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公子哥”陈晓,和沈星移一起成长

20170917_09542

陈晓前不久在微博中上传了几张蓄胡子、烫卷发的“大叔范儿”自拍照,配上“高冷如我”的文字,有些小得意,因为这与以往的他不太一样。粉丝也在下面留言 :“说句陈晓越来越有男人味,应该没人反对吧?!”

微博主页的背景照片却“出卖”了他 :穿嘻哈风的亮蓝帽衫,脚蹬橙色球鞋,以起跳的姿势半弯着腰,手搭在膝盖上,画面充满活力。这才是陈晓。拍这张照片的时候,他刚参加了李静主持的访谈节目,当期的话题就是 :长不大的大男孩。那是3年前的事了,陈晓27岁,刚刚凭借出演《陆贞传奇》中的皇帝高湛走红,后来又演金庸名著《神雕侠侣》里的杨过,挑战经典。这两个角色,一个霸气深情,一个叛逆不羁,一度被观众认为是和他本身性格重合最多的。

最近陈晓再度成为热点话题,是因为他和孙俪合作主演的新剧《那年花开月正圆》热播。他依旧“本色”出演了一个公子哥。接受《环球人物》记者采访时,陈晓显出了深沉的一面,不时停顿深思,偶尔冒出几句哲理话,让人回味。比如他说 :“每个男人,都要经历从男孩,到成熟男人的阶段。”

演一根筋死心眼的公子哥

以偶像剧与武侠剧走红,这一次,陈晓却选了一部“正剧”来演。《那年花开月正圆》讲述了清末陕西女首富周莹的致富故事,也是周莹的成长故事,其中有孤独和坚强,也让人温暖欣慰。

陈晓的角色,是秦商沈家二少爷沈星移。沈星移一开始总欺负周莹,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是爱她的。他一边守着周莹,等着她,一边自信张扬地长大——这种轨迹迥异于那个时代的绝大部分男性形象。也正因此,为爱坚守的沈星移,得到了众多观众的喜爱。知乎上有个热门帖子这样写道 :“跟温润如玉,宽厚善良的吴聘相比,我居然还是偏爱那个嚣张跋扈,一根筋死心眼的沈星移少爷。”

对陈晓来说,这个角色另一个让他心动的点在于,74集的长剧中,他和沈星移一起经历了艰难的蜕变。“沈星移最初的出现是反套路的,他大把花着家里的银子,任性、浮夸,身上有着各种缺点。这让我想到身边的发小、老友,很多男孩都是这样,一身臭毛病。但他一步步成长,慢慢学着做生意,最终扛起了家庭的担子。我想,不管是在那个年代,还是现在,每个男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所以说,他的故事也很励志。”陈晓说。让陈晓更有成就感的是,这样的转折,是一点一点发生的,他将这种微妙的转变演绎得真实又讨喜。“你刚刚觉得,沈星移好像要长大了,又立马被打回原形。有种东西叫死性不改。时不时老毛病犯了,时不时又会冒出一点男人的担当,时不时出个奇招,来来回回的感觉,要变不变的过程,演起来特别爽。”

“很多人看沈星移,只是个多情的少爷。直到几场生意戏,人们才意识到,他还有个身份——商人。这人做生意也浑身是毛病,数学不好,不会算账,不懂生意,不过他有大局意识,能想出鬼点子。比如,沈星移跟周莹打赌做棉花生意。他拦下了周莹的80万斤棉花,投机取巧成了‘中间商’,赚了差价,出奇招制胜。这个人,你说他行,其实不行,他不是正儿八经的生意人 ;可你说他不行,他却能成功。”陈晓说。

聊到剧情,陈晓告诉记者,开拍前,导演丁黑刚递了本子,他就认定,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戏。

“不是说沈星移,或者某一个人物凌驾在整部戏之上,而是每个人、每个配角都饱满立体。

一个年轻演员,并不是经常能遇到这样一部戏的。你看,这么多老戏骨都在。”而每当被人问起,跟刘佩琦、谢君豪这些老戏骨搭戏,会不会感到压力,他更是答得干脆 :“没有压力。就觉得是又过瘾又享受!”

即使是与众多老戏骨们,还有孙俪搭戏,直到开播前,陈晓也没想过,这部电视剧能如此火爆。如今,和记者分析起这部剧火的原因,陈晓说得头头是道 “与近几年流行的大IP剧不同,《那年花开月正圆》改编自一段真实的历史,既有历史人物为基础,又是一个全新的商战、励志故事,自然会带给观众新鲜感。在清末大历史背景下展开的剧情,也让人们感受到时代的厚重。”

甭管前面是坑还是坎,他就是相信

《那年花开月正圆》是陈晓与丁黑的第二次合作。在这之前,丁黑拍《大秦帝国》,陈晓演芈琰。芈琰是芈八子与义渠王之子,一出场就处在绝境中,部落即将灭亡,父亲命悬一线,陈晓演出了一个目光凌厉、出手干脆、带着狼性的角色。合作两次后,丁黑对他的评价是 “看着他的戏,越来越嗨了。”

对于陈晓,丁黑的评价还有一句 “率真坦诚,相信的事儿认定的人蒙着眼睛跟着走,甭管前边是坑还是坎,就是相信。”

陈晓确实挺拗,其中当然包括对拍戏的执着。18岁那年,陈晓报考艺校,做公务员的父母一开始并不支持。但他坚持参加艺考,最后拿下3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和南京艺术学院。到了这个时候,父母才松口,答应让他试一试,因为再这样下去,不走艺术这条路,可能上大学就真没希望了。

