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一带一路”合作为斯里兰卡铁路史开启新篇章

4月5日拍摄的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项目上的瓦泰格默铁路桥。新华社记者郭磊摄

列车从山林间、大海边徐徐驶过,绿意满目、微风拂面。火车,既是斯里兰卡民众的日常出行方式,也是这个印度洋岛国的一大旅游特色。不过,斯里兰卡自1948年独立以来,一直没有一条新建铁路,直至2019年4月8日。

当天清晨,在新建成的南部铁路延长线上,随着一列特别列车从马特勒车站缓缓驶出,由中国企业承建的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项目正式通车。这个斯中在“一带一路”合作框架下的首个铁路工程,也开启了斯里兰卡铁路史的新篇章。

车站里,火车司机萨拉特钱德拉一大早就开始调试设备、清洁车窗。他对记者说,前一天他就已经在这条新铁路上试驾火车,“我十分高兴斯里兰卡迎来了新铁轨,这条铁路质量很好,火车行驶平稳”。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全长26.75公里,连接斯南部城市马特勒和贝利亚塔,设计时速120公里。项目于2013年开工,由中国机械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总承建,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支持。

“南部铁路是斯里兰卡1948年独立以来首条新建铁路,感谢中方为修建这条铁路提供帮助。”斯里兰卡交通运输和民航部长阿尔朱纳·拉纳通加在开通仪式上说。

火车开动,维马拉瓦蒂和上百名斯里兰卡民众一起,成为首批体验南部铁路延长线旅程的乘客,并为此兴奋不已。她说,“我经常在马特勒和贝利亚塔之间往返。以前只能坐汽车,路况还不好,一路颠簸。如今平坦快速的铁路可以让我更加舒适地往返于两地之间。”

7岁女孩戴维莎的家在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新建的可卡那杜拉车站旁。她自小生活在这里,但之前因为交通不便很少出远门。“我想搭乘家门口的铁路去首都科伦坡和其他城市看看。”戴维莎坐在奶奶怀中,腼腆地笑着说,“中国叔叔们对我们很好,还帮忙修了门口的路。”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建设历时6年。当地的地理特点和绵长的雨季给建设者们带来不少困难。比如,终点站贝利亚塔车站建在近10米高的地方。中方项目负责人解释,因为附近地势差异大,既有山丘、也有沼泽,铁路要尽可能建造在同一水平面上,才能保证火车稳定高速行驶,所以将车站填高是能够满足设计需求最经济合适的做法。

当地舆论认为,南部铁路项目将对斯里兰卡经济发展起到重要促进作用。随着南部铁路今后逐渐延伸到坐拥港口和机场的汉班托塔地区,斯里兰卡南部将形成陆、海、空“三位一体”的运输格局。

4月8日,一辆列车停靠在斯里兰卡南部马特勒火车站,准备驶往贝利亚塔。

列车从山林间、大海边徐徐驶过,绿意满目、微风拂面。火车,既是斯里兰卡民众的日常出行方式,也是这个印度洋岛国的一大旅游特色。不过,斯里兰卡自1948年独立以来,一直没有一条新建铁路,直至2019年4月8日。

当天清晨,在新建成的南部铁路延长线上,随着一列特别列车从马特勒车站缓缓驶出,由中国企业承建的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项目正式通车。这个斯中在“一带一路”合作框架下的首个铁路工程,也开启了斯里兰卡铁路史的新篇章。

车站里,火车司机萨拉特钱德拉一大早就开始调试设备、清洁车窗。他对记者说,前一天他就已经在这条新铁路上试驾火车,“我十分高兴斯里兰卡迎来了新铁轨,这条铁路质量很好,火车行驶平稳”。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全长26.75公里,连接斯南部城市马特勒和贝利亚塔,设计时速120公里。项目于2013年开工,由中国机械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总承建,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支持。

