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让积累的情感在中秋释放

□ 专栏作家 宋石男

就像人在时间急急去个不停的喧腾城市里快被榨干一样,中秋节可能也已经被榨干了。

人类为什么发明节日?我想只有一个目的,让积累的情感得到释放,不论欢乐的还是忧郁的;让忽略的情感被拾回,不论你以什么名义忽略,忙碌或麻木。

在我很小的时候,中秋意味着妈妈会买回来一些最朴素的月饼,包装纸寒碜得像手纸,一咬就簌簌地掉渣子。可是那时的月饼是无与伦比的,因为有门前的竹林在月光下摇曳,有一家人坐在一起,没有电视也没有手机,就那么说着话,咬着月饼。

这种价值连城的时刻很难重来,我们不再有闲暇,而照看生命中重要的情感,竟然也被归入“有空才做的事”。我曾经以为我这一生会在懒散的勤奋中度过,就像英国诗人济慈所说的,做一只懒散而勤奋的蜘蛛,从内心中吐出丝来结成自己的空中城堡。可是我迷失了,我仍然勤奋,但所做事的意义我没有把握,更重要的是,我不再拥有能让心尖颤动的懒散。

我父亲每天都给我打电话,很黏我。常常他打电话时,我在做事,我会挂掉,之后再回过去,有时也忘记回,父亲就不厌其烦地打来,直到我接了,怒吼,他默默挂掉。父亲很希望我中秋节回去,我本要回的,却又改变了日程。不是因为忙,没有任何工作可以阻挡一个儿子回家去看老爸。

原因是今年中秋我要去看鲁老。鲁老是我早年做报纸的第一个老师,也是我职业生涯中惟一一个老师。他比我父亲小四五岁,我跟他的情谊在师友之间。

在我职业生涯初期,是鲁老以他的经历与智慧,向我示范了报人应有的风骨与见识。后来我没做报纸了,而他更早就不做了,但我们十几年来一直往来。大我30多岁的鲁老,常跟我喝酒到凌晨三四点,说往事,论时事,说到酣处,肝胆洞,毛发耸,一诺千金重。

最近几年我和鲁老聚得少了,他说你现在事多,我看你博客就好了。今年8月,给他打了次电话。聊到末了,他忽然说,我还是告诉你吧,我得病了,有点严重。

我去医院看鲁老,他瘦了很多,不过精气神还在。他是个有生命力的人,我们这伙人都是如此。我们聊了好几个小时,直到我发现他体力已经透支。临走我说很快再来看他,还有很多话我们要聊。鲁老笑笑,说,有空你来就好。

这一别就是一个多月,我被各种事务缠得透不过气,终于未能及时兑现承诺。几天前我给鲁老的儿子打电话,得知鲁老已暂时出院,在家休息。我们约好中秋我去看鲁老。鲁老一定会好起来,但我仍担心时日无多。如果错过了这个中秋的看望,我会后悔一辈子,我将来的每一个中秋节,都可能浸满泪水。

责任编辑:姜璐璐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10-10 08:18

标签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