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艺见|吴健雄,当民国范儿遇上物理达人

作者:明心

80年前,一个有着浓郁民国范儿的23岁才女,踏进了美国伯克利大学的校门,从此开启了一段非凡的人生之旅。她就是有“东方居里夫人”之称的物理学家吴健雄。

虽然位列民国十大才女榜,还嫁给了袁世凯之孙,但相比张爱玲、林徽因、陆小曼等人,吴健雄却“低调”得多,因为她从事的是在女人眼里枯燥无味的物理实验。

2月13日,思忆着未尽的年味,我这个“民国粉”慕名来到吴健雄的故里江苏太仓。她虽去世整整20年,走在浏河古镇上,仍能随时看到她留在这里的痕迹:吴健雄故居、吴健雄科技楼、吴健雄塑像、吴健雄墓园……

吴健雄出身在典型的中国知识分子家庭,父亲吴仲裔是位有远见卓识的开明士绅。吴健雄“健”字辈,排行第二,父亲以“英雄豪杰”依次命名,故得名健雄。虽为女儿身,父亲希望她不让须眉,胸怀男儿志,积健为雄。因为父亲喜欢紫薇树,还给她起了个小名“薇薇”。如今,一株吴仲裔当年栽的紫薇树,也成了人们追忆父女二人的一道风景。吴仲裔一向重视教育,自然不会错过孩子的启蒙教育。吴健雄有着惊人的记忆力,对算术的理解力则更强。但在吴仲裔看来,中国之所以落后,受洋人欺侮,主要原因是科学不发达,因此他时常跑到上海的书店,为孩子们购买一些有关科学知识的图书及报纸杂志。上海《申报》上登载的科学趣闻,就很符合吴健雄的口味。当别的女孩还在为不用裹小脚而庆幸的时候,小健雄已经知道了大气的压力、水的浮力,以及打雷和闪电是怎么回事等自然科学知识,并按照书里看到的、收音机里听到的,开始跟哥哥一起做一些简单有趣的科学实验了。

等到了上学年纪,在父亲创办的明德女子学校里,十来岁的吴健雄知道了“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的大胸怀,明白了“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才是最好的学习态度。

受父亲教育救国思想的影响,吴健雄后来考上了苏州第二女子师范学校。其间,她多次到东吴大学听胡适演讲,常使少年吴健雄“思绪潮湃,激动不已”。吴健雄曾说,在一生中影响她最大的两个人,一个是她父亲,另一个则是胡适先生。

1929年吴健雄被保送进入南京的国立中央大学,入学第一年,她竟跑到胡适任校长的上海中国公学读书。那时胡适并不认识她,后来一次历史考试中,身为监考老师的胡适发现坐在前排的小女生,两个小时就把三个小时题量的卷子做好了。他浏览了一遍答卷,兴奋地说:“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学生对满清300年的思想史理解得那么透彻。”从此,胡适便时不时地对吴健雄加以鼓励。吴健雄常说她的研究成果“不过是根据胡先生平日提倡的‘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之科学方法”;而胡适也曾在公开场合说,与吴健雄有一段师生缘分是他平生最得意、最自豪的事情。

后来,吴健雄从中央大学数学系转到物理系。老师同学大为不解,都认为她在数学领域肯定能有所建树,却不知她对物理学早已“情有独钟”。

吴健雄知道,全球物理研究的顶尖机构在美国,她决定赴美深造。1936年,吴健雄来到美国伯克利加利福尼亚大学求学。然而想进伯克利物理系并不容易,吴健雄需要接受物理系主任柏基的测试。柏基的能力与贡献虽被人称道,但他对外域人和女性存有偏见,吴健雄两者均占。面试时吴健雄一脸的坦然,身着旗袍,举止端庄,有条不紊地介绍了自己在国内的学习和研究情况。柏基破例接受了吴健雄的入学申请。