“南部铁路是斯里兰卡1948年独立以来首条新建铁路,感谢中方为修建这条铁路提供帮助。”斯里兰卡交通运输和民航部长阿尔朱纳·拉纳通加在开通仪式上说。

火车开动,维马拉瓦蒂和上百名斯里兰卡民众一起,成为首批体验南部铁路延长线旅程的乘客,并为此兴奋不已。她说,“我经常在马特勒和贝利亚塔之间往返。以前只能坐汽车,路况还不好,一路颠簸。如今平坦快速的铁路可以让我更加舒适地往返于两地之间。”

7岁女孩戴维莎的家在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新建的可卡那杜拉车站旁。她自小生活在这里,但之前因为交通不便很少出远门。“我想搭乘家门口的铁路去首都科伦坡和其他城市看看。”戴维莎坐在奶奶怀中,腼腆地笑着说,“中国叔叔们对我们很好,还帮忙修了门口的路。”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建设历时6年。当地的地理特点和绵长的雨季给建设者们带来不少困难。比如,终点站贝利亚塔车站建在近10米高的地方。中方项目负责人解释,因为附近地势差异大,既有山丘、也有沼泽,铁路要尽可能建造在同一水平面上,才能保证火车稳定高速行驶,所以将车站填高是能够满足设计需求最经济合适的做法。

当地舆论认为,南部铁路项目将对斯里兰卡经济发展起到重要促进作用。随着南部铁路今后逐渐延伸到坐拥港口和机场的汉班托塔地区,斯里兰卡南部将形成陆、海、空“三位一体”的运输格局。

4月5日,在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项目沿线车站,一名工人对站台进行通车前的最后清理。新华社记者郭磊摄

列车从山林间、大海边徐徐驶过,绿意满目、微风拂面。火车,既是斯里兰卡民众的日常出行方式,也是这个印度洋岛国的一大旅游特色。不过,斯里兰卡自1948年独立以来,一直没有一条新建铁路,直至2019年4月8日。

当天清晨,在新建成的南部铁路延长线上,随着一列特别列车从马特勒车站缓缓驶出,由中国企业承建的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项目正式通车。这个斯中在“一带一路”合作框架下的首个铁路工程,也开启了斯里兰卡铁路史的新篇章。

车站里,火车司机萨拉特钱德拉一大早就开始调试设备、清洁车窗。他对记者说,前一天他就已经在这条新铁路上试驾火车,“我十分高兴斯里兰卡迎来了新铁轨,这条铁路质量很好,火车行驶平稳”。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全长26.75公里,连接斯南部城市马特勒和贝利亚塔,设计时速120公里。项目于2013年开工,由中国机械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总承建,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支持。

“南部铁路是斯里兰卡1948年独立以来首条新建铁路,感谢中方为修建这条铁路提供帮助。”斯里兰卡交通运输和民航部长阿尔朱纳·拉纳通加在开通仪式上说。

火车开动,维马拉瓦蒂和上百名斯里兰卡民众一起,成为首批体验南部铁路延长线旅程的乘客,并为此兴奋不已。她说,“我经常在马特勒和贝利亚塔之间往返。以前只能坐汽车,路况还不好,一路颠簸。如今平坦快速的铁路可以让我更加舒适地往返于两地之间。”

7岁女孩戴维莎的家在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新建的可卡那杜拉车站旁。她自小生活在这里,但之前因为交通不便很少出远门。“我想搭乘家门口的铁路去首都科伦坡和其他城市看看。”戴维莎坐在奶奶怀中,腼腆地笑着说,“中国叔叔们对我们很好,还帮忙修了门口的路。”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建设历时6年。当地的地理特点和绵长的雨季给建设者们带来不少困难。比如,终点站贝利亚塔车站建在近10米高的地方。中方项目负责人解释,因为附近地势差异大,既有山丘、也有沼泽,铁路要尽可能建造在同一水平面上,才能保证火车稳定高速行驶,所以将车站填高是能够满足设计需求最经济合适的做法。

