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白宫的美食政治

本刊记者 姜琨

整个12月,白宫都洋溢着温馨的圣诞气氛。毕竟忙了整整一年,这是最放松的一段时间。第一家庭早早就开始装饰白宫了,他们把今年的圣诞主题定为“假日之礼”,还在南门外的草坪上搭建了红色立体蝴蝶结,像来自圣诞老人的礼物。

在圣诞节期间,开办宴会也是美国第一家庭的传统。但一场接一场,对总统夫妇来说是件苦差。按照往年经验,奥巴马和米歇尔每两天就要迎接一拨客人,握手、把酒言欢、合影留念,还会带着他们在白宫溜达溜达。一整天下来,那些精致的小点心根本没时间吃一口,只能过过眼瘾。

不过,这种密集且高强度运转的白宫宴会只是历任总统生活中的一小部分。

米歇尔的小菜园

奥巴马的最后一次国宴,是招待当时还未辞职的意大利总理伦齐。美国ABC电视台报道说:“奥巴马只举办过13次国宴,比其他总统少多了,克林顿就举办了28场。”在“最后的晚宴”上,白宫特意准备了美味的意式菜肴,包括意大利甘薯肉饺配黄油,南瓜沙拉配羊乳干酪,西蓝花牛肉卷配有机甘蓝,再加上意式水果塔、提子巧克力杯、蔓越莓南瓜派等饭后甜点。

这些都是由白宫主厨科莫福德带领制作的。奥巴马爱吃南瓜,科莫福德会在国宴中或多或少增加以南瓜为原料的菜肴。去年习近平主席访美时,白宫国宴的主题为“秋日丰收”,以野蘑菇黑松露浓汤配绍兴黄酒开场,还有奶油清蒸缅因州龙虾搭配传统米面卷、炙烤科罗拉多峡谷羔羊肉配蒜香牛奶和南瓜月饼。中国味儿的国宴让科莫福德受到赞扬,她很欣慰:“只有坐在一起吃得开心,大家才能成为好伙伴,不是吗?”

除了“高大上”的国宴,一家人多数情况下还是能坐在餐桌前好好吃顿饭的。科莫福德说,为奥巴马做饭是凭感觉放调料,完全不管胡椒粉多少克、橄榄油几勺之类的剂量描述,“反正总会差不多”。她非常自信:“只有糕点师才会称量食材。我们做菜的就是跟着感觉走。”

科莫福德自有妙招,她能把全美人民最讨厌的蔬菜之一西蓝花烹制成奥巴马的最爱。这种蔬菜在白宫还有段历史。1990年,时任美国总统老布什说不喜欢吃西蓝花,停止了白宫的西蓝花供应。为表抗议,菜农往白宫送了整整10吨西蓝花。

近几年,白宫的西蓝花多是“自产自销”,这要归功于米歇尔的小菜园。它是米歇尔为宣传“健康饮食、营养均衡”专门开辟的,米歇尔还会不定期邀请小学生来采摘。照看小菜园也是科莫福德的任务之一,她打理得井井有条:“每年差不多收获100磅蔬菜,它几乎四季常青。”但奥巴马即将离任,不知道小菜园何去何从。

Img5072488_n

 

早餐时,米歇尔会跟孩子们吃华夫饼、喝奶油玉米粥;奥巴马为了保持完美体型则会按照增肌食谱吃煎蛋卷。午餐、晚餐时,奥巴马会以鱼肉为主,加上大量新鲜蔬菜,零食则是花生蛋白棒、烤杏仁和开心果。

严格控制体型的奥巴马也有放纵的时候。在看“超级碗”(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年度冠军赛)时,奥巴马会邀请朋友们到白宫一起看球。他们跟全国人民一样,胡吃海塞经典的“超级碗”美食——烤鸡翅、披萨和玉米片,把健身抛到脑后。

跟工作人员出去吃饭时,奥巴马也没那么多顾虑。他几乎每次都吃汉堡和薯条,还跟副总统拜登同去汉堡店打牙祭。汉堡店也是奥巴马招待外国领导人的好地方。毕竟在这里吃饭比在白宫正襟危坐吃国宴放松得多,而且气氛更加融洽。

特朗普和精英对着干,喜欢吃全熟牛排

当选总统特朗普的饮食与我们并无不同,这或许是他赢得选举的重要原因之一。他早餐最喜欢吃培根、鸡蛋和来自艾奥瓦州的玉米片,不过特朗普只喜欢吃全熟的鸡蛋,对生的食物没有好感。午餐时,特朗普会在办公桌前解决问题,汉堡、披萨、炸鸡他都很喜欢:“我觉得快餐很好吃,这些都是好东西,我会吃得很仔细!”晚餐是特朗普最重要的一餐,他喜欢吃意大利面,最好再加上烤土豆和全熟牛排。管家塞内卡尔形容:“那些牛排熟得在盘子里‘滋滋’响,听上去太棒了!”

