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杂志

宋福兴:保险业要跟上深改的脚步

从蜡版保单到人保健康APP

本期简介

作者:本刊记者 郑心仪

 

中国人民健康保险公司党委书记 总裁 宋福兴

中国人民健康保险公司党委书记 总裁 宋福兴

在接受采访的前一天,中国人民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人保健康)总裁宋福兴看了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的直播。“1979年,中国人民银行下发了《关于恢复国内保险业务和加强保险机构的通知》,中断了近20年的保险业恢复。可以说,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保险业。” 宋福兴郑重地对《环球人物》记者说。

保险主体从恢复之初的1家增加到2017年底的228家,保费收入从1980年的4.6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36581.01亿元,保险密度从1980年的0.47元/人提高到2017年的2631.58元/人……他想起了中国保险业走过的波澜壮阔的历程,也想起了自己的见证、参与和同行。

 

“保险公司‘危险’了好多年”

“你知道刻蜡版吗?”宋福兴笑着问。见记者一脸疑惑,他坐直身子,一边用手比划,一边解释道:“先把印刷用的蜡纸铺在一块板子上,用铁笔刻上需要的文字,再把刻好的蜡纸贴在油印机的纱网上,用蘸着油墨的辊子,一压一滚,一张保险单就印出来了。”

那是近40年前的事情了——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下称中国人保)各省分公司还在受上级公司和同级人民银行的双重领导,28个省份刚恢复了保险公司分支机构,宋福兴也才被分配进中国人保内蒙古分公司。

“人民银行派了一个处长来当老总,整个公司就十六七个人。大家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没有。不会写保单,就照着上海分公司寄来的样子抄;没打印机,就用蜡版刻。”宋福兴所经历的,恰是中国保险业恢复之初艰难时刻的投影,而在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其难更甚。

宋福兴与同事不懂蒙文,但公司的标牌、公章都需要用汉文和蒙文的双语标识。他们找了人翻译,照着做好标牌,就挂了出去。结果过了几年,来了一个蒙语老师,一看他们的牌子就笑。宋福兴不解,一问才知道,原来汉文里的“保险”直译成蒙文是“危险”的意思。“这一不小心,保险公司‘危险’了好多年。”

文字的错漏好改,人们的成见却不好改。刚开始,宋福兴接到的电话都是来买保险柜、保险丝的,“完全没有保险服务这个概念”。于是他决定走进牧区,走近牧民,去宣传保险。

宋福兴宣传的是一款关于牧畜的保险。因为内蒙古频发两种灾害:一种叫白灾,是指草原被积雪覆盖,雪表面结成冰壳,牛、羊等牧畜无法扒开雪层吃到牧草;一种叫黑灾,是指牧区积雪少或没有积雪,导致牲畜缺乏饮水而大批死亡。牧民一遇黑白灾,往往赔得血本无归,但如果购买了保险,损失就由保险公司来承担。

微信图片_20190116143145

宋福兴(中)走进民众中间宣传保险。

产品很好,宣传起来却有些鸡同鸭讲。“牧民们对我很热情,一见面就说:‘你是共产党的干部,共产党的干部好。我们相信共产党,相信毛主席!’但我一说买保险的事情,他们直摇头,‘共产党给我们钱,我们从来不用给共产党钱’。”

怎么办?宋福兴发现牧民没买过保险,但和银行打过交道。“后来,我就用银行和他们打比方。我说,你把300只羊放到银行里,第二年可能会多出几十只小羊羔,那是利息;买保险就是你给我们5只羊,如果剩下的295只羊出了问题,我们还给你300只羊。这么一说他们就懂了,我们的工作也能展开了。”

1995年,宋福兴调任中国人保青海分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不久,中国人保内蒙古分公司拉开保险专业化序幕,踏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一张写着扶贫答案的纸

一位中央领导视察青海省后,有感于当地的落后贫困、缺医少药,曾对宋福兴说:“你们为什么不把保险范围扩大一点,尽可能改善人们缺医少药的状况?保险行业要有所作为啊。”那时,社会医疗保险中的职工医疗保障制度改革刚开始试点,农村合作医疗因缺乏资金支持逐渐萎缩,商业健康险尚在起步阶段,供给主体和产品单一。如何在经济欠发达的青海发展商业健康保险,通过市场机制与政府行政优势的有机结合,为人民群众兜住生存线,守住生命线,成为宋福兴思考的问题。

带着疑问,宋福兴采取了一些措施,实际效果却远未达到中央领导的要求。2000年,他调去了中国人保湖南分公司,后来又到了中国人保资产管理公司、中国人民人寿保险公司,十几年间参与了财产保险、资产管理等多个领域的发展与建设,但这个问题始终埋在他心底。直到来了人保健康,宋福兴才找到了答案。