当地舆论认为,南部铁路项目将对斯里兰卡经济发展起到重要促进作用。随着南部铁路今后逐渐延伸到坐拥港口和机场的汉班托塔地区,斯里兰卡南部将形成陆、海、空“三位一体”的运输格局。

4月5日拍摄的斯里兰卡南部贝利亚塔火车站。新华社记者郭磊摄

列车从山林间、大海边徐徐驶过,绿意满目、微风拂面。火车,既是斯里兰卡民众的日常出行方式,也是这个印度洋岛国的一大旅游特色。不过,斯里兰卡自1948年独立以来,一直没有一条新建铁路,直至2019年4月8日。

当天清晨,在新建成的南部铁路延长线上,随着一列特别列车从马特勒车站缓缓驶出,由中国企业承建的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项目正式通车。这个斯中在“一带一路”合作框架下的首个铁路工程,也开启了斯里兰卡铁路史的新篇章。

车站里,火车司机萨拉特钱德拉一大早就开始调试设备、清洁车窗。他对记者说,前一天他就已经在这条新铁路上试驾火车,“我十分高兴斯里兰卡迎来了新铁轨,这条铁路质量很好,火车行驶平稳”。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全长26.75公里,连接斯南部城市马特勒和贝利亚塔,设计时速120公里。项目于2013年开工,由中国机械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总承建,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支持。

“南部铁路是斯里兰卡1948年独立以来首条新建铁路,感谢中方为修建这条铁路提供帮助。”斯里兰卡交通运输和民航部长阿尔朱纳·拉纳通加在开通仪式上说。

火车开动,维马拉瓦蒂和上百名斯里兰卡民众一起,成为首批体验南部铁路延长线旅程的乘客,并为此兴奋不已。她说,“我经常在马特勒和贝利亚塔之间往返。以前只能坐汽车,路况还不好,一路颠簸。如今平坦快速的铁路可以让我更加舒适地往返于两地之间。”

7岁女孩戴维莎的家在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新建的可卡那杜拉车站旁。她自小生活在这里,但之前因为交通不便很少出远门。“我想搭乘家门口的铁路去首都科伦坡和其他城市看看。”戴维莎坐在奶奶怀中,腼腆地笑着说,“中国叔叔们对我们很好,还帮忙修了门口的路。”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建设历时6年。当地的地理特点和绵长的雨季给建设者们带来不少困难。比如,终点站贝利亚塔车站建在近10米高的地方。中方项目负责人解释,因为附近地势差异大,既有山丘、也有沼泽,铁路要尽可能建造在同一水平面上,才能保证火车稳定高速行驶,所以将车站填高是能够满足设计需求最经济合适的做法。

当地舆论认为,南部铁路项目将对斯里兰卡经济发展起到重要促进作用。随着南部铁路今后逐渐延伸到坐拥港口和机场的汉班托塔地区,斯里兰卡南部将形成陆、海、空“三位一体”的运输格局。

4月5日,在斯里兰卡南部贝利亚塔火车站,工人们在休息。 新华社记者郭磊摄

列车从山林间、大海边徐徐驶过,绿意满目、微风拂面。火车,既是斯里兰卡民众的日常出行方式,也是这个印度洋岛国的一大旅游特色。不过,斯里兰卡自1948年独立以来,一直没有一条新建铁路,直至2019年4月8日。

当天清晨,在新建成的南部铁路延长线上,随着一列特别列车从马特勒车站缓缓驶出,由中国企业承建的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项目正式通车。这个斯中在“一带一路”合作框架下的首个铁路工程,也开启了斯里兰卡铁路史的新篇章。

车站里,火车司机萨拉特钱德拉一大早就开始调试设备、清洁车窗。他对记者说,前一天他就已经在这条新铁路上试驾火车,“我十分高兴斯里兰卡迎来了新铁轨,这条铁路质量很好,火车行驶平稳”。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全长26.75公里,连接斯南部城市马特勒和贝利亚塔,设计时速120公里。项目于2013年开工,由中国机械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总承建,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支持。

