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赵依芳,“爆款”影视剧背后的女人

在北京中国大饭店的大堂里,华策影视集团总裁赵依芳风风火火地走了过来,从发型、妆容到配饰都在告诉《环球人物》记者,她从事的产业与文化相关。在红色与金色背景的映衬下,一身正装的赵依芳让记者联想到她制作出品的那些“爆款”电视剧:《何以笙箫默》《孤芳不自赏》《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还有那几部饱受争议的“现象级”系列电影《小时代》。

 

EJ6W98581

 

赞誉也好,诟病也罢,对于当下的中国影视产业,可以套用电影《梅兰芳》里的一句台词:你的时代到了。根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的最新数据,2017年全国电影总票房达到559.11亿元,同比增长13.45%;国产电影票房301.04亿元,占票房总额的53.84%;全年票房过亿元影片92部,其中国产电影51部;城市院线观影人次16.2亿,同比增长18.08%。


电视剧市场同样如火如荼。仅2017年一季度,制作完成并获准发行的国产电视剧就有56部2221集;电视剧在网络上的点击量达1700多亿次,同比增长159%;排名前十的电视剧平均播放量为105.2亿次,其中《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播放量达到473.1亿次,创下了影视剧的网络播放纪录。按照58集的长度计算,如果每位用户平均看两遍,就意味着通过网络平台追这部剧的中国人超过了3亿。根据华策影视今年初发布的业绩报告,2017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预计在5.9亿元—6.9亿元,同比增长23.31%—44.21%。


作为集团创始人,赵依芳对记者坦言,自己当年“下海”时根本没有想到内地影视产业能有今天的规模,在行业摸爬滚打近30年,经过漫长的摸索、积累,才迎来了爆发式增长的“黄金时代”。


“电视剧第一股”


赵依芳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浙江传媒学院新闻系毕业生。因为是浙江东阳人,她在大学毕业后回到老家,进入广电系统工作。“下海”之前,赵依芳已经是东阳市广电局副局长。


那是上世纪90年代初,港台电视剧在内地正当红,内地的民营制作机构也正在兴起。尤其是在影视业相对发达的北京、广东、浙江等地,出现了一批专门为电视台制作节目的民营影视公司。由于电视剧投资相对较大,制作和回收周期又比较长,于是电视台就将其交给专业的制作单位去拍,可以大大降低电视台的成本和支出,管理起来也相对容易。


这些影视制作机构大多由电视台的内部团队组建而成,拍摄经费主要来自电视台的自有资金,关系也通常是“挂靠”。赵依芳对《环球人物》记者回忆:“当时的影视剧行业还没有形成市场,更谈不上市场化。”在这种背景下,她主动走出体制,“下海”创业。


“体制内的条条框框不太适合我的个性。我喜欢干事业,也有点小资想法,想做点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无论成败。”1992年,赵依芳收拾了几件换洗衣裳来到杭州,在浙江电视台西边的一条小巷子里,创建了华新影视公司。


“起初我的人事关系还在省广电系统,心想如果‘淹死了’还能回去。那时根本没想过10年、20年、30年以后的事。”虽然公司“挂靠”在电视台下属的电视剧制作中心,但从投资、拍摄到销售都要自己想办法。赵依芳通过多年积累的人脉资源寻找合作伙伴,请编剧、导演、演员,作品拍完后再用广告招商等方式,把钱挣回来。


“那时不讲什么收视率,好作品的标准是第一能播出,第二能获奖、得到好评。因为谈不上市场化,所以也没什么钱可赚,能回本就很好了。”赵依芳说。


公司的第一部作品是由茅盾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子夜》,投资只有几百万元,拍了14集,1995年播出后获了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第二部剧就是陈道明主演的《绍兴师爷》。赵依芳回忆:“当时演员的片酬远没有现在这么离谱,但陈道明这种级别的演员还是很贵的。我们为此还搞了个内部投票,在投资方、制作中心领导都同意的情况下才请了他。”


1997年,华新影视公司改制,开始自主经营。5年后,赵依芳用上千万元从投资方手中拿回了公司的全部股权。2005年,国务院出台政策,鼓励非公有资本进入影视行业,赵依芳于同年成立了华策影视股份有限公司。


之后几年,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大众文化娱乐消费的增长,中国电视剧产业的市场化进程大大加快,越来越多的民营资本参与其中。数据显示,从2010年到2014年,中国电视剧市场总规模由62亿元增至130亿元。2010年10月,华策影视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以电视剧为主营业务的上市企业,从此有了“电视剧第一股”的称号。


“观众不傻”


在影视领域,商业和艺术的“相爱相杀”是一对永恒的矛盾。市场快速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一系列问题:每年生产的作品数量很多,但高质量的很少;演员片酬过高,导致制作成本分配极不合理;找替身、抠图像等虚假手段横行,“流量明星”备受观众抨击,等等。


爆发式增长催生了不少行业怪象。赵依芳曾遇到这样的情况:原来片酬3万元一集的女演员,在演了某部电视剧后,对外报价直接涨到100万元。


“演员每拍完一部戏,片酬就会自动往上涨,但没有一个演员认为自己不值这么多钱。这样一来,幕后制作人员的心里又不平衡了,很难静下心来拍戏。”文化产业的繁荣也让大量热钱涌入,投资者一哄而上,不断吹大市场泡沫。


2014年,相关部门出台“一剧两星”政策,即在每晚黄金时段播放同一部电视剧的卫视综合频道不得超过两家,使过去“千台一面”的现象得到抑制。同年底,华策影视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华策影视集团,在电视剧的基础上,赵依芳将事业向更广阔的空间延伸,相继投资了电影《听风者》《归来》《绣春刀2》等,并打造了知名综艺节目《跨界冰雪王》,成为横跨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的传媒集团。


