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刘庆峰:将中国语音产业带入“智能时代”

 

虽然过去了22年,但是刘庆峰仍然记得1996年的春天,耄耋之年的语音学大师吴宗济对他说的话:“语音是文化的基础和民族的象征,中国被人掐住了咽喉。希望未来中文语音技术由中国人做到全世界最好。”

22年后的2018年3月11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全国人大代表刘庆峰在“代表通道”接受记者采访,现场演示科大讯飞的翻译机。“目前中国在人工智能源头创新上很多地方已经跟世界并跑,甚至领跑。我们在中国,用人工智能改变世界。”刘庆峰郑重地说。

 

微信图片_20180413163423

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庆峰

 

缘起:想当科学家的理科少年结缘语音实验室

刘庆峰还有另外两个更为人所熟知的身份: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语音及语音信息处理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

年少时一心想做科学家的刘庆峰,进入语音和人工智能行业,纯属偶然。

“在理工科上有天分。”这是很多人对刘庆峰的评价。从5岁起,刘庆峰就开始帮母亲算账,到了初中、高中,他一路包揽物理、数学等竞赛一等奖。高考前,学校将唯一一个清华大学的推荐名额给了他,他却选了中国科大。“清华出工程师,北大出政治家,科大出科学家,我就想当科学家。”

1990年与刘庆峰同时入学的,就有13个省市的高考状元。开学报到后,学校进行摸底考试,数学题目出奇的难,及格的没几个人,刘庆峰拿到最高分94分。一个学期后,在复变函数、微积分等多门考试中,他都拿到第一名。

大二时,刘庆峰准备转到数学系。因为数学系有更多留学名额,他想一毕业就出国搞科研,实现当科学家的梦想。但机缘巧合,他被王仁华教授选到语音实验室。这件事,改变了他的一生。

“王仁华教授是科大第一个让本科生在实验室搞研究的,我就是其中之一。”刘庆峰说,“我一看,实验室里太有意思了,机器居然能说话!我就在实验室里搞起科研。”

大四时,王老师拿来一款日本人设计的软件,运算能力很低。他想让刘庆峰把它的效率提高一倍。刘庆峰用一个月时间把它的运算速度提高了10倍。王老师说:“你干脆用它做一个语音合成器。”刘庆峰本来准备跟师兄们做一套语音合成系统,参加国家的比赛。王老师看到刘庆峰的实力后,又让他自己做了一套系统,这样科大以两套系统参赛。赛后,评委们对刘庆峰的作品感到很惊讶。

1996年,刘庆峰在老师王仁华的引荐下,见到了88岁的语音学大师吴宗济。他住在吴宗济家附近的一家地下招待所,晚上和十几个人挤在一张大通铺,每天早出晚归,去吴宗济家学习,在吴先生的帮助下做研究。3个月后,吴宗济对他说:“我40多年积累的语音学知识全被你学走了,太高兴了!”正是在吴老师身上,刘庆峰体会到老一辈科学家的家国情怀。那时,外国人掌握着中文语音技术的核心,IBM、微软等国外企业控制着整个市场。“吴先生跟我们说:‘语音是文化的基础和民族的象征,中国被人掐住了咽喉。’吴先生希望未来中文语音技术是由我们中国人做到全世界最好。”

当时,语音合成有两种方法:一是把每个音节拼到一起,音质好,但计算机读出来显得很顿、很不自然;二是模拟人发音的生理过程,把气流、声带等设计成各种参数,听起来就很流畅,但音质不高,吐字不清。刘庆峰把这两种方法结合起来,引起很大的轰动。1998年,他在业界率先让计算机语音合成水平达到3分,在国际上拿了不少奖。“播音员水平是5分,普通人说话水平是4分。”目前,他已让机器的英语口语水平达到4.2分,“美国的MIT能拿3.6分,我们是全世界唯一超过4分、比普通人念得好的”。

 

创业:凡不看好语音的,请你离开

1999年,读博士二年级的刘庆峰开启了自己的创业历程。起初,他抱着做不成随时随地离开的想法,当时科大的博士,刘庆峰有保送资格,但仍然选择了参加考试,因为考的博士,随时可以出国。

创业之初,刘庆峰体会到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这一年,科大讯飞核心团队的月工资还不到2000元,能给员工按时发工资是折磨公司管理层的一件头等大事。2000年初,刘庆峰心理压力很大,每个月花的钱比挣的钱多,账面上的资金越来越少,甚至打借条才把实验室年底的薪水发了。“要是没有融资的话,我们可能就一分钱都没有了。”刘庆峰回忆说。

