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生活在医学水平发达的这个时代,我们为什么要吃土?

人类一直致力于一场对抗微生物的持久战争,而我们自己的肠道就是战争的原爆点。不幸的是,这场战争是人类自己引起的。从巴斯德时代开始,我们就一直试图从生活的每个角落中清除细菌—我们越来越信赖处方药和非处方药,传统农业中使用抗生素,从厨房清洁剂到健身垫和铅笔,所有东西里都添加了抗菌剂。为了保护人类免受伤害,人们天真地努力“清除接触到的99% 的细菌”,广告里如是说。所有这些现代革新都推波助澜让我们珍贵的有益菌逐渐衰退。

所幸我们不需要回顾很长的历史才能找到逆转这个进程的灵感,实际上人类开始下决心清除细菌、寄生虫和灰尘的历史只有50~100 年。只要有意识地努力回归尘土,我们也能迎回有机微生物这些老朋友。庆幸的是,重建人类生命所需的微生物群要比不断徒劳地清除微生物付出的工作少得多!

本文摘自《吃土》,【美】乔希·阿克斯( Josh Axe)著,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是人类医学水平最高的时代,也是卫生水平最好的时代。

然而,新的问题,却在这个时代凸显。

最好的时代,最坏的时代

我们生活的时代,是人类寿命最长的时代。2015年,全球人口平均预期寿命已经达到了71.4岁—而在100年前,这个数字不到50岁。现代医学的发展,特别是抗生素的发现,帮助人类攻克了许许多多原本可能致命的细菌感染。而卫生条件的改善,也有效阻止了传染病的传播—这一切,无疑为人们的健康提供了保障。

然而,现代医学发展到了今天,却面临着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最近的30年里,在工业化国家,过敏性疾病的发病率增加了200%~300%。以往,你可能很少听到有谁家的孩子会过敏。而现在,牛奶过敏、小麦过敏的孩子随处都是。

各种自身免疫疾病,比如炎症性肠病、乳糜泻、类风湿性关节炎、桥本氏甲状腺炎等的发病率也以惊人的速度上升。自身免疫疾病—身体的免疫系统—在“自残”,这看起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却在越来越多的人身上发生。

在这个时代,很少再有人因痢疾而丧命。然而,越来越多的人却被慢性腹泻、慢性便秘、无法缓解的腹痛、不明原因的腹胀所困扰。他们往往求医无果—就连医生们也不知道这些人出了什么问题,只能将他们归入“功能性消化不良”或“肠易激综合征”的疾病分类。在这个时代,很少有人再吃不饱饭了。而那些吃饱饭的人却又越来越多地露出了“啤酒肚”—肥胖,而肥胖所带来的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已然成了人类健康的头号杀手。在这个时代,人们的物质条件是历史上最为富足的。然而,抑郁、焦虑却成了城市人的常见病……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最近的几十年。

过敏、自身免疫疾病、肠易激综合征、肥胖、抑郁……这些看似关联不大的疾病,都在这几十年里猛然增加。这只是巧合吗?很可能并不是。

这种种问题,可能都源自于我们的肠道,源自于“肠漏症”。

众病之源——肠漏症

我们都知道,我们的肠道是负责消化和吸收食物的;但少有人知道的是,我们的肠道实际上是一道屏障—一道将我们的身体内部和外部环境隔离开来的屏障。

事实上,我们的肠道每天都应对着大量的外来物质,其中包括食物颗粒、细菌和细菌产物,以及环境毒素。而正是肠道表面这层展开可达200平方米的屏障,帮助我们抵御着外物的侵袭。完整的肠道屏障保障着我们全身的健康。

如果这层屏障出现漏洞,那么众多的外来物质就会向人体内部侵袭而来。这些外来的异物会引起身体的炎症,会引起免疫系统的异常,从而会造成各种问题……

本书就将为你更加清楚地阐释“肠漏症”背后的复杂机制。作者乔希·阿克斯博士是美国知名的自然医学医生,也是一位拥有丰富营养医学经验的注册营养师。他创立的网站DrAxe.com,是全球访问量最高的营养医学网站;而他本人,对肠道健康、膳食营养也有着非常丰富的研究。本书中,他为我们展示了肠漏症的发生与发展,让我们了解到了现代流行的各种疾病背后的真正原因。

那么,究竟是什么造成了“肠漏症”?