“南部铁路是斯里兰卡1948年独立以来首条新建铁路,感谢中方为修建这条铁路提供帮助。”斯里兰卡交通运输和民航部长阿尔朱纳·拉纳通加在开通仪式上说。

火车开动,维马拉瓦蒂和上百名斯里兰卡民众一起,成为首批体验南部铁路延长线旅程的乘客,并为此兴奋不已。她说,“我经常在马特勒和贝利亚塔之间往返。以前只能坐汽车,路况还不好,一路颠簸。如今平坦快速的铁路可以让我更加舒适地往返于两地之间。”

7岁女孩戴维莎的家在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新建的可卡那杜拉车站旁。她自小生活在这里,但之前因为交通不便很少出远门。“我想搭乘家门口的铁路去首都科伦坡和其他城市看看。”戴维莎坐在奶奶怀中,腼腆地笑着说,“中国叔叔们对我们很好,还帮忙修了门口的路。”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建设历时6年。当地的地理特点和绵长的雨季给建设者们带来不少困难。比如,终点站贝利亚塔车站建在近10米高的地方。中方项目负责人解释,因为附近地势差异大,既有山丘、也有沼泽,铁路要尽可能建造在同一水平面上,才能保证火车稳定高速行驶,所以将车站填高是能够满足设计需求最经济合适的做法。

当地舆论认为,南部铁路项目将对斯里兰卡经济发展起到重要促进作用。随着南部铁路今后逐渐延伸到坐拥港口和机场的汉班托塔地区,斯里兰卡南部将形成陆、海、空“三位一体”的运输格局。

4月5日拍摄的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项目沿线隧道。新华社记者郭磊摄

列车从山林间、大海边徐徐驶过,绿意满目、微风拂面。火车,既是斯里兰卡民众的日常出行方式,也是这个印度洋岛国的一大旅游特色。不过,斯里兰卡自1948年独立以来,一直没有一条新建铁路,直至2019年4月8日。

当天清晨,在新建成的南部铁路延长线上,随着一列特别列车从马特勒车站缓缓驶出,由中国企业承建的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项目正式通车。这个斯中在“一带一路”合作框架下的首个铁路工程,也开启了斯里兰卡铁路史的新篇章。

车站里,火车司机萨拉特钱德拉一大早就开始调试设备、清洁车窗。他对记者说,前一天他就已经在这条新铁路上试驾火车,“我十分高兴斯里兰卡迎来了新铁轨,这条铁路质量很好,火车行驶平稳”。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全长26.75公里,连接斯南部城市马特勒和贝利亚塔,设计时速120公里。项目于2013年开工,由中国机械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总承建,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支持。

“南部铁路是斯里兰卡1948年独立以来首条新建铁路,感谢中方为修建这条铁路提供帮助。”斯里兰卡交通运输和民航部长阿尔朱纳·拉纳通加在开通仪式上说。

火车开动,维马拉瓦蒂和上百名斯里兰卡民众一起,成为首批体验南部铁路延长线旅程的乘客,并为此兴奋不已。她说,“我经常在马特勒和贝利亚塔之间往返。以前只能坐汽车,路况还不好,一路颠簸。如今平坦快速的铁路可以让我更加舒适地往返于两地之间。”

7岁女孩戴维莎的家在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新建的可卡那杜拉车站旁。她自小生活在这里,但之前因为交通不便很少出远门。“我想搭乘家门口的铁路去首都科伦坡和其他城市看看。”戴维莎坐在奶奶怀中,腼腆地笑着说,“中国叔叔们对我们很好,还帮忙修了门口的路。”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建设历时6年。当地的地理特点和绵长的雨季给建设者们带来不少困难。比如,终点站贝利亚塔车站建在近10米高的地方。中方项目负责人解释,因为附近地势差异大,既有山丘、也有沼泽,铁路要尽可能建造在同一水平面上,才能保证火车稳定高速行驶,所以将车站填高是能够满足设计需求最经济合适的做法。

