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于和伟,只为一出好戏

本刊记者 赵晓兰

微信截图_20180914163739

于和伟

影视演员,1971年生于辽宁抚顺,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代表作有《局中局》《三国》《刑警队长》《我不是潘金莲》《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等。

 

如今的演艺圈似乎有两种明显的趋势:一是“小鲜肉”继续霸屏,二是“大叔”强势崛起。“小鲜肉”青春无敌、光鲜亮丽;“大叔”展现成熟魅力,更像是岁月的馈赠,越品越醇。随着影视产业多元化发展,观众逐渐不满足于浮光掠影,对作品深度、人物形象丰富性的追求日益强烈。“大叔”崛起理所当然,像于和伟这样的演员,也迎来了发展的好时候。

于和伟的演技给观众的印象是稳、准、狠。稳,从容不迫、游刃有余;准,表演精确,刻画人物形象生动;狠,杀伐果断,城府极深。受他一些角色影响,采访之前,《环球人物》记者担心他本人也不太好亲近,一番交流下来,却被他的平和、坦率和认真感染。

微信截图_20180914163850

 

荒岛上的人性寓言

最近这个暑期档,黄渤执导的《一出好戏》热映。电影将背景设置在一个行星撞地球的末日危机之下,讲述了某个公司的员工欢天喜地一起出海团建,结果遭遇海难,被滔天巨浪冲到一个荒岛。这个与世隔绝、资源匮乏的孤岛,成了一个人性的试验场。

于和伟在片中饰演的“张总”,是受难公司的领头羊,拥有上亿财富,处于社会金字塔的顶端。但灾难发生后,原本的社会秩序重新洗牌。张总变成跌落最惨的一个,人们不再听命于他、尊重他。与之相对的,当“活命”成了第一要务时,拥有野蛮生存能力的底层人物——小王,反而被推向了前台。面对小王以及众人的“暴力”统治,他毫无还口之力。

张总找机会东山再起,并将一个原始的孤岛变成一个等级分明的阶层社会,他用扑克牌充当货币,重新建立起一套人类社会的运营机制。在于和伟演绎之下,这个人物有欲望、有野心、有手腕,也同样有着人性的温暖与脆弱。

于和伟出演《一出好戏》的缘起,要追溯到两年前了。有一次他和黄渤一起吃饭,黄渤说起手里一直在筹备一个电影项目,其中有一个重要角色想让于和伟出演。黄渤向来以喜剧著称,于和伟便笑着说:“你怎么知道我会演喜剧?”黄渤回答:“谁告诉你这是部喜剧?”在黄渤的讲述中,这是个寓言故事,完全不喜剧。

于和伟答应了黄渤的邀约。“黄渤他骗了我,”于和伟笑着说,“他起先对我们说,拍摄时要到国外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大家一起待上两三个月,就像度假一样。结果我们去了之后,那个地方就是日本的一个孤岛,岛上基本保持了原生态”。

那座岛屿远离尘嚣,剧组成员的生活一下子回到了前现代的状态——岛上手机信号时有时无,生活条件简单,远离商业文明。玩不了手机,大家只能在一起聊聊天;没什么地方逛,每天吃完晚饭就去唯一的一家超市转转;有时想下个馆子,走很远的路去岛上仅有的饭店,却见门口挂一块牌子:对不起,今天我们出海打鱼……

拍戏时的条件也很艰苦。一年365天,岛上平均有400多场雨,天气经常是风云突变。在荒郊野外取景拍摄,多是崎岖山路、悬崖峭壁,架台摄影机都很难。“不过这样的环境也有一个好处:它让我们同剧中人的处境很相似,大家能设身处地地体会到戏里人物的感受。”于和伟说。

简陋的环境反而激发了演员们的创造力。因为这部电影的假定性本身就比较强,演员们在表演时,总是尽量多提供几种演绎的方式,供黄渤选择,而不是一板一眼地只等着导演的指示。不过这也让导演很头疼,拍了大量的素材,在做电影剪辑时,取舍上很困难。

