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央视前主播赵普:跳出“坑位”为匠人搭电商平台

timg

离开央视近两年,赵普并没过上轻松的日子。《环球人物》记者采访的前一天晚上,赵普半夜12点才收工;采访当天下午,他还要去北京电视台参加一个节目的录制。

不到两年的时间,赵普完成了从知名媒体人到文化创业者的转变。现在,他既是普雷资本的创始人、董事长,也是原创手工艺电商平台“东家·守艺人”APP(下称东家APP)的联合创始人。722日,由东家APP承办的首届中国匠人大会在杭州开幕,具体的组织者就是赵普。

“累!”谈到对目前状态的“不满之处”,赵普对记者笑道。不过,职场向来有句话说,当感觉累的时候,通常是在走上坡路。

“以人之长,补己之短”

普雷资本的“普”是指赵普,“雷”则是联合创始人王雷,再加上资深投资人汪之雄,三人共同创建了这家文化投资机构。71日,普雷资本在北京举行了发布会,于丹、纪连海、李玉刚都来捧场。

赵普坦言,在媒体圈摸爬滚打近20年,积累下了丰厚的人脉资源,这是创业的一个重要优势。他目前仍在中欧商学院读MBA课程,但“认识更多人”这个选项已经没有太大吸引力了。

“单纯认识多少人是没用的,那是光有人,没有脉。”赵普说,“人脉是需要梳理和维系的。”在他看来,有些人可以做很好的朋友,却绝不能做生意,一旦涉及利益,关系就变了。而有些一开始不是至交的人,因为共同的事业走到一起,多年后反而可能成为好友,“这事不能反着来”。

具体到普雷资本,赵普之所以选择王雷和汪之雄作为合伙人,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三人的“共同价值观”——热爱文化,也追求文化创富。

王雷是77文创园”的创始人,在文化地产行业有多年经验;汪之雄则是互联网投资领域的“老咖”,曾因投资腾讯获得1200倍回报而名震业内,近年来致力于文化保护,收藏了大量古籍善本。

“他们两位都是清华理工男,而我是文科出身,更擅长商业想象、商业模式构建和资源整合。要真正让项目落地,需要脚踏实地去推动和执行。在这方面,我希望‘以人之长,补己之短’。”

三人中,赵普是负责把握方向、制定战略的“老大”,但与合伙人遇到分歧时,他并不固执己见。曾经有个互联网社交的创业项目,赵普认为非常符合未来趋势,于是建议先收进来,然后交给了王雷。但王雷跟团队深入接触后,反馈回来的情况不太理想,最后那个项目被否掉了。

每当出现这种情况,赵普会尊重合作伙伴的意见。“我选择了他们,就相信他们的眼光。如果投资经理看错了项目,那也是我看错了投资经理。对我来说,只要公司不犯方向性错误就可以。”

普雷资本的第一轮募资已接近尾声,目前规模在几千万元,即将开始的第二轮募资计划在2亿—3亿元。赵普的目标是未来35年内,资金规模增加到8亿—10亿元。

赵普认为,文化产业是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他经常提到两组数据:一是目前中国文化产业的体量在世界文化市场的占比仅为3%,而美国占比高达43%;二是文化产业在本国GDP中的占比,美国为25%,日本为20%,中国仅为4.5%。“综合各种因素,文创产业的蓬勃发展是一种必然,资本则是其背后的强大推动力。”

目前,普雷资本的团队平均每天接触一个项目,投谁不投谁既要看数据,更要看人。“在创业这件事上,创始人几乎是决定性的因素。员工不行可以再找,创始人不行一定没戏。”在赵普看来,数据固然重要,但很多时候凭借的是一种商业直觉,用搭档汪之雄的话说就是,“跟一个好的创业团队谈完后,能闻到钱的味道”。

帮手艺人“守艺”

在普雷资本之外,赵普的另一个事业重心是东家APP。对于这个以文创产品开发和销售为核心的电商平台,赵普同样倾注了不少心血。

“东家”的含义是“东方生活家”,商业模式是“互联网+手艺”。平台上入驻了4000多名传统手工艺人,展示和销售的文化产品全部是手工制作,包括首饰、茶具、家居艺术品等。创办近两年来,月销售额已经超过4000万元。