“按照统计,2017年农村贫困人口有3045万,其中因病致贫占比高达44%。虽然贫困人口能够参加医保,但疾病还是给贫困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经济负担。人保健康作为专业的商业健康保险公司,恰恰能利用独有的体制和机制优势,参与进去,实现‘社保’和‘商保’的无缝连接,助力医保体系的高效运转,解决老百姓的健康问题,实现病有所医。”

宋福兴曾去过云南省昭通市。从昆明坐车到昭通,路况极差,几乎有一半路是砂石泥泞混杂在一起的。因为这里位于高寒山区,土地贫瘠、生态恶劣,是云南省贫困人口最多的地方,有10个县是国家级贫困县。

“有多穷呢?一户人家一顿可能只有一两个鸡蛋,很难再有其他有营养的菜。即使有这个菜,也得让劳动力先吃,一定要保证劳动力吃饱。如果还有剩的,就是小孩先吃,再是妇女吃。”宋福兴如今回忆起,仍有些唏嘘,“这样一户人家,如果劳动力病倒了,就完了。”

人保健康开始寻求和政府的合作,利用民政救助资金,为昭通80多万贫困人口提供医疗救助保险服务,将医疗费用报销比例由65.1%提高到74.8%。基层工作人员还把具体的报销范围、方法,向贫困户解释得清楚明白,并且印到纸上,让他们贴在自家的柜子上。这张纸正是宋福兴对“保险业要有所作为”的回答。

“也许有人会问:依靠你们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民政部门也可以,这不一样吗?不一样,因为民政部门的贫困救助资金是由下而上进行申报,申报的过程中可能影响的因素太多。但我们通过保险第一是可以放大资金保障效应,第二是我们跟基本医保连接起来,只要他有病且是贫困群体,我们就可以给他补偿,这样解决了很多问题。最终的效果,政府和被救助者都比较满意。”

除了云南,人保健康在江西、山西等8个省都实施了健康扶贫项目,服务的困难群众多达1300多万,涉及规模保费近10亿元。其中在河南,人保健康更是承办了第一个省级统筹的困难群众大病医保补助保险项目。那张写着宋福兴关于保险扶贫答案的纸,将贴进更多人家。

 

手机上的保险公司

人保健康有一个具有节点意义的头衔:中国第一家专业健康保险公司。从1949年10月20日,中国人保在北京西交民巷108号挂牌成立开始,健康保险就作为寿险的附加险而存在。直到2005年4月,人保健康成立,才标志着健康保险进入专业化经营阶段。

错过了人保健康的出生,宋福兴却给它带来了新生。2013年9月,他临危受命,调任人保健康总裁。是时,人保健康已连续多年亏损,截至2013年底,公司累计亏损达到33.88亿元。“我这人不讲虚架子,没和大家客套,一来人保健康就谈问题:业务领域不清晰、发展目标不明确。管理大师德鲁克说过一句话:经营目标就好比是轮船航行用的罗盘,如果没有罗盘,航船既找不到港口,也不可能估算到达港口所需要的时间。第一步,我就是要给人保健康找到这个航行的罗盘。”

宋福兴带着同事四处调研,借鉴商业健康保险业龙头美国联合健康集团的经验,与欧洲最大的商业健康保险公司DKV合作,为公司找到了“创新发展,加快转型”的全新定位。“我们是中国第一家健康保险公司,没有成功的路可以仿照。以前,我们把健康保险按照寿险的模式在做。但寿险公司那么多,都做得很成功,那我们怎么能做出自己的优势?所以只能创新,只能转型。后来,我们把理财型产品一次性停掉,干干净净地回归保障,专注于提供与基本医保无缝连接的医疗、疾病、护理、失能等商业健康保险产品。”

4.2017年7月28日,宋总赴北京分公司调研

2017年7月28日,宋总赴北京分公司调研

经过三年的打基础、创特色、调结构,到2016年,人保健康实现盈利,扭转了长期亏损的局面,2017年、2018年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48.2%和210.2%,进入稳定盈利期。“我们实现了曲线上升,从低谷走了出来。”

人保健康现在是国内7家专业健康保险公司中的老大,占比70%,但宋福兴仍倍感压力。在2018年4月的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习近平主席向世界宣告,“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而保险业就在扩大开放的行列之内。

“别人有成本上的优势、管理上的优势,有新的技术。相比之下,我们还有很多亟待提高的方面。”在宋福兴眼里,此刻的压力恰恰能变成中国保险业前进的动力,“有的保险公司还在用各种格式条款,让客户晕头转向。营销方式依旧是靠社会关系去发展下线,去面对面、打电话推销。殊不知随着互联网、现代科技的发展,人们的观念都已经更新了。”

说到这里,宋福兴站起身,从办公桌上拿起手机,点开屏幕,兴致勃勃地给记者展示人保健康设计研发的人民健康APP。“你看,点这里是问医生,在这里导入体检报告就能建立健康档案,这样操作就能形成你的保单……现在连吃什么、用什么,在手机上点几下,就能送货上门,网上购物时还有大数据来进行精准推送。如果我们跟不上深改的脚步,就一定会被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