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胡德夫:台湾民谣高峰已经过去了,我对大陆更有信心

活动现场

2017年10月29日晚,凤凰网文化中心倾力打造的民谣教父首档人文音乐节目《未央歌》在北京77剧场举行发布会,胡德夫与制片人杜鑫茂、民谣音乐人马頔、单向空间创始人许知远和纪录片导演张钊维齐聚一堂,共话民歌往事。

在《未央歌》前两集的放映中,大海、山川与岁月扑面而来,随即,胡德夫自弹自唱《美丽岛》与《橄榄树》,沉郁的歌声引领现场观众,重新拾取关于芬芳的山谷、牛背上的小孩、太平洋的风的民歌记忆。

邹明

凤凰网总编辑邹明表示,《未央歌》从策划到制作完成,经历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节目组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但凤凰文化始终坚持走高品质的文化道路,这也是凤凰网的追求所在。在这个信息化与人工智能主宰的时代,让我们像《橄榄树》中所唱的那样,“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一起回到古典时光,追寻旧日的感动。

据制片人杜鑫茂介绍,《未央歌》是凤凰网文化中心倾力打造的年度策划,共有九集短纪录片。胡德夫挑选九首具有特殊社会历史价值、广为传唱的歌曲,讲述音乐背后的故事,回溯过往时代的记忆,畅聊他对音乐、历史与社会的观察和理解。

海报

“一首歌,就是一个时代”,凤凰网文化中心以“未央歌”的名义,邀您与民谣教父胡德夫一道,回到民歌的源头,回到上一个民歌时代,回到其民间性的源流中,为中国现代民谣把脉。从11月2日起,也就是下周四,《未央歌》将在凤凰网持续播出,每周四播出一集。同时,豆瓣视频、腾讯视频、优酷、爱奇艺、搜狐视频等主流平台也将在焦点位置推送《未央歌》。另外,豆瓣时间将在10月31日下周二,推出胡德夫老师主讲的精品音频专栏《民谣与台湾故事——胡德夫的音乐时间》,胡德夫老师将讲述民谣与时代、与人、与台湾的故事,还将在专栏中发布他从未公开唱过的歌,从与《未央歌》不同的角度展现民谣精彩。

张钊维

张钊维:回望民歌运动,对话五四以来的百年史

嘉宾主持张钊维介绍道,民谣有两个根本特征:对话性与传承性。台湾民歌运动承续着发源自五四运动的民歌收集运动,也继承了五四重估一切价值,创造属于自己的现代性的使命,今天回望民歌运动,也是在试图与过往的百年历史对话,这也是“未央歌”的题中之义。“这个时间跨度就会让我觉得,尽管很多时候我们会觉得民谣是一种类似像清新小溪的东西,但当我们看到文化的传承和力量的延续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它其实是大江大海。”

杜鑫茂

杜鑫茂:真正的歌应该是咏唱生活中最原始的冲动

杜鑫茂回忆起节目的缘起,并不是想做“民歌”或者“民谣”之间的学术界定,而是面对当下形形色色、小情小爱式的民谣产生的疑惑。何为民谣?人为什么要唱歌?他发现,真正的歌应该是在咏唱生活中最原始的冲动,也找到了“唱自己的歌”的源头胡德夫,他想制作一档节目,与大陆的年轻人分享真正的民谣。当他与胡德夫讲述这一想法时,胡德夫说,“应该做这样的节目,你来吧,来看我们部落的年祭,就知道歌是从哪里来,最开始的歌声唱的是什么东西”。

在节目制作即将收尾之际,杜鑫茂感慨,经过一年的策划和制作,自己更加确信,民歌或者民谣就是歌唱自己生活的东西,因为这是从土地里生长出来的、最扎实的情感,而我们的节目,就是要接续这样的脉络。张钊维也希望通过这个节目,听众不是去“思考人为什么去唱歌”,而是“去唱歌”,每个人都可以是歌手。

胡德夫

胡德夫:还好没有一直待在舞台上,离舞台近了,离民歌就远了

谈及“诗与远方”,胡德夫认为“远方”其实和交通有关,小时候走出大山要两个小时,去淡水要坐一天的车,在新的中学没有人听得懂自己的语言,所以自己成长中有非常浓郁的乡愁,最怀念的就是放牛的孩提时光,心理体验上也更为遥远。他还描述了另外一种“遥远”,有人说,跑去做原住民运动的胡德夫是民歌逃兵,但胡德夫认为,还好自己没有一直待在民歌的舞台上,因为在城市和舞台上离原住民的生活,离民歌都很遥远。