“以前我们有个误区,认为喜欢传统文化的都是中老年人,其实现在喜欢在电商平台上买传统手工艺品的大多是青年人,而且以中产阶层居多。”赵普说。这是一个新崛起的消费群体,购买力相对较高,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消费心理:不愿随大流。赵普认为这是中国社会消费升级的表现。

10年前,大家都热衷买名牌、奢侈品,结果满大街都是一样的标签。而现在,这些含着银汤匙出生的年轻人,基本的物质需求早已得到满足,他们的消费理念是要有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标签,买的东西不能跟别人雷同,传统手工艺品恰恰能满足这一点,就算都是新疆和田玉,也永远不可能找到一模一样的两块。”

另一方面,很多手艺精湛的老匠人不会使用互联网,更不知道如何利用,好东西卖不出去,或者卖不上好价钱。赵普希望东家APP能给需求方和供给方搭建一个桥梁,用商业的方式传承匠人精神,他常说的一句话是:“买卖是最好的保护,使用是最好的传承。”

虽然做的是电商平台,但赵普坚定地认为,线上和线下不可能完全分离。“近些年,很多网店都在向线下发展,因为人不可能完全生活在虚拟世界里,最终还是要社交、聚集。日本的百货业之所以没被互联网冲击得那么严重,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能为消费者提供一个社交场所。”

在赵普看来,过去中国大部分实体店的消费体验都不太好,所以人们才选择网上消费。随着消费升级,实体店的环境和服务也要升级。“我们现在就是在做线上和线下的结合,比如在APP平台上做的直播,展示一杯咖啡是如何研磨的,一件首饰是如何设计的,还有茶道、花道、汉服,能让消费者产生去实体店坐一坐、亲自上手试一试的想法,使传统手工艺得到更广泛的传播。”

对于一些濒临灭绝的手艺,赵普认为可以用新的商业形式进行推广。比如陕西的蔡侯纸,工艺源于东汉蔡伦,近年来为了更好地传承和发展,当地老师傅采用大熊猫的粪便加上古法造纸工艺,造出了一种新的“熊猫纸”。“这种产品就可以用众筹的方式推动其发展,你出10块,我出20块,众人拾柴火焰高,而且有长期回报。”

 “没有态度,哪来能力”

201511月,赵普从央视辞职时,不少观众感到意外,但对他自己来说,这是一个成熟的决定。对于身份的转变,赵普有过两个形象的比喻:“在央视的时候,像一个萝卜处于某一个坑位上,时间久了,便希望成为一个挖出更多坑位的人。”“在央视的时候,我是整盘棋局里的一颗棋子,而我现在要自己去做棋盘。”

在大众印象中,赵普是那个在直播灾情时哽咽的新闻主播,是在微博上直言食品安全问题的媒体人,当他与创业、投资这些商业词语绑定在一起后,过去的光环难免要成为一柄双刃剑。

“在媒体行业这么多年,谁见了我都是赵老师长、赵老师短。到了新行业、新环境,人家问你这个产品如何销售、活动怎么搞?你说我不知道,在央视都是有个班子配给我的,能行吗?”

中国匠人大会召开前45天,合伙人对赵普说:“普哥,这事就拜托你了。”结果一场大会办下来,平时很少发脾气的赵普骂哭了30多个工作人员。

“创业光靠当老好人不行,得做事情、见业绩。到了企业,拿了股权,表面上大家都尊重你,哥长哥短,那是因为过去你在主播台上累积的声誉。但要让人家从心里尊重你,得在新的领域做出让人钦佩的事情来,如果一两年还做不出什么,就不再有人信服你。”

名人转型的压力就在于此,但赵普的抗压能力有早年经历的“加持”。他16岁参军,有过3年爬冰卧雪的历练;退伍后经历了两次下岗、3次考学,最终考入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北漂”时搬了10多次家,求职被央视多次拒绝,最后还是登上了《朝闻天下》和《晚间新闻》的主播台。

