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科赫兄弟:买《时代》算的是政治账

3_副本

 本刊驻美国特约记者 张弛

在美国,政治、财富和舆论从来不是泾渭分明的。越往上走,这“三界”的玩家就越是同一拨人。比如《纽约时报》的最大控股人——墨西哥电信大亨卡洛斯·斯利姆,经营着拉美最大的移动网络,生意又受政府监管的高度影响;新晋世界首富杰夫·贝索斯在2013年买下《华盛顿邮报》,用电商思路改造这张时政大报,而政府的税收政策对他的生意也有举足轻重的意义。
     正因如此,当以石油起家、富可敌国的查尔斯·科赫和大卫·科赫兄弟日前参与到收购《时代》周刊母公司的行动中时,舆论并不是特别吃惊。科赫兄弟拥有科氏工业集团,但因为不是上市公司,其财务数据不易掌握。据估计,其家族净资产达890亿美元,与千亿美元身家的贝索斯相差不远,而且这两兄弟一向是共和党保守派的大金主。
     作为媒体巨头的时代公司拥有《时代》《人物》《体育画报》《娱乐周刊》等著名杂志,牵头收购它的是另一家传媒巨头梅瑞迪斯,出资约18.4亿美元现金,而科赫兄弟出资6.5亿美元,但正是这笔资金使整个交易得以实现,所以科赫兄弟被称为这次收购的关键人物。


玩政治是必须的
科氏工业集团在60个国家拥有12万名员工,是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查尔斯和大卫分别担任集团正副总裁。集团官网的主页上写道:“衣食住行是人们生活所必需的,每一样都构成挑战,而我们拥抱所有的挑战。”从汽油到纸巾,从家电到医药,集团产业包罗万象,其旗下的费林特·希尔资源公司、乔治亚·太平洋公司等,都在业内颇具地位。不过,科赫家族最初起家靠的是炼油,至今还拥有多家炼油厂,控制着数千公里的输油管道。正是这个“根”,培育出科赫兄弟通过政商关系保护和扩大财富的思路。
科氏工业的奠基人弗雷德·科赫是个化工专家。90年前,他发明了一种新的炼油技术,让小企业也可以参与炼油生产。然而,他不断地被当时的大炼油厂起诉,生意受到政府干预,新技术无法在美国得到应用,最后只能去海外找机会。据说,他帮助苏联建了15家炼油厂,因此淘到第一桶金。他也目睹了斯大林时代的一些残酷现实,对“共产主义”产生了强烈的抵触情绪。
弗雷德回到美国后,于1940年建立了科氏工业。他在政治上趋于保守,主张限制政府权力,提倡自由市场、低税收政策。他的4个儿子弗雷德里克、查尔斯、大卫和比尔从小就听他念叨政府做错了什么事、实行高压政策有多糟糕。弗雷德1967年去世后,儿子们分成两派进行了一番争夺,最后查尔斯和大卫掌握了家族企业,也继承了父亲的政治热情,并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大卫曾经是美国自由党的重要成员。他在1979年作为自由党的副总统候选人参加了美国大选,并为此花费200万美元。当时他的主张非常激进,要取消社保、美联储、最低工资、企业税,并撤销证监会、中情局等联邦机构,几乎是让整个美国政府“大缩水”。最后他们得到了1%的选票,是该党创建以来的最好战绩。
1984年,大卫转身成为共和党人。他和查尔斯一起为共和党政客慷慨解囊,也资助激进的“茶党”运动,并出巨款资助保守智库卡托研究所和乔治·梅森大学的莫卡特斯中心,以期“实现真正的民主”,让人们“自己管理自己的生活,而不是每4年选出一个人、让他告诉你怎么生活”。
这些政治活动和舆论造势与科赫兄弟的生意自然都有关联。比如,科氏工业旗下的炼油、造纸等产业都是污染大户,所以他们否认气候变暖,呼吁放松监管、振兴传统能源。老布什时代,科赫兄弟曾推动成立一个名为“市民环境委员会”的组织,提出酸雨等环境问题“原因未知”的说法,而当时科氏工业正被批评为污染大户。在小布什执政时代,能源法案使能源企业得到了大笔政府补贴,科赫兄弟也是受惠者。


与特朗普“心有灵犀”
作为共和党的支持者,科赫兄弟对主张加强市场监管、发展清洁能源的奥巴马非常“不感冒”。他们与特朗普的关系也有点微妙,因为特朗普是个“非典型”的共和党人,不是党内建制派。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时,查尔斯曾公开表示,与特朗普相比,希拉里是“更合适”的候选人。而特朗普为了表示自己与华盛顿建制派的不同,也公开怼过这对大金主。他曾在推特上说,科赫兄弟“无法影响特朗普”,在杰布·布什退选之后嘲讽查尔斯“正在找新的宠儿”。
然而,当特朗普选择深受科赫兄弟赞赏的彭斯作为副手后,他和科赫兄弟之间的矛盾就缓解了。事实上,大笔减税、放松市场监管、推翻奥巴马医保、打击工会势力等政策,都是特朗普和科赫兄弟的共同主张。
有一个自由派消费者权益组织发现,在特朗普行政当局内有40多名官员与科赫兄弟有某种关联,有的来自科氏工业,有的来自科赫兄弟资助的智库,还有的曾是科赫兄弟重金资助的学者。比如,特朗普不久前任命的劳工部统计局长比齐,曾是科赫兄弟资助的智库人类研究所所长。所以有人说,这些学者出现在特朗普政府,说明“科赫兄弟的利益有了充分的代表”。


