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他是温州商人,不炒房不售假,从擦鞋匠奋斗成电器大王

《环球人物》记者今年几次见到南存辉,他都会谈到一个话题:改革开放。他说:“关于这40年,至少可以说上四天四夜。”采访者们爱问他改革开放的故事,因为他是这场大发展浪潮里的受益者、成功者,也因为他来自一座深受改革影响的城市——温州。 

640.webp (2)

南存辉,现任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1963年出生于浙江乐清,1984年创办求精开关厂,1991年成立正泰电器有限公司,1994年创立正泰集团。南存辉被视为“浙南模式”的探索者,温州企业界的代表。 

南存辉是个典型的温州人,聪明、果敢、勤奋,始终奉行着温州著名的“两板精神”: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后来,他又加了一句话:“平时看黑板。”没有知识,不识时务可不行。

他又不是个那么典型的温州人,假货横行时他是“业界良心”,炒房成风时他坚守实业。大浪淘沙,最后他站到了温商军团的排头——他的正泰集团,如今是中国工业电器及新能源领军企业之一。。

财经作家吴晓波说过:“温州能成为全国的创新改革典范,靠的是‘温州人’。”这激荡的40年,既是温商抓住机遇强势致富的过程,又是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过程。而从南存辉的故事里,我们能清晰看到,改革开放是怎样改变了一个人、一座城,甚至一个时代的。


小镇遇上大时代 

正泰集团的总部位于浙江省温州市柳市镇中心,门前有镇上最重要的两条大道交汇。从温州各地区过来的城镇大巴,大多都不会直接到柳市车站,而是先停在正泰门口,司机就会喊:“正泰,有没有人下?”对柳市人来说,正泰就是镇里的标杆。

柳市镇不大,全镇大约90平方公里,却诞生了1400多家民营企业,4家“中国500强”,是全国最大的低压电器基地,被称为“中国电器之都”。这是浙江省最富有的小镇之一,但在南存辉的记忆里,40年前的柳市,完全是另一番模样。

1976年,13岁的南存辉被迫辍学——父亲脚骨受伤失去劳动能力,他作为长子必须扛起家庭生计。辍学时,据说他离初中毕业只剩十几天。“当时家里的房子很破旧,下雨的时候,外面雨下得小,屋里雨下得比外面大。”此后,南存辉在街边修了3年皮鞋,成了镇上的“修鞋状元”,生意好的时候,月收入是当时一个大学毕业生的好几倍。

也是在那3年,柳市镇穷则生变。吴晓波在分析温州崛起时提到:“温州的自然资源较差、可用地少、交通优势不明显、产业工人基础和教育基础比较薄弱。”当不甘贫穷的小镇遇上大时代,变化发生了。

渐渐地,南存辉发现把皮鞋穿破的人越来越多,原来是很多农民做了供销员,每天拎个皮包跑业务,修鞋时常在包里带着一些合同、印章。一天,南存辉发现柳市整条街上全是“前店后厂”,大家都在做电器。他听别人说:“改革开放了,农民可以办工厂了,我们可以搞长途运输了,可以跑供销了。”

1984年,经过多年积累,南存辉与同学合伙办起了求精开关厂。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开关厂没有厂房,因为“不敢露富”。南存辉说,“那时候‘姓资姓社’的争论在温州特别大,弄不好就会被拉去批斗。后来温州90%的企业都是民营的,有老同志写信到中央,温州除了路没修,其他都“修”了,资本主义之风严重!”1991年,“求精开关厂”一分为二,南存辉创立温州正泰电器有限公司。

1992年,邓小平到南方视察并发表一系列讲话,“发展才是硬道理”一锤定音,南存辉这才吃了“定心丸”,下决心建成了自己的第一幢工厂大楼。

640.webp (4)

上世纪80年代末,南存辉(左一)创业初期在公司厂区。


 “你是要牌子,还是要票子?” 

在商路行走三十多载,南存辉面对过几次抉择的分岔口。每次的事件不一样,但问题的本质却是同一个:究竟该坚持自我,还是随波逐流?

