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希特勒放弃毒气战,被谁忽悠了

本刊特约记者 杨晓


 不久前,白宫的新闻发言人斯派塞在新闻发布会上说,20世纪40年代的纳粹头目希特勒并没有像叙利亚总统这样使用化学武器。这句话引起了轩然大波。

 后来斯派塞公开道歉,说这是一个错误,自己想要表达的是,阿萨德授意使用沙林毒气对付叙利亚平民,是违背民众意志的极度恶劣行为。当然,他和希特勒之间没有任何可比性。

斯派塞提到的沙林毒气是一种无色无味的剧毒化合物,学术名称甲氟膦酸异丙酯。这种毒气可以麻痹人的中枢神经。有研究表明,人体接触10秒沙林毒气即可致死。他提及希特勒,或许是想到了“二战”期间葬身毒气室的犹太人。

作为一名曾在战场上厮杀的战士,希特勒深知毒气的威力。但自“二战”结束后,一个难题始终困扰着历史学家:希特勒毒杀犹太人时,没有半点犹豫,为何偏偏没有对盟军采取同样手段?

 

QQ截图20170516171632

 

时间回到1918年。

 

10月中旬,一列满载伤兵、车身两边贴满了革命口号的火车,缓缓地朝德意志帝国东部边界安全地带驶去。

 

在车内的数百名伤兵中,不少是刚在比利时的一次毒气战中被毒瞎双眼的伤员。10月13日晚,英军以毁灭性的炮火猛轰德军前沿,施放毒气。

 

首先受到毒气影响的是巴伐利亚第十六后备步兵兵团。士兵们个个精疲力尽,蜷缩在战壕里;英军的炮弹在他们四周一颗颗爆炸,将地面撕裂。猛然间,一阵被炮弹掀起的尘土带着刺鼻的气味涌进战壕。不知谁高喊了一声:“毒气!”这是他们第一次碰到芥子气。士兵们慌忙戴上防毒面具。到了拂晓,毒气才慢慢消散。士兵们撕下面具,大口大口地吸着清晨的空气。但因为空气中仍有毒气残留,许多人立即翻身倒毙。剩下的人被从死神手中救出,其中包括年仅29岁的下士阿道夫·希特勒。列车带着希特勒东行时,他与其他受害者一样,双眼红肿,眼前一片漆黑。他此时还不知道德国失败到了何种地步。

 

此前,希特勒表现英勇,却未被重视。他也不觉得沮丧。如有人与他相争,他便会大发雷霆,双手往口袋里一插,来回踱步,破口大骂悲观失望的人们。然而当火车拉着他前往远离战线的医院时,他的崇高愿望全被抛到九霄云外了。

 

经过几个星期治疗后,希特勒恢复了视力。角膜炎慢慢消去,双眼也退肿。视力的恢复给希特勒带来了希望,他以为自己还能上阵厮杀。可事实上,柏林已被包围,而新任总理又敦促德皇退位,以便签订停火协议。

 

据希特勒回忆,当时病人们聚集在小厅里,“听到德国已成为‘共和国’时,众人好像全气得浑身发抖。”他不能接受现实:“我无法再安坐,那怕是1分钟。一切又在我眼前重现。我摇摇晃晃地回到宿舍,一头扑在床上。”

 

极端的失望促使希特勒思考现状。“是步入政界呢,还是继续当建筑师,我一直摇摆不定。当晚,我便下定决心,如视力恢复,便步入政界。”如同他允诺过的一样,他庄严地宣誓,要“成为一位政治家,用毕生的精力,去实现他得到的命令”。

 

芥子气像是来自西伯利亚的蝴蝶。它扇动翅膀,改变了希特勒的命运,也改写了人类的历史。

QQ截图20170516171619

 

希特勒当然有机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使用毒气。有人称,他放弃使用毒气是受化学家阿曼洛斯的影响。

 

阿曼洛斯最初在德国一家化工公司工作,他勤勉刻苦、才能出众,曾获得战功十字勋章以及骑士一级和二级战功十字勋章,被认为是德国“二战”中不可或缺的人物。

 

让阿曼洛斯投入最多时间和精力研究的化学制品之一便是塔崩。1936年12月,施拉德博士发明了第一批塔崩,他发现塔崩能够有效杀死叶虱,本想用这种制剂充当杀虫剂。但在随后一个月,施拉德发现,一旦人吸入塔崩,就会失明并出现窒息现象,几分钟内便会死亡。 

 

希特勒知道后,命令武器研发部门接手了这个项目,阿曼洛斯也参与其中。纳粹很快将塔崩视为具有发展前景的新武器。由于担心盟军同样会制造塔崩,他们把研发列为机密。

 

