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迟福林,痴心海南三十载


640.webp

 

迟福林踏上海南的土地已整整三十载。他刚来的时候,海南还是广东省的一个行政区,岛上虽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和热带南国的美丽风光,却极为闭塞、贫穷,连一条像样的马路都没有,车马所到之处尘土飞扬;晚上,他和同事挤在闷热嘈杂的招待所里,思考着这片土地的未来。他没有想到,自己在这里一待就是30年。


2008年,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20周年之际,迟福林曾出过一本书。他在书中写下这样一段话:“虽然海南岛的工作、生活环境同北京相比有很大的差距,但我很快就爱上了这片热土。转瞬间,20年过去了,我发现自己与海南的这份感情已难以割舍。这里,有我喜欢的青山绿水,更有我愿意为之奋斗的事业。尽管这20年间时有坎坷和失落,但更多的是希望与追求,是不懈的努力。”

 

在今年出版的新书《我的海南梦》的序言上,他保留了这段话,并加上了一句:“说句实话,我对海南的梦想与追求有增无减。”10年过去了,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而今年4月13日,党中央国务院给“三十而立”的海南送上的生日大礼——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更令他感到激动与振奋。海南的下一个30年怎么走,如何继续扩大改革开放?发展面临的短板如何解决?作为立足海南的改革智库——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的带头人,他从未停止过思考与探索。

 

 做好“很了不起”这篇大文章 


在邓小平的倡导下,1988年,中央作出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的战略决策,并明确海南可以实行比其他经济特区更加灵活的政策。自此,海南开始了“大开放”的诸多探索。当年,迟福林作为第一个到海南报到的中央下派干部,参与并见证了海南探索“大开放”的历程。


1988年4月13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次会议通过了《关于设海南省的决定》《关于建立海南经济特区的决议》。30年前的这一天,我在京参加了广东省为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举办的午宴。那天中午,我多喝了几口酒,为自己能见证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感到荣幸,为能投身我国最大经济特区的改革开放事业中去、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和价值感到兴奋。


今年,海南迎来了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这是一个值得好好纪念的日子。一方面,我为30年来海南发生的巨变和取得的成就感到高兴。拿几个数字来说:2017年,海南GDP总量是1987年的77.9倍,人均GDP为52.4倍,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227.7倍。 没有30年的改革开放,就没有今天海南所发生的历史性变化。


另一方面,我为海南建省30年后经济发展尚未赶上全国平均水平,并且同发达地区的差距有所拉大而感到巨大压力。也拿几个数字来说:1988年底,海南的GDP总量是广东的1/15,2017年为1/20;1987年海南的GDP总量比深圳还略高一点,2017年仅为深圳的1/5左右。这说明,海南的发展潜力还远未释放出来,海南的改革开放还大有文章可做。


这两组数字,使我在欣喜的同时,更感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30年来,我始终没忘邓小平1987年讲的两句话,他说:“我们正在搞一个更大的特区,这就是海南岛经济特区”“海南岛好好发展起来,是很了不起的”。这个“很了不起”,鼓舞了多少人为之努力探索。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年,从一个封闭半封闭的国防前哨成为我国改革开放的前沿,从全国经济社会发展落后的地区之一成为享誉世界的国际旅游岛,在做“很了不起”这篇大文章上取得了历史性成就。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至今仍未完全实现“很了不起”的目标。今天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海南要下力气继续做好“很了不起”这篇大文章。


 “权力在你手里,你掂量着办” 


30年间,迟福林在海南经历了两个工作单位。1988—1991年,他担任海南省委政策研究室、省体制改革办公室主要负责人。这4年多时间里,他和30多位同事不分昼夜、加班加点,为大特区的发展出谋划策。“可以说,那是一个改革激情燃烧的岁月。”他对记者回忆道。1991年11月1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简称“中改院”)成立,迟福林开始了另一段创业生涯。本着“立足海南”的宗旨,他和同事们从未停止对海南改革开放事业的追求与探索,在许多海南改革发展的关键节点起到了重要作用。


1991年,随着海南开发进程的加快,进出岛交通问题日益严峻,省里咬着牙从只有两三个亿的省级地方财政盘子中拿出1000万元,筹建海南航空公司。用海航董事长陈锋的话说,这1000万元连一个“机翅膀”都买不到,怎么办?出路在哪里?


次年初,负责筹建海南航空的陈锋、王健找到我,要求申报股份制改革试点。这个请求,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因为当初国家明令禁止航空公司搞股份制。到底该怎么办?召开会议讨论这件事,肯定通不过。没办法,我只能深夜打电话给在京开会的刘剑锋省长。电话里,刘省长十分明确:权力在你手里,你掂量着办。我知道了刘省长对此事的态度。于是,我对省长表态:如果出了事,完全是我的责任。就这样,当天夜里,我签署了批准海南航空进行股份制试点的文件,并且破格批准海航以1:20的比例(当时海南存量与增量控制的比例是1:1.3)发行股票。海航正是用募集的这2亿元资金租赁了3架波音737飞机开始起步的,这才有了如今的发展。


三亚凤凰国际机场通航后,在研究如何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中增创海南经济特区新优势的时候,我提出了三亚建设国际化旅游城市的思路。时任三亚市委主要领导很重视这个建议,同我谈了几次。

 