虽然当时西方科学界始终充斥着“物理科学实验是男性领域”的性别偏见,但这种偏见在吴健雄严谨的实验精神和无差错的实验结果面前,一次次被打破。健雄的博士论文导师——193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劳伦斯,得知吴健雄毕业后苦于美国一流大学和研究机构都拒绝女性作物理教师之时,毫不犹豫地作了她的推荐人,普林斯顿大学破天荒地接纳了第一位物理女教师。

吴健雄的另一位导师——1959年的诺贝尔奖得主塞格瑞对她更是关照有加。正是塞格瑞引导吴健雄发现了对铀原子核分裂连锁反应有关键影响的惰性气体“氙”,奠定了她在物理界的地位。他评论吴健雄:“她的意志力和对工作的投入,使人联想到居里夫人,但她更加入世、优雅和智慧。”

1956年,杨振宁和李政道合作研究,提出弱相互作用中宇称不守恒的理论。理论一提出,便在物理学界引起了很大震动,很多有影响力的物理学家不以为意,甚至认为没有必要花时间验证。而吴健雄以其非凡的洞察力,认识到此项实验的重要性及其意义。同年,她便用无懈可击的实验证实了该理论的正确性。这一实验结果,推动了物理学的发展,也把35岁的杨振宁和31岁的李政道推上了诺贝尔物理学奖,但领奖台上唯独缺了这位女物理学家的身影。

由于性别偏见而与诺奖失之交臂的吴健雄,并没有停下做研究的脚步,她依然穿着自己裁剪的旗袍,在实验室埋头做实验,在她眼里“名利可以无视,实验却不可以停止”。此后,吴健雄先后用实验证明了核β衰变在矢量流守恒定律,以及在β衰变研究的其他贡献,关于量子力学的基本理论方面的实验等重要成果。

因卓著的科学成就,各种荣誉接踵而来。1975年,吴健雄当选美国物理学会第一任女性会长,同年获得美国总统福特在白宫授予她的国家科学勋章,这是美国最高科学荣誉。1976年,以色列设立了沃尔芙奖,专为那些应得而未得到诺贝尔奖者而设立,吴健雄是该奖第一位得主。

对名利,吴健雄看得很淡,她总认为自己是个平凡的中国女性。她钟爱旗袍,每逢出席各种重要场合,她总是为自己准备得体的旗袍,表示对祖国的尊重;她家的客厅里,悬挂着中国字画,书架上收藏着许多中国古书及一些瓷器;演讲中,她都会忍不住提到祖国……

离家37年后,吴健雄终于在1973年踏上了回国之路,彼时双亲都已不在。1984年,吴健雄参加母校明德楼落成典礼,独资捐建了明德学校紫薇楼。4年后,又捐出百万美元巨款设立“吴仲裔奖学金”表达自己的寸草之心。1992年,四位华人诺贝尔奖得主:李政道、杨振宁、丁肇中、李远哲,在台北发起成立“吴健雄学术基金会”,要给八十华诞的吴健雄一个惊喜。她一再婉拒,竟躲了起来。吴健雄说:“我不喜欢出风头,做研究是我的本分,我只是运气好,成果还不错而已,不要以我的名字成立基金会。”

1997年,吴健雄去世,享年85岁。除了魂归故里,她仅有的遗愿就是向母校捐款200多万元建一座科技大楼。

责任编辑:王玮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7-02-21 11:22

标签

  • 作者:
  • 来源: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我们别无选择” 欧盟22日起对美产品加征

{r[title]}

欧洲联盟20日说,定于22日对总额28亿欧元(约合32.4亿美元)美国...

西安一银行起火,起火建筑距西安明城墙遗址

{r[title]}

21日晚8时许,中国建设银行西安南大街支行发生火灾,火势较大。

“敦煌文化守望者”为莫高窟创造新可能

{r[title]}

将物联网技术与莫高窟风沙监测结合、以“脱口秀”解读敦煌文化、...

全国青年美展疑现“抄袭风波”:相似度九成

{r[title]}

本届全国青年美展闹出了“抄袭风波”,一位名叫郑硕的参赛者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