当地舆论认为,南部铁路项目将对斯里兰卡经济发展起到重要促进作用。随着南部铁路今后逐渐延伸到坐拥港口和机场的汉班托塔地区,斯里兰卡南部将形成陆、海、空“三位一体”的运输格局。

4月8日,几名当地群众在斯里兰卡南部马特勒火车站候车。新华社记者郭磊摄

列车从山林间、大海边徐徐驶过,绿意满目、微风拂面。火车,既是斯里兰卡民众的日常出行方式,也是这个印度洋岛国的一大旅游特色。不过,斯里兰卡自1948年独立以来,一直没有一条新建铁路,直至2019年4月8日。

当天清晨,在新建成的南部铁路延长线上,随着一列特别列车从马特勒车站缓缓驶出,由中国企业承建的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项目正式通车。这个斯中在“一带一路”合作框架下的首个铁路工程,也开启了斯里兰卡铁路史的新篇章。

车站里,火车司机萨拉特钱德拉一大早就开始调试设备、清洁车窗。他对记者说,前一天他就已经在这条新铁路上试驾火车,“我十分高兴斯里兰卡迎来了新铁轨,这条铁路质量很好,火车行驶平稳”。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全长26.75公里,连接斯南部城市马特勒和贝利亚塔,设计时速120公里。项目于2013年开工,由中国机械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总承建,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支持。

“南部铁路是斯里兰卡1948年独立以来首条新建铁路,感谢中方为修建这条铁路提供帮助。”斯里兰卡交通运输和民航部长阿尔朱纳·拉纳通加在开通仪式上说。

火车开动,维马拉瓦蒂和上百名斯里兰卡民众一起,成为首批体验南部铁路延长线旅程的乘客,并为此兴奋不已。她说,“我经常在马特勒和贝利亚塔之间往返。以前只能坐汽车,路况还不好,一路颠簸。如今平坦快速的铁路可以让我更加舒适地往返于两地之间。”

7岁女孩戴维莎的家在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新建的可卡那杜拉车站旁。她自小生活在这里,但之前因为交通不便很少出远门。“我想搭乘家门口的铁路去首都科伦坡和其他城市看看。”戴维莎坐在奶奶怀中,腼腆地笑着说,“中国叔叔们对我们很好,还帮忙修了门口的路。”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建设历时6年。当地的地理特点和绵长的雨季给建设者们带来不少困难。比如,终点站贝利亚塔车站建在近10米高的地方。中方项目负责人解释,因为附近地势差异大,既有山丘、也有沼泽,铁路要尽可能建造在同一水平面上,才能保证火车稳定高速行驶,所以将车站填高是能够满足设计需求最经济合适的做法。

当地舆论认为,南部铁路项目将对斯里兰卡经济发展起到重要促进作用。随着南部铁路今后逐渐延伸到坐拥港口和机场的汉班托塔地区,斯里兰卡南部将形成陆、海、空“三位一体”的运输格局。

4月5日无人机航拍的斯里兰卡南部贝利亚塔火车站。新华社记者郭磊摄

列车从山林间、大海边徐徐驶过,绿意满目、微风拂面。火车,既是斯里兰卡民众的日常出行方式,也是这个印度洋岛国的一大旅游特色。不过,斯里兰卡自1948年独立以来,一直没有一条新建铁路,直至2019年4月8日。

当天清晨,在新建成的南部铁路延长线上,随着一列特别列车从马特勒车站缓缓驶出,由中国企业承建的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项目正式通车。这个斯中在“一带一路”合作框架下的首个铁路工程,也开启了斯里兰卡铁路史的新篇章。

车站里,火车司机萨拉特钱德拉一大早就开始调试设备、清洁车窗。他对记者说,前一天他就已经在这条新铁路上试驾火车,“我十分高兴斯里兰卡迎来了新铁轨,这条铁路质量很好,火车行驶平稳”。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全长26.75公里,连接斯南部城市马特勒和贝利亚塔,设计时速120公里。项目于2013年开工,由中国机械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总承建,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支持。