阿克斯博士告诉我们:现代生活中的环境毒素是一个原因,蔬菜水果中的农药、动物食材中残留的抗生素、塑料制品中的有害物质(比如双酚A),都可能损伤肠道屏障,造成肠漏;现代的食物供应是另一个原因,过量供应的糖、含大量麸质和添加剂的加工食品,都可能对消化道的内壁造成损害……

但除此之外,可能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我们肠道中的微生物正在消失。

消失的微生物

人体是被微生物环绕的生命体。这些微生物与我们共生,而它们之中的绝大多数分布在我们的肠道中。在我们的肠道屏障表面上,生活着超过100万亿的微生物—那是各种各样的细菌、真菌、病毒和原生生物—构成了我们的肠道菌群。它们的数量比我们自身的细胞总数还要多。

我们的肠道菌群对我们的健康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们帮助我们消化食物,为我们提供各种营养物质,包括重要的维生素和短链脂肪酸。它们训练我们的免疫系统,让我们的免疫系统学会分辨敌友,而不至于误伤自己。它们调节我们的激素和神经递质平衡,让我们能够拥有正常的情绪,而不至于抑郁或焦虑不堪。更重要的是,它们是我们肠道屏障的守卫者,帮助肠道屏障抵御外物的侵袭。

当肠道菌群出现了失调,重要的肠道细菌出现了缺失,我们的肠道表面就很容易遭到有害物质的破坏,从而产生“肠漏症”。而“肠漏症”带来的一系列问题(比如过敏和自身免疫疾病)将使得原本已经受损的肠道屏障出现进一步的损伤。这无疑会是一个恶性循环。

那么,又是什么造成了肠道菌群的失调呢?

阿克斯博士告诉我们,现代医学中的各种药物是一大诱因,最主要的就是抗生素。抗生素无疑是能抵御致病细菌的。然而,抗生素并不是针对致病菌的“跟踪导弹”,它是“原子弹”—它不仅会杀死有害的细菌,还会把我们肠道中有益的细菌清除干净。当有益的细菌在肠道中消失,有抗药性的有害菌就会逆袭成为主导,这无疑是肠道菌群的灾难。

其他一些药物,比如抑制胃酸的药物,虽然能有效地缓解病人烧心的症状,但却因为抑制了胃酸分泌,使得一些有害菌在胃和小肠中过度滋生。这又会造成菌群失调。

除了现代医学中的药物,我们的生活环境可能是更为重要的诱因—而原因可能在于,我们“吃土”太少了。

阿克斯博士告诉我们,我们需要去“吃土”。“吃土”可能是解决肠道菌群失调,从而修复肠漏症的重要建议。“吃土”可能成为解决过敏、自身免疫疾病、肠易激综合征、肥胖、抑郁这一系列现代疾病的治疗关键。

“去吃土?!!”

是的,去吃土。

去吃土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吃土”这个词开始和穷联系在了一起。“双十一过后就要吃土了”“春节过后,又要吃土了”“看完苹果发布会,还要再吃一次土”……

可见,现代人对于“吃土”是非常不待见的。

然而,在人类的历史上,“吃土”并不是一种罕见的行为;而这一行为可能对我们的健康有着重要的意义。2000多年前,古希腊名医希波克拉底就发现,有些女性在怀孕的时候会爱上吃土。在中国古代,游子远走他乡时,常常带上一包故乡土—泡水喝,用于治疗水土不服。在非洲,那些原始部落的居民每天会吃上30克的深层土用于健康保健……

即使在不久之前,无意识地“吃土”仍然是一件常见的事情。地里种的蔬菜不会被洗得太干净,蔬菜上的一些泥巴自然而然地就进入了人们的饮食。田里劳作的人们在口渴时,常常简单地拍拍瓜果上的泥土就开始吃了。小孩子的卫生也不会被大人过多地管束,小婴儿在泥巴地上爬行打滚,无意间就吃进了一些泥巴。

然而,不论是主动地还是间接地“吃土”,都被大多数“讲卫生”的现代人认为是无法接受的。而现实是,过敏问题、各种自身免疫疾病、肥胖俨然成了现代人的专利。

反观那些原始部落的人,他们很少会出现这样的现代疾病。那些发展中国家也少有人会患上过敏和自身免疫疾病。那些在农场里长大的、经常和土壤打交道的儿童,哮喘、花粉症、过敏性皮炎的发病率都要远远低于城市的孩子。他们患上炎症性肠病的概率也要小得多。

由此可见,现代的生活方式让我们更容易出现这些免疫问题。而其中一个重要的可能因素就是—我们离土壤太远了。在超市里,我们买到的萝卜都是白白净净、一尘不染的;在公园里,孩子玩个泥巴就被大人斥责,说是“太脏了”;手上沾了一点泥土,人们就用含杀菌剂的洗手液反复地清洗……

我们远离了土壤。而远离土壤的我们究竟失去了什么?

