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硅谷创业教父:筹钱太多可能会害了自己

 

3

 


本刊记者 王媛媛
前段时间,硅谷创业教父史蒂夫·霍夫曼去了一家名叫黑蛾的酒吧,见到了许多颠覆性的艺术品,其中一个是以月亮蛾为原型。霍夫曼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月亮蛾不吃任何东西,所以连嘴都没有,一生只活七天,繁衍后就会死亡。我觉得,月亮蛾就像是一个个创业者,倾尽全力去触及那遥不可及的月亮,也许生命的美好就在于创造,去梦想一切不可能,包括那灼热的火焰和遥远的月亮。”


找到你的100位客户去谈
《环球人物》记者初见霍夫曼时,觉得他是个有喜感的人,因为剃了光头,说话时眼睛瞪得特别圆,常哈哈大笑。但真正对谈时,他颇有领导者风范,眼睛盯着对方,自信又坦诚,如果不打起十二分精神,这种气场真是招架不住。
我们采访那天,霍夫曼做了一场有关创业的演讲——“如何把一个很小的点子孵化成一个大企业”,开场第一个秘诀就是“不要筹太多钱”。在座的创业者深感诧异,有高额资本为其助力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啊!霍夫曼却说:“我要告诉各位,如果你筹钱太多,筹得太快,很可能会被钱伤到。”紧接着,他举了两个例子。
硅谷曾有一家叫Colour的初创企业,是由一位名人创立的,他的名气很大,所以Colour刚创立就筹到了4000万美元。他们的产品是一款革命性、颠覆性的照片分享APP,有一个非常大的团队,做了很多市场推广工作,办了大规模的产品发布会。但实际上,用户并不买账,因为日常生活中他们不需要这样一个应用。4000万美元很快打了水漂,Colour一无所获。
另外一个初创公司叫Queer,他们所做的事情就是帮助风投投资给有意思的发明,并且把这些发明推广到零售商店。这家公司一开始就筹到了1亿美元,但其商业模式存在很大的问题,产品太多,没有聚焦的方向,最后所有产品都失败了。
有些创业公司筹到不少钱,但并不知道具体要做什么,目标不清晰就会把钱花在不值得做的事情上;有些创业公司的产品与市场不匹配,他们还不了解市场需求,就进入一种可怕的烧钱模式。 “所以,如果商业模式有缺陷,多少钱都不能救命。太多的钱反而使初创企业很快死去。因此,初创企业只需筹到刚好需要的那笔钱就足够了。”
曾经有位创业者找到霍夫曼说:“我想做一款产品,想跟你聊聊我的想法。”他答:“我又不是你的客户,找到你的100位客户,去跟他们谈谈,再回来找我。”
那位创业者果真这样做了,他冲出去找了100位客户,一位一位地问:“你会喜欢这款产品吗?会不会用它?”很多客户回答他非常喜欢这个产品,希望将来能用到这款产品。此人兴奋地冲回来告诉霍夫曼客户的反馈。
“你已经输了,放弃吧。”霍夫曼诚恳地说。
“为什么?!他们不是很喜欢吗?”
“因为每位客户都会很礼貌地告诉你,他会喜欢你的产品,但没有一个客户说:‘哦,天哪!我爱死这款产品了!可不可以让我每天都能用到,我想用钱来买你的产品。’”
回想一下,我们常常在手机上下载一些觉得有意思的应用,但最后删掉了,只留下那些真正需要的应用。“所以,好产品一定是能够向用户提供极致价值,不管它是极致的娱乐价值还是极致的实用价值。”霍夫曼说:“对创业公司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不是钱,不是市场,也不是你半夜三更突然想到的好主意。最重要的事情是知道自己的客户是谁,他们需要什么商品,如果不知道客户的需求,就永远不能做到最好的创业公司。”


成为一个“杂家”
霍夫曼出生在一个重视教育的犹太家庭,父亲是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母亲是现代抽象艺术家,他笑谈自己“一半是工程师,另一半是艺术家”。
年轻的时候,霍夫曼内心常有一股制造东西的冲动,但可别小看了他这股 “冲动”。高中毕业时,他已制作了50多部短片,撰写了一部“糟糕的科幻小说”, 开发了一个软件数据库,设计了数十种游戏……家里的花园还堆满奇形怪状的陶土雕塑,这也是他的“作品”。 霍夫曼说自己是个“冒险者”, 也是个“爱做梦的人”,唯一追求的是“做想做的事,而不是那些看上去应该做的事”。
不过,他想做的事情可真是太多了,所以这些年从事的职业也是五花八门:计算机工程师、电影制片人、作家、游戏设计师、风险投资人、配音演员、创业者……这些不同的经历把他练成了 “杂家”,他也因此了解了各种行业的用户。
当然,身为一名创业导师,影响他最深的自然是创业者这个职业。霍夫曼曾先后与人合作创立3家企业,最后都获得了风险投资。对他来说,创业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目睹过互联网泡沫的膨胀和崩溃,经历了2008年金融危机,也赶上了最大的几波技术浪潮。曾在‘战壕’里挣扎,知道创业有多艰难。”但最后这些都沉淀下来,成了他开展创业教育的基础。
2012年,霍夫曼结束了第三家创业公司,决定休息一段时间。那时,他的很多朋友开始在硅谷创业,他们找到霍夫曼说:“你是怎样写商业计划书的?怎样融资的?我该让哪些人进入我的顾问团?……你一定得帮帮我啊!”
几个月后,霍夫曼意识到大多数创业者问的是相同的问题,因此他在网上贴出“答案”,其中的一些帖子疯传开来。很快,一些陌生的创业者也向他求助。为了解答更多的创业问题,霍夫曼创建了创始人空间项目,开始和同事在旧金山、硅谷举办一系列的以创业为主题的圆桌会议。不久,这些会议蔓延到洛杉矶、纽约、得克萨斯……几年后,创始人空间项目逐渐从霍夫曼的一个业余爱好和义务活动,变成了一个全球性企业。
如今,创始人空间已经孵化出很多著名的企业,如Instagram,Etsy,他们都曾是非常小的企业,都在创始人空间孵化器起步,现在都已是市值百亿或者千亿级的独角兽企业。在演讲现场,霍夫曼展示出一张PPT地图,红色的星星一簇簇闪耀着,它们代表创始人空间的全球50个合作伙伴。因着这些年积累的成果,创始人空间孵化器也被《福布斯》杂志评选为全球第一的加速器空间。