但是2000年的时候,刘庆峰决定,坚决不走了。因为当时有3000万的风险投资进来了。每天都在花投资人的钱。“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小伙子,大家都这么信任你,再出国,再把这些东西丢在一边,有点愧对大家的信任。这种压力是在过程中,自己不断形成的。”刘庆峰回忆说。

2000年,刘庆峰召开了一个讯飞历史上非常著名的“半汤会议”。会议上有人说,我们不如做房地产吧。有科大的背景,社会政府又支持。

但刘庆峰坚持认为:讯飞应该做讯飞该做的事。“凡不看好语音的,请你离开。”

在当时的“半汤会议”,大家讨论科大讯飞该做什么,究竟讯飞未来的战略目标定位在什么地方。刘庆峰和他的17个师弟师妹当时其实并不知道科大讯飞能走往何处,只是觉得:语音技术一定有未来。

科大讯飞赶上了语音技术产品化的第一波热潮。微软、IBM、英特尔和摩托罗拉当时都在中国成立了专门的语音研究基地,把中文作为最重要的战略方向。不过,当时中文语音技术应用的水平和实际市场应用与美国的差距在5年以上。

“半汤会议”上,刘庆峰确定了两个原则:“第一个原则,我能作为行业的第一。第二个原则,100亿的规模。”提出这个目标的科大讯飞,当时还只有一个中文语音合成。

刘庆峰在创业过程中,遇到了一个重要人物——柳传志。当时联想成立风险投资,看了300家公司,第一家投的是科大讯飞。柳传志和刘庆峰谈了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刘庆峰谈了他对语音技术未来的看法,怎么整合源头技术,为什么能在中文领域成为全世界第一。柳传志问刘庆峰:“庆峰,你最后的目标是什么?企业规模准备做多大?” 刘庆峰回答:“我要超过联想。”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联想领投科大讯飞。

不过,创业的过程并没有因为联想的领投而一路绿灯。回顾1999年—2003年的五年间,科大讯飞始终不见盈利,有媒体评价当时的科大讯飞:“技术一流,财报末流”。简直就是消耗股东的耐心。联想的投资经理参加完科大讯飞的月度会,回去之后就哭了,说没想到讯飞业绩这么差。

“我当时没有太多的歉疚,我只是想告诉她,我以后会给你挣钱的。”刘庆峰回忆当时的情景说。刘庆峰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科大讯飞在上市之后,联想退出来的时候,科大讯飞是联想投的第一批所有投资项目中,回报率最高的。

2013年12月12日,刘庆峰获得2013年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奖,为他颁奖的正是柳传志。

 

创新:语音合成全球领先

上市是科大讯飞的转折点。刘庆峰还记得创业之初,有专家说,科大讯飞的语音合成虽然做得不错,但你们肯定上不了市。全世界没有一个只做语音合成的公司可以上市的。

2008年,科大讯飞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语音产业界唯一上市企业,也成为全国在校大学生创业首家上市公司。

刘庆峰清晰地记得:“科大讯飞上市的时候,发行价12块6毛6,当时大概1万多股。上市当天高开高走,当天增幅122%。当天变成了28.21元。大概30亿左右的市值。”这一年,科大讯飞首获全球说话人识别大赛桂冠。

此后,科大讯飞开启了开挂模式:在竞争中扭转了中文语音市场几乎全被国外IT巨头垄断的格局,占据了80%以上的主流市场,并连续七次夺得国际英文合成大赛冠军。2017年被《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评委全球最聪明的50家公司第6名。讯飞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语音公司、沪深两市市值最高的软件企业,拥有3亿多用户。2017年11月16日,科大讯飞与百度、阿里、腾讯同时进入首批“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

现在,科大讯飞已成为亚太地区最大的语音与人工智能上市公司,在语音合成、语音识别和自然语言理解技术等方面居于全球领先位置,人脸识别技术更是超过美国联邦调查局。科大讯飞从创办到成为上市公司,不过18年时间。

18年间,科大讯飞也经受过不少盈利能力的质疑。刘庆峰的态度是:“我们就做自己的事情,不管别人怎么说。到了明年,我们会用成绩证明给所有人看。”