1996年,在海南省理论研讨会上,我建议国家尽快明确三亚市为国际性旅游城市,并给予相应的改革试点权力和政策支持,旨在吸引更多外商投资三亚旅游建设,提高三亚在国际上的知名度,吸引大量国际游客。1998年4月16日,在海南跨世纪发展研讨会上,我又提出“创造条件,尽快把三亚宣布为国际化旅游城市”。5月,中改院提交了《关于建设三亚国际化旅游城市的建议报告》。2000—2009年,我带领中改院的研究团队提出并形成国际旅游岛的思路建议。省委省政府结合海南实际,反复研讨,最终采纳了中改院关于国际旅游岛的建议,并且向中央进行了申报。


应该说,那些年我与中改院的同事相当一部分精力是在为国际旅游岛鼓与呼,为海南产业开放鼓与呼。


 “三十而立”后的改革再出发 


今年4月1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一下发,便引起了广泛关注,有人说,海南迎来了发展的“第二春”。但迟福林深知,要建成自由贸易区、自由贸易港并非易事,海南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却也面临不少短板,非一朝一夕所能解决。作为政策建议者,他仍感任重道远。


海南要进一步发展,我认为有几件事很重要。首先,在全面深化改革上要释放巨大的经济活力,一定要在制度创新上下大功夫,形成一个与大开放相适应的市场环境、社会环境;其次,一定要做好开放这篇大文章,岛屿经济体的活力、竞争力在于开放,尤其要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形成海南对外开放的独特优势;第三就是人才,如何能够通过改革开放搭建各类平台,吸引海内外人才投身于海南的建设中,这是个大问题。

 

在争夺人才方面,海南必须走出自己的一条路子,要有新的激励办法。首先是发展的激励,海南吸引人才必须用社会化、市场化的办法来解决,比如说搭建各种市场的平台、事业的平台,给大家创造环境,从而吸引人才,而不是靠行政作用。海南刚办经济特区时,出现了“十万人才下海南”的壮观景象,当时海南的条件跟现在比不可同日而语,极其落后,但还是吸引了那么多人到海南创业、寻梦。这说明,只要能创造各种机会,大家就自然会到海南来。


其次,吸引人才需要有一个好的经济社会环境,比如税收的优惠,比如提供好的教育、医疗条件。我记得,在一次总理座谈会上,百度公司董事长李彦宏谈到,他们从硅谷招来的许多高科技人才都因为北京的空气问题离职了。我当时问他能不能考虑将公司迁到海南来,他说,如果海南能够解决老人的看病问题和小孩的教育问题,他会考虑选择海南。


目前, 国际上还没有一个这么大面积成功地发展自由贸易区、自由贸易港的经验,海南必须借鉴国际上各方面的成功经验,同时突出自己的特点,大胆地试、大胆地闯。比如新加坡在法治化建设上、贸易规则管理上的经验值得学习,香港的国际消费中心和服务业做得特别好,各有各的优势,我们要借鉴不同地方最成功的经验,而不是哪一种模式的单一照搬。


海南独特的资源优势、气候条件,使它成为发展医疗健康养老产业的一个最佳选地。国内对健康医疗的需求日益上升,将成为支撑海南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的一个最重要的大市场。同时,海南有开放政策的支撑,在全国拥有最开放的医疗健康产业的相关政策。


比如,海南发展医疗健康养老产业,将会带动以医疗健康为重点的相关服务业的发展,比如对护理人才的需求会带动当地职业教育的发展;它会带来大量的健康医疗服务机构到海南落户,甚至一些国际知名的机构,从而形成以海南为基地,面向全国甚至面向东南亚的一个医疗健康胜地。


海南30年的发展是中国40年改革开放的一个历史性缩影。改革开放使海南从一个边陲小岛变成了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极大地迸发了海南经济社会发展的活力,形成了一个初步繁荣的宝岛。海南的实践证明,中国的改革开放道路决策是对的,证明了中央办经济特区的选择是正确的。


在改革开放40周年和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之际,中央作出的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的重大决定,既是海南“三十而立”的一个重大机遇,更是我国改革开放的一个重大战略部署。它必将大大提升我国改革开放在整个世界的影响,也必将推动我国在区域一体化、经济全球化当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同时,这也标志着我们的改革再出发。中国改革开放40年,最好的庆祝方式是改革的行动。中央决定海南建自由贸易区也好,建自由贸易港也好,是以务实的重大改革举措来纪念我们的改革开放40年。更重要的是,它表明了我们将改革进行到底的决心,表明了中国将改革开放大旗一扛到底的气魄。所以它是下一轮30年或40年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的开始。


 

作者:迟福林(口述)

《环球人物》记者  王艺锭(采访整理)

责任编辑: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8-05-09 15:57

标签

  • 海南
  • 作者:
  •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相关文章

海南宣布实施房地产全域限购

海南省22日晚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房地产调控升级,自当晚起实施全域限购。

2018-04-24  评论

海南城市的变迁

1988年4月13日,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正式批准设立海南省,建立海南经济特区,一举将海南岛推向中国改革开...

2018-04-16  评论

海南离岛机票难求 近万辆汽车仍待渡

随着春节小长假的结束,不少前往海南的旅客也开始陆续返程,由于连日来客流较多,从海口美兰机场和三亚凤凰...

2018-02-23  评论

海南投资止跌回升 房地产成主要拉动力

“房地产开发投资较快增长,增速比全部投资快16.9个百分点,是拉动全部投资止跌回升的主要拉动力。”在近日...

2015-08-17  评论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