第一次抉择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他还在求精开关厂苦苦探索时。那时候民营企业在温州形成声势,“假冒伪劣”开始盛行,一时间温州成了“假货王国”。1987年8月8日,杭州武林广场上,下城区工商局一把火,烧掉了5000多双温州产的劣质皮鞋。而在柳市镇,几乎是全民进入电器行业,很多企业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导致产品出现事故,给小镇和行业带来毁灭性打击。南存辉一心想做出好东西,可没钱没人没技术。思考再三,他决定去上海寻求支援。当时温州不通火车、飞机,只能坐汽车。但温州公路极差,人们常说“汽车跳,温州到”,就指这地方“难进来,难出去”。

到了上海,南存辉找到了刚从上海人民电器厂退休的3位师傅。听到去温州的邀请,师傅们二话没说拒绝了。南存辉就一次次到上海,苦口婆心动员几位师傅“出山”,有时天晚了就打个地铺“赖”在师傅家,靠着诚心打动了三人。其中一位宋师傅问南存辉:“你是要票子,还是要牌子?要牌子就得扎扎实实干,要票子就像别人一样搞假货。”

“当然要牌子了!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您尽管批评指正,我一定照办。”

最后,3位老人从上海来到柳市镇,帮助南存辉建立热继电器实验室,吃住都在厂里,晚上被子铺在地上就睡了,就这样打造出一流的模具和产品,才有了求精开关厂和正泰公司的坚实起步。

南存辉闭关修炼,窗外则是山雨欲来。1989年,国家检查了近7000个经销单位,查出伪劣低压电器170多万件,其中大多数来自柳市。1990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为柳市镇单独“发文”,国家7个部委进驻柳市打假,5个月里全镇1267家低压电器门市部关闭,1544个家庭工业户歇业,359个旧货经营执照被吊销。

还好,上级的精神并不是要将柳市电器行业一棍子打死,而是要引导其朝正确的轨道发展。由中央和省、市、县组成的联合工作组经过反复研究,提出了 “打击、堵截、疏导、扶持”八字方针,有保有压,扶优扶强,政府引导,典型示范,并强力推行“合格证、许可证”制度……这才让柳市电器“起死回生”,重新走上正轨。

“无证的、假冒伪劣的被打下去,我们因为有自己的生产许可证,合规经营,严把质量关,被作为正面典型树立起来了”南存辉说,“这也是一个思想解放的过程,让温州人意识到,质量才是生存。”

第二次抉择,是与跨国电器巨头的13年斡旋。1994年,一家跨国公司提出收购正泰80%的股权。“刚听到消息可高兴了,外国人给我们提供技术,给我们培训,帮我们提高竞争力,多好。”公司特地请了礼仪小姐,拿着鲜花迎接对方代表,。没想到,他们回来后,很快就把正泰告上法庭,理由是正泰产品做得和他们的太像了。合作不欢而散,但南存辉第一次知道了外观专利、知识产权的重要性。从此,南存辉更加重视起自主创新和知识产权保护。 

640.webp (5)

1998年,这家跨国公司又来谈合资。这次,南存辉没有打欢迎牌,没有搞合影仪式,等对方人到了,直接开始谈合作。对方提出要收购正泰51%的股份,进而拥有控股权。“我觉得,如果只是为了钱就被收走太可惜了,我们已经有了很强的品牌意识,而且有信心做得更好,将来的市场前景不可限量。”南存辉主动拒绝了这次合资。

此后,这家公司“又打又拉”,开始一边控告正泰侵犯知识产权,一边与正泰商谈控股意向。从1994年到2007年,对方起诉正泰24次,尽管最后的结果都是正泰我们没有侵权,但也在一定程度上错过了一些良好的市场机会。在当了多次被告后,南存辉想,跨国公司老说我们民营企业侵犯他们的知识产权,到底他们会不会侵犯我们的知识产权呢?凑巧的是,正泰为开发某个新产品,让科技人员进行专利检索的时候,意外发现这家跨国公司的产品落入了正泰已注册的专利范围。2006年8月1日,正泰起诉这家跨国公司专利侵权,通过反复较量,2009年4月,案件尘埃落定,以对方赔偿正泰1.575亿人民币达成全球和解。据称,这是当时中国知识产权案诉讼的最高价。

 

 “我做新能源,是十年磨一剑” 

南存辉的第三次抉择,与10年前兴起的房地产有关。

2006年,正泰投资3000万美元进军光伏产业。南存辉的理由是:第一,21世纪最大的竞争就是能源竞争,谁能抢占新能源市场的先机,谁就有可能成为下一轮产业兴起的龙头;第二,正泰虽然已在工业电器领域做到行业领先,但毕竟处于行业末端,而投资光伏产业,能帮助正泰进入前端的发电环节,进而打通整个电力全产业链。

