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中国华信叶简明:企业发展战略要走一步看三步

编者按:入股俄罗斯石油公司的消息让中国华信走到了全球油气行业的视线中央,也令中国华信布局“一带一路”的格局愈发清晰。近年来,众多中国企业紧随国家倡议“走出去”,有的一步一个脚印,有的却步履蹒跚,“走出去”如何走得稳、走得好?深耕“一带一路”,中国华信一直在低调潜行中积蓄能量,这里摘编一篇中国华信董事会主席叶简明在内部会议上的讲话,由此路径,我们试着寻找中国企业能踏实“一带一路”的共赢之道。

入股俄油经国外媒体公布出来,中国华信被列入国际能源十强,成为了焦点。十几年努力终于见到丰硕的成果,感觉到骄傲自豪,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值得警惕的是,整个传统油气业的“严冬”已经到来,一旦迟钝很快就会被冻僵,成为失败的标本。中国华信要未雨绸缪,坚持“善”的价值,完善“谦”的对外合作,同时在企业发展战略上要走一步看三步,正在走的这一步——入股俄油,要走稳站稳收好尾;第二步——“油气新生”要全力以赴,争取3-5年结出硕果。第三步——“新能源”要派出精兵强将,开始深入研究,争取成为重要的参与者和推动者。

第一、需摆正与商业伙伴的关系。

华信收购俄油股份,对自身的发展的确是一个里程碑,现在只是签约,收购还没有最后完成,可不少华信已经开始弥漫着一种骄傲自大,甚至忘乎所以的情绪,觉得干成了不可思议的大事;或者看别人的企业、看合作伙伴开始居高临下。这是非常危险的,一只脚已经站到了悬崖边!一个骄傲的人,结果总是在骄傲里毁灭了自己,企业也是同样道理!

不要说现在收购俄油股份只是签约,即便是最后完成了,我们也要非常冷静、客观、理性地看待这个事,绝不可贪天之功。华信如果最后参股俄油成功,有七分是有赖于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大势;两分是华信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敏锐,主动走出去服务能源发展的初心,不惜代价践行“一带一路”的决心;一分是过去十几年华信民间公共外交积累的全球人脉,华信在能源领域以光明正道积累的商誉以及华信为践行“一带一路”倡议的持续奋斗。

石油天然气供应安全,是中国过去最大的软肋之一。华信是做石油天然气的,理所应当要全力以赴践行“一带一路”倡议,通过我们的努力来推动保障石油天然气供应安全获得成效。

要确保中国的石油天然气供应,俄罗斯和中亚显然是最优先方向,它们的石油直接可以通过陆路运入中国,不会被波斯湾、马六甲海峡卡住脖子,是油气供应最安全的来源。过去中俄虽然不断战略靠近,油气资源合作增多,但是油气是俄罗斯的核心战略资源,俄油又是俄罗斯首屈一指的油气企业,不会轻易让别国资本入股。不过,2014年后俄罗斯遭到美国和西方堵截后,国际石油价格又大跌,俄罗斯经济很困难,为了打破西方封锁,就确定了一个重要的战略,即重要国企的“国际化”,这可以说是俄罗斯版的“混合所有制”,就是要通过各国财团的资本纽带,与其它国家建立更紧密的利益共同体关系。同时,它也希望参股的是民营企业,以便让俄油这样的传统国有企业更具活力。当然前提是俄罗斯国资仍然要控股。简单地说,中国华信能够入股俄油,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俄罗斯“国际化”突围战略的结合,这两方面缺一不可。没有这样的中俄大战略对接的机遇,没有国家相关各部委的大力支持,华信绝不可能入股俄油成功。所以说,华信入股俄油七分是国家大势。

两分是华信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敏锐,主动走出去服务能源发展的初心,不惜代价践行“一带一路”的决心。一个事情能不能成为基业长青,要看到底是为个人,还是为国家。如果为个人,肯定走不远。华信以始终坚持为国家服务,所以一切布局,都会以国家利益为重,这个初心永远不能变,要一以贯之。