进行大量测试和研究之后,希特勒决定开设一家工厂,专门用于大规模制造这种神经性毒剂。尽管3000多名工人小心防范,但还是发生了300多起事故——意外溢出的塔崩曾导致10名工人死亡。截至1943年6月,德国已经生产了1.25万吨塔崩,其中大多数被装入炮弹和炸弹等武器。

QQ截图20170516171626

 

1943年5月,在斯大林格勒溃败后不久,希特勒便召见军备部长斯佩尔和阿曼洛斯,讨论化学武器的使用。很多纳粹高官一直恳求希特勒使用塔崩对付苏军,但均遭拒绝。

 

希特勒并不担心英国人和美国人能研发出芥子气,他担忧他们是不是能研制出类似塔崩这样更为致命的神经性毒剂。当他询问阿曼洛斯的看法时,阿曼洛斯说:“我有理由相信国外也已经知道塔崩的存在。据我所知,塔崩早在1902年就已经被公开,那个沙林也申请了专利,这两种物质都已在专利中出现。”

 

阿曼洛斯的回答可能毫无真实性可言。但听者有意,希特勒意识到,盟军可能使用塔崩或者类似化学制品进行报复。他陷入深思,最后终止了会议。在随后的交战中,希特勒的很多部下继续向他施压,劝说他下令使用塔崩等神经性毒剂,但他从未改变想法。

QQ截图20170516171644

 

许多研究“二战”德国史的专家对1896年至1911年的科学文献翻了个遍,以确定是否正如阿曼洛斯所说,塔崩,已经公开了。但迄今为止,他们还没有任何发现,这也就意味着阿曼洛斯确实在误导元首。

 

他是否有意而为呢?实际上,塔崩在1937年才获得专利。阿曼洛斯对化学武器了如指掌,如果说他把1937年和1902年搞混,显然无法令人信服。

 

阿曼洛斯虽是为纳粹德国工作,但在他的心中,依然保存着对犹太人的怜悯之心,只是战争期间,工作性质让他不得不把这种心情隐藏起来。1941年4月,他在写给友人的一封信中说:“借与集中营管理部门共同举行晚宴的机会,我们会进一步敲定更多工作,能够真正让集中营良性运转,让里边的人们可以好受些。”

QQ截图20170516171638

 

 

作为化学家,没有人能够比阿曼洛斯更清楚,发动一场化学战争将产生怎样灾难性的后果。也许正因如此,他才会在1943年5月举行的那场会议中,凭借专家身份劝说住希特勒不对盟军实施化学武器攻击。而希特勒也真的信了。或许希特勒当时想到当年因吸入芥子气,差点命丧战场的自己,从而对英美盟军心生怜悯,放弃了化学攻击。

 

1947年8月,阿曼洛斯因反人类罪在纽伦堡接受审判。受审中,他详细讲述了与希特勒的此次谈话。最后,他还是被判入狱8年。1990年,阿曼洛斯离开人世。若事实果真如此,阿曼洛斯便是一个真正意义上影响战争走势的非凡人物。从一定意义上说,他的一席话不仅仅改变了二战的进程,同时也改变了人类历史的进程。

 

 

 

责任编辑:王玮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7-05-17 13:10

标签

  • 希特勒
  • 作者:
  • 来源:环球人物网

相关文章

安倍内阁决议强推希特勒自传 《教育敕语》后再次罔顾民意

日本安倍内阁通过决议,允许将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作为日本教材的内容,此举在海外及日本国内引发质疑和...

2017-04-20  评论

奥地利议会通过决议 政府将没收希特勒故居

经历数年争论,奥地利议会于12月14日最终通过决议,允许政府没收纳粹头目阿道夫·希特勒的故居。

2016-12-16  评论

以总理称伊斯兰领袖煽动纳粹屠杀 默克尔:该负责的是我们

以色列总理利塔尼亚胡周二宣称,二战时巴勒斯坦的伊斯兰领袖侯赛尼煽动纳粹头目希特勒,才发生犹太人大屠杀...

2015-10-23  评论

俄罗斯电视台误播普京“与希特勒散步”

“与希特勒散步”,俄罗斯电视台“第五频道”在晚间新闻节目中报道普京总统参加活动的画面中竟然用了这句话...

2015-10-12  评论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上半年纪检监察机关处分21万人 含省部级干

{r[title]}

2017年上半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接受信访举报131.9万件次,处...

习近平向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国防科技大

{r[title]}

新调整组建的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国防科技大学成立大会暨军队...

双普会还有“二谈”:一场就着甜点的对话

{r[title]}

美国白宫18日证实,本月初二十国集团(G20)德国汉堡峰会期...

花样游泳——集体自由自选预赛:

{r[title]}

7月19日,中国队在预赛中。当日,在匈牙利布达佩斯进行的第17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