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吐槽

作者:闫红

有天我在书摊前转,打眼看见了4本书,题目分别是《风弹琵琶,凋零了半城烟沙》《时光阡陌,你一直未曾走远》《此去经年,谁许我一纸繁华》《一指流沙,我们都握不住的那段年华》。

要知道我并非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人,胃早就没那么浅了,再肉麻一点,我也接得住。让我忍不住把这些封面拍下来,放到朋友圈里大吐其槽的原因是——这4本书的作者依次为鲁迅、周作人、胡适和沈从文。

若是鲁迅先生泉下有知,不知道会不会把他隶书“一”字型的胡须气成楷体“一”。他对各种肉麻深恶痛绝,因为看有人写情诗“哎呦哎呦我要死了”,就写了《我的失恋》:“美人赠我玫瑰花,回她什么:赤练蛇。从此翻脸不理我,不知何故兮——由她去罢。”他当时讽刺得快活,大概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书名居然会叫做《风弹琵琶,凋落了半城烟沙》吧。

好吧,就算这好歹跟鲁迅先生的苍凉文风有一丢丢相合,可《时光阡陌,你一直未曾走远》是个什么鬼?跟周作人有关系吗?《此去经年,谁许我一纸繁华》愣把胡博士变成了“吐半口血扶着丫鬟去看白海棠”的酸文人。至于《一指流沙,我们都握不住的那段年华》,估计为了跟前几句押韵而已,可怜的沈从文。

几位老先生遭此劫难,是近几年图书标题的矫情风潮使然,自从《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火了,出版公司都知道了书名的重要性。要浪漫煽情,要直见性命,还要降低门槛,让普罗大众都能被华丽的标题吸引目光。即使奔着“时光阡陌,未曾走远”而来的人会对周作人的文字失望也没关系,把书卖出去再说。

现在的书实在太多了,就像张爱玲在《色戒》里说易先生受到的诱惑太多,“顾不过来,一个眼不见,就会丢在脑后。还非得钉着他,简直需要提溜着两只乳房在他跟前晃”。起书名必须图穷匕见,逼着读者从漫山遍野的书名里看见你。都努着劲儿在书名上比拼的后果是,看到某种书名吃香,坊间就会出现一大堆,比如这两年书名里都喜欢带个“世界”,可能是因为张嘉佳那本《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走红了,后来水木丁那本《只愿你曾被这世界温柔相待》也挺红。

于是,现在随便翻翻亚马逊,就能看到《我与世界只差一个你》《我喜欢这个功利的世界》……让我印象尤为深刻的一本书名是《我不喜欢全世界,我只喜欢你》,这世界招你惹你了?而且“不喜欢全世界只喜欢你”的爱又是多么可怕?但它的强烈与偏激,也许能帮它从一大堆差不多的书名里脱颖而出,书里有没有颜如玉不重要,书名上有个偏执狂才重要。

我的新书叫《从尊敬一事无成的自己开始》,这个标题是编辑起的,我觉得挺好,有点自定义人生价值的意思。曹雪芹都说自己一事无成呢,我书中写的大都是那些未必多卓越,但克服了自身局限性的人。但还是有读者私信给我:为什么要起这么个鸡汤的名字?

鸡汤?这明明是尼采的一句话好吗?没办法,在鸡汤盛行的年代,我们对于鸡汤的警惕性也提高了,连尼采他老人家都被连累了。开车容易停车难,写书容易起名难,满眼都是光怪陆离的书名,有时候,真得像鲁迅那样,来一句:由他去罢。

责任编辑:王玮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7-02-21 11:22

标签

  • 作者:
  • 来源:环球人物网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上半年纪检监察机关处分21万人 含省部级干

{r[title]}

2017年上半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接受信访举报131.9万件次,处...

习近平向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国防科技大

{r[title]}

新调整组建的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国防科技大学成立大会暨军队...

双普会还有“二谈”:一场就着甜点的对话

{r[title]}

美国白宫18日证实,本月初二十国集团(G20)德国汉堡峰会期...

花样游泳——集体自由自选预赛:

{r[title]}

7月19日,中国队在预赛中。当日,在匈牙利布达佩斯进行的第17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