮扶。

4

泉州市特殊教育专项基金会授予兴业消费金融股份公司“情系特教”牌匾,以感谢兴业消金对特殊教育事业的支持。

蔡景灿很清楚,兴业的捐助可以让静土撑两三年。比如现在有4个毕业生,一年总共要花费10多万元。有了兴业的支持,学生可以安心地自我提升和挣钱:“至少给孩子们信心:自己有收入了,也能照顾自己。”

自闭症更需关爱和帮助

除扶持静土30万元之外,兴业消费金融2019年追加捐赠的100万元中,其余70万元则作为自闭症专业老师及家长的相关培训费用。自闭症即由于神经系统失调导致的发育障碍,其特征包括不正常的社交能力、沟通能力、兴趣和行为模式。

郑文伟曾经是泉州市教育局局长,在教育界工作了几十年。他向记者回忆,2009年,中国的教育才正式设立自闭症专业,高校招收自闭症专业的学生。“实际上,中国对自闭症的研究还挺晚的。在那之前,从事自闭症教育的老师大都是非专业的。”

然而,如今自闭症在全球的发病率越来越高,中国男性的发病率大概是50:1,女性稍低一些。在一些国家,比如英国,发病率甚至高达30:1。原因有多种,难以确切鉴别,有的人说是抗生素的问题,因为抗生素大量使用以后,对人体的免疫功能或者神经系统都产生损伤,也有人说是生态环境恶化导致自闭症人数增加。“但是,一个不可争辩的事实就是患自闭症的人越来越多。所以我们如何尽早发现、尽早干预,非常重要。”

如果一个家庭有孩子患自闭症,整个家庭要付出的代价远远超过视障、听障、智障小孩所在的家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自闭症孩子不跟社会交流,另外,他们往往有自残倾向。在这种情况下,家长要跟得很紧,经常是倾家荡产给孩子治病。

“我看到很多家长真的非常可怜。如果我们能够把孩子们尽可能地矫正过来,让他正常生活,那真是功德无量。”因此,郑文伟在和兴业消费金融讨论专项资金使用方式时,就提出想提高自闭症从业教师的专业水平,帮家长分减些负担。

今年8月,基金会就从70万元里拿出一部分钱举办了一期培训班,汇集泉州各县(区、市)从事自闭症专业教学的40名老师,聘请来自台湾的两名专家为老师进行培训。郑文伟解释,台湾在自闭症这方面发展较早,因此决定请专家前来分享交流。这两名专家均是台湾高校的教授,一位曾于2000年到美国做访问学者,专门研究自闭症,在台湾很有影响力。

5

2019年8月,泉州市自闭症儿童教育教师参加培训。

不过,在蔡景灿和郑文伟看来,讲课培训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还需要家长和后续师资的配备。他们打算在下半年的11月或12月再办一场针对家长的培训。自闭症孩子的治疗需要家长配合,家长需要了解孩子的节奏,并且要有耐心、有信心。

另外,师资配备也是关键。自闭症从业教师几乎没有休息时间。他们平日陪伴自闭症孩子训练,如果学校放假,训练就停止,相当于停顿,孩子的恢复情况甚至有可能倒退到初始状态。因此,即便学校放假,自闭症教师也要时常去自闭症儿童家,帮他们训练。

郑文伟告诉记者,对于自闭症孩子而言,师生比是1:1:有一个自闭症学生就要配一个老师,这样才可以全方位地照顾到小朋友。然而,现在大多数学校没有这样的条件,以泉州市特殊教育学校为例,3个学生配1个老师已经不容易了。

奖教、奖学与助学

在泉州市特殊教育学校的办公室,记者见到了两名特别的小朋友,他们分别是今年获得奖学金的轻微智障学生小宋(化名)和获得特困助学金的小菊(化名)。

6

记者采访2019年获得特教专项奖学金的孩子及他们的老师与家长。

兴业消费金融每年给泉州市的特殊教育领域捐赠的100万元,主要分配在三块:奖励教师,奖励品学兼优的学生,奖励家庭困难的学生。

100万元中有20万元每年奖励200个学生,一人1000块钱。200个学生也是全市根据学生数比例分的。颁奖时,基金会请家长过来,让他们签上名,再教家长怎么帮助孩子,基金会还会跟踪家长如何帮孩子使用这1000块钱。

13岁的小宋来自晋江市,有智力障碍,但在班级中表现特别积极,比如班里要打扫卫生,他总是第一个举手报名参加。他还特别喜欢体育,常在学校打篮球、跳绳。他在班里备了一根绳子,一下课就到操场跳绳。

小宋获得奖学金后,母亲打算给他买儿童绘本。小宋平日话不多,但喜欢看书,母亲觉得这份奖学金刚好是个扩展小宋业余生活的好机会。

15岁的小菊来自泉州市泉港区,有智力障碍,父亲很早就过世了,母亲也患有精神病,小菊吃住均在叔叔家。叔叔一家是农民工,自己也有两个孩子,小菊的生活条件不好,属于特困学生。

基金会为每名特困学生提供5000元到2万元不等的助学金。比如,有的学生今年出车祸了,家里又没办法给他解决生活的一些困难,他也可以申请,每年平均有10个人获得这笔资金。

奖励学生需要50万元,剩下的50万元则是奖励全市从事特殊教育的100名教师,每人5000块钱。从事特殊教育的教师常面临很大的心理压力。普通学校的教师教上几年,能培养出不少优秀学生。但特教老师的学生,有的可能随着病情加重,学习能力下降,更别提成才了。许多特教老师往往因没有成就感而选择放弃。设立这样一个奖助基金,可以鼓励教师的积极性。

48岁的钟华是今年获奖的教师,她还作为教师代表上台发了言。钟华当了20多年特教教师,主要教听障学生。在她看来,听障学生比同龄的健全孩子更懂事、更纯真,“他们对社会没有很多的认识,觉得老师说的话就是真理。所以我们必须做好自己,再来教育他们。”

记者与小宋的对话结束于一首古诗。当坐在身旁的班主任提到小宋喜欢古诗时,小宋突然抬了一下头。记者问:“你可不可以背一首古诗呢?”小宋一听,很兴奋,从沙发上蹦起来:“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作者: 陈霖

责任编辑:陈佳莉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9-10-08 17:11

标签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