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隐匿在安大略湖畔的19世纪

 

1

□ 本刊记者 尹洁

追着太阳飞过半个地球后,我带着北京清晨的迷蒙拥抱了多伦多的黄昏。这是大西洋与太平洋环抱中的陆地,枫叶之国的南方边界。天空如预想的一样辽远,在傍晚的微风中,最后一抹蓝色在地平线上幻化成醉人的金红,像是夕阳给这座城市留下的一个吻。

当标志性的多伦多塔(加拿大国家电视塔)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我进入了由摩天大厦组成的钢铁丛林。华灯照耀下一片绚丽,那是我所熟悉的都市夜景,却并不给人以豪奢之感。那种光芒中带着柔和的味道,并非在炫耀什么,而是仿若一种召唤,告诉远道而来的客人这里早有为你准备好的一张床。

当我躺在这张床上,看着窗外熠熠如繁星的灯光,时差感似乎不再那样强烈。多伦多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淡淡的成熟,正如初秋的天气,一个怡人时节的开始。

最早的华裔居民经营洗衣店

再次醒来的时候,晴空万里下的多伦多展示出了最现代化的一面。犹如旗杆一样,多伦多塔傲然矗立在安大略湖畔,围绕它的是各种高楼大厦。

作为加拿大最大的城市、安大略省的省会,多伦多不仅是本国的经济中心,也是全球金融中心之一。其中央商务区(CBD)云集了世界级企业,华裔面孔随处可见,大有身处北京国贸商圈或上海陆家嘴的错觉,或许全世界的CBD都是相似的吧。

这是一座移民城市。在街头能见到各种肤色的人,从外貌和穿着打扮上,很容易分辨出他们属于哪个种族。对这一点,当地人引以为傲。多伦多城区人口大约250万,当导游问我北京城区有多少人时,我说差不多是这个数字的4倍,他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我的天哪!”但随即又很自信地说:“北京肯定没有多伦多这么多民族。全世界各个国家的移民,只要你说得上来的,这里都有。”

1720年之前,多伦多一直是塞尼卡印地安人的居住地。当英国接替法国掌管这个地区后,欧洲移民不断涌入。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20年代,处于大工业时期的多伦多经济快速发展,工商业极度繁荣,世界各地的人们纷纷来此寻找机会,直到大萧条时期才放缓了脚步。20世纪下半叶,多伦多经济再次高速增长,跻身北美前五大城市之列。不管在哪个阶段,这里的发展都离不开移民的贡献,其中包括华人。

加拿大华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788年,一位英国船长从澳门雇佣了66名华工,来到温哥华岛的努特卡湾。这些中国人建造了北美第一艘40吨的三桅大帆船,船长对此十分满意:“这是一个能吃苦的、勤劳的和心灵手巧的民族。”

根据记录,多伦多的第一位华裔居民叫做“Sam Ching”,1878年开始经营洗衣店。1885年之后,参与建设太平洋铁路的华人陆续从加拿大西部移居多伦多,为当地提供了廉价的劳动力。1900年至1925年,第一个唐人街逐渐形成,社区内的餐馆、杂货店比比皆是。仅1925年,政府发给唐人街洗衣店的营业执照就有471张。直到今天,中国仍是加拿大永久居民最大来源国之一。2011年的数据显示,安大略省有近27万中国移民,其中住在多伦多地区的占84%。

缝隙中遗留的大工业时代

历史留下的沧桑在这座现代感十足的城市里处处有迹可循,这是再美的风景也无法取代的灵魂。从市中心步行向西十几分钟,是被称为Old Town的老城区。这里的房子大多修建于19世纪,以红砖、绿顶和拱形窗为特色,其中最具人气的就是圣劳伦斯市场。从外观看,这是南北相对的两座建筑,不过3层楼高。其实它是多伦多最古老的集市,创建于1793年,经历过大火与重建,人气却长盛不衰。

老城区的街道让我流连忘返,每个十字路口都像一幅静态的油画,街角建筑很多是弧形门面,有轨电车缓缓驶过,一些电线杆还是木质的。走在街上,就像走在一座巨大的19世纪博物馆里。

始建于1832年的古德汉—沃兹酿酒厂,是目前北美保存最完好的维多利亚时代建筑群。它曾是全球最大的酿酒厂之一,以生产烈性酒闻名,其中产量最大的威士忌不仅行销北美,也通过大英帝国的航线运往世界各地。酒厂在上世纪90年代正式停业,2003年被改造成文化艺术中心,更名为古酿酒厂区。现在里面遍布酒吧、餐厅、画廊和手工作坊,当年的酿酒设备被完好地保存下来。深红色的砖房、深绿色的屋顶和排水管道,彰显着大工业时代的厚重之美。

“可惜厂区外的一些老建筑被拆掉了。因为要修路、开发房地产。”导游说。一些现代建筑从厂区背后突兀地冒出来,或与周边的老教堂、老别墅掺杂在一起。在镜头中,要拍下一个完全没有现代背景的古建筑,常常需要很刁钻的角度。

“听说北京也拆了不少老建筑,是吗?”导游问。我点点头。“所以你看,这种情况并不只发生在北京。”他说。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多伦多经历了城市化大发展时期,老建筑被摧毁得非常严重。2000年左右,一些活化石级别的建筑也岌岌可危。近些年,多伦多又迎来一轮开发公寓的热潮。保护人士为此忧心忡忡。

成立于1882年的阿尔巴尼俱乐部是加拿大最古老的私人俱乐部之一,许多历史名人曾在其门口留影,但它却一直没有被政府列入保护名录。2012年,有开发商打算把这栋4层建筑拆除,然后盖一栋47层高的公寓。为了保住老楼,俱乐部总经理迪奥特四处奔走,申请将俱乐部及其所在街角列为文物。最终,多伦多城市遗产保护协会批准了这项申请。迪奥特在申诉中,曾带着一丝悲凉说:“我们已经在这里守了100年,希望还能继续守下去。”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姜璐璐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6-12-29 16:38

标签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扎克伯格休假回归 誓言解决政治广告干扰大

{r[title]}

Facebook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Zuckerberg)周四表示,Facebo...

苹果股价再跌1.7% 或创历年iPhone上市前最

{r[title]}

苹果股价周五需要上涨1.4%,否则它将创下自2007年初代iPhone发布...

漆画家范福安:很多“大师”只是“大师傅”

{r[title]}

身穿灰色对襟衫,戴灰色眼镜,眼神明亮,漆画家范福安给《环球人...

潘玮柏:我思考,我嘻哈

{r[title]}

《环球人物》记者采访潘玮柏时,他正生着重病,嗓子完全讲不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