让创业者说出心中答案
这几年,霍夫曼在中国花了大把时间,因为中国已经是创始人空间最大的境外合作伙伴。创始人空间已经在北京、上海、武汉等地设立孵化器辅导初创企业。很多中国的创业者慕名向他请教,不少创业者问他一个问题:“我是不是应该放弃了?我已经坚持了半年了,一年了……”
“你知道我是怎么回答的吗?赶紧放弃啊,千万不要再坚持了!”霍夫曼瞪起眼睛,表情夸张地对记者说。“很多人会鼓励他们再坚持坚持,我从来不这样说。没有一位创业者想半途而废,成为一名失败者,当他们问出这句话时,心中就有答案了。如果可以继续走一步,他们肯定会问接下来怎么做。不过,这里的放弃只是放弃这个项目,绝不是放弃继续成为一名创业者。”
如今,中国的一些创业公司已经得益于创始人空间,有所发展。例如上海的一家创业公司做出了一款邮件APP——hiibook,以对话的形式来呈现用户的邮件,除此之外用户还能够发送文字、文件、图片、视频、语音等内容。霍夫曼同创始人见面时,hiibook已经有1000万的下载量了,但他们正面临两个问题:第一,投资人正催他们在产品中加入广告,怎么办?第二,他们正纠结于是否集中资源进军美国市场。
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否定的。霍夫曼解释:首先,他们不应在这个阶段做任何可能减慢用户增长的事,脸书、推特、微信以及其他任何快速发展的应用,都是在市场上占主导地位后才加入广告的。其次,他们应该更专注于中国市场,他们的团队并不大,在美国运营要投入大量的资源,这会影响他们在中国扩张的能力。而且他们在美国投入大量时间和资源后,很可能发现,在美国hiibook并不太受欢迎,微信就是如此。对于初创企业而言,专注于一个已经立足的市场是一个更好的选择。霍夫曼说:“如今,创始人空间帮助hiibook走进了韩国和美国市场。”
中国这么大,区域这么广,每个城市都有独特的“性格”,创始人空间怎样帮助中国的创业者?霍夫曼有一套策略,他打算在中国主要城市找到合作方。这些合作者是有要求的,他们必须在当地长大,在当地有自己的关系网。这样的合作者就能引导创始人空间在当地扎根。武汉的创始人空间就是按这样的模式创办的。
霍夫曼说,教育是他最大的任务。除此之外,他想作为一座桥梁,连接中国、美国以及其他国家。如果中国的创业者想走出去,创始人空间就能帮助他们走向硅谷,走向包括日本、德国等创始人空间涉足的22个国家。当然,如果别的国家想走进中国,创始人空间同样可能成为那座桥梁。

责任编辑:顾利娟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8-02-02 14:32

标签

  • 创业
  • 作者:
  •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相关文章

罗振宇:我卖的知识都是“折磨”出来的

平台上的主讲人不少是他从顶尖学府请来的,说服一个人有的甚至要花一年半时间

2018-01-31  评论

80后女白领辞职回乡做“少庄主” 回乡创业不后悔

近日,一篇介绍80后女白领辞掉工作,归隐田园,变身“少庄主”的文章广泛传播,文中的主人公是此前已经工作...

2017-10-20  评论

站队BAT,难道是创业者的唯一出路?

站队BAT对创业公司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吗?不投靠BAT,创业公司就会前景黯淡吗?

2017-07-11  评论

黄利:比起董事长,更喜欢当个面包师

熟悉黄利的人都知道,他是个非常低调的人。经营味多美20多年来,鲜少公开露面,这次见到他是在北京751时尚...

2017-06-13  评论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伊东重典: 让产品成为 表现个性的载体

{r[title]}

2018年1月10日,在“G—SHOCK35周年”上海庆典活动后,卡西欧计...

于坚和《建水记》:醉歌茗艼月中去,请君莫

{r[title]}

14世纪晚期,明朝廷“移中土大姓,以实云南”。

76岁赵忠祥家中宴客 鞠萍姐姐笑容甜

{r[title]}

2月9日,有网友晒出参加赵忠祥家宴的图片,并称:“赵忠祥老师家...

习近平与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互致新年贺信

{r[title]}

2月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与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