胡德夫回忆起最早听到鲍勃·迪伦音乐时的感受,将他描述成“把我们的时代搞乱的人”,当时的年轻人的内心感受其实是非常复杂的,“因为虽然被启发,但也稍稍有一点被殖民的意味”。

许知远

许知远:每代人都在寻找新的声音,那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时代让人着迷

许知远回忆,自己年轻时的理想就是做一个吟游诗人,无奈五音不全才选择了写作。自己这代人的成长方式就是不写眼前看到的事物,要逃离自己的日常经验,书写别人的生活,去书写20年代的巴黎,50年代的纽约和70年代的台湾,”因为我们是无根的生物,在城市里不断迁移,生活中没有具体的事物”。因此,碰到胡德夫这样以特别直接和质朴的方式,来热情歌唱土地、水和植物,就非常打动自己。

第二集中李泰祥的出现,让许知远想起了文化最美妙的时期,“李泰祥是做古典音乐的,但是他后来加入了所谓的民谣,用两种力量混合造就出新的声音。每代人都在寻找新的声音,但纯粹从自身产生不了新声音,新的声音一定要有跟传统之间的紧张感和不同门类之间的混合感,所有水草丰美的地方是江河湖海交汇的地方。书写也好,歌唱也好,旅行也好,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表达方式,新的声音一定是所有这些东西的交织和经验的混杂,那个时代最迷人的就是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

马頔

马頔:听了胡德夫,才知道可以这样唱歌

马頔说,听老爹胡德夫的音乐其实是比较晚了,是在五、六年前,但听到《太平洋的风》时自己非常感动,“才知道原来人可以这样唱歌”。

马頔认为,写歌也是一种写作方式,每个人会受限于他自己的经验、地理、教育背景等,虽然自己生在北京,但自己生活的北京是水泥高墙而非红墙绿瓦,小时候能想象的最远的远方就是北戴河,能听到的音乐就是中央三台,因此想象力是非常局限的。随着自己的年龄增长,才开始对远方有一种向往,但这种向往反倒模糊了你对当下故乡的概念,但到最后会发现,追求“远”其实是在追求和自己贴的更近,而不只是距离的远近。

马頔进一步分享了自己这代人的成长体验,“很多人说我们不切实际,浪费青春,其实是因为我们对身边最近的感动都是一种近视的状态,只能寄托于自己抓不到的东西,你可以欣赏它,因为你永远不可能是它”。他认为,在这样一个开阔的信息时代,我们应该少去说一些自己根本不理解的话,多去感知生活中具体的事物,而不是专注于某一个点,让自己在其他的地方都是个盲人。

现场座无虚席

许知远:在大陆,民歌是博物馆,民谣是市民文化

张钊维指出,在台湾“民歌”与“民谣”没有特别明显的区别,因为七、八十年代的民歌运动,使得“民歌”可以包涵更为丰富的含义。更何况,民歌与民谣都有叙事诗的传统,既有文学性也有音乐性。到了大陆才知道,原来“民歌”与“民谣”是有所区分的。

许知远为现场的观众解惑,在他看来,这种差异与大陆的政治文化形态有关,因为我们的56个民族不是自然生长的,而是1949年以后重新划定的,所以“民歌”有着很强的样本化、固定化的意识形态,更像一个博物馆。民谣则更像市民文化的一部分,两者并没有发生真正的交汇。而台湾的民歌、民谣与整个社会的松动息息相关,不只是在音乐领域,文学、思想等方面的叙事也是齐头并进、混杂在一起的。“我觉得这也是所有文化转变中最让人着迷的部分,当我们想到五四的时候,我们想到鲁迅、胡适之,我们很少想到刘半农、赵元任写的民歌是什么样的。我们提到60年代的台大,胡先生在那里唱歌泡姑娘,但同时白先勇在办文学杂志,这个系统一定是混在一起的。”许知远进一步指出,而大陆在过去30年的问题就在于,所有的行业之间没有发生交汇,他期待有朝一日,文学、思想的力量也会进入民谣,而感官化的内容也会进入思想领域,那一定会产生非常有趣的东西。