陈晓选了中戏。还没毕业,他又不安起来,因为他不满足于只在舞台上演,陈晓梦想中的演戏是要对着镜头的。

大四那年,他终于在镜头前露了一次面,在徐克的《狄仁杰之通天帝国》中饰演国师陆离,和刘德华对戏,出镜50秒。那一次去横店,陈晓原本是探班《三国》导演高希希。《三国》隔壁是《狄仁杰之通天帝国》的办公室,他串门认识了监制李锦文。两个人聊得投机,李锦文让陈晓等徐克导演收工了,见一面再走。后来导演见到他,打量了两眼,觉得不错,让他拍了张照片备选。差不多半个月后,陈晓突然接到电话,说有个小角色愿意用他。陈晓就这样误打误撞上了大银幕。

但这次出镜却不是“好运”的开始。22岁大学毕业后,陈晓接不到戏,只得开启了疯狂的龙套模式。

有一次,陈晓接了民国戏《日出东山》,同时又“轧”了一部《大秦帝国》,戏份都不多,但要两地跑。丁黑导演觉得这不是个事,把他拉到一旁,苦口婆心:“不能为了赚钱,左演一个,右演一个。”陈晓一开始很固执 :“导演,我不是为了赚钱,每部戏我都在贴钱。其实我只是在拼命找机会,演戏要有量的积累。”丁黑继续劝 :“量的积累也不是这么来的,需要一步一步脚踏实地。”陈晓明白了,往后再不轧戏。直到现在进入一线梯队,他也不是个高产的演员。

陈晓也有过迷茫期,找不到状态,演不好。2011年,他签约于正工作室,出演《宫锁珠帘》里的十九阿哥,几乎被导演从头到尾骂了个遍。

直到《陆贞传奇》,他算是真正火起来了。但陈晓觉得,自己演绎生涯里的“贵人”,是个冷门的反派人物——《赏金猎人》中暴戾娇纵的白少群。“其实看过这个片子的人不多,但我在这部戏里,换了种演法,彻底放开了,最后越演越爽,越演越开心。”也就在那个时候,陈晓才意识到,“哦,原来演戏,是这么开心的一件事啊”。

人的“劣根性”很难改

《陆贞传奇》热播时,陈晓正在大山里拍《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出来才发现,外面的世界变了,他突然有了跑不完的通告,上访谈、做宣传……

只不过,多了明星光环,陈晓还是原来的样子。在一次访谈节目中,主持人让陈晓爆料自己的缺点,他老老实实地说,自己可以邋里邋遢在家宅20天,足不出户;还有就是,不重要的微信懒得回,为这事他没少被朋友骂。

中戏同班同学冯起龙觉得陈晓孩子气重。两个人曾经有段困难的日子,攒着20块钱,去楼下的新疆小餐馆,点一盘“火山下雪”(糖拌西红柿),一瓶啤酒,开开心心吃一顿。后来,他们事业都有了发展,再回到这家老店,就专门点肉,满满一桌,就为了“报复”。

陈晓这样解释 “人的‘劣根性’很难改,比如说我吧,喜欢的物件、爱玩的东西、审美的眼光、身边的朋友和兄弟,和10年前没有区别。”

但到了30岁,陈晓还是变了。他多了两个身份——丈夫和父亲。拍《神雕侠侣》时,陈晓和饰演“小龙女”的台湾女演员陈妍希走到了一起。如今他们有了儿子陈睦辰,取名的用意为“两个‘陈’和睦相处”。

陈妍希比陈晓成名得早,2011年,她主演的青春爱情片《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成了一部“现象级”作品。直到现在,还经常有人跟陈晓打趣 :“我真的,可喜欢陈妍希了。”曾经不愿意结婚的他,则害羞又甜蜜地笑,“嗯,我也是”。

“在演艺圈这些年,现在又当了父亲,有没有觉得,自己变了很多?”记者问他。

“从毕业后拍戏,直到现在,阅历的增加,肯定会让我有一些变化。但人生哪有那么多非黑即白,不是说只有两种状态,男孩和男人,我处在两者中间,正变得成熟。”陈晓回答。

在表演方面,陈晓也在寻求突破。当时《那年花开月正圆》定妆,陈晓就跟导演和俞灏明说,如果有机会,想尝试演公公杜明礼(俞灏明饰)这样的大反派。“他有得演,很丰富,刚看剧本,我脑海里就有了各种想法,跃跃欲试。”

现在,陈晓正拍摄的新剧是一部文艺片,改编自作家安顿早年未发表的一部情感实录,聚焦夫妻之间的猜忌和不信任,探讨的是复杂的情感哲学,与他之前的戏路风格迥异。

“一直以来,演戏都是我的兴趣爱好。而当它成为职业之后,我多了一种想将角色深挖到底的冲动。现在,我想的更多的是,塑造不一样的人物,让观众看到不一样的陈晓。”

作者:毛予菲

责任编辑: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7-10-18 15:47

标签

  • 作者:
  •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朝阳区政府:警方已就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事

{r[title]}

11月22日下午,朝阳区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有家长向公安机关报警,...

诗不只是在文字上,也可以在电影和音乐中存

{r[title]}

11月21日,“2017”香港国际诗歌之夜”的前奏活动在诚品书店铜锣...

文化"走出去"呼唤翻译精品意识

{r[title]}

近年来,中国文化产业发展迅速,电影、电视剧、图书出版物产量位...

首个机场“无人机防御系统”投用

{r[title]}

今天上午全国首个机场无人机防御系统“苍擒无人机侦测防御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