赵普坦言,这份百折不挠的毅力就是在军队打下的底子。离开央视后,他去参加《鲁豫有约》节目,主持人陈鲁豫问他:“有过遗憾吗?”赵普回答:“我做事从来不后悔的。”

另一方面,媒体经历也让赵普获得了更广阔的视野、敏锐的判断力。创业以来,他没有偏离文化领域,但尝试了很多具体方向,而且偏好经济价值与社会价值兼具的项目。比如与公益相结合的“普哥焦枣”,是赵普帮安徽老家的乡亲打造的一个社会企业品牌,为的是带动当地农村的经济发展。此外,他也是天使投资人,以个人身份投资了不少新兴产业,最近正计划把中国的民宿品牌推广到日本去。

“我最不能忍受的是说我懈怠、不努力。”赵普说,“说我笨可以,说我懒最不能接受。我觉得做事首先要有态度,没有态度哪来能力。”因此,他用人的态度是:有能力而态度不行的,坚决辞退。

“创业期的公司,人员不能膨胀,更不能人浮于事。我们没有培养周期,来了就要胜任,也没有绝对的公平。”在赵普看来,创业最忌扯皮抬杠,决定了马上执行,错了就改,把试错时间缩短。“这种模式是我以前无法想象的,但创业就怕方向错误,必须不断尝试才能找准,否则越努力错得越远,不能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

“不会投资共享单车”

赵普认为“取势”非常重要,就是看清趋势和方向,并在其中扮演关键角色。而比“取势”更高一层的则是“造势”,引领和创造未来,非大企业家不能为。在这方面,赵普非常欣赏特斯拉CEO马斯克,因为“他是真正在推动社会进步”。

而在当下的中国,与实打实的硬技术研发相比,“烧钱”是更为普遍的商业运作模式。赵普对此不以为然:“用资本博弈的方式赚钱,不算真正的商业智慧,‘烧钱’模式背后都是资本竞争。”

对于眼下最火的共享单车“竞赛”,赵普明确表示不欣赏。“我并不是批评创业者,而是不支持这种模式造成的大量资源浪费、社会管理成本提高,其实是摊薄了大众的利益,换取少数人的财富。最后谁来扮演管理者的角色?各种问题都转嫁给了社会。凡是用资本堆砌的项目,我都不会参与。”

赵普对资本的价值和威力有充分的认识,他曾说:“资本可以不声不响、无色无味,也可以五颜六色、咆哮奔腾。”但他并不想跟着最热的风口走,他选择的“势”就是文化。

“我现在把主要的资金都放在文创产业上,我就看好这个领域,就喜欢自己现在做的事情。”赵普承认,自己30多岁时有过“赶潮流”的阶段,穿名牌西装、戴名牌手表,但现在有了更高的追求,算是一种家国情怀。“希望自己做的事情能改变社会,能推动一点是一点。”

赵普的日程表排得满满的,每天都要开会、参加各种活动。他希望自己能再从容一些,把工作节奏放慢一点。普雷资本的规模正在持续扩大,东家APP今年将进入B轮融资,下半年还有几个文创项目需要孵化,而且已经延伸到海外。

对于“媒体人做投资究竟靠谱不靠谱”的外界质疑,赵普希望用行动来证明,他用一句话概括了自己的决心:“所有说出去的话都是要兑现的。”

作者:《环球人物》记者 尹洁

责任编辑:顾利娟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7-09-22 17:28

标签

  • 作者:
  •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销售领先——企业价值塑造的一场硬仗

{r[title]}

利润与销售额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追求利润的前提必须先搞定销售。

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

{r[title]}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2月13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

耶伦召开发布会:谈了税改、比特币和美国股

{r[title]}

北京时间12月14日凌晨,美联储宣布加息25基点,随后美联储主席耶...

特朗普签署7000亿美元国防授权案

{r[title]}

美国总统特朗普12日签署总额约7000亿美元的2018财年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