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奶奶灰乐队,唱出法官的柔软内心

在南京市,“宁海路75号”代表着一处地址,但它也可以是一个歌名,这时候,它代表的是所有司法人员的心声。

由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两位法官赵俊、朱嵘创作的歌曲《宁海路75号》近日在网络上广为流传,这首描写法官现实生活的歌曲没有豪言壮语、信誓旦旦,有的只是作为一个普通工作者常有的感慨和可贵的坚守。因为曲风清新温和,被人亲切地称为“机关民谣”。

在歌曲的创作过程中,赵俊负责写词,朱嵘负责谱曲,威严肃穆的法官创作出网红歌曲,乍一听难免让人大跌眼镜。在人们惯有的印象中,写歌更像是文艺青年干的活,法律跟文艺似乎总是不沾边的。人们在惊讶的同时,也燃起了对两位创作者的好奇:他们长什么样?言行是什么风格?是不是法官中的另类?带着这样的好奇,《环球人物》记者决定前往宁海路75号一探究竟。


赵俊(左)和朱嵘在江苏省法院系统很有知名度,被视为“文艺明星”。

赵俊(左)和朱嵘在江苏省法院系统很有知名度,被视为“文艺明星”。


法官们的心声都在歌词里


“那一年的那一天,来到这门前,满地的梧桐叶,初来乍到的秋天,穿制服的小姐姐,漂亮得不明显。”伴随着头脑中的旋律,记者来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铜铸的大门高大威严,却诞生了小清新的《宁海路75号》。

见到赵俊和朱嵘时,他们穿着“奶奶灰”的工作服。记者在他们对面坐下,惯有的职业气场全没了,总觉得有点儿像即将受审的嫌疑人。于是二人主动坐到记者身边,打趣道:“别紧张,先简单聊聊。”二人年龄相差不大,赵俊生于1983年,朱嵘生于1977年,6岁之差,赵俊满头黑发,朱嵘却是一头“二毛”了。赵俊特别喜欢朱嵘的灰发,觉得很时尚,于是便买来一瓶灰色发蜡,周末时抹上,把黑发染成灰发。有一次凑巧在路上碰到正逛街的朱嵘,赵俊兴奋地朝他打招呼:“Hey man!”朱嵘震惊之余,觉得赵俊像个小孩子般幼稚可爱。赵俊喜欢狗,养了一只雪纳瑞,雪纳瑞的毛也是灰色的,于是赵俊向朱嵘提议,组的乐队名字就叫“奶奶灰乐队”。

《宁海路75号》是奶奶灰乐队的处女作,也是成名曲,一反常态的是,他们是先有歌,后有乐队。歌曲的诞生源于赵俊对朱嵘的“仰慕之情”。在2017年江苏高院的春节联欢会上,朱嵘自弹自唱了一首民谣,虏获了赵俊的“芳心”,随后赵俊表达了自己希望与他合作一首歌曲的心意。那时二人不约而同地想到,歌曲的内容就描写大院内法官们的工作场景和生活点滴。

“流行文化好像把机关大院抛弃了,其实写公平正义、宏大伟岸的,人们确实不爱听,我们也不爱听,所以决定用文艺点儿的方式来创作,写一些真实感受。”赵俊说。二人一拍即合,不过拖延了半年,因为工作实在太忙。直到夏天,开着车的赵俊突然来了灵感,在记事本上一蹴而就,写下了歌词:“你说十年如一觉,流光容易把人抛;喝醉之后你却说,好想念当初的白衬衫……穿制服的小姐姐,已回家抱上了外孙,电梯里的年轻人,那眉眼很像我们……”在江苏高院工作了19年的朱嵘,看到歌词情不自已,这写的不就是自己吗?于是下定决心,不管再忙也要把曲子谱出来。“这首歌的词是叙事性的,就像讲了一个年轻人在法院里成长的故事,特别适合民谣。”朱嵘说。和一些民谣歌手一样,朱嵘也不识谱,他们把旋律哼出来,反复记忆,直到可以演奏为止。

11月的时候,朱嵘把自己弹唱的小样给了赵俊,赵俊听完同样情不自已,兴奋地分享给新闻办领导,后者听完甚是欣赏,决定将这首歌制作成MV,作为官方宣传片推送出去:青涩的大学毕业生背着双肩包,迈过法院大门,迎面走来一个小姐姐,领着他熟悉环境。清新的画面和着优美的旋律,《宁海路75号》的故事开始火了。


文青到法官的演变史


没有人能猜到,身为法官的赵俊和朱嵘有着怎样的过去,按他们的话说,走到今天,充满了戏剧性,但也是命中注定。

赵俊6岁时读《三国演义》、写诗,被老家媒体称为神童;中学时写小说、给同学写传记,同时迷恋上嘻哈音乐和街舞,还为此打耳洞、染白发;后来荒废学业,沉溺于电脑游戏,一度成为职业选手;还喜欢踢足球,从小到大梦想成为驻队足球记者,全世界跑。他满脑子的幻想,是个标准叛逆文青。因为高考成绩不理想,赵俊的志愿报了新闻学却被调剂到法律专业;临近毕业,看到同学考研自己也跟着凑热闹,就这么阴差阳错读了7年法律。“朱嵘也是,”赵俊指着朱嵘笑道,“他刚开始也没想着读法律,也是被调剂的。”

朱嵘是理科生,成绩也不太好,高考志愿原本填的南京林业大学林学专业,结果超常发挥考上了苏州大学,被调剂到法律系。大学时的他浑身散发文艺劲儿:留长发,组乐队,玩吉他,还进了学校广播台。

