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河正宇,头发丝都会演戏

《环球人物》记者 赵晓兰

2015-10-08_162816

人物简介

河正宇,1978年出生于韩国首尔。中央大学戏剧系毕业,代表作《追击者》《恐怖直播》《黄海》等,擅长出演粗线条、个性强烈的角色。曾获2011年亚洲电影大奖最佳男主角,3次获韩国百想艺术大赏电影部门最佳男演员。

电影《暗杀》的新闻发布会之后,河正宇走下舞台,来到一旁的采访间里。见到《环球人物》记者,他礼貌地点头、握手,然后问:“我能抽根烟吗?”大概是一轮宣传轰炸之后有些疲惫了,抽了支烟后,他又精神奕奕地招呼记者:“咱们开始吧!”

“中国影迷称你为‘糙哥’,对这个称呼感觉如何?”记者问他。以“哥”相称,代表亲切;而“糙”字可能就让人不太高兴了。而河正宇一并笑纳:“我很满意啊,从小就知道自己和花美男不沾边。但也期待以后能多呈现一些温柔的角色。”

新片《暗杀》里,河正宇的角色就是强悍之中不失温柔。这位当今韩国影坛炙手可热的实力派明星,虽然一直在中国拥有大量的影迷,但这一次,才是他在中国的主流院线里,在大银幕上第一次正式同中国观众见面。

新片中是个“X”因素

<p><p>2015-10-08_162830</p></p>

电影《暗杀》剧照。

在《暗杀》里,河正宇的角色叫做夏威夷·皮斯托,“夏威夷”是他心目中的理想之地,“皮斯托”在英语中是“手枪”的意思。河正宇很喜欢这个名字:“一开始从导演那里听到这个名字后,我就特别感兴趣,它很神奇地激发了我的想象力。”

故事发生在1933年的中国上海和韩国京城(现首尔),彼时朝鲜半岛已经沦陷,爱国人士流亡海外,在上海成立临时政府。他们纠集起3个身怀绝技的独立军战士,暗杀亲日派的首领。另外,内奸的叛变、赏金猎人的搅局,使得整个局势更加复杂。这些有着不同信仰、不同目的的年轻人也在碰撞中激发出各种命运的火花。

导演崔东勋曾执导过《盗贼联盟》,是一部打破韩国票房纪录的卖座大片。《暗杀》的灵感来源于他看到的一张无名独立军战士在中国的合影。如果说,3位行使暗杀任务的战士在历史上还是有迹可循,那么河正宇扮演的赏金猎人则完全是虚构出来的人物。他夹在正义与邪恶的中间,富有神秘感,也成为了电影中的一个“搅局者”,一个“X”因素。

一开始,河正宇不知道如何去塑造这个虚无缥缈的人物。他解决问题的方式很特别:天天缠着导演崔东勋聊天,天南海北,不光聊电影。“这是我第一次和崔东勋导演合作,我要先了解导演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样我才能更好地了解他想表达什么,他通过我的角色想传达的意图。”

有时候他也会和导演争论,焦点主要在于——河正宇希望他对全智贤扮演的独立军女狙击手的情感更加外露一些。这部影片是河正宇与全智贤继《柏林》之后,第二次扮演情侣。从咖啡店里的第一次相遇,到最后的轻吻告别,两人每一次短暂的交集,都在危难之中。在这过程中,他的立场逐渐发生偏移,逐渐成长与转变,人物的背景、性格也清晰丰满起来。

“这个角色有着很强的传奇色彩。他没有真正的名字、没有家、没有国,有点玩世不恭,虽然是职业杀手,又不是冷血无情。我希望这个人物像《乱世佳人》中的白瑞德一样,或像印第安纳?琼斯一样,成为一个有魅力的角色。”他对《环球人物》记者说。

片中,活在枪林弹雨中的皮斯托没有去成夏威夷。而河正宇替他实现了心中的愿望,电影拍完之后,他去夏威夷度了假。

星二代的逆袭

回顾演艺生涯,“星二代”出身的河正宇,发展并不怎么顺利。他的父亲是韩国演艺界的老戏骨金勇健,河正宇从小就顶着“金勇健儿子”的头衔。在读中央大学戏剧系时,他不胜其烦,把原先的名字“金圣勋”改了,不想太多地沾染名人老爹的光环。出道19年,他当过不少大明星背后的人肉背景板,但凭借努力,他扭转了局面,如今,很多影迷改称他的父亲为“河正宇他爸”。