诚然,也有一分是华信民间公共外交积累的人脉。过去十几年来华信在公共外交方面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仅投入扶持国内外各种智库就数以十亿元计,跟各国高层,乃至元首不断增加交往。

此外,华信在能源领域光明正道积累的商誉、华信为践行“一带一路”倡议持续努力奋斗也必不可少。别人以前总觉得华信神秘,但事实上发展史非常简单,正道光明。我从学校毕业后,给家族做事,个人已经打下了一定的基础。1999年到香港去,回来以后在福州找了几个合伙人,2000年设立了进出口公司,2005年设立了金融投资公司福建华信控股,2006年开始涉足能源。华航拍卖是我们第一个大机遇。华航是国有企业,属于福建省轮船集团,是交通厅的下属企业,在华夏拍卖行公开拍卖,我们摘了牌。虽然最后没有拍成功,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涉足了石油,吸纳了最初的一批石油行业的人才,所以成立了华信石油公司,2008年到上海来,成立了上海华信能源,开始进入石油领域。

中国华信从一建立就提出要贸易带动经济,经济带动人才,以人才为本进行能源产业性的投资,产融结合地做国际投行。第一轮发展主要从事化工品国际贸易,每年进口额有一、两百亿,纳税几十亿。第二阶段转向原油的国际贸易,目的是借此来发展终端。第三阶段为了避免与国内国企、央企竞争,在欧洲控制终端,再和国内市场进行互动,同时在国内做石油储备,并通过金融手段来服务这些终端,之后就是拓展上游资源。在油气行业上游有了一定实力和品牌影响后,中国华信又去拓展高端技术、高端品牌、智能装备等。主营就是能源加金融,平台加功能,采用战略财务管控加合伙机制,整个终端的新经济体都是合伙的。中国华信走的是光明正道,把信用看成命根子——“华夏魂、信用本”,这样在跟各国官员、各国商人、各跨国公司合作时,才能获得认可和信任。这次俄油股份不是直接从俄罗斯获得,而是国际资源巨头嘉能可与卡塔尔投资局转让给中国华信的。这里有两个原因,一是华信的实力和商誉得到了它们的认可和信任;二是它们是传统能源企业,过去的历史包袱很重,又是上市公司,压力很大,而华信收购油气资源主要在2015年之后,是在国际石油价格大跌之后,没有历史包袱,是国际上为数不多有能力接盘的能源公司,所以他们才亏了几亿美元转让。同时,中国华信也因此获得了欧洲银行的贷款。可见,如果没有过去积累的国际人脉和商誉,没有对中俄战略的深刻理解和精准把握,没有果断决策和有力行动,中国华信是不可能把握这次机会的。

总的来说,中国华信入股俄油,本质上是中俄战略伙伴关系深化的重要一步,而且俄罗斯方面也想通过引入私营企业、股份制企业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以增强俄油活力,由于中国华信准备的比较早、比较到位,这个任务才落在肩上。

所以中国华信绝不能因此自高自大,要继续摆正华信与商业伙伴、国外朋友的关系。

第二,传统油气产业大寒冬将至。

面对入股俄油这样的机会,从华信既定发展战略来讲,这是华信拓展上游资源,成为国际顶级油气公司的唯一和最后机会,也是服务于国家能源安全的需要。然而,也要非常清醒地认识到传统油气业所面临的危机,尽快找到应对之法。俄罗斯、嘉能可和卡塔尔之所以要卖俄油的股份,因为这是在国际油气价格大跌之后,俄罗斯最困难的时期,而且面对新能源大变革、大挑战,传统石油天然气能源正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它们转型的历史包袱太重,必须断臂救生。而中国华信为什么接呢?一则国家能源安全需要,中国石油天然气利用还有空间,二是没有历史包袱,还有回旋空间。

