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他在战火中长大,现在做的游戏下载量已经突破1.7亿次

布兰科·米卢蒂诺维奇

编者注:

这是一个回归寻找初心的故事。他生于战争中的贝尔格莱德,后来前往其他国家工作,最后又回到自己出生的城市,并且在这里获得了成功。他的足球游戏“最强十一人”已经有超过1.7亿次下载,去年的收入达到7500万美元,还请到了知名足球教练穆里尼奥代言。

在成功的同时,他也没有忘记回馈这座城市。他积极投身慈善事业,已经成为了这个国家最大的慈善家。更重要的是,他还用自己的行动帮助这座城市和这个国家从战后恢复过来,留住人才,加快发展。

战争和家庭的影响,让他尤其珍视自由。为了公司能自由发展,他甚至没有拿过投资。这是很多硅谷创业者很难体会到的。你可能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一定不能错过他的故事。

彭博社最近采访了他,以下是彭博社文章:

布兰科·米卢蒂诺维奇(Branko Milutinovic)曾经离开战火纷飞的塞尔维亚。他回来之后,开发了一款足球游戏。现在这款游戏已经有超过1.7亿次下载。

米卢蒂诺维奇在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长大。在他小时候和朋友踢球的时候,总会被空袭警报打断。“从你听到空袭警报,到空袭到来,大概有5-10分钟的时间。你必须在这点时间里找到躲避的地方。”他说。

现在米卢蒂诺维奇已经34岁了,但仍然可以清晰的回忆起小时候的躲避空袭的场景。“你可以从窗户里看到火箭弹飞过,也可以看到反击的导弹冲上天空。然后就是各种爆炸的声音。感觉像生活在电影里。”

布兰科·米卢蒂诺维奇

战火一直持续到1999年才结束。最终塞尔维亚前总统下台。但长期内战导致这个国家的经济已经不堪一击。米卢蒂诺维奇小时候除了足球,还很喜欢电脑。他在学校里成绩也很好,并且获得了计算机的学士学位。然后,就像很多当时的塞尔维亚年轻人一样,他离开了自己的祖国,去闯荡世界。

米卢蒂诺维奇的第一站是丹麦哥本哈根,他在当地微软的分公司找了一份初级的工作。这份工作还行,但米卢蒂诺维奇不喜欢。他很想回到贝尔格莱德照顾自己生病的父亲。

2009年,米卢蒂诺维奇和他大学同学伊万·斯托伊萨夫列维奇(Ivan Stojisavljevic)、米兰·约沃维奇(Milan Jovovic)决定回到塞尔维亚。他这两位同学也在微软工作。

回到贝尔格莱德之后,他们尝试了很多项目,最终决定把积蓄都投入到做游戏上。当时他们已经开发出了一款名为Nordeus的算法,并以此作为了公司名。他们预计自己的钱够撑一年左右,而且万一不成功,他们也能找到其他编程方面的工作。“我们不是为了发财才做的这款游戏,我们想以做游戏为生。”米卢蒂诺维奇说。他个子很高,身材很好,有金色的头发,鼻子看起来像是拳击选手的鼻子。

他们决定做一款游戏,然后可能还会有更多。他们三人开发了一款足球游戏“最强十一人:足球经理巅峰对决(Top Eleven)”。玩家可以在游戏里创建足球队,通过选秀和交易来获取球员----就像真实大联赛里的球队经理一样。

在游戏发布一年后,“最强十一人”已经成为了Facebook 上最流行的游戏,其火热程度超过了艺电(EA)和Zynga 这些大牌游戏厂商的游戏。现在,这款游戏的下载量已经达到了1.7亿次,而且在全球拥有众多忠实粉丝。

“最强十一人”的代言人:知名足球教练穆里尼奥

很多游戏都会突然火爆,然后就一路下滑。但“最强十一人”不一样,这款游戏一直在持续增长。在美国和其他足球文化不是很盛行的地方,这款游戏可能不太知名。但是在七个国家,“最强十一人”都进入过苹果App Store 的收入榜前十。在欧洲、东南亚和拉丁美洲都有非常不错的表现。去年,Nordeus 的收入达到了7500万美元。

“你根本想不到,从那样的地方成长起来的人,会获得如此的成功。”克里斯坦·赫尔南德斯(Christian Hernandez)说。他之前是谷歌和Facebook 的高管,现在是伦敦一家投资公司White Star 的合伙人。“在做案例研究的时候,我最喜欢用他的例子。”

