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超7成网友称现金非必需 无现金生活离我们有多远

全国人大代表、杭州基层公交司机虞纯用支付宝扫二维码购买了一根糖葫芦

如果兜里没带一分钱,你敢出门吗?这个问题三年前提出来,绝大部分人都会坚决说“不”。但是今天,随着扫码支付、银联闪付、网上支付等方式的兴起和银行卡的全面普及,很多中国人都可以毫不犹豫地说“敢”。有调查显示:超过70%的网友认为现金已不是生活必需品。不久前,支付宝更是放出豪言:要推动中国在5年内进入无现金社会,引发各界热议。无现金社会究竟离我们有多远呢?

调查

您最近一次用现金是什么时候?

最近一次,您用现金是什么时候?为什么用?北青报记者最近做了一个调查。

叶小姐,27岁,公司职员:我早就习惯出门不带钱包了,有手机就行。最开始还会带张信用卡。可现在信用卡都跟支付宝和微信绑定了,也用不上了。平时上下班坐地铁刷一卡通,吃饭网购都可以用支付宝和微信,给房东交租金一般用手机银行转账。最近一次用现金就是前天在小区门口的水果摊买了20元的水果。其实老板也有微信,但我懒得加他,也怕不安全。

李女士,40岁,全职主妇:我出门一般还是会在钱包里放些钞票,但是现在必须用现金的地方真是越来越少了,1000元可以用很久。最近一次用现金就是昨天打车。本来我都是用叫车软件打车,但当时是高峰期,能叫到的车都离得远,刚好有辆空出租车过来,我就上了车。下车时,本想用微信支付,因为以前遇到过的士司机给乘客一个二维码,扫一下就可以付账。但昨天那位司机说最好付现金。平时去超市买东西也可以用支付宝,但有时候去早市买菜或街边摊就得花些现金,不过现在能用支付宝和微信收钱的小摊贩也多了起来。对我这样的家庭主妇,手机支付有一个特别的好处就是方便记账,花现金如果没有小票或发票,就会忘记具体金额,但手机支付哪怕1分钱也帮我们记得清清楚楚。

陈先生,70岁,退休老人:我只要出门消费都用现金,我们老年人没有信用卡,也不会用手机买单。我平时也用微信,但没有绑定银行卡,老觉得不安全。虽然孩子们都用得挺好,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今年春节我抢了大概200多元钱的红包,本来还担心不能提现没法用,但是孩子教我用红包里的钱在微信里就给手机充值了。这个功能太方便了,我以前都是出门买卡充值,十分麻烦。这几天我打算专门办张银行卡,少放点儿钱,跟手机绑定起来。

体验

体验北京“无现金”生活

杭州的无现金生活被公认走在全国前列。北青报记者跟踪了杭州老司机在北京体验无现金生活的全过程——在向大会提出建设无现金城市的建议后,3月9日中午,趁着会议的午休时间,全国人大代表、杭州基层公交司机虞纯来到北京街头,进行了一次实地调研。

第一站:医院手机挂号,有望缓解老百姓看病难。中午12点半,虞纯先来到离会议驻地最近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这里能用手机挂号吗?”在挂号大厅,虞纯问工作人员。工作人员介绍,可以用手机预约挂号,也能直接在手机上付挂号费。这样,按照预约时间就能直接去看医生,大大省去了动辄半小时的排队挂号的时间。“能用手机看病付款吗?工作人员解释:医院的诊间费用缴纳确实在开发,但是最后到每个收费窗口都能用扫码支付。

第二站:无现金+信用就可以骑上共享单车。紧接着,虞纯来到后海附近的荷花市场,一排车座椅上印着“免押金”的共享单车吸引了虞纯的注意:“免押金怎么用法呀?”现场正在放车的永安行工作人员回答:只要芝麻信用超过600分免押金,就能免押金开锁用车。我们相比其他共享单车,省得用户还得多出一笔押金。

第三站:北京最老街道,95%以上的店铺都用无现金支付。骑上共享单车,虞纯来到北京城最老的一条胡同——烟袋斜街。几乎所有的店铺都能用无现金支付了。漂亮的窗花、可爱的兔儿爷,都可以扫一扫就拿走。连卖糖葫芦的都用上了支付宝收款。据了解到,目前这条街上的近百家商铺里,可无现金交易商户占比95%以上。