许知远认为,创作原本没有某种固定的传统或者印记,每一代创作者都要在当代性和传统中找到某种平衡,冲动型的创作固然迷人,但更深沉的创造力则来源于深层的文化自觉,我们今天看到的创作,更多的是年轻时的激情,但四十岁以后就消退了,没有产生新的自觉。张钊维也半开玩笑地指出,可能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只能听到“青年民谣”,却很少听到“中年民谣”和“老年民谣”。

胡德夫在弹奏

胡德夫:对大陆的民谣更有信心,更担心的是台湾

在胡德夫看来,“民歌不只是唱起来很好听的歌,而是你接触的环境,你看到的事情,你所在群体的生活状态,或者是大家对未来的美好希望和憧憬。即便是简单的词语,都代表着周围和生命的一种叙述。没有生活化的音乐,很难被称为民歌或者民谣…… 民谣就是一个民族或是一群人表达意见、发出声音的方式,不管是对政治的态度,还是对自己生存发展条件的诉求,还是对基本尊严的要求,不论是黑人民歌还是我们的歌,都可以看到发言的痕迹。这才是最重要的”。

有观众担心,随着城市化的发展,我们斩断了与土地和乡村之间的联结,又如何找回草根的声音?胡德夫劝我们不要杞人忧天,在他看来,就像“一带一路”上所发生的事情一样,有很多东西会被传递,我们可以书写一个地方的记忆,什么撞了进来,又有什么离开了,昨天的歌与明天的歌。“别去担忧乡村一直是乡村或者不再是乡村,所谓民歌不一定是从乡村出来的,民歌到处都是,就在我们的生活里面。”

谈及当下的大陆民谣,胡德夫充满信心,他觉得大陆的地域辽阔,语言更为丰富,民歌也有更多的可能性。令他担忧的反而是台湾,“可能台湾民歌的高峰期已经过去了”。当被问及为什么海南没有台湾这样丰富的文化时,胡德夫现身说法,台湾之前也没有民歌,是自己与李双泽、杨弦三个臭皮匠决定要把歌种下去,然后土地上总会开出花来。

未央歌

《未央歌》从11月2日起,也就是下周四,在凤凰网播出,每周四播出一集。同时,我们也可以在豆瓣视频、腾讯视频、优酷、爱奇艺、搜狐视频等主流平台焦点位置看到《未央歌》。另外,豆瓣推出的内容付费产品——豆瓣时间将在10月31日下周二,推出胡德夫老师主讲的精品音频专栏《民谣与台湾故事——胡德夫的音乐时间》,专栏特邀胡德夫老师讲述他最爱的经典民谣,以及民谣与时代、与人、与台湾的故事,从与《未央歌》不同的角度展现民谣精彩,并且老师在这个专栏里将发布他从未公开唱过的歌,欢迎各位上豆瓣时间订阅收听。

 

责任编辑: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7-10-30 11:42

标签

  • 台湾
  • 作者:
  • 来源:凤凰文化

相关文章

57岁费翔仍单身 曾恋歌坛天后被妈妈拆散

费翔据台湾媒体报道,台美混血歌手费翔拥有俊俏脸庞、结实身材,从当年的“少女杀手”到现在的“师奶杀手”...

2017-09-04  评论

林德旺,绿营重镇竖“红旗”

2月4日,“台湾人民共产党”宣布在台南市新营区成立,这倒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新闻,因为人们都知道,台南是...

2017-07-18  评论

台湾首辆无人驾驶巴士上路测试

7月8日至13日,台湾首辆无人驾驶巴士开始在台湾大学水源校区试运行。

2017-07-12  评论

陈映真,“死不悔改的统一派”

陈映真是台湾文化界的一面旗帜,他以理性、批判的笔触,为台湾乡土文学开辟了新的道路;他一生波折,但始终...

2016-12-27  评论

最新文章

朝阳区政府:警方已就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事

{r[title]}

11月22日下午,朝阳区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有家长向公安机关报警,...

诗不只是在文字上,也可以在电影和音乐中存

{r[title]}

11月21日,“2017”香港国际诗歌之夜”的前奏活动在诚品书店铜锣...

文化"走出去"呼唤翻译精品意识

{r[title]}

近年来,中国文化产业发展迅速,电影、电视剧、图书出版物产量位...

首个机场“无人机防御系统”投用

{r[title]}

今天上午全国首个机场无人机防御系统“苍擒无人机侦测防御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