如果深入地看,深入到细微,我们会发现一些线索—土壤里有着许多的微生物。事实上,摄入500毫克的土壤,其中的微生物数量就超过了地球上人口的总和。而在这些微生物中,有一些对促进我们的健康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些有益的土壤微生物被称为“土壤源微生物”(soil-basedorganism,SBO)。

土壤源微生物是生活在土壤中的一类微生物。对于植物而言,它们能够控制土壤中霉菌和有害细菌的数量,从而防止植物感染。它们也能生产植物生长所需的各种有益成分,比如维生素B族和各种酶,从而使植物能更茁壮地生长。而在漫长的演化历程中,我们一直和土壤打着交道,也一直和土壤微生物共同进化着。

因此,这些微生物也能愉快地生活在我们的肠道中。这些细菌能够训练人体的免疫功能,减少我们的过敏。同时,它们能帮助我们建立更强大的肠道环境,从而防止有害细菌和真菌在肠道中的过度生长。而因为现代生活中的过度清洁,它们正从我们的肠道中消失,我们肠菌的丰富度也因此下降……

现今,共有30多种土壤细菌菌株被分离出来,制成了益生菌的补充剂。

传统的益生菌主要是乳酸菌,包括乳酸杆菌和双歧杆菌。毫无疑问,在这些乳酸菌中,有些特定的菌株能发挥强大的功效。然而,实验表明,绝大部分传统的乳酸菌对于治疗过敏并没有太大的作用。而一些土壤源微生物却有希望攻克过敏。

从牛棚中分离出来的一些细菌,比如鲁氏不动杆菌(Acinetobacterlwoffii)和乳酸乳球菌(Lactococcuslactis)能在小鼠身上表现出强大的抗过敏效应。

在人体实验中,克劳氏芽孢杆菌(Bacillusclausii)的芽孢能长期防止儿童的反复性呼吸道感染。

一些土壤源微生物能够产芽孢。这些产芽孢的细菌能在恶劣环境下休眠。因此,这些细菌能经受住胃酸的强酸,从而更容易“活着”进入人体的肠道,发挥它们的作用。

Prescript-Assist是一种商品化的土壤源微生物。一项纳入25名肠易激综合征患者的研究中,接受了Prescript-Assist益生菌治疗的肠易激综合征患者都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改善。在治疗的60周后(1年多后),研究者对其中的22名患者进行了随访,81.5%~100%的患者都得到了持续的缓解。尽管实验样本很小,但这个极高的缓解率却能说明一些问题。

或许,许多不明原因的消化问题,其根源就在于肠道中缺少了那些土壤朋友。

在人类上百万年的进化中,这些土壤朋友一直伴随着我们。而现代的生活让我们离土壤越来越远,过敏、自身免疫疾病和非感染性的消化疾病似乎也因此越来越多。

所以,是时候去“吃点土”,重新找回我们的土壤伙伴了。

责任编辑: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8-04-18 17:59

标签

  • 医学
  • 作者:
  • 来源:凤凰网文化

相关文章

生物钟紊乱可能是阿尔茨海默病发病前兆

美国一项新研究发现,在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表现出丧失记忆症状很多年前,就可能已经出现生物钟紊乱等前兆。

2018-01-31  评论

百年“医刀”——记共和国心脏外科学奠基人苏鸿熙

2013年7月1日,解放军总医院金沟河干休所,一位99岁的老人坐在轮椅上,吃下一片安定,准备在生命的...

2016-12-15  评论

神十一航天员即将解除医学隔离 状态良好

当日,神舟十一号航天员景海鹏、陈冬在北京航天城航天员公寓接受媒体记者采访,状态良好。两名航天员自11月...

2016-12-08  评论

中国科学家完成世界首个体基因编辑试验 肺癌有望治愈

据外媒报道,中国科学家再次走在了世界前列。来自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团队成功将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修...

2016-11-16  评论

最新文章

少年强,则中国强——记“幼儿武术第一人”

{r[title]}

从误打误撞第一次教孩子学武术,到编写第一本幼儿武术教材、制作...

蔡继明:第七次个税改革 听了13万条意见

{r[title]}

清华大学明斋建于1930年,有一种静谧之气,但楼外的路上也不乏往...

张明舟:童书世界的“公共外交官”

{r[title]}

张明舟的微信头像是与国际儿童读物联盟(简称IBBY)同事的合影,...

迎重阳吃寿宴 广西贺州推出“贺州长寿宴”

{r[title]}

)作为“世界长寿市”和“中国长寿美食之都”,广西贺州市生态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