现在国际能源的大方向已经非常清晰,就是转向自动驾驶电动车,这是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必然,也是地球环境保护可持续发展的大好事。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家都已经确定了淘汰传统油气汽车的时间表,比如荷兰、挪威的2025年,德国、印度的2030年,法国、英国的2040年,中国也在制定淘汰燃油车的时间表。这对传统油气企业是个巨大的挑战,毕竟过去它们很大一部分产品就是作为汽车动力的成品油。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石油天然气就没用了,它们可以发电,比煤炭发电更为环保,按照未来更多种类能源进入市场、石油天然气总体供大于求的基本面,石油长期价格可能低于30美元/桶,石油天然气发电还是有一定优势的。那么,就需要按天然气主要用于发电、石油主要用于生产化工产品来构想未来的油气产业链。比如建设天然气发电厂、跨国的智能低耗电网、电动车充电站等。华信油气产业的各部门、各机构都要设立专门的研究机构、专门的研究人员,要聘请这方面的专家来深入研究,进而确保华信在这个方向上的领先能力。

截至目前,中国华信在俄罗斯、阿布扎比、乍得、哈萨克斯坦等的原油权益总共超过了8000万吨,这在中国乃至世界上已是大规模了。要未雨绸缪,尽快找到、布局、实施传统油气资源的战略新生的路径和方法。不能坐等“资产”成为未来难以负荷的“包袱”,而要让它们成为财富,掌握油气行业“战略新生”的先机,甚至成为领导者。

第三、新能源革命扑面而来。

如果说第二个悬崖是油气能源大危机,如何进行“油气新生”战略的自救,还是属于传统能源范畴的话。华信还同时面临着未来新的更大挑战,那就是真正的新能源。

随着未来电动车的普及和发展,过去能源的不同产品壁垒将被打破,以后能源的基本供给形态都是电能,不管是石油天然气、煤炭、太阳能、生物能、风能等都会转化为电能。因此,现在以石油天然气为主的华信,必须研究所有主要的能源品种,要研究煤炭、太阳能、生物能发电的优劣势,哪些技术会对石油天然气产生威胁或者可以借鉴互补。比如说,最近十五部委出台政策要求生物质乙醇汽油2020年全覆盖、现在一些煤化气、煤化乙醇大项目,将来对石油天然气会有什么影响?

特别要高度重视的是可燃冰开发和氢核聚变发电,这两个重大技术并不是遥不可及。今年5月,中国首次海域天然气水合物(可燃冰)试采成功,在南海连续开采60天,为在2030年前进行商业开发打下基础。可燃冰储量巨大,现在人类能源还是石油天然气的天下,但10年后有没有可能是可燃冰的天下?

氢核聚变则是人类的终极能源,它用海水里提取的氘和氚做原料,可以释放出巨量能源,而且非常安全、非常环保,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哪个国家、哪个企业在氢核聚变能源竞争中获胜,必定具备未来领导力,即便只是分一小杯羹,也将是巨大的财富。在绝大多数人印象中,氢核聚变是未来科幻的能源,其实它离我们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遥远。做能源的不能不高度关注,深入研究,乃至参与进去。

面对这些极具挑战性的未来,华信如果固步自封,官僚主义,觉得在传统油气行业已经是专家,新能源、新技术都是忽悠,油气行业仍有很大的空间,甚至是屁股指挥脑袋,对新能源、新技术一概排斥,不重视,不愿意投入精力研究,更不愿意以战略决心和优势资源投入,就会自己打败自己,自己封杀自己的明天。

在现实主业和未来前途的关系处理上,柯达的失败的教训非常值得警惕。

华信现在貌似辉煌登顶,其实是三面悬崖;貌似在“盛夏”,其实已经在“严冬”中。虽然华信已经快要成为“世界最大的能源公司之一”,但是国际能源大变革已经汹涌而至,整个外部态势已经发生了巨变,必须随环境而变,随大势而变,不能被动地变,而应该主动地变;不能缓慢地适应调整,而应该比时代变化领先一步地变,即要先于竞争对手完成第二个战略目标——“油气新生”,成为电池车时代油气行业变革的领导者;还有第三个大战略目标——成为未来新能源的有力竞争者,甚至是领导者。