然而,在那段温州人疯狂炒房、炒矿的时期,南存辉的决定并不足够吸引股东。正泰内部,好几个股东提议要投资房地产,当地一些银行甚至表示,南存辉如果做房地产,可联合向他授信200多亿元。连熟悉的新华社记者都给他发来短信:“听说你们要做房地产?”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应该把钱投向房地产,南存辉却不这么看,他给股东们举了个例子:曾经有家很有名的电器企业,在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没有经受住诱惑,做起了一种专治中老年心血管病的枕头。枕头是大众消费品,需要广而告之,结果很多人以为这家企业不做电器而要转行做枕头了。这样一来,枕头没有像他们想象得那么畅销,电器业务也因为失去信任而萎缩了,这家企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他举这个例子,是想告诉公司里的人,钱来得快,去得也会快。他说:“我不会因为要赚这笔‘短钱’,丢了企业可持续发展的‘长钱’!”

然而,太阳能的路也并非一帆风顺。正泰太阳能最早研发的是薄膜电池,没想到不久后硅价暴跌,晶体硅技术的成本远低于薄膜电池。在此情形下,即便是研制出了世界上最好的薄膜电池,正泰也必须果断放弃,之前的成本很多都打了水漂。诸如此类的弯路让南存辉背负了巨大压力,他一直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在没有希望的地方看到希望,在没有机会的地方看到机会。”

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温州的实体经济受到影响,老板们越发依赖房地产,温州炒房团“名震全国”。到了2009年,温州房价逼近4万元/平方米,最高价可达到10万元/平方米,把北京、上海远远甩开。所有人追着红海,没人把钱投给实体,结果房价泡沫破裂,资金链断了。2010年起,温州老板跑路、跳楼现象不断出现。

640.webp (3)

2010年1月,正泰电器在上海证交所正式上市,南存辉(右二)在敲锣。

“对我们来说,2008年爆发的危机,是坏事,也是好事。”南存辉说。由于全球经济不景气,高端人才出现“过剩”,他就抓住这个机会“人才抄底”,先后引进了200多位海归博士、外国专家,组建了正泰太阳能研发和高端装备制造团队。同时,欧洲债务危机,虽然经济动荡,但也出现了大量兼并、扩张的机会,“因为这时候最容易找到物美价廉的卖家”。 “我做新能源十年,是十年磨一剑,如今很多新产品,都是五六年前储备的,现在慢慢释放出来。”南存辉说,走过的弯路,都是爆发前的蛰伏。

这些年,所有温商都在疑问:如何转型升级?南存辉用鹰的故事来向记者解答。他说,鹰是世界上最长寿的鸟类,往往能活到70多岁。但它们40岁时,爪子开始老化,喙变得又长又弯,翅膀也十分沉重。于是,它们会在悬崖上筑巢,用喙击打岩石,直至完全脱落;等到新喙长出来,它们就用喙把指甲一个个拔掉;等指甲也长出新的,就把羽毛再一根根拔掉。这样过去5个月,新的羽毛长出来,老鹰又开始飞翔,重新获得了30年的生命。经商也是如此,需要不断摒弃旧思想、旧习惯,同时也要学会静静等待、忍耐,才能获得重生。

南存辉的创业是这样,改革开放的过程也是这样。

 

作者:《环球人物》记者 余驰疆


责任编辑: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8-06-12 17:35

标签

  • 财经
  • 作者:
  • 来源:环球人物网

相关文章

吴晓波:面对未来,大多数人只能做两件事

对许多人来说,财经是个略显枯燥的领域。但吴晓波的财经书籍,却常常像小说般引人入胜,令人手不释卷。

2018-06-12  评论

韦俊贤,不止一“面”

眼神坚定、言语利落,康师傅集团CEO韦俊贤总能让人感受到一种胸怀山川、不困沟渠的大格局。

2018-06-08  评论

达内科技第一季度净亏损人民币1.805亿元 同比扩大

凤凰网科技讯北京时间6月5日消息,达内科技(Nasdaq:TEDU)今天公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18财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

2018-06-06  评论

法拉第未来任命前福特高管担任北美财务副总裁

法拉第未来宣布,任命前福特高管迈克尔·阿戈斯塔(MichaelAgosta)为北美财务副总裁。

2018-05-21  评论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北京市积分落户进入公示落户阶段 落户规模6

{r[title]}

为落实国家户籍制度改革要求,北京市今年首次实施积分落户政策。...

叶利钦“传位”普京 先和克林顿通气

{r[title]}

俄罗斯前总统鲍里斯·叶利钦为什么会选择弗拉基米尔·普京作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