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海运豪门,“偏心”遗嘱引祸端

《环球人物》记者 尹洁

德高望重的创始人兼家族领袖去世,身后遗产的分配问题一向是困扰华人家族企业的难题,但像台湾长荣集团董事长张荣发这样“偏心”的遗嘱也不多见。2016年1月20日,这位被称为华人航运“海上皇帝”的老富豪以89岁高龄辞世,把高达560亿新台币(约合110亿元人民币)的遗产,以及整个企业王国全留给了小儿子张国炜,其他三子一女则两手空空,连名字都没出现在遗嘱里。一场引发华人社会广泛关注的家族纷争由此拉开了序幕。

2016-03-30_095841

 

“海上皇帝”的财富王国

2016-03-30_095901

2012年,张荣发接受媒体采访。

张荣发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1927年出生在宜兰县苏澳镇。这里紧靠大海,张荣发的父亲、大哥、二哥都是船员。张荣发18岁时,父亲在海难中丧生,留下妻子与7名子女。贫寒的生活并没有给张荣发带来太多负面影响,相反,他从小就显露出绝不低头的意志力和勇气。从台北商业职业学校毕业后,张荣发就跑到一家海运公司打工,从底层的事务员干起,一步步升到事务长、理货员、二副、大副,最后考到了船长执照。

青年时代,张荣发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属于自己的货船,但由于白手起家,这个愿望直到不惑之年才得以实现。上世纪60年代,台湾经济开始起飞,已经拥有十几年航海经验的张荣发决定谋划自己的事业。1968年,他以一艘船龄20年的老货船起家,创立了长荣海运公司。

当时,华人航运公司仍然围绕近海打转,而张荣发凭借丰富经验,断定未来将是远洋航运的时代,只有走向深海才有广阔前景。1969年,长荣开辟了“远东—中东”定期航线,一举打破了欧洲远东船会对亚洲国际航线的垄断。欧洲同行马上实施“封杀”,但张荣发毫无畏惧,通过各种途径向中东地区输送台湾货物,牢牢掌握了市场主动权。

上世纪70年代是世界航运的黄金时期,西方国家纷纷建造快速、经济、安全的集装箱轮船。张荣发决定逐步退出杂货船,向大型集装箱船升级。他以铁腕魄力推行自己的策略,到1979年,长荣所有定期航线全部实现集装箱化。1983年,他破天荒开辟了东西双向的大西洋航线,成为全球首位做此尝试的人;第二年,他又将东西双向航线改为环球航线,所需燃油和船员数量降低了一半以上,大大提高了竞争力。长荣海运一跃成为当时世界最大的集装箱船队,张荣发“海上皇帝”的称号就是这么来的。

上世纪80年代后期,跨领域集团化成为世界潮流,张荣发把目光从海洋转向了天空。他把握住台湾开放民营航空业的机遇,于1988年成立了长荣航空,这也是台湾第一家民营航空公司。随后,长荣开始了全方位、多领域的扩张,逐渐发展成集海运、空运、内陆运输、酒店、制造为一体的跨国集团,跻身台湾十大财团之列。在2015年《福布斯》富豪榜上,尽管全球航运事业大萧条,张荣发仍然以560亿新台币的净资产,名列台湾富豪榜第十七位。

遗嘱点燃了火山

作为老一代企业家的典型,张荣发的家庭带有鲜明的时代印记。他有两位太太,大房林金枝、二房李玉美。林生有一女三子:长女张淑华、儿子张国华、张国明、张国政,二房只有独子张国炜。5个子女成年后,都进入家族企业任职。

2016-03-30_095920

张国炜开飞机时的资料照片。

无论是媒体公开报道,还是知情人的私下透露,张荣发多年来一直偏爱二房独子,张国炜被他认为是最像自己的孩子,也最受器重。张国炜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从小热爱飞机,1997年进入长荣航空,先后担任总经理、董事等职,工作表现很令父亲满意,但婚姻却不大顺利。2000年,张国炜与长荣空姐蔡菁珊结婚,仅仅半年就开始分居,不久又结识了长荣另一位空姐叶淑汶,旋即开始交往。2006年,已经离婚的张国炜执意要娶叶淑汶,结果惹恼了父亲。由于叶淑汶曾与台湾美容大亨、健身教练等人传过绯闻,张荣发以“门不当户不对”为由坚决反对这门婚事。但张国炜一意孤行,不惜跟父亲彻底闹翻。为了显示决心,张国炜把自己在长荣的股份全部捐赠给家族慈善基金,并辞去长荣航空总裁的职务,远赴美国学习飞机驾驶,被外界评价为“爱美人不爱江山”。次年,张国炜独自返台,拎着一篮水果去叶淑汶家提亲,第二天两人就公证结婚了。但张荣发仍然不松口,婚宴只有叶家的亲友出席,场面极为冷清。这对新婚夫妻只好匆匆返回美国。

张国炜在美国期间,长荣被外界视为“接班空窗期”。但毕竟血浓于水,爱子心切的张荣发为了身后大计,逐渐与儿子达成了和解。2009年,已经拿到波音机师驾照的张国炜回归长荣航空,从飞机修理员开始做起,2013年出任长荣航空董事长,各项业务蒸蒸日上。