《时代》会变成什么样
由于科赫兄弟低调而坚持不懈地参与政治活动,外界对他们介入《时代》收购案的动机感到好奇。科赫兄弟则表示“不会干预杂志的编辑或运营工作”“不会通过媒体传播自己的保守派观点”。科氏集团发言人说,这次收购是通过公司的投资部门进行的,是一种“消极的财务投资”,科氏集团的作用“就像银行一样”。但前纽约市长、媒体大亨布隆伯格开玩笑说:“也许科赫兄弟无法就《时代》杂志百人榜达成一致,明年会有两张《时代》50人榜出炉。”
时代和梅瑞迪斯两家公司的“调性”差异很大,这也是外界怀疑科赫兄弟另有动机的原因。《时代》的创办人亨利·卢斯也是一位政坛活跃人士,政治立场保守,与共和党关系深厚,曾经为艾森豪威尔竞选总统擂鼓呐喊,直到晚年还致力于阐述他理解的“美国世纪”和美国使命。他和耶鲁同学哈登一起创办了这本深入报道和阐释重大新闻的周刊。后来他又成功创办了《财富》《生活》两本杂志,到20世纪中期还增加了新闻短片的制作业务。可以说,时政始终是卢斯的媒体帝国最鲜明的标志。
不过近年来,在印刷媒体向数码媒体转轨的过程中,时代公司走得不太顺利,最近一个季度的营业收入比去年同期下跌9%,广告下跌12%,不久前还被迫削减了4亿美元开支。而梅瑞迪斯来自美国中西部,创办人埃德温·梅瑞迪斯在1902年进入这个行业,第一本杂志名为《成功的农场》,后来还创办了发行量高达700万册的《美好住宅与花园》杂志。这个公司长期以来聚焦家庭和女性,也拥有一些地方电视台,经营比较稳定,实力相对较强。今年初,梅瑞迪斯有意收购时代公司,以增强自己的品牌号召力和全国影响力,但由于资金不足,收购计划一度搁浅,最后是科赫兄弟的出手解决了问题。梅瑞迪斯宣称,科赫兄弟是看中了自己的商业运营能力。
有些人确实建议科赫兄弟只把这笔投资当作单纯的生意,但也有一些熟悉科赫兄弟思路的人认为,他们完全可以利用媒体来做更多的事情。比如,科赫兄弟拥有一家数据分析公司,掌握了很多选民信息。如果加上时代公司的消费者数据,或许可以在更大程度上影响美国舆论。
当然,科赫兄弟直接干预《时代》采编业务的可能性不大,但在关键时刻利用这一平台发声的可能性是存在的。2014年,查尔斯就在保守的《华尔街日报》上写过一篇文章,描述自己对“自由社会原则”的追求。他把对手称为“集体主义者”,说对方“承诺的是天堂,送来的是地狱”。当时,一位共和党参议员还把这篇文章收录到国会记录中。
在科赫兄弟参与收购时代公司的事情被报道后,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教授艾米丽·贝尔发了这样一段推文:“没有人购买媒体不是为了通过它施加某些影响的,尤其是当这样的交易在经济上意义不大的时候,更是如此。”对科赫兄弟来说,这笔买卖大概还是算的政治账。

责任编辑: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8-01-31 16:49

标签

  • 收购
  • 作者:
  •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相关文章

中国华信控股收购葡萄牙Montepio集团保险公司

11月27日,中国华信控股葡萄牙蒙特彼奥互利会(Montepio Geral Associação Mutualista)旗下保险公司签约仪...

2017-11-28  评论

博通欲1300亿美元收购高通 华尔街各投行怎么看?

博通周一向高通发出1300亿美元收购要约,如果最终成功,这将成为科技行业史上规模最大的并购交易。

2017-11-07  评论

聚美优品完成收购共享充电宝公司街电科技

聚美优品今天宣布,已经完成对深圳街电科技的收购。

2017-08-31  评论

微软收购云计算公司Cycle Computing 强化Azure竞争力

微软周二宣布,已经收购云计算公司CycleComputing。该公司成立已有12年时间,专注于运行不同公有云上复杂的...

2017-08-16  评论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少年强,则中国强——记“幼儿武术第一人”

{r[title]}

从误打误撞第一次教孩子学武术,到编写第一本幼儿武术教材、制作...

蔡继明:第七次个税改革 听了13万条意见

{r[title]}

清华大学明斋建于1930年,有一种静谧之气,但楼外的路上也不乏往...

张明舟:童书世界的“公共外交官”

{r[title]}

张明舟的微信头像是与国际儿童读物联盟(简称IBBY)同事的合影,...

迎重阳吃寿宴 广西贺州推出“贺州长寿宴”

{r[title]}

)作为“世界长寿市”和“中国长寿美食之都”,广西贺州市生态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