和Uber 这样的公司来比,Nordeus 还是很小的一家公司。但米卢蒂诺维奇喜欢这样。和其他创业公司要靠投资不同,从“最强十一人”发布三周之后,Nordeus 就一直都是盈利的。因此米卢蒂诺维奇从来没有拿过投资。

没有投资人的压力意味着他们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无论是全公司去希腊旅游,还是花一整年的时间做一款新游戏(预计今年发布),或者成为塞尔维亚最大的慈善机构。

“投资人会给你很多钱,但会限制你的自由。”米卢蒂诺维奇说,“我们以前不怎么需要钱,现在也不需要。自由对我们来说则弥足珍贵。”

战争印记

曾经,硅谷是一个人们把出格的行为看作是创新的地方。硅谷激励了很多企业家,但要是寻找灵感的话,这些企业家不如看看米卢蒂诺维奇。

米卢蒂诺维奇的名字来自他的爷爷。在纳粹占领贝尔格莱德的时候,他爷爷是一名摔跤冠军,而且是反抗军的领袖之一。他爷爷还曾被关在一所盖世太保的监狱。“我的第一台电脑就是爷爷买给我的。”米卢蒂诺维奇说,“我幼年时的记忆,大多是在造东西、玩游戏或者电脑。”

他的父亲是一位律师,但因为政治原因,他没办法从事律师的工作。爷爷和父亲受政权压迫的经历深刻的影响了米卢蒂诺维奇----我们见了两次面,他至少用了15次“自由”这个词。

好在巴尔干战争的主战场不在贝尔格莱德,所以他的童年并不是过于混乱不堪。至少他每天都可以玩足球或者玩游戏。米卢蒂诺维奇在10岁的时候写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程序,是一个简单的解谜游戏。他还在一些数学和物理竞赛中赢得过奖牌。“本质上来说,我是一个极客。”他说。

但是战争的印记仍然无处不在。11岁的时候,米卢蒂诺维奇去医院做阑尾手术,他看到了很多被炸断炸掉手脚的孩子,还看到了很多孤儿。这些孤儿在战争中失去了父母。几乎整个1990年代,米卢蒂诺维奇在都在战争中度过。直到北约介入、南斯拉夫分裂之后,战争才逐渐停止。

贝尔格莱德街头建筑仍然有明显的战争印记

米卢蒂诺维奇就读的中学,经常接收来自克罗地亚以及其他周边受战争影响国家难民的孩子。“这些孩子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他们不会跟任何人讲话。我很同情他们,每个人都同情他们。”米卢蒂诺维奇说。

Nordeus 公司现在已经在塞尔维亚建了11所儿童医院,这也让这家公司成为了塞尔维亚最大的慈善机构。他们的医院每年会接生2.1万个新生儿,这个数量基本上是塞尔维亚一年6.5万新生儿的三分之一。

在贝尔格莱德,一家Nordeus 资助的医院曾经是一所监狱,而现在这家医院每天能接生30个婴儿。比利亚娜·佩约维奇(Biljana Pejovic)医生给我们看了新建的侧楼,这里曾经被用来看护早产儿,Nordeus 员工的早产儿也曾在这里接受照看。“我们以前没有必要的设备,他们的帮助很及时。”佩约维奇说,“这等同于拯救生命。”

米卢蒂诺维奇已经成为了塞尔维亚年轻人的偶像,很多人希望像他一样投身科技产业。今年,他跟自己在微软的朋友,以及基因测序公司Seven Bridges Geonomics 联合发起了一项名为“数字化塞尔维亚”的行动,以此来刺激塞尔维亚的科技发展。

他非常希望人们能了解塞尔维亚除了战争的另一面,但他也知道这需要时间。现在他面临的最大的挑战之一是如何留住塞尔维亚最好的学生。

一次,有一位大学毕业生前一天同意来Nordeus 工作。第二天他哭着来到公司说,他无法来这里工作,因为他爸爸想让他出国。

这位老人不相信一家贝尔格莱德的科技公司能撑很久。米卢蒂诺维奇给这位父亲打了电话,请他来自己公司看看。“我不会轻易放弃的。”他说。他跟老人一起待了三个钟头,然后老人同意了儿子的这份工作。

