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老兵吴永存:我亲历的两次长沙会战

01

吴永存在家中接受本刊专访。

02

吴永存(前排左四)在花园里与家人合影。

人物简介:吴永存,祖籍广东丰顺,1927年生于毛里求斯。1941年入伍,任陆军通信兵,参加过第三次、第四次长沙会战。后任台湾海军永川舰长、商船船长、轮机长等。

8月中旬,加拿大东南部魁北克省淅淅沥沥下着小雨,《环球人物》记者一路东行到了蒙特利尔,驱车来到抗战老兵吴永存先生的住所。这是一栋两层高的红色小楼,典型的加拿大式住宅。88岁的吴永存是参加过第三次、第四次长沙会战的国民党老兵,他在这里居住了29年。

记者敲门进屋,正赶上国内一家电视台在采访,拍摄纪录片。屋子里还有吴永存的太太和几个活泼的孙辈。10分钟后,电视台拍摄结束,吴永存走过来。这是一位目光温和、清澈的老人,衣着整齐,温文尔雅。记者一时想象不出,这样慈祥的老人,当年子弹在耳边呼啸,战友鲜血崩溅时,是怎样无所畏惧,奋勇向前的。

吴永存翻出了各种资料给记者看,其中有一张是加拿大退伍军人协会为纪念二战胜利70周年,给他颁发的证书。他平静地聊起了在战场亲历的硝云弹雨,说到抗战胜利,才轻松地笑起来,“当年我亲耳听到日本签署投降协议书的消息,70年后我仍健在,又看到了全世界的华人要铭记这段历史”。

两代华侨归国

我祖上在广东丰顺。清朝末年,因为家中生活贫苦,我的爷爷随着南下的船队一路到了非洲大陆东边的小岛毛里求斯,此后两代人都定居在此。我出生于1927年,在兄弟姐妹9人中排行第六。我们是移民华侨的第三代,因为远离家乡,中文说得不多,就越说越差。父亲看着心急,“中国人哪有不会说中文的?”他一拍桌子决定让家里的9个孩子都回国,亲眼看看自己的祖国和同胞。那时哥哥姐姐们已经成年,便让他们先出发了。

1931年,我们远在毛里求斯的一家人惊闻发生日本侵华“九一八”事变,日寇还在东北建立了伪满洲国傀儡政权。战火已经烧至祖国边疆,父母还是坚定地要带着全家迁回国内,一是因为广州边境暂时安全,二是离开祖国这么多年,十分想念,也顾不上国内的战乱了。

第二年,母亲领着我,与另一位太太及两个孩子搭伴,乘船到了香港。随后父亲赶来与我们汇合。在香港住了近一个月后,全家人回到了故乡丰顺,父亲安排几个孩子进了学校学习中文。这一年我5岁,还不懂事,但我依稀记得那段日子街头《号外》的叫卖声,还有大人们议论着东北、华北的沦陷。

1937年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日本开始了更大范围的轰炸,无数城市变成了废墟,老百姓死伤无数。1938年,日军侵占了广州。父亲原本打算等我们长大后,让我们去英国读书,但当时看到日本人烧杀抢掠,一定要两个哥哥和我去当兵保家卫国。

就这样,两个哥哥先后考上了黄埔军校:大哥吴永篷是黄埔第四分校,第十七期毕业;二哥吴省初是黄埔第二分校,第十八期毕业。我还太小,留在家乡继续念书。1941 年冬天,我初中刚毕业,村子里来人招收幼年兵,我应招入伍,就这样成了陆军通信兵团14岁的娃娃兵。

03

第三次长沙会战中,中国军队与日军展开激烈巷战。

火线上的通信兵

1942年春天,我被派到了长沙。此前的1938年,日军攻陷湖南北部,长沙成为国民政府控制下的一道屏障,一旦失守,中国在战争中将处于更大被动。1939年开始,薛岳将军临危受命,率领第九战区先后与日军进行了4次长沙会战。我到长沙的时候,正是第三次会战刚开始。

我是通信兵,在营地负责传递作战命令,但由于前线打得激烈,我只接受了一个月的训练,就被派往战场,负责战地通信接线,保证线路畅通。那时我年龄小,对战争的概念很模糊。来到前线,看到街巷里、河道边一排排的尸体,堆得老高,我才切身感受到,打仗是要流血,是有牺牲的。

也可能正是因为初上战场,没太多实战经历,虽然枪林弹雨、血流成河,我却没那么害怕。有场战役我们在长沙岳麓山上打,利用山地地形,把大炮架在山顶,从高处往下轰击日军的战车。前线有个观察所,负责提供敌方的位置,用电话报告给后方炮兵,好让炮兵能准确击中。但这条电话线路赤裸裸露在战场上,因为没有任何遮挡而常常被打断,我和班长就冒着炮火,一路走一路查。通信兵的阵地离前线不到500米,我们就一趟一趟穿梭于阵地、前线与观察所之间。

尽管在后方的掩护中前进,但日军看到有人查线,还是“哐哐哐”直往我们身上扫射。我听见子弹“啾啾”地飞过耳边,四周都是枪炮声。有炮弹袭来的时候,班长好几次大喊“卧倒”,因为我只懂客家话,所以听到也没反应过来,就傻乎乎继续往前跑。所幸我没受伤。线接通了,敌军的坦克车接连被我们打中。我军最终获胜,我也因此荣立战功,由二等兵升任下士。

最难挨的是寒冬。部队发的棉衣很薄,一眼能看到里面的棉花。没有鞋穿,战友们自己编了草鞋,冬天呼呼的寒风根本挡不住,赶路时脚都被磨破了皮,鲜血直淌。吃得也简单,一菜一汤,咸萝卜就米饭。后来日军战败,我们在收缴战利品的时候发现,日军的军服可比我们的厚实多了。

1944年5月,第四次长沙会战开始,日军改变了战术,不直接攻打长沙,而是绕过岳麓山,分几路向长沙进攻。战斗打得异常激烈,后来缺粮少水,很多士兵连武器都没了,就赤身与敌人肉搏。但最终我们还是没守住。6月,日军开始向长沙城区猛攻,19日,长沙被攻陷。

4次长沙会战,6年血雨腥风。我亲眼目睹失守的长沙,土堆上,水沟里,都是红色,那些尸体啊,都堆成了小山丘!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姜璐璐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09-07 15:57

标签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