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美联储6月加息可能性为95% 日元过去1个月全球最弱

新闻配图

在3月10日至4月11日这一时间段里,日元成为全球表现最坚挺的货币。在外汇市场,日元兑美元的汇率一度上升4.7%。在全球各主要货币中,英镑处于仅次于日元的第二位置,其汇率涨幅也达到2.7%。而在新兴货币市场中,日元兑墨西哥比索的汇率也上升4.4%。

此一时彼一时,自4月11日以来,日元却成为了全球外汇市场中表现最为疲弱的货币。 其中日元兑美元汇率下跌3.6%。然后是加拿大元,其兑美元的汇率下跌3.3%。在新兴货币市场中,智利比索表现最差,其兑美元的汇率也下跌2.7%。

日元走势的逆转,再加上对美国国债的抛售,进一步扩大了美国国内利率对日本国内利率的溢价差距。 4月18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2.16%的水平。而在此前一天,美元对日元汇率刚刚触底,达到1美元兑换108日元。而4月18日,美国10年期国债与日本10年期国债相比,溢价差距下跌至2.16%左右。

截止发稿时间,虽然后期出现轻微回落,但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上升至2.42%的水平。尽管PPI涨幅超过预期,油价继续出现复苏,但上周末美国10年期国债却出现上攻逆转的趋势。截止昨天,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较日本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出现2个月以来的最高溢价涨幅,至2.37%。

从目前来看,外汇市场中日元和美元之间的变化,正在成为两种主要的解释和描述模型。首先涉及的是外部失衡问题。汇率变动正在将贸易平衡带入一种平衡模式。这是一种传统的方法。拥有大量货币盈余的国家应该期望货币升值,而赤字规模较大的国家则应该让货币贬值。

这种做法类似于购买力平价(PPP)。汇率变动能够让一篮子商品价格出现均衡。基于这种想法,很多经济学家过去曾声称,如果美国政府实施边境调节税政策,美元将会“自动”升值,以抵消边境税造成的影响。甚至像马丁·费尔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这样备受推崇的经济学家,也在按照这一思路进行辩论。不过,经济学家们的这种观点似乎多少有点天真。

第二个用于解释和描述的模型是基于利率问题的讨论。外汇是货币的一种价格,而利率也是。货币价格的这两种基本要素似乎是相关联的,甚至就算不是线性相关,但也存在某种联系。这种联系部分来自于利率平价,因为理想情况下,外汇价格应该按照利率变化而发生均衡变化。以下采用一种比较柔和的版本来描述二者之间存在的分歧。

去年,全球货物与服务贸易总额为250亿美元左右。而外汇市场每周的交易额也略超过250亿美元。对于主要货币来说,资本流动规模比贸易流动规模大得多。全球贸易的碎片化、扩张的供应链、定价转移和市场份额的竞争,远超过企业利润率。这也是解释为什么贸易活动对外汇市场过去发生的多次价格波动似乎不太敏感的原因所在。

此外,受国际投资头寸净增长的影响,贸易流动并不总是带动经常账户余额增加。

今天早些时候,日本国内发布了3月份经常账户数据。据了解,日本国内经常账户盈余2.9万亿日元,是过去二十年中盈余规模最大的一次。而该国国内商品盈余为8660亿日元。其中关键的驱动因素是投资收入的盈余,该数字为2.2万亿亿日元。

从日本所发生的情况来看,日元升值并没有促进该国的出口贸易增加。而日元疲软对其经常账户造成的影响,也没有提振出口贸易,但日元升值却刺激了该国息票价值,股息和海外利润的增加。

市场目前普遍存在的想法是,美联储将会在今年6月份再次加息(根据彭博社的预测,加息可能性为95%,而根据CME的预测,加息可能性为83%)。而市场不相信美联储会在一年时间中推出第三次加息措施。 彭博社估计认为,美联储在今年年底加息的几率为45%,而CME给出加的息概率接近40%。此外,市场还预期欧洲央行将会在今年6月份正式调整自己的远期指导目标,并在9月份宣布逐步减少量化宽松政策的意图。

而日本央行似乎在寻求一个完全不同的进程,一个可能不会完全得到市场认同的进程。基本上来说,日本央行不会再追求量化宽松,因为市场参与者已经开始认识到这一点。欧洲央行正在执行回购措施,典型的例子就是每月60亿欧元资产的买入。这是一个基本的定量要素。而日本央行一直都将自己的目标定在每年回购80万亿日元的水平。然而,目前这一切已经发生改变,并持续了数月时间。

现在,日本央行已经将自己的目标从以往资产负债表的具体扩张转向了利率政策调整。除了实施10个基点的存款负利率之外,日本央行还正在将10年期国债收益率控制在零左右的10个基点内波动。为了保持这一波动范围,日本央行不再需要买入80万亿日元的资产。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此前已经认识到这一点,但他在近期才给出了具体建议。黑田东彦给出的建议是,让日本央行资产负债表保持近60万亿日元的上升幅度。

美国国内4月份的零售业和消费报告将会在明天发布。与3月份的疲软数据相比,预期二者在4月份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改善。如果分析预测准确,则影响美元兑日元汇率的关键因素是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而不是即将发布的4月份零售业和销售价格数据。然而,考虑到近期的价格变化,市场似乎需要一个令人惊喜的上行数据,以延长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和美元兑日元汇率的上升。目前美元兑日元汇率在1美元兑113.00日元至113.20日元区间波动,未来可能会回落至1美元兑112.00日元的水平。(双刀)

责任编辑: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7-05-16 11:02

标签

  • 作者:
  • 来源:凤凰国际iMarkets

最新文章

李稻葵:中国的“一带一路”和西方殖民主义

{r[title]}

近日,由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金砖国家经济智库、清...

月星光公益榜出炉 angelababy投身公益事业

{r[title]}

近日,中国公益指数官方微博发布了星光公益榜TOP10,Angelababy...

《跨界歌王》陈赫唱功遭“排挤” 邓萃雯“

{r[title]}

大型明星跨界音乐节目2017《跨界歌王》第七期竞演即将于本周六(...

特梅尔自称“太天真” 誓言坚决不会辞职

{r[title]}

巴西总统米歇尔·特梅尔接受巴西媒体采访重申自己无罪,坚决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