要具体解决华信收购俄油后高处不胜寒,三面悬崖的危险境地,需要在四个方向上下苦功夫,真功夫。

一、完善“谦”的对外合作。

过去十几年来,华信能成长到今天,有各种内外部因素,核心价值是来源于“善”的力量。华信的核心理念——“由力而起、由善而达”代表的是一种东方文化,力是什么?首先是一种吸引力,对每个集体而言,吸引力非常重要,有了吸引力,大家才能凝聚到一起。华信的文化由力起、由善达,这个善本身就是一个很高的境界。古人讲,大学之道就在于明德,在于亲民,最后止于至善。世界上最终的东西就是善,没有比这个更高的境界了。

所谓善达,就是通过善的手段、善的方法、善的途径,达到目标、理想和愿景。善分为大善和小善。何为大善?大善是一种精神,中国华信提出做民族产业,为国家做事,以拓展国家利益为宗旨,这是大善,也是共同追求的一个目标。何为小善?小善就是在做大事的同时,成就个人,就是让万物得其所欲,就是到了华信,只要有能力,舞台提供给大家,在这个平台里付出越多,事业做得越大,得到的也就越多。所以讲两个成就,先成就个人,再成就华信,华信也是为了国家。

如何理解至善,用佛教来讲,就是天地是无情的,人是有情的,人的情感就是最大的价值,人最大的价值就是善,人本身是为天地补缺的,为价值服务的。价值是什么?价值就是至善,是为天地补缺。因此,华信提出善达,最大的价值就是服务国家战略。这个“大善、至善”必须永远在内心,必须坚持下去。

与“善良”相比,中国华信对于“谦虚”的作风强调的不够,我们过去企业小,还是民营企业,不能不“谦虚”,自然而然与人打交道时会谦虚。现在企业到了一定高度,有了名气了,就很容易骄傲起来,甚至忘乎所以,所以要强调“谦虚”,希望大家为人处世,特别对外交往一定要“谦虚”。古人说:“满招损,谦受益”;毛主席说:“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连外国人都明白——“善良和谦虚是永远不令人厌恶的两种品德”。

对外言行的“谦”要和内心的“善”表里如一。我们要做到谦虚,内心就要怀着“善”,抱着“众生平等”理念,要有“上善若水”的追求,这样言行才能自然而然的,一点没有做作,而不是貌似谦虚,实则虚伪,甚至是为了欺骗而伪装。所以谦虚要从内心发出来。如果是虚伪,终究会被拆穿,拆穿以后那就更难看了。

中国华信在中国民营企业国际化的探索中现在似乎成功了,这时候更需要谦虚。

谦虚是没有止境的。华信如果要践行“谦”的对外交往,自己内部交往就要首先做到,领导要先做到。这首先要做到对未来学家、技术专家、下属年轻人意见的倾听,不要觉得自己就是专家,就是权威了,顺着自己心的就听两句,跟自己想法不一致的就排斥。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现在能源领域也是如此,新能源技术层出不穷,日新月异。我们都要有小学生的谦下心态,才能发现自身的不足,才能看到未来的战略先机。

二、形成一体化的战略研究格局。

华信所有的成绩都是过去的,每一天都是要面向未来的,要对未来抱有敬畏之心,对这个日新月异的变革时代抱有敬畏之心。敬畏未来,才能虚心,才能有空杯心态,把自己重新当成小学生,别人说的新理念才能听得进去,才能学到新技术、新能力,才能辞旧迎新,才能拥抱未来。“学习的敌人是自己的满足,要认真学习一点东西,必须从不自满开始,对自己学而不厌。”

过去十几年中,在传统石油天然气产业,所有的路子都是清楚的,变化都有限。在这个过程中,华信没有形成了浓厚的学习氛围,缺乏深入系统研究的能力。现在,面对“油气新生”和“新能源”的挑战,正面对一个新的蓝海,旧的经验都用不上了,新技术、新能力层出不穷,必须塑造华信新的能力,从原来资源、资本密集型公司,向“知识技术密集型”企业升级。形成人人善于学习和思考的氛围,让善于学习成为华信新的企业文化特征,成为“学习型组织”。