追访

“无现金生活”不等于“无”现金

事实上,支付宝、微信等移动支付的流行和推广,让我们越来越很少使用现金,远离现金。

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表示,从国际上来说,无现金社会这个词语出现了25年多了,但到目前为止尚无真正公认的无现金社会的国家。无可否认的是,中国无现金社会正在加速发展,这是一场自下而上的货币“支付方式的革命”。随着我国移动互联网、第三方支付行业的迅速发展与社会治理水平的提升,连边远小县城、小商贩都基于便捷性而加入到无现金支付的潮流当中了。不仅仅是年轻人,甚至越来越多的中老年人也开始接受和习惯“扫一扫”这种“掏手机”消费方式。

“无现金社会并不是指整个社会完全没有现金,而是指一种以电子支付为主的经济模式,全社会现金使用率极低,人们可以无障碍地使用电子支付方式进行消费。”盘和林表示。上海大学科技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孟添也认为无现金社会并不是消灭现金,而是将无现金作为主流支付方式的社会。“无现金社会”符合社会发展规律和民众消费习惯,其内涵也非常丰富,包括互联网支付、银行卡、二维码支付、NFC(近场支付)等各类支付工具的应用。在孟添看来,无现金社会是货币形态演变的必然趋势。

现象

中国跨越信用卡直接跳至移动支付

全球各国的无现金社会都在加速发展。在互联网诞生的20多年里,全球印钞厂的印钞数量已经在快速下降。数据显示,在2008年至2012年间,全球现金交易数额为11.6万亿美元,增幅仅有1.75%;而同期的非传统支付方式交易数额增加近14%,其中包括在线、移动支付,以及所有现代无纸币交易方式。

“中国实现无现金社会的路径一定会与欧美发达国家不一样。”孟添指出,国外几乎人手几张信用卡,他们的无现金社会更多依靠POS机刷银行卡,而中国消费者显然更倚重于手机支付。中国由于互联网普及率高、网民众多,移动支付已经渗透到民众生活的每一天,这是我们的土壤与基础。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迅猛壮大,银行等也加紧互联化的步伐,同时我们本身金融体系发展还不够成熟与完善。因此相比西方发达国家,中国在移动支付领域具有更广大的市场空间与普惠需求。

“手机作为支付媒介带来前所未有的巨大便利性,也催生了广泛的市场空间和需求。中国在相关产品的创新方面是走在其他国家之前的,因此移动支付在中国消费者中的推广和接受度相对较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高洁也有同样的观点。

来自中国央行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中国人均持有信用卡下降到0.29张,而2014年年底时,中国人均持有信用卡曾达到0.34张的峰值。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去年年底曾发布《2016年移动支付用户调研报告》。调查结果表明,有47.5%的客户都是因为无需带现金或银行卡而选择了移动支付。

现状

中国消费者八成依赖移动支付领先全球

研究机构艾瑞咨询估计,2016年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的规模扩大2倍多,达38万亿元(约合5.5万亿美元)。而研究公司福雷斯特的数据显示,2016年美国移动支付规模增长为39%,为1120亿美元。以此估算,中国的移动支付规模已接近美国的50倍。

著名的市场调研公司尼尔森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全球范围内,移动数据支付占据了非现金支付行为的几乎半壁江山,比例高达43%。而基于国别的用户调查数据显示,86%的中国消费者使用并信赖移动支付,这一比例遥遥领先其他国家。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移动支付在中国的快速发展,一方面得益于后发优势,中国没有深厚的信用卡文化,直接从现金支付跳到了移动支付;另一方面,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迅猛壮大,及其推动的移动支付线下场景的广泛覆盖,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从支付宝的情况看,目前全国超过200万家餐厅、商超便利店可使用支付宝买单,超过80万个停车位支持支付宝,超过20000家加油站可以使用支付宝扫码支付。此外,全国2万多家体育场馆及场所可以通过支付宝预定,超过30个省份、120个城市的景点门票可以通过支付宝购买,超过5万家酒店可以使用支付宝扫码付款。用户已经可以在全国超过2000个火车站,使用支付宝扫码付款在售票窗口和自助售票机上购买火车票,支付宝也已经覆盖了全国主要省市超过2000个汽车客运站。此外,全国超过1100家大中型公立医院加入支付宝“未来医院”,通过手机就能实现挂号、缴费、查报告等全流程移动就诊服务,支付宝覆盖国内所有主流挂号平台,通过支付宝入口可挂号全国3000家医院。

关注

中国移动支付未现明显城乡差异

而有意思的是,与以往新生事物在城市更热的局面不同,移动支付并未呈现明显的城乡差异。《2016年移动支付用户调研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县城的移动支付用户最多,占比为19.6%;省会城市列第二,占比为19.0%;农村地区列第三位,占比为17.0%;地级市列第四位,占比为15.8%;直辖市和乡镇地区分别为14.5%和14.2%。

