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网络让我失去了真实的爱

23_1_768

从12岁到16岁,我花了4年时间研究怎么成为网络红人。16岁时,我开始沉溺于社交网络,每周都要花50多个小时泡在上面,晒照片、发食谱、回复“粉丝”、制作视频……经营一个完美、健康、积极的网红形象。我也过上了自己曾经梦想的生活,有近百万的“粉丝”,成了一个小名人。他们很羡慕我:“你太完美了”“你是我最爱的模特”“好想变成你啊”。一开始只是觉得大家在赞美我,渐渐地我爱上了被大家赞美的生活。

但现在,我要退出了。我想说,社交网络上的我,并不是真实生活中的我。

你们觉得我只是每天偶尔上传一张照片,其实并不是!在我有15万“粉丝”的时候,上传一张穿着指定裙子的照片,我可以拿到400美元的酬劳。等到我有50万“粉丝”时,上传一张照片可以拿到2000美元。其实跟这些品牌合作也没有错,我只是觉得应该让“粉丝”知道,这张照片毫无意义可言。

为了拍出个好看的腹部,那天我几乎一口饭都没吃,摆着同样的造型拍了100多张照片,冲着帮我拍照的妹妹生气地大喊大叫,直到我选出一张满意的。拍另一张照片时,我长了痘痘,涂了几层粉才掩盖过去。

那时,我只是在想,也许我应该把我的缺点全都掩盖起来,也许我应该好好整理一下我的头发,也许我应该往我的文胸里塞点东西,也许我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和金钱来让自己更加完美,这样你们就会更加喜欢我了。

在这种“为了给你们看”的生活里,我开始变得压抑。我的青春全都沉迷于网络世界里,它吞噬着我。我沉迷在别人对我的赞美当中,我以为,有多少“粉丝”和多少赞,就有多少人喜欢我。社交网络已经成为我唯一的标识,没有了它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我开始有压力,开始担心,一旦哪天你们发现了我真实生活中的样子,你们会不会不再赞美我。那将让我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我害怕我的人生会没有意义。每天只是为了追求那些数字:点击量、留言量、“粉丝”数……只是为了用这些照片向“粉丝”们证明我过着多美好的生活。可是精心准备一天,就为了这一张照片,这真的是生活吗?在网上证明自己,看你们的赞和评论,看看又有多少人成了我的“粉丝”……不,这不是生活!这已经不能让我快乐了。我想变得幸福,我想变得重要,但我更想要获得自由。

12岁的时候,我喜欢创造,喜欢刺激,喜欢生活中一切真实的事物。但我现在18岁了,却只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完美、为了讨好“粉丝”而活着。我不知道什么才是真实。那些修出来的照片,不是生活,不是真实,不是爱!

我们应该出门,应该去见真实的人,感受真实有温度的拥抱,这才是真实的生命。而不是在家摆造型,对屏幕里的人招手,然后盼望着屏幕另一头不知道是谁的陌生人给你一个评论。

我现在要告诉大家,真正的生活不只是社交网络,不只是屏幕。我现在决心要退出社交网络,这意味着我要放弃过去几年所做的一切。

但是对于看视频的你们来说,你们并不是靠社交网络而活,社交网络也不是你们的职业。你们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那你们更不必犹豫了。去现实世界中做你想做的事情吧。你可以出门,去逛街,去沙滩,去咖啡馆,去人群聚集的地方跟真实的人们相见。

去吧,去活在当下,去收集那些让你感觉自己在真实生活着的事情,那些真正让你感到自由、感到幸福、感到热情、感到被爱的事情!

(本文为2015年11月澳大利亚网络红人埃森娜·奥尼尔的视频,有删改。姜琨译)

责任编辑:关俊荣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11-24 08:41

标签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