比如于和伟饰演的张总,一开始创造人物时是做加法。“他在登上小岛,所有尊严丧尽的时候,曾经自杀过。经过几番变化,才决定活下去,甚至还要出人头地。”于和伟告诉记者,但因为要控制篇幅,最后做减法,这些在成片中被省略了。

在于和伟的思维里,张总这个人物有性格发展的完整轨迹,“他用所有财富换见女儿一面,到了最后,还是爱的召唤、对亲人的思念大于一切”,这种在绝望中的选择,方见劫难之后人物的成长变化和人性的回归救赎。

 

“人物一重复就没意思了”

有一类演员,演谁都像在演自己;另外有一类,演谁都化身为角色。于和伟属于后者。正因为有了他这样的存在,演员给人的印象才不光是热闹的发光体,表演看起来才是一门精到的手艺,需要匠心的经营。

有热心网友制作了一个视频,将他这些年出演的角色混剪在一起。“神演技!千面人!”观众纷纷留言。于和伟自己也很感慨,入行演戏20年了,看到那么多迥然不同的自己,也算是对得起表演生涯了。

于和伟受关注,始于和高希希导演的一系列合作。在2004年的热播剧《历史的天空》里,他饰演了脸正心邪的政工干部万古碑,这个角色心怀嫉恨、见风使舵,在各种运动斗争中煽风点火,是个十足小人。有人看了这部剧记住了这个坏蛋、伪君子,认为于和伟会循着这个戏路发展,但完全出乎意料。之后的《真情年代》,于和伟饰演了在时代浪潮里始终为爱守候、等待妻子归国的返城知青李和平,变成了一个正派的痴情丈夫;在《男人底线》里,他和濮存昕演对手戏,饰演了在副厅级位置处心积虑往上爬的典型官场中年男子;在《纸醉金迷》里,他饰演了抗战期间的一名投机商人,有流氓无赖的一面,但做过错事勇于承认,乘人之危后也有良心发现……

这一时期,他与刘江导演合作的两部戏也尤其引人注目。2006年的《局中局》,他饰演了一对性格迥异的双胞胎兄弟,一个是商界精英,一个是无家可归的底层落魄汉子。剧中,落魄汉子还要假扮他的胞兄,应付惊心动魄的商战,各种尴尬窘迫。所以于和伟不但是一人分饰两角,他还要在戏里演戏,周旋于这样局中局、套中套的复杂局面,被很多人称为教科书级别的演技。

刘江导演的另一部剧《岁月》,被称为“机关版的《围城》”,于和伟饰演一名溜须拍马的小干部。面对从稚嫩新人到后来成为局长的主人公,他的态度呈现出各种耐人寻味的变化。片中有一场他和局长醉酒后争辩的戏,平时很少喝酒的于和伟有点摸不着路数,他便开始用心观察醉酒人的状态,他们说话时的表情眼神,加上不停地揣摩练习,他终于找到感觉,导演刘江都为他的表现拍案叫绝。

尽管奉献了一出出好戏,但这个阶段的于和伟却并没有真正走红。观众只记得他那些角色,记不住演员的名字。高希希为他打抱不平:“于和伟就是不会宣传。其实光是在我那几部戏里的不同角色,拿出来秀秀就实在很了不起了。”于和伟的经纪团队也为此犯愁,觉得他的劲儿没往一处使,戏路不够专一。为此,于和伟自己也曾经纠结过,“但后来想开了。我有戏瘾,不想给自己贴标签,人物一重复就没意思了。我很享受这种自由的状态”。

为他打开局面的是2010年的史诗巨制《三国》,于和伟在剧中饰演刘备。旧版的刘备总给人爱哭、能力不够,全仗着身边一众厉害的帮手的印象。而在于和伟的理解中,刘备是一个低调的枭雄,他一方面演出了刘备宽仁、忧患、宠辱不惊、喜怒不形于色,同时也表现出他的果决、英雄气,让人看到一个值得信服的刘皇叔。这一次,于和伟终于火了。