希望华信各级公司、各部门都将研究中心建立起来,可以聘请顾问,研究新技术、新的商业成本、新的市场发展。如果公司小,也要设立专职的研究员,到外面广泛学习、交流、调研。公司主要领导要兼任研究部的领导,要定期听取研究中心的汇报。主要学习研究的方向有三个:一是“油气如何新生”;二是新能源技术与市场空间;三是金融如何服务好产业,保障产业规避宏观周期风险,而不是投机。华信每年应该召开新技术新能源研究会议,大家把研究成果拿出了,交流讨论,可以形成系统的研究能力。

各部门和单位成立研究中心还有一个好处。现在各方面过来寻求合作、交流的很多,有很多的活动邀请参加,全部拒之门外是有风险的,但是如果全盘都去接,把老总调去天天开会,那什么事也不要干了。各研究中心设立起来,比如新能源研究中心、天然气研究中心、金融研究中心,包括财务、法务,每个口要有组织地去参与活动、去对接,更多的可以是顾问、研究员去参与一些活动。所有的活动谁去参加,应该由部门领导先审批,要建立内部的讨论机制,各口要根据活动、事情的不同有组织的安排,参加之后要向各口领导进行汇报,要形成一套工作机制。这些顾问、研究员实际不全是由总部去找的,各口自己去找,哪些活动需要参加,哪些活动需要怎样支持,哪些活动是顾问或研究员参加,哪些是主要领导参加,要有一个内部的审批流程机制。

各部门和单位搞研究中心,不是要做做样子,要有任务出成果,要经过严谨的论证,华信集团每年都要组织成果评比,对有价值的研究要给予重奖。我们还要善于从研究员中培养未来的技术骨干,为未来的新技术新能源的发展储备人才。

三、三步走的“油气新生”战略。

中国华信现在海外原油权益总共超过8000万吨。它可以是一笔很大的财富,也可能成为足以压垮华信的巨大包袱。这就要看 “油气新生”战略能否成功。

毫无疑问,电动车取代燃油车不仅是大势所趋,而且已经是板上钉钉,甚至是迫在眉睫了。传统石油天然气是建立在燃油车的需求上的,各种化工产品是副产品。未来燃油需求将快速萎缩,电动车成为主流能源。那么,石油天然气就要和其它能源竞争发电,只有当成本有优势的情况下,才能获得新生。

华信的“油气新生”战略主脉是什么?油这一步已经很成功了,第二步是气,第三步就是智能电力。今后所有的能源都将转变成电力来使用,将来汽车全部都要改成电动,包括飞机、轮船,这是最大的革命。而电力的来源无非就是水电、火电、天然气发电、太阳能发电、核电,最后核聚变产生的反应堆。中国华信能做的无非就是天然气发电。如果,全国的火电要部分改成天然气发电,那就要掌控天然气资源。

中国华信一直在关注新能源,已经不断地在就新能源、智能发电进行探讨,包括与俄油和基础元素集团的合作。和俄油的合作很重要的还在于天然气,新能源需要发展电力,包括天然气发电、水电、核电。目前华信能发挥优势的是天然气,所以在天然气方面进行了重点布局,这就是新能源。下一步华信还会加大在卡塔尔、非洲的天然气上游资源拓展,这也是战略方向之一。化工产品一直是紧缺的,要把油作为原料进行精细化工的加工,俄油和阿布扎比在这方面就非常强,就要在国内、国外的战略要地把油气作为精细化工进行加工处理,建立这些精细化工的物流设施,和国内的进行对接。中国华信计划和俄油、阿布扎比,把原油制成化工品进入到中国,这一点现在已经很成熟了。就能够转危为安。比起那些传统油气巨企,华信还处于青年期,历史包袱比较轻,中国市场的石油天然气需要潜力较大,调动金融资源的能力较强,。只要充分认识到“油气新生”战略对华信未来生死攸关,并且立刻行动起来,在传统能源主业方面删繁就简,将优势人力、物力、资本投入到这个战略的实施中,争取在3-5年内卓有成效,使华信在传统油气能源方面形成新的竞争优势,获得“新生”。