或许正是因为张国炜的性格和成绩,张荣发越发对这个小儿子寄予厚望,在事业上着力扶持。但同样是在家族企业任职,大房的子女们却似乎难以得到父亲的青睐。其实在2004年时,张荣发曾经宣布把海运事业交给三儿子张国政打理,并有意让他接班。但据知情人透露,这父子俩一向关系不好,多年来时常闹分歧、吵架。张国政接管海运业务后直接对媒体说:“现在事事还是请示总裁(张荣发),一切遵照他的意思去做。”

张荣发一直钟爱二房太太,无论出国还是见客,总是带李玉美在身边,却很少回去探望体弱多病的林金枝。大房与二房的关系极其疏远,尤其是张国政,曾多次提醒父亲“多回家陪陪妈妈”,这也导致父子矛盾激化,最终在2008年6月,张荣发撤掉了张国政的接班人身份,将儿子排斥出权力中心。这为张国炜的回归接班铺平了道路。

2013年,林金枝去世。时年66岁的李玉美马上要求“扶正”,引发大房子女的强烈反对。但一年后,87岁高龄的张荣发还是决定与李玉美正式登记结婚。为避免纷争,婚宴是在秘密状态下进行的,无论李玉美还是长荣集团,对外一概否认消息。但张家亲属们却透露,登记的第二天,婚宴就在住宅里举行了。

由于张荣发的“独裁专制”,在他生前,家庭问题还能够得到控制。但他去世后,所有的矛盾都像火山一样喷发出来,导火索就是他的遗嘱。

2016年2月18日,张国炜对外公布了父亲的亲笔遗嘱。第一项就是遗产安排,上面白纸黑字写着:“1.本人之存款及股票,全部由四子张国炜继承。2.不动产全部由四子张国炜继承。”第二项是接班人,依然写着“四子张国炜接任集团总裁”,还特意嘱托,“副总裁们要共同协助,让四子张国炜能顺利接任”,字里行间流露出对小儿子的厚爱与期许,大有“托孤”的意味。至于其他三子一女,则连名字都没有提到,只在遗嘱最后写着“愿众子女及孙辈们,皆能和睦相处,互相照顾”。但在外人看来,这简直就是“服从安排,别争家产”的委婉说法。

这份遗嘱让张荣发的“大家长”作风暴露无遗,透露出不容置疑的权威,足见其在集团一言九鼎的地位。立遗嘱时间是2014年底,当时张荣发身体还比较健康,但他可曾想到,面对这样一份遗嘱,大房子女情何以堪?

二房独子成了“一日总裁”

遗嘱公布当天,张国炜通过长荣航空发布“登基”消息:“奉总裁遗嘱,自二○一六年二月十八日起,原长荣集团副总裁张国炜,职务升任为长荣集团总裁兼任长荣航空董事长,管理全集团国内外各公司一切事务。”

张国炜或许认为,遗嘱一公布便可扫清一切障碍。现实却没这么简单。按长荣集团旗下公司股权来看,大房三位儿子一位女婿所持股份加起来达到19.08%,是占比最高的集团股东,实际上掌握着长荣海运与航空的绝对主导权。他们都在集团高层任职多年,根基极深。这足以让张荣发的遗嘱成为一纸空文。

就在张国炜宣布接任当天,长荣集团公开回应,对张国炜个人宣布升任集团总裁并将遗嘱公开“殊属遗憾”,并表示其他继承人还在协商如何处理后事。

2月19日,大房使出釜底抽薪的大招,彻底掐断了张国炜的总裁之路:张国华宣布裁撤集团管理总部,“今后将不再设立总裁职位”,之前在总部任职的高层将下放至各子公司。这等于把长荣集团肢解,彻底分家。 张国炜在会议上表示抗议,但无力回天,最后独自一人离去。很快,长荣集团对外宣布,张国炜不会再进总部上班。这意味着,张荣发钦定的接班人只当了一天的“总裁”。

在大房的绝对优势下,张国炜的反击显得无力。他批评大房是“流氓行为”“不忠不孝”,但这无法改变自己被剥夺继承权的事实。如果继续闹下去,大房还可以动用法律来捍卫利益。外界预测,下个“战场”将是3月底的长荣航空董事会。日前传出的消息是,大房表示,只要张国炜将父亲560亿新台币的遗产全部捐出做慈善,并维持大房和二房海空分治的局面,就支持他继续担任长荣航空的董事长。假如张国炜不接受,大房很可能会向法院提起诉讼,质疑当初立遗嘱的过程不符合法律程序。不过,对于这些传闻,长荣集团一概拒绝回应。

无论未来如何发展,张荣发遗嘱中所说的愿子女们“和睦相处,互相照顾”,都已经成为泡影。或许他的本意是希望家业继续“长荣”,最后却在客观上加速了家族企业的瓦解。这位昔日的“海上皇帝”纵横一生,仍然免不了祸起萧墙,徒留他人谈资。

责任编辑:于冰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6-03-30 10:49

标签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