这两个被调剂生在大学的时光里,被法律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追求自我的文青开始向往起建立公平正义的法治社会。“一个是想学以致用,法律这个专业最讲究对口了,只有当法官才能实现抱负。”赵俊说,“另一个是天性使然,从小到大看到不公平的事都会义愤填膺。”比如在外面排队,他会制止插队的人;地铁上有人不插耳机看视频,他会呵斥“地铁是你包下来了吗”;遇到闯红灯的人,他会质问“你是不是不认识红绿灯”。朱嵘说:“我当初选择进法院,并不是想要做法官,而是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天生就爱维护规则和秩序、看不惯违法乱纪的行为,只有这样性格的人才能成为法官。”

做了法官后,二人才知道这份职业的辛苦。“这可能是公务员里性价比最低的职业,”朱嵘吐槽道,“特别忙,工资却很低。”每到周末,法院里都是孩子,因为他们的爸爸妈妈还在加班;赵俊的亲朋好友总觉得他工资高,实际上月薪还没过万。尽管如此,二人都愿意干一辈子法官,他们的出发点不同,却殊途同归。赵俊喜欢尝试新事物和挑战,做法官能接触到三教九流,了解各个阶层的生活,“我能看到很多人人生的关键时刻和重大变故”;朱嵘则喜欢从头到尾专注于一件事,“我相信‘一万小时定律’,不论做什么,只要足够专心、足够坚持,就能成为某一领域的专家,我希望成为一个法律专家。”


图为朱嵘(左)、赵俊在录

图为朱嵘(左)、赵俊在录音棚录歌。


被法官“耽误”的作家和旅行家


很多人都说,赵俊和朱嵘是被法官耽误的其他职业家,如果没做法官,赵俊可能是小说家,朱嵘则可能成为精品旅行团团长。

工作之余,二人都坚持着自己的爱好,这是他们舒缓工作压力的途径。赵俊喜欢写作,出版过跟法律有关的小说《绝不妥协》,而科幻小说《金陵十二区》更是获得过有“中国科幻小说最高奖”之称的银河奖和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在1.8万字的短篇科幻小说《金陵十二区》中,赵俊脑洞大开,通过两个人层层深入的对话,虚构出南京的第十二个行政区,就在奥体中心,这是个藏有外星生命的秘密基地。第二代和第三代外星人混杂在南京市民当中,他们想通过颠覆人类文明来控制地球。小说中写道:“你在大街上看到的那些无视红绿灯横穿马路的人,很可能就是外星异种。”借此嘲讽那些不守规则的人。 

这也是朱嵘喜欢赵俊的原因:“他跟大部分法官不一样,他不低调,且活泼开朗、善于表达,能把法官们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不过,这也让赵俊成了同事眼里的“碎嘴子”:一群朋友吃饭,赵俊往往成为饭局的中心,什么事情都会从各个角度分析,直到说服你为止。有时候大家只是不在乎地闲聊,他却要当“杠精”,厘清问题,较真到底。赵俊自嘲:“办案的时候,当事人不听到眼眶湿润、心悦诚服,我一般不让他们离开。”可如果朱嵘叫他“碎嘴子”,他就不答应了,因为在他看来,朱嵘也好不到哪儿去。 “《宁海路75号》歌词一共593个字,朱嵘嫌歌词太长,我就让他把一篇游记给我看,结果好家伙,5万字!”赵俊笑道。

朱嵘是资深驴友,打2008年跟妻子出国度蜜月开始,每年不管多忙,都会抽时间出国旅行一次,为了“调剂一下生活,透口气”。他在旅行途中写的游记,回来后都会发在法院的内网上。观看朱嵘的游记,已经成了内网上的一大盛事。

问及他们现在有了奶奶灰乐队,是否多了一个音乐创作的兴趣爱好时,赵俊兴奋地说:“对,我早想写新歌了,朱嵘总以工作忙为借口一直拖着,前两天他终于答应抽空谱曲了。”这时,朱嵘淡定地看向他,对他说:“别放在心上,那天晚上我喝醉了。”说完,两个人相视大笑起来。


作者:《环球人物》记者  龚新叶

责任编辑: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8-06-27 17:02

标签

  • 法官
  • 作者:
  •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相关文章

观美国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以来,与媒体的关系一直比较紧张。首先,他打破惯例,连续两次拒绝参加白宫记者协会的年...

2019-01-14  评论

美大法官候选人被指性侵 特朗普:他不该受此待遇

综合报道,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卡瓦诺被指控性侵,丑闻有愈演愈烈之势。特朗普18日继续维护这位由他提...

2018-09-20  评论

美国大法官,网红“女炮筒”

“声名狼藉”,一个十足的贬义词,却是爱戴鲁斯·巴德·金斯伯格的粉丝们对她的爱称。只要花上十几美元,你就...

2016-12-27  评论

韩“史上最严”反腐法出台 吃请红线180元

近日,《金英兰法》屡屡占据韩国各大媒体新闻头条。9月28日,这部号称“史上最具杀伤力”的反腐法案正式开...

2016-09-29  评论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进出口银行四川省分行助力外资外贸企业渡难

{r[title]}

看似平常的数据背后,却书写着进出口银行四川省分行勇担社会责任...

全国游泳冠军赛:王简嘉禾、叶诗文等名将因

{r[title]}

王简嘉禾、叶诗文等名将虽然预赛成绩出众,但却因体能测试成绩未...

2020海峡两岸中秋灯会在“中国第一水乡”周

{r[title]}

2020海峡两岸(昆山)中秋灯会28日晚在“中国第一水乡”江苏省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