四、打好新能源领导力的战役。

天然气如何发电,石油如何生产有竞争力的商品,这是“油气新生”战略的核心命题。

电池无非就是充电的时间和续航的能力。电池的这个技术突破以后,要看到发展方向。生产电池也要原材料,上游资源是最重要的,全世界是不多的。电池的上游资源我们已经在布局了,像钴、镍、石墨烯这些都是电池最重要的东西,这些是中国华信要做的上游资源。与基础元素和嘉能可的合作也是着力新能源的布局,去拓展石墨烯、钴、镍等重要的资源。新能源车已经成为趋势,意大利和以色列在电池的充电速度和续航能力上已经取得了重大的技术突破,新能源车的普及上需要这些生产电池的重要原材料。

上端之后就是终端,终端无非就是物流和贸易。物流所产生的物流设施,比如汽车充电,充电桩,还有国家电网的最后一公里,这叫智能电力,就像互联网一样。这个智能电力里,首先电要便宜,第二是充电站,这是终端。终端是技术为核心的,中国华信自己的重点是上游,终端就要发挥灵活的合伙机制,进行新技术的研发和拓展。这方面谁最强?首先要去获取信息,天使投资就要投这样的企业。

对于可燃冰、氢核聚变这样未来能够重塑人类能源格局的新能源,中国华信要重点研究,积极介入,严谨论证,如果时机成熟了,应当借助金融优势,战略投入,共同推进其大范围的实用。对于新能源的板块,要以不亚于此前拓展传统油气资源的战略决心和实施力,打好新能源领导力的战役。要以独立平台,组织精兵强将,集中优势资源进行战略投入。至于太阳能、风能、生物能那些拾遗补缺,中国华信也缺乏核心竞争力的能源,不作为战略重点。

当然,华信的这个战略突围,是有先后次序的,要以“油气新生”最为迫切、最为优先;对可燃冰、氢核聚变等新能源的战略投入要在充分系统研究后,再根据华信资源调动能力,择机全力投入,但现在作为顶级战略的研究一刻也不能耽误。要建立新平台专门负责新能源,要集中注意力避免分心。

总之,只要华信继续坚持“善”的内心,自觉自愿地践行“谦”的对外交往合作,就能内外兼修,使新的外部社会环境稳定和谐下来。同时在企业发展战略上,要走一步看三步,正在走的这一步——入股俄油,要走稳站稳收好尾;第二步——“油气新生”要全力以赴,争取3-5年结出硕果。第三步——“新能源”现在就要派出精兵强将,要开始深入研究,进行精算,如果确认它有重塑未来能源的潜力,就全力出击,争取成为重要的参与者和推动者。

责任编辑: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7-11-10 10:58

标签

  • 能源
  • 作者:3320
  • 来源:人民网

相关文章

中国华信叶简明:入股俄油七分依靠国家大势

华信收购俄油股份,对自身的发展的确是一个里程碑。

2017-11-10  评论

中国华信叶简明:传统油气业寒冬将至,全力以赴“油气新生”

入股俄罗斯石油公司的消息让中国华信走到了全球油气行业的视线中央,也令中国华信布局“一带一路”的格局愈...

2017-11-10  评论

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名列全球能企第34位

新年伊始,能源新闻网整理发布2016最新资讯,全球主营石油、煤、天然气、电力、电气等行业的企业为77家,中...

2017-11-10  评论

厉害了 储存可再生能源的技术手段有新突破

获悉,瑞士保罗谢尔研究所(PSI)最近成功开发出一种可用于电解水获取氢气的高效纳米催化剂。

2017-09-27  评论

最新文章

习近平:新时代的领路人

{r[title]}

2017年10月18日上午,习近平站在人民大会堂万人大礼堂的讲台前作...

新疆实行15年免费教育

{r[title]}

根据日前出台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中阶段免费教育实施办法》,...

三星股价今年飙升55% 李健熙财富一年增长80

{r[title]}

截至上周末,在旗下三星电子股价飙升的推动下,三星集团董事长李...

我们烦恼的并非蹭住的亲戚,而是传统的人情

{r[title]}

近日,一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