他的事业再攀高峰,是在2017年的热剧《军师联盟》中。这一次,他又饰演了刘备的死对头曹操。 “能够摆脱之前角色的影响,进入到新的角色,这对我来说是最过瘾的。”于和伟说。“唯大英雄能本色,唯真名士自风流”,他非常精确地演出了曹操这个复杂的矛盾体,雄才伟略、狂放不羁,还有多疑、阴狠、孤独。易中天都夸于和伟版的曹操演得好,最接近历史原型。

这些年来,于和伟演过帝王、领导干部、高富帅、流氓、刑警、地下党、入殓师等各种角色,难得的是,不论正面人物、反面人物还是灰色地带的人物,他都演绎得有血有肉。

微信截图_20180914163918

 

演技来自于对生活的认识

除了继续出演热门电视剧集,近年于和伟也向大银幕发展。管虎《老炮儿》里他饰演了痞气又嚣张的流氓头子龚叔,虽戏份少,却是惊鸿一瞥。冯小刚大为赞赏,紧接着就让于和伟在自己执导的《我不是潘金莲》里饰演了郑县长。也正是这个角色,让于和伟得了金鸡奖最佳男配角,电影的嘉奖来得如此之快,连他自己都始料未及。

“有人说,电影和电视剧的演法不同,但我觉得本质上没有区别。” 他在《建党伟业》《幕后玩家》《超时空同居》等多部影片中出现,都戏份不多,“我觉得大角色有大角色的处理方式,小角色有小角色的演法,关键是拍一条,就要拍出一条的个性”。

人到中年,事业渐入佳境,但也有中年的烦恼。这几年他越来越忙碌,有时一年也休息不了一两天。早就答应的戏约,不能不履行;碰到一些不完善的剧本和角色,不得不自己倾注心力修改完善;好的项目,又不忍拒绝。忙碌中虽充实,也心虚:“演员的进步来自于对生活的认识,对情感、世界的感知,如果光剩下摄制组、红地毯,生活从哪里来呢?对角色的感悟又在哪儿呢?”

另外的烦恼则来自于对家庭的牵挂。于和伟出生于辽宁抚顺的一个大家庭,他是最小的孩子,上头有8个哥哥姐姐。父亲在他3岁时就去世了,母亲一度靠着摆摊卖红薯维持生计。在东北工业转型时,好多家人下了岗,经济窘迫。但在这样的家庭里,于和伟一直都不缺疼爱,哥哥姐姐们对他尤其照顾。

于和伟也很争气。他从幼师毕业,因为爱好文艺,后来考进了抚顺话剧团。事业单位铁饭碗,这在当时所有人看来都是个好工作。于和伟却放弃了,“我早先根本不知道什么中戏、上戏,也没踏出过辽宁半步。但听说之后,就背个包,毅然决然出来了,因为我觉得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他如愿考进了上海戏剧学院,但表演的路,却远没有那么顺畅。毕业出来之后,好多年没有戏演。离乡背井、放弃一切,却无所成就、生存艰难,于和伟沮丧、低落,也曾想过放弃。这时候,是家人给他安慰和力量。妻子宋静林一如既往支持他,姐姐也鼓励忧心忡忡的他:“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要把干的事情当回事。”

他重新振作,努力调整心态,“我又回想起当年在东北剧团,刚发现自己热爱这一行时的那种喜悦,当时每天搬个小板凳看话剧时的那种快乐。初衷发生了偏移,快乐当然也会偏移”。

如今他事业有成,对家庭也多了一份担当。有朋友跟他开玩笑说:“你看起来是你们家年龄最小的家长。”于和伟则对记者感慨道:“家的概念对中国人来说永远重要。”

家庭给了他底气。而艺术,则在某种程度上已成为他的信仰,于和伟说:“20岁时,我希望要拍一部戏,让所有人认识我。如今,我希望自己能安静下来,把嘈杂的东西抛开。我想塑造更好的人物,把那么多年读过的书、走过的路、遇见的善良的人,借由影视作品传达出去。”

责任编辑:丁一鸣(实习)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8-09-17 15:05

标签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