来自支付宝的数据也表明,从移动支付渗透率来看,内陆的西藏以90%的移动支付占比排名第一,随后是青海、甘肃,都远远超过沿海省份。事实上,从2012年开始,西藏移动支付比例就开始蝉联冠军。目前西藏所有行政村实现移动通讯信号全覆盖,偏僻村落、广袤牧区的农牧民用移动支付来进行生活必需品的消费。

对此现象,高洁分析称,移动支付不像信用卡需要进行信用评估,有门槛,移动支付几乎对所有人开放。农村的手机普及率已经很高,而以手机为媒介的移动支付也随之普及。未来可以借助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发更多满足农民需求的金融和理财产品,这也是解决农村金融服务问题的潜在方向。

孟添也认为,国外移动支付发展最快的也在非洲、南美等地区。不发达地区因为原来基础薄弱,在接受新技术与新变革时反而更容易适应,更容易实现跨越式发展。

热点

“无现金社会”要多久会实现

对此,孟添认为,“我们正处于蓬勃成长阶段,启蒙期已过。特别是基于互联网的支付,由于中国网民众多,7亿多了。基于互联网的支付已经成为大部分网民的消费习惯。如果以无现金方式作为主流支付方式为目标,我相信并不需要很长时间,5年或者10年是有可能的。但这一目标的实现需要政府进一步加强引导,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做到创新与规范的平衡,构建行业健康发展的生态圈,形成有序竞争的行业格局。市场的力量是巨大的,但在金融领域更要注重有序。”

盘和林认为,无现金社会目前尚无严格意义上的定义,因此很难说出我国距离无现金社会还有多少发展的距离,或是什么阶段。多少年进入无现金社会,对于我国这样一个地缘广阔、区域经济发展不均衡(包括城市与城市、城市与农村)、人口年龄结构和消费习惯差异悬殊的发展中国家,不亚于“哥德巴赫猜想”。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我国无现金社会今后是加速度的,我国进入无现金社会的速度取决于政府“自上而下”的政策引力与支付企业“自下而上”的市场推力,能否形成合力。

福耀玻璃集团掌门人曹德旺认为,无现金社会肯定是一个大趋势,但如何实现、什么时候实现,相信还要一段时间。货币是主权的象征,在经济运行中起到载体的作用。以交通工具这个载体为例,有飞机、有火箭,也应该允许有自行车,甚至在农村用的推车。在交通道路、基础设施、人员素质等各种条件都参差不齐的情况下,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工具都可以使用。中国有将近14亿人口,但百分之六七十的人生活在农村,而且中国的东西差距和城乡差距都非常大,如果全部改成电子货币,很多人不一定能学会。“我们用现金的社会大概是两百多年,我们改变一种工具,消灭现金,我相信需要一两百年。”

 

财经观察

无现金社会有待打通“最后一公里”

“我国推行无现金社会关键在于,如何打通‘最后一公里’,即社会末梢,如小饭馆、超市、便利店等线下实体店的使用习惯等,医院等行政事业单位更是要率先垂范。”盘和林表示。不过他同时指出,打通社会末梢无现金支付的工作量巨大、庞杂,恰恰是政府之手的短板,人力、物力都会捉襟见肘。他认为,政府在通畅“无现金社会”的社会末梢时,不必大包大揽,亲自去做,而是提供维持市场、消费者公平、公众的市场竞争环境,并提供激励支付企业充分发挥作用。也只有这样才能更有效率地实现“无现金社会”早日到来。

全国人大代表、杭州基层公交司机虞纯也建议,从国家层面大力支持无现金社会建设,鼓励各级政府率先垂范,以打通“互联网+”政务为切入点,让公共服务、社会保障等深入每个老百姓身边的场景都能实现无现金服务。与此同时,鼓励技术创新,出台相关法律和行业标准,推进平等、多元的无现金支付体系建设。

记者 程婕

责任编辑:于冰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7-03-13 15:53

标签

  • 作者:
  • 来源:北京青年报

最新文章

朝阳区政府:警方已就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事

{r[title]}

11月22日下午,朝阳区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有家长向公安机关报警,...

诗不只是在文字上,也可以在电影和音乐中存

{r[title]}

11月21日,“2017”香港国际诗歌之夜”的前奏活动在诚品书店铜锣...

文化"走出去"呼唤翻译精品意识

{r[title]}

近年来,中国文化产业发展迅速,电影、电视剧、图书出版物产量位...

首个机场“无人机防御系统”投用

{r[title]}

今天上午全国首个机场无人机防御系统“苍擒无人机侦测防御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