“南部铁路是斯里兰卡1948年独立以来首条新建铁路,感谢中方为修建这条铁路提供帮助。”斯里兰卡交通运输和民航部长阿尔朱纳·拉纳通加在开通仪式上说。

火车开动,维马拉瓦蒂和上百名斯里兰卡民众一起,成为首批体验南部铁路延长线旅程的乘客,并为此兴奋不已。她说,“我经常在马特勒和贝利亚塔之间往返。以前只能坐汽车,路况还不好,一路颠簸。如今平坦快速的铁路可以让我更加舒适地往返于两地之间。”

7岁女孩戴维莎的家在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新建的可卡那杜拉车站旁。她自小生活在这里,但之前因为交通不便很少出远门。“我想搭乘家门口的铁路去首都科伦坡和其他城市看看。”戴维莎坐在奶奶怀中,腼腆地笑着说,“中国叔叔们对我们很好,还帮忙修了门口的路。”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建设历时6年。当地的地理特点和绵长的雨季给建设者们带来不少困难。比如,终点站贝利亚塔车站建在近10米高的地方。中方项目负责人解释,因为附近地势差异大,既有山丘、也有沼泽,铁路要尽可能建造在同一水平面上,才能保证火车稳定高速行驶,所以将车站填高是能够满足设计需求最经济合适的做法。

当地舆论认为,南部铁路项目将对斯里兰卡经济发展起到重要促进作用。随着南部铁路今后逐渐延伸到坐拥港口和机场的汉班托塔地区,斯里兰卡南部将形成陆、海、空“三位一体”的运输格局。

4月5日无人机航拍的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项目上的瓦泰格默铁路桥。新华社记者郭磊摄

列车从山林间、大海边徐徐驶过,绿意满目、微风拂面。火车,既是斯里兰卡民众的日常出行方式,也是这个印度洋岛国的一大旅游特色。不过,斯里兰卡自1948年独立以来,一直没有一条新建铁路,直至2019年4月8日。

当天清晨,在新建成的南部铁路延长线上,随着一列特别列车从马特勒车站缓缓驶出,由中国企业承建的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项目正式通车。这个斯中在“一带一路”合作框架下的首个铁路工程,也开启了斯里兰卡铁路史的新篇章。

车站里,火车司机萨拉特钱德拉一大早就开始调试设备、清洁车窗。他对记者说,前一天他就已经在这条新铁路上试驾火车,“我十分高兴斯里兰卡迎来了新铁轨,这条铁路质量很好,火车行驶平稳”。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全长26.75公里,连接斯南部城市马特勒和贝利亚塔,设计时速120公里。项目于2013年开工,由中国机械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总承建,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支持。

“南部铁路是斯里兰卡1948年独立以来首条新建铁路,感谢中方为修建这条铁路提供帮助。”斯里兰卡交通运输和民航部长阿尔朱纳·拉纳通加在开通仪式上说。

火车开动,维马拉瓦蒂和上百名斯里兰卡民众一起,成为首批体验南部铁路延长线旅程的乘客,并为此兴奋不已。她说,“我经常在马特勒和贝利亚塔之间往返。以前只能坐汽车,路况还不好,一路颠簸。如今平坦快速的铁路可以让我更加舒适地往返于两地之间。”

7岁女孩戴维莎的家在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新建的可卡那杜拉车站旁。她自小生活在这里,但之前因为交通不便很少出远门。“我想搭乘家门口的铁路去首都科伦坡和其他城市看看。”戴维莎坐在奶奶怀中,腼腆地笑着说,“中国叔叔们对我们很好,还帮忙修了门口的路。”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建设历时6年。当地的地理特点和绵长的雨季给建设者们带来不少困难。比如,终点站贝利亚塔车站建在近10米高的地方。中方项目负责人解释,因为附近地势差异大,既有山丘、也有沼泽,铁路要尽可能建造在同一水平面上,才能保证火车稳定高速行驶,所以将车站填高是能够满足设计需求最经济合适的做法。