现在塞尔维亚的失业率已经达到了30%。武卡心·斯托伊科夫认为,米卢蒂诺维奇的决心能帮助这个国家解决就业方面的问题。斯托伊科夫在当地运营一个联合办公空间。“很多人会把自己做不成事情的原因归咎于他们的出身。Nordeus 是一个绝佳的反例。”他说。

硅谷印迹

在贝尔格莱德,人们可以随处抽烟,包括在医院。由于建筑十分粗野、基础设施又很差,这座城市的一些地方看起来远远落后于时代。一些楼房还留有二十年前战争炮火的印记。但同时,这座城市也在飞速的变化中。

贝尔格莱德位于多瑙河和萨瓦河的交汇处,这座城市里也有年青充满活力的一面。你可以看到人们坐在餐厅和酒吧外面休息聊天。市里还有一座尼古拉·特斯拉博物馆,这里是游人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特斯拉是一位塞尔维亚裔的美国人,是他的故事激发了伊隆·马斯克创立了特斯拉汽车公司。河边还有很多夜店,人们可以狂欢到半夜。

贝尔格莱德的尼古拉·特斯拉博物馆

Nordeus 公司位于贝尔格莱德市中心一座现代化的建筑里,他们占据了好几层。他们公司员工除了当地人,还有30多位来自其他国家,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地。办公室的装修和氛围跟典型的硅谷创业公司一致。公司提供免费的早餐和午餐,冰柜里塞满了冰淇淋和其他用微波炉加热就能吃的食品。当地一家餐厅会给Nordeus 做具有当地特色的食品。Nordeus 每个月都会订很多很多。

在一间会议室旁边,有一个真人大小的僵尸。办公室里还有专门的游戏厅,里面有带动感的赛车游戏和虚拟现实游戏。对于公司的真实盈利情况,米卢蒂诺维奇一直守口如瓶。但他们一定赚的不少。

米卢蒂诺维奇已经结婚并且有两个孩子,他们住在贝尔格莱德市中心。他妈妈就住他们楼下。他说,现在科技行业太注重财富了,他发誓自己不会卖掉公司,也不会去拿投资。他认为公司员工的上限是250人----他们现在有大约170人----因为如果员工太多“每天上班就不会那么有趣了”。

一名Nordeus 的员工正在工作

尽管如此,他还是会跟那些想要投资Nordeus 的人吃饭喝酒。“我们可以一起品尝美酒、美食和松露蛋糕或者寿司。”他说。

Nordeus 能否始终保持独立得看这家公司以后的游戏能否成功。虽然现在“最强十一人”还是很受欢迎,很多人愿意在这款游戏上花大笔钱,但是游戏毕竟有生命周期而且玩家的可以很快转移自己的兴趣。

现在,Nordeus 的核心还是那一款游戏。“问题是,你能否从研发出一个爆款,到两个、三个到更多。这是他们现在正在经历的学习曲线。”唐·马特里克说。他曾是游戏公司Zynga 的首席执行官,当时他们想收购Nordeus。现在他成为了米卢蒂诺维奇的导师。

吃完饭在回家的路上,米卢蒂诺维奇看起来非常享受现在这种状态:管理塞尔维亚最具潜力的一家公司。他知道成功可能很快就会成为过去,但他同时也表示公司的下一款游戏在测试期间表现非常好,这让他很有自信。这款游戏是一个战斗游戏,名字叫“Spellsouls”。

就算这款游戏不成功,他也表示公司还有钱来承担犯错的后果。“我们为自己来自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而感到骄傲,我们会自己从一无所有到把公司做成这样而感到骄傲。”他说。然后,他又说了一遍那个重复了15次的词:“我们想要自由。”

责任编辑:王玮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7-08-25 11:07

标签

  • 作者:
  • 来源:凤凰科技

最新文章

西班牙宣布驱逐朝鲜大使

{r[title]}

据外媒报道,继墨西哥、秘鲁、科威特之后,西班牙于当地时间18日...

第二十六届金鸡百花电影节闭幕

{r[title]}

9月16日,由中国文联、中国电影家协会和呼和浩特市人民政府共同...

解散众议院提前大选?安倍晋三打的什么算盘

{r[title]}

多家日本主流媒体18日报道,首相、自民党党首安倍晋三可能在本...

外卖“吃掉”方便面?(网上中国)

{r[title]}

马路上外卖“骑手”们来来往往,送餐小哥穿梭在校园、企业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