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杂志

“大嘴大使”,欠理又无礼

欧美关系已渐行渐远,美国动不动就祭起制裁大棒,但谁怕谁呢?

本期简介

作者:温宪

好久没听到“皇帝”一词了。猛一听说德国联邦议院左翼党议会党团副主席马西数日前罕见抨击“美国大使显然觉得自己是华盛顿皇帝在德国的州长”,煞是惊讶!

美国“建国之父”华盛顿可是最不愿当皇帝的人,并以此留下美名。马西所谓“华盛顿皇帝”显然指今日美国的当家人。也难怪,自从特朗普入主白宫,西方媒体中多有特氏头戴皇冠、一脸骄横的漫画形象,俨然一帝。

马西是在生美国驻德国大使格雷内尔的气。新年伊始,格雷内尔给部分德国企业发了封“警告信”,强调与俄罗斯北溪二号线工程有关的公司都可能面临“严重的制裁风险”。此举立即在德国搅起波澜。

北溪二号线是从俄罗斯通往德国的天然气输气管道工程。俄罗斯富有天然气,“老欧洲”诸国需要天然气,已经宣布舍弃核能的德国更是如此。俄欧按照市场规律一拍即合的事,何需美国横插一杠?

当今世界,所谓市场经济的背后何尝摆脱过地缘政治的阴影?在美国看来,俄能源出口是维护其战略利益的“杀手锏”。俄乌矛盾加剧时,俄就常掐断输往乌克兰的天然气管线。尽管北溪二号的线路设计刻意避开了乌克兰、波兰等“新欧洲”国家,但在美国看来,仍是不可接受的。2018年7月1日,特朗普批评德国的能源政策是让自己成为“俄罗斯的人质”。而他没有说出的盘算是,美国计划在两年内成为世界主要天然气出口国,他期望北约盟友舍弃“俄气”而改用“美气”。

格雷内尔对“皇帝”这番盘算领悟颇深,也对特氏“推特治国”亦步亦驱。格雷内尔上任后几小时,就发推文称,“与伊朗做生意的德国公司应立即收手”。德国社会民主党领导人称格雷内尔显然需要被教导何为“外交艺术”。

翻翻格雷内尔先生的身世,便不难理解他何以浑身散溢着颐指气使的腐气。格雷内尔于2001年至2008年任美驻联合国代表团新闻发言人,那段时间正是美国单边主义肆虐之时,也孕育出格雷内尔一身霸气。离开这个岗位后,格雷内尔不时在福克斯新闻等美国媒体上大刷存在感,当了大使之后还管不住嘴。他多次批评默克尔政府的政策,公开支持默克尔的政治对手。德国社会民主党原领袖马丁·舒尔茨曾公开批评说:“这个人(指格雷内尔)的所作所为在国际外交界可谓前所未闻。如果德国驻美大使像他这样为美国民主党人站台,可能早就被踢回德国。”

针对格雷内尔的言行,德国外长马斯1月11日明言:“关于欧洲的能源政策问题,应该由欧洲来作出决定,而不是美国。”时移势易,各国都得为自己的利益着想。欧美关系已渐行渐远,美国动不动就祭起制裁大棒,但谁怕谁呢?

如此说来,“华盛顿皇帝”在德国的大使还是应该多懂些外交礼仪,否则只会给本已矛盾丛生的美德关系添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