当地舆论认为,南部铁路项目将对斯里兰卡经济发展起到重要促进作用。随着南部铁路今后逐渐延伸到坐拥港口和机场的汉班托塔地区,斯里兰卡南部将形成陆、海、空“三位一体”的运输格局。

4月5日拍摄的斯里兰卡马特勒火车站,该站是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项目起点。新华社记者郭磊摄

列车从山林间、大海边徐徐驶过,绿意满目、微风拂面。火车,既是斯里兰卡民众的日常出行方式,也是这个印度洋岛国的一大旅游特色。不过,斯里兰卡自1948年独立以来,一直没有一条新建铁路,直至2019年4月8日。

当天清晨,在新建成的南部铁路延长线上,随着一列特别列车从马特勒车站缓缓驶出,由中国企业承建的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项目正式通车。这个斯中在“一带一路”合作框架下的首个铁路工程,也开启了斯里兰卡铁路史的新篇章。

车站里,火车司机萨拉特钱德拉一大早就开始调试设备、清洁车窗。他对记者说,前一天他就已经在这条新铁路上试驾火车,“我十分高兴斯里兰卡迎来了新铁轨,这条铁路质量很好,火车行驶平稳”。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全长26.75公里,连接斯南部城市马特勒和贝利亚塔,设计时速120公里。项目于2013年开工,由中国机械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总承建,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支持。

“南部铁路是斯里兰卡1948年独立以来首条新建铁路,感谢中方为修建这条铁路提供帮助。”斯里兰卡交通运输和民航部长阿尔朱纳·拉纳通加在开通仪式上说。

火车开动,维马拉瓦蒂和上百名斯里兰卡民众一起,成为首批体验南部铁路延长线旅程的乘客,并为此兴奋不已。她说,“我经常在马特勒和贝利亚塔之间往返。以前只能坐汽车,路况还不好,一路颠簸。如今平坦快速的铁路可以让我更加舒适地往返于两地之间。”

7岁女孩戴维莎的家在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新建的可卡那杜拉车站旁。她自小生活在这里,但之前因为交通不便很少出远门。“我想搭乘家门口的铁路去首都科伦坡和其他城市看看。”戴维莎坐在奶奶怀中,腼腆地笑着说,“中国叔叔们对我们很好,还帮忙修了门口的路。”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建设历时6年。当地的地理特点和绵长的雨季给建设者们带来不少困难。比如,终点站贝利亚塔车站建在近10米高的地方。中方项目负责人解释,因为附近地势差异大,既有山丘、也有沼泽,铁路要尽可能建造在同一水平面上,才能保证火车稳定高速行驶,所以将车站填高是能够满足设计需求最经济合适的做法。

当地舆论认为,南部铁路项目将对斯里兰卡经济发展起到重要促进作用。随着南部铁路今后逐渐延伸到坐拥港口和机场的汉班托塔地区,斯里兰卡南部将形成陆、海、空“三位一体”的运输格局。

责任编辑:李士萌(实习)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9-04-10 16:23

标签

相关文章

《习近平谈“一带一路”》出版发行

新华社北京12月11日电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编辑的《习近平谈“一带一路”》一书,已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

2018-12-12  评论

沙特麦麦高铁上的“中国队”

麦加、麦地那是世界各国穆斯林心中的圣地。每年穆斯林朝觐时期,麦加、麦地那都会迎来数百万的朝觐者。但是...

2018-09-28  评论

“一带一路´最美文化信使´”征集活动圆满收官

9月21日,在2018年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期间,历时近四个月的“一带一路´最美文化信使´”征集活动圆满收官。

2018-09-25  评论

一带一路故事走进威尼斯电影节

  首部“一带一路”纪录影片《共同命运》在威尼斯电影节举办推介会。 

2018-09-18  评论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