为他打开局面的,正是那些线条粗粝、个性强烈的角色,“糙哥”由此得名。2008年,他在《追击者》中饰演了一名让人不寒而栗的杀人犯。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有点窝囊的小白脸,但摇身一变,行凶杀人起来手段残酷血腥。这个角色呈现出的爆发力,使得这部反英雄、反高潮的惊悚片呈现出非常风格化的色调,演员河正宇由此开始受到广泛关注。

2010年同《追击者》导演罗宏镇再次合作的《黄海》,是“糙哥”的又一力作。影片中,河正宇饰演中国延边地区的一名出租车司机,他生活在社会底层,妻子去了韩国打工,杳无音信。颓废、堕落、绝望,生活不可能更糟糕。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豁出去了,偷渡到韩国,想不到又沦入一个黑社会买凶杀人的陷阱。

《黄海》中,河正宇的表演几乎占满了全片120分钟。为了塑造角色,他在300天的拍摄期间内,不剪头发、蓄须、减重,落魄到了骨子里,在首尔南大门取景时竟无人认出他。他还花了3个月练习延边方言,学会了打麻将,“每星期5天,每天6小时在中国麻将馆里学习,练得一手好麻将,是意外的收获。”他戏谑。

但戏中人物角色的“糙”不等于演技的“糙”。河正宇曾经3次获得韩国百想艺术大赏的最佳男演员,百想的地位相当于韩国的奥斯卡,这是对他演技最好的证明。

他敢于在电影中对自身作出各种挑战。2013年的《恐怖直播》里,几乎所有的场景都在一个封闭的直播间内完成,与河正宇演对手戏的演员,是个只从电话另一头传来声音的恐怖分子。拍摄时,“孤军奋战”的他对着同时运转的5台摄像机,用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和动作,演绎主人公内心各种微妙的变化。一开始,他穿着笔挺的西装,戴着眼镜,梳着一丝不乱的发型,展现出一个专业主持人的魅力。随着直播的进行,他陷入危险境地,丢掉了眼镜,头发也变得一团糟。有观众在看过电影后赞叹:“河正宇连头发丝都会演戏!”

吃相很有福气

“像运动选手一样用狠毒的方法训练,以参与比赛的架势来拍电影。”河正宇曾这样自我总结。他对《环球人物》记者说:“每部作品都像需要征服的山一样,都有它相应的难度。一个人不可能永远待在‘安全港’里,一定要尝试着逆流而上。”

自导自演《许三观卖血记》,正是出于这种对生存和成长的欲求。执导一部根据中国作家余华小说改编的韩国电影,远远不是河正宇能够轻松驾驭的事情;而要在片中扮演3个孩子的父亲,对于未婚、未育的他来说,更是勉为其难。但是小说的电影改编权即将到期,当朋友找到他时,他毅然临危受命,接下了这项工作。

除了“演而优则导”,河正宇的多才多艺,还体现在他在绘画方面的天赋,他曾在韩国和欧洲举办过多次画展,受到追捧。他的画风偏向于现代派,他对记者说,他很喜欢中国的艺术家张晓刚、岳敏君。他开始迷上画画是拍《追击者》的时候,每天从早到晚沉浸在连环杀人犯的世界里,整个人都很压抑、晦暗。回到酒店后,即便闭上眼睛听音乐,也无法放松下来。于是他开始涂鸦,“演员和画家就像是从同一个根里生出来的两张不同的脸,用演技无法排遣的东西,就用画画把它们掏出来。”

走下银幕的河正宇是一个富有幽默感的人。另一位同来中国宣传《暗杀》的韩国影星李政宰说:“有河正宇在的时候,整个拍摄就非常开心。”全智贤更是时常被他逗得前仰后合。采访他的过程中,随行人员不时发出笑声,经常把记者笑得一头雾水——很明显有些“笑果”在翻译的时候损失掉了。

聊天时,“muko”这个词(韩文“吃”)在他口中的出现频率很高,河正宇坦言自己是个典型的吃货。“我朋友说特别喜欢看我吃东西,说我的吃相看起来很有福气。我觉得幸福就是,在有胃口时,吃了一顿好饭;疲倦犯困时,睡了一个好觉。”生活中他也是一个很好的厨子,经常变着花样做菜,“拍电影就如同烹饪一样,收集不同的元素和材料,调制出可口的菜肴。”

“影迷说你在电影中笑得太少,多给我们呈现些笑容吧。”采访结束,记者对他说。他微笑点头,和一行人走出采访室,又回头用中文向记者道别:“保重!”

责任编辑:于冰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10-08 16:37

标签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