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劳伦斯·许,在盛名和争议之下

TIM截图20170907112656

“迎青丘女帝白浅上神。”声音刚落下,白浅从天宫的台阶上缓缓而下,长长的粉色裙摆几乎铺满整个台阶。正在等待的天族太子夜华伸手去迎,白浅视而不见,冷面前行,头顶华丽丽的红冠格外耀眼。

这是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下文简称《三生三世》)中的一场重头戏:男女主角白浅(刘亦菲饰)和夜华(杨洋饰)大婚。很多观众看到这里都忍不住笑场——因为白浅头顶那“宛若盆栽”的红冠。除男女主角面瘫式演技、特效影楼风等被吐槽外,电影的服装造型也成为毁戏的“元凶”之一,这也把设计师劳伦斯·许从幕后推到了台前。

对于人们的吐槽和非议,劳伦斯·许并不感到意外。作为一名时装设计师,他对此早已习惯。从早年间范冰冰穿着他设计的“龙袍”亮相国际电影节,到近几年巴黎T台上色彩斑斓的高定礼服,每一次新作的出现都会有不同的声音出现,包括骂声。他很少去回应,仍然埋头在中国风的设计道路上,“任何新事物的出现都会引起轩然大波。至于艺术的好与坏,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宁可接受非议,不能容忍平庸

早在2013年,劳伦斯·许就与电影《三生三世》结缘。那年夏天,他带着22套服装第一次登上巴黎高级定制的舞台。中国广告片导演刘山坐在观众席中,惊艳于舞台上的一件件华服,当时就想有机会一定要和这位设计师合作。

两年后,电影《三生三世》开拍,刘山成为该片美术指导。他邀请劳伦斯·许为电影设计服装造型,两人一拍即合。在设计服装之前,劳伦斯·许并没读过原著,只知是仙侠题材的小说。读完之后,他爱上了那个故事——青丘女帝白浅与天族太子夜华间,跨越了三生三世的旷世情缘。

“我们谁也没有见过神仙,对神仙服饰的理解也都是根据每个朝代的服装演变而来,或者直接照搬某个年代的服饰。这些都没有具体规定,就让设计的空间更大。”劳伦斯·许对《环球人物》记者说。刚一开始,他就为这次设计定下方向——创新,但并不是没有依据、漫无边际。

比如青丘女帝白浅,掌管万物生灵,所以她的服饰大部分是鲜花枝叶做成。夜华贵为太子,在服饰上自然会用到碧玺等皇家贵族的元素。

劳伦斯·许在设计时还借用了许多敦煌的元素。最具争议的白浅和夜华大婚服,灵感就来自于此。他一直都有敦煌情结。少时,父亲经常给他讲张大千在敦煌临摹壁画的故事,听着听着入了迷。有一天,他蹦跳着和父亲说要去敦煌,父亲当即给了他一巴掌,“敦煌那么神圣,你去不怕侮辱了敦煌!”直到2014年,他掂量了下自己,觉得可以去了。于是带着徒弟去采风,游走于各个洞窟,被古人的“时尚”感动,如今将之用在电影中。

也许是习惯了神仙们白衣飘飘、仙风道骨,观众再看《三生三世》中奇特、新鲜的服饰和造型,自然很难接受。尤其是老凤凰折颜上神,全身上下都是五颜六色的,头上还顶着一片渐变色的羽毛,“不似凤凰,倒像是一只山鸡”。

“我可以设计一个大家熟悉的造型,这很容易。但我更愿意冒险,让人知道还有另外一种仙侠的样子。”他说,自己宁可接受因标新立异而招致的任何非议,也不能容忍平庸带来的皆大欢喜。

红毯造梦师

劳伦斯·许与电影有着不解之缘,他的成名也与电影有关。上世纪90年代,他在中央工艺美院学习服装设计,后游学巴黎。毕业后开了一个服装工作室,结果钱全砸进去,颗粒无收。但他没有放弃设计,每天都在想如何生存下去。

2003年,电影《婼玛的十七岁》入围加拿大蒙特利尔电影节,女主角李敏需要一件礼服。朋友推荐了劳伦斯·许,他不负众望,采用“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理念,一下子轰动了整个电影节。之后,他开始做电影服装设计。

他参与的第一部片子是《花腰新娘》,讲述花腰彝族新娘凤美的故事。为寻找灵感,他跟着剧组到云南石屏县——花腰彝族的聚居地,和当地人生活在一起,学唱歌,看舞龙舞狮,设计出绚丽戏服,反响还不错,也因此结识了女主角张静初。