不过《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赫芬顿邮报》都认为,特朗普的牛排癖好是个问题。《赫芬顿邮报》就用精英分子的口吻写了篇文章,提到“对食物有品位的人不会忍受味觉的缺失。特朗普喜欢全熟牛排非常失礼,至少会让才华横溢的大厨感到不适——全熟牛排又老又硬,口感远不如肉质鲜嫩又汁水丰富的半熟牛排。”作者分析,喜欢吃全熟牛排的人年龄大、学历低、收入低,恰恰是这些人把特朗普推上总统宝座。支持者不甘示弱,反击道:“喜欢吃全熟牛排的我们有耐心、有大局观,对目标更集中。”但吃不吃牛排,是不是全熟牛排,完全是个不成问题的问题。

人们在特朗普的餐桌上找到自己的影子,而不是一个亿万富翁觥筹交错的生活。特朗普说,他的父亲年轻时就不是一个穿燕尾服吃鱼子酱的人,是个“吃汉堡和披萨的男人”。

20161201034435708

 

有人攻击特朗普作秀,理由充足:他在自己的私人飞机里吃肯德基炸鸡时居然用刀叉!今年8月1日,特朗普发推特:“在俄亥俄和宾夕法尼亚度过了愉快的下午和晚上,飞机起飞了,弗吉尼亚见。”配图中,特朗普正仔细用刀叉切割吮指原味鸡。人们炸锅了:吃炸鸡、披萨和热狗这些地道的美式快餐时用手拿才是最正确的打开方式,刀叉都是多余的,除非是“想显露斯文吃相的虚伪人士”。或许,特朗普是想用餐刀切掉披萨的边?

特朗普用刀叉吃快餐情有可原。杰布·布什曾说,特朗普是个有洁癖的人。特朗普自己也说过,他喜欢保持双手干净,跟别人握手都会让他烦恼。照这种说法,特朗普用刀叉吃快餐不奇怪,反正不影响他对快餐的执着和热爱。

牛排也是特朗普的心头好。他常去纽约西52街的21俱乐部牛排店。11月15日,刚刚赢得大选胜利的他带着女儿伊万卡和女婿库什纳一起来这儿共进晚餐。特朗普点了份汉堡配薯条,还点了杯不含酒精的血腥玛丽。虽然食客们都伸长脖子想听他们说什么,但全家人吃饭时轻声细语,只听到特朗普似乎在讨论内阁人选。1小时后,一行人准备离开。走到门口时,特朗普转身对餐馆里的客人们说:“我们会把你们的税降下来的。”餐厅里有人感激回喊:“谢谢你,唐纳德。”

总统们嘴馋了也任性

在政治生活中运用形象,是美国的政治传统。吃什么、跟谁吃、怎么吃都会影响总统们的个人形象。白宫历任主人在吃上下的功夫,不比其他方面少:热爱传统西餐的,为人正直;喜欢快餐的,性格随和;喜欢素食的,关注环保、关爱动物;尝试其他族裔菜色的,崇尚多元文化。拿里根来说,他喜欢吃果冻豆的习惯赢得许多美国人的青睐——喜欢小糖果的政客仍有童心,不是那么讨厌。

深入街头餐馆,“出其不意”地和民众同吃同喝,也是获得政治资本的不二法门。因为油腻的垃圾食品是精英主义的对立面,每在公众面前吃一口油炸食品都可能争取更多支持者。《纸牌屋》中的弗兰克和肋排老爹多次打交道,也就不足为怪了。

经济下行时,总统也会做出表率。经济危机时,罗斯福曾告诉第一夫人艾莉诺:“我确实意识到食品价格不断上涨。所以人们应该控制食物的供应,可以强硬一点。我自己可以一次只吃1个鸡蛋,然而现在我们两个人每餐4个鸡蛋。”

但总统毕竟是总统,嘴馋了任性一点也能吃到想要的东西。卡特总统喜欢窝在沙发里跷着二郎腿用手抓东西吃,最好身边有盘烤肉,可以油光满面地大快朵颐。这让夫人罗莎琳很头疼:太不健康了。为此,她还特意聘请梅尼耶当白宫大厨,平衡卡特的膳食。梅尼耶一直干到小布什当总统时才退休,他回忆,总统们中最不听他话的是克林顿。克林顿本来对乳制品和巧克力过敏,有次梅尼耶为他准备了红茶,为“第一女儿”切尔西端上巧克力蛋糕。结果克林顿指着切尔西的盘子说:“不,不,我要吃那块。我是美国总统,请把那块巧克力蛋糕递给我。”过敏不重要,毕竟吃到东西的幸福感远远能盖过这点痛苦。

55dc09e93901213fe6fb45b556e736d12d2e95df

 

总统们把“吃”摆在重要位置还是非常正确的。因为他们明白“民以食为天”的道理,更明白这是拉近与民众距离的好方法,刀叉在他们手里,会更有吸引力。

责任编辑:王玮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6-12-26 17:47

标签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