“脚踏实地,实实在在以刚需和代差寻求科大讯飞的主要战略方向和做产品的精神。”刘庆峰说。

脚踏实地的精神,也在科大讯飞的园区设计中得到了体现。园区内最显眼的是一座名为“顶天立地”的雕塑。“最需要的是不要忘记自己是谁,不要忘了我们的初心。”刘庆峰一直把“顶天立地”形象地作为公司的发展战略,希望科大讯飞的技术顶天、产品立地,公司的品格和价值观顶天立地,科大讯飞每个人是顶天立地的。“创立公司核心的核心是用技术推动社会的进步。”刘庆峰说。

如今,刘庆峰更认同自己的另一个身份——企业家就是带着一群孩子赶夜路的母亲。“因为路上可能有打劫的,可能有挖坑的,可能有各种勾搭你罪犯的,你在未知的风险中行走,还要保护身边的一大帮孩子。”

 

未来: 我们在中国,用人工智能改变世界

合肥大蜀山西边科大讯飞办公楼20层,是刘庆峰的办公室。这里刻着一句沃特·迪斯尼的话:“只要世界上还有想象力存在,我们就永远不会完工。”

刘庆峰18年前对科大讯飞的想象是成为行业第一,100亿的规模。18年来,刘庆峰带领科大讯飞一直深耕于智能语音和人工智能技术。18年后,科大讯飞目前的核心技术代表了国际最高水平,已占有中文语音市场70%以上份额,科大讯飞市值突破1000亿元。

有人问刘庆峰,现在科大讯飞现在距离登顶,还有多久?

刘庆峰说,我感觉才起步。“真的等到登顶,对企业来说不是好事,那意味着要走下坡路了。我更愿意每个时刻都给团队看到一个新的山峰在前面。”刘庆峰说。

刘庆峰喜欢爬山,科大讯飞团队建设的保留项目也是爬山。刘庆峰认为,“爬山的过程,任何人都无法偷懒。”刘庆峰更喜欢的状态是:当你在这个山峰快要登顶的时候,你看到另外还有一个大山在后面。这样才能不断地有状态,这才叫着这山望着那山高。

刘庆峰所期待的未来,科大讯飞能在主要领域成功,同时,围绕科大讯飞,形成十万以上成功创业者的生态。

对于未来,刘庆峰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但是他说,自己最欣赏的公司是谷歌。谷歌当年通过技术服务和商业模式成功。但是谷歌盈利之后,在源头技术上,不断用梦想去突破,从谷歌眼镜到无人驾驶到人工智能。

技术出身的刘庆峰说,在技术领域,应该凭技术PK。科大讯飞也要在自己的领域做深做透,做到大家都觉得有刚需。直到现在,每年的科研投入在科大讯飞的年产值中占到25%,不求任何短期回报,完全是为了科学探索。他希望科大讯飞变成这样一种企业——它比科学界更知道未来技术会发展到哪一步,比用户更知道未来他们需要什么。

“我相信当我们真正为梦想奋斗时,就能看到我们所想见的一切。”刘庆峰说。

2017年,在科大讯飞成立18周年的成人礼上,刘庆峰为2029年,也就是30而立时的科大讯飞,也为10年后的自己,写了一封信:

老刘你好,首先祝贺你在十年后依然保持了创业初期的激情和返璞归真的童心。更祝贺你终于有时间从容地爬山、游泳、陪伴家人和战略务虚了,因为人工智能助手帮你做了50%以上董事长的常规工作。你在2017年科大讯飞18岁成人礼上为2029年三十而立时,对讯飞的展望和对个人的展望,虽然还封存在那个盒子里,但很多已经提前实现了。我去学校现场看了,你说设想的人工智能改变教育,已经把老师批改作业的工作量减轻了90%,备课效率提高了50%……

也许,在刘庆峰心里,已经埋下了一家百年老店的种子。

责任编辑:王玮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8-04-13 16:36

标签

  • 作者:
  • 来源:环球人物网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少年强,则中国强——记“幼儿武术第一人”

{r[title]}

从误打误撞第一次教孩子学武术,到编写第一本幼儿武术教材、制作...

蔡继明:第七次个税改革 听了13万条意见

{r[title]}

清华大学明斋建于1930年,有一种静谧之气,但楼外的路上也不乏往...

张明舟:童书世界的“公共外交官”

{r[title]}

张明舟的微信头像是与国际儿童读物联盟(简称IBBY)同事的合影,...

迎重阳吃寿宴 广西贺州推出“贺州长寿宴”

{r[title]}

)作为“世界长寿市”和“中国长寿美食之都”,广西贺州市生态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