赵依芳对记者坦言,她在影视剧的内容选择和制作风格上是有偏好的。“一方面,我喜欢从传统历史文化中找题材;另一方面,我主张要适当年轻化,整体上要反映青春、年轻人的生活,积极阳光一些,给人希望,不要总是苦哈哈、说教,让人哭得死去活来的。”


比如争议颇大的《小时代》系列。作为郭敬明从作家转型为导演的代表作品,《小时代》的商业票房与业界口碑曾经多次引发“论战”。


“我们必须承认,粉丝效应背后蕴藏着惊人的爆发力。大家对《小时代》可以说三道四,但不能忽视这样一个庞大的青春群体的存在。”赵依芳说。


年轻消费群体的力量的确不容忽视。在撑起商业票房的同时,他们也是“新主旋律”电影的最大支持者。2014年的《智取威虎山》票房8.81亿元,2016年的《湄公河行动》票房11.84亿元,2017年的《战狼2》则创下了史无前例的56.8亿元纪录,现实主义题材的市场价值正是依靠广大“90后”“00后”实现历史性突破的。


赵依芳认为,当下的“主旋律热”有多方面的因素。“首先是国家的大气候、整个民族的风气在变化。过去有段时间,拍主旋律作品被认为是落伍的,现在这种观念改变了。大家喜欢正能量的、体现家国情怀的内容。事实证明,真正的‘爆款’影视作品都是体现主流价值观的。观众不傻,知道什么样的作品是好的。”


尽管发展势头很猛,但赵依芳认为中国的影视产业仍处于起步阶段,其中突出的一点就是高端人才的紧缺。


“我们太缺人才了。优秀者当然有,但相对于未来的发展还远远不够。我们需要年轻的、国际化的、有匠心的,既懂业务又懂经营的复合型人才。而现在的培养机构不够多,培养理念也有待提高,在产业的不同发展阶段,市场对人才的需求也不一样。”在赵依芳看来,未来影视产业的竞争核心是作品,而作品竞争的核心是人才。

左图:1999年,华策影视出品的电视剧《绍兴师爷》海报。右图:2017年,华策影视出品的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海报。

左图:1999年,华策影视出品的电视剧《绍兴师爷》海报。

右图:2017年,华策影视出品的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海报。

 


“抱团出海”


从港台到日韩、好莱坞,中国内地影视产业的发展吸收了其他地区不少长处。时至今日,随着中国国际影响力的日益增长,内地影视作品的播出范围越来越大,获得的认可度也越来越高,“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正在成为中国影视公司的下一个目标。


其实,中国电视剧“出海”的时间并不晚。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有一批电视剧被发行到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近年来,《媳妇的美好时代》在非洲风靡一时,《琅琊榜》在韩国热播,《步步惊心》《何以笙箫默》《陆贞传奇》等在东南亚也获得了良好口碑。但相较于美剧、韩剧,中国电视剧的影响力和出口量都比较小。


2014年,国产电视剧出口了1万多集,相对于每年超过15万集的总产量,国产电视剧的出口比例还是偏低。2016年,中国电视剧出口总额约1.2亿美元,2017年出口总额约1亿美元,目前仍处于贸易逆差状态。


电影方面,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2017年,中国电影海外销售收入达到42.53亿元,是2012年的4倍。业界普遍认为,中国要实现从电影大国向电影强国的转变,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国产电影在本国市场占有绝对优势,这一点已经实现;二是强大的海外输出能力、辐射能力和国际影响力,目前中国电影仅在华人市场有优势,在欧美市场仍处于劣势。


去年12月底,华策影视联合华谊兄弟、爱奇艺等数十家企业,共同成立了中国电视剧出口联盟,计划构建一个“出海”平台,将国产电视剧集中包装、集中输出,通过互联网的力量大规模推广。赵依芳将这种形式称为“抱团出海”,认为能大大提升文化产品的出口规模、品牌知名度和议价能力。


“互联网的力量是至关重要的。随着网络视频平台的强势崛起,将来或许所有的影视内容都是网络化的,不管什么终端都是数字化、智能化的,所以我们非常重视新媒体领域的布局。”赵依芳说。


2018年,多部中国网剧将登陆海外市场,其中《白夜追凶》将在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播出,是首部正式在海外大范围播出的国产网络剧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数据显示,2017年影视剧内容市场规模约为656亿元,到2020年还有至少两倍的市场空间,而当前出海的影视内容还不到总体规模的1%,未来随着政策红利和内容优化,“出海”业务具有爆发空间。

回顾中国影视产业的发展历程和自己的创业之路,赵依芳感慨良多。在她看来,如果创业的初衷完全为了挣钱,或者完全为了艺术,都是有问题的。


“从事影视行业,要把4个字理解清楚:文化、产业。其中文化是核,产业是表。我热爱影视内容的生产和制作,希望有一份让自己问心无愧、对社会有贡献的事业,也找到了这样一块土地,所以才能几十年埋头耕耘。人一辈子3万多天,每个人过得都不一样,一定要找到自己的人生坐标才有动力。创业是理想,但不是空想。只有把自我价值的实现与国家发展、民族需要、时代潮流结合起来,才能获得最大的成功。”赵依芳说。

 

《环球人物》记者 尹洁

责任编辑: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8-03-05 14:11

标签

相关文章

从火爆并购看估价操纵

。要想标本兼治,必须从制度上进行彻底改革:尽早推行注册制,让一级市场真正实现去行政化。这将是中国股市...

2016-09-09  评论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