到了2005年,电影《孔雀》入围第五十五届柏林电影节,张静初作为女主角要去走红毯,找到劳伦斯·许设计礼服。一开始,他毫无头绪,偶然间路过一家古董店,发现一顶古老的花轿,上面绣着孔雀开屏等传统图案,一下子有了灵感。他花3万多买下花轿,把轿布拆下来,缝制成一件“孔雀”礼服。张静初穿着它走完红毯后,给他发来一条短信:《孔雀》获银奖,礼服惊艳全场。

劳伦斯·许意识到一件事:电影节上,设计师和影星是最好的联姻,设计师装点了影星的美,影星为设计师扬了名。自此,他开启了自己的红毯礼服之路,范冰冰、周韵、闫妮等明星都穿着他的礼服走上红毯。

但真正让他声名鹊起的,是范冰冰在2010年戛纳电影节上穿的“龙袍”。当时接到定制消息时,距离走红毯仅有20天,“为赶制礼服,我们用了30个绣工,花了11天时间完成。”最终范冰冰拿到礼服时,离飞机起飞只剩5个小时。

“龙袍”成了电影节上最受瞩目的一道风景,但也不乏争议之声。“我只是把中国元素用时尚的方式展现,让人穿在身上,而不用人们跑到博物馆去看。”就这样,他逐渐成了影星走上国际电影节的专职服装设计师,被称为“红毯上的造梦师”。

从枣庄到巴黎

劳伦斯·许的工作室位于北京东五环的一处别墅里。门口扶梯旁,一套黑色丝质礼服立在那里,正面绣着一株黄色的梅花。再往里走,走廊两侧的空处,每隔几步就立着一套礼服,色彩艳丽。“我几乎把‘山里江南’搬到了这里。”他对记者说。“山里江南”是他上个月巴黎高定时装周大秀的主题,这些立着的礼服,从这里出发,走上巴黎的T台,如今又回归“故里”。

“整整38套礼服,都是一针一线缝制起来的。里面凝聚着中国传统技艺的精华,比如蜡染、苗绣等。”他说。去年,他到黔东南地区采风,被深山里的苗族蜡染吸引。于是便来到贵州的“蜡染之乡”安顺,与当地民众聊天。当时,他遇到一位70多岁的蜡染传承人,老人画了一辈子的图案,院子里存放着很多作品,最让他吃惊的是老人还会彩色蜡染。最终,他将蜡染以及当地服饰精粹融入自己的设计中,并将它们带到巴黎的舞台。

“设计师要做的,就是将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继续用下去,不让它绝灭。”劳伦斯·许说,他的梦想就是带着中国文化走向世界。

之所以有这种想法,与他少时的生活环境有关。他原名许建树,生于山东枣庄。母亲是个京剧演员,童年时他就十分迷恋那些华丽的戏服。他拿起画笔,画女孩在舞台上跳舞,画他看到的一切,后来还学起书法。

等到长大些,他爱上了服装设计。12岁时,他偷家里的钱,买来毛线和钩针,给9岁的弟弟勾出一件毛衣。第二年,他不知在哪儿翻出一本《青岛裁剪》,自学设计和裁缝,给姐姐做了一件旗袍。

几年后,带着设计的梦想,许建树离开枣庄到北京,再从北京到巴黎,跨越1.8万里。凭借一套套礼服,他成为服装设计师劳伦斯·许。

如今的他,将时间分为两部分:陪妻子和女儿;工作。在成家之前,但凡醒着,他都在想设计——走路在想,吃饭在想,开车也在想。而现在,“我明显感到自己正在贴近生活,变得温暖,这也让我的作品更加美好。”劳伦斯·许说。

作者:《环球人物》记者  陈娟 张蕾

责任编辑:顾利娟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7-09-08 09:39

标签

  • 作者:
  •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西班牙宣布驱逐朝鲜大使

{r[title]}

据外媒报道,继墨西哥、秘鲁、科威特之后,西班牙于当地时间18日...

第二十六届金鸡百花电影节闭幕

{r[title]}

9月16日,由中国文联、中国电影家协会和呼和浩特市人民政府共同...

解散众议院提前大选?安倍晋三打的什么算盘

{r[title]}

多家日本主流媒体18日报道,首相、自民党党首安倍晋三可能在本...

外卖“吃掉”方便面?(网上中国)

{r[title]}

马路上外卖“骑手”们来来往往,送餐小哥穿梭在校园、企业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