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我的父亲,日本八路小林清

生是日本人,死中国魂


作者:小林阳吉

 

1985年在家里的父亲。

1985年在家里的父亲。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也是父亲去世二十一周年。写一篇纪念父亲的文章,也是这些年来对父亲的深深怀念。

父亲是个日本人,他是1939年作为日本中国派遣军独立混成第五旅团的一名士兵来到中国(在青岛登陆)。1940年在胶东文登县作战负伤被俘虏。

被俘后,八路军不但没有把他当作敌人,而且还给他充分的自由和平等,尊重他的人格,把他当作朋友、阶级兄弟和同志对待。后来又送他到“日本工农学校”学习。

父亲在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的教育下,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不仅知道了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进行的战争是非正义的侵略战争,而且明白了要永远消灭这样的战争,要使日中两国人民永远友好下去,就必须沿着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指导的道路前进。

 

日军时期的父亲

日军时期的父亲

 

自此,父亲认为自己找到了真理,有了为之奋斗的目标。他参加了八路军,和其他日本战友一起建立了“在华日人反战同盟胶东支部”,并担任副支部长。父亲熟悉日本军队的内部情况,熟知日军士兵的思想,心理和生活习惯。他通过与日军士兵联络感情,加深日军兵士思乡厌战情绪,涣散军心,动摇日军一贯坚信“皇军必胜”的神话,削弱日军战斗意志,瓦解日军。

父亲他们通过喊话,信件,慰问袋,电话等方法配合八路军向日军宣传。夜深人静,他们将手揺电话机挂在通往日军据点的电话线上,父亲用日本语说,“晩安,我们是反战同盟”。之后,他和接电话的日本士兵互相交谈,鼓励他们头脑清醒起来,别再为日本军阀卖命了,带着武器投诚到八路军来,八路军优待俘虏。他还冒着炮火,到前沿阵地向日军宣传、喊话。

1944年8月24日,八路军攻打牟平县水道日军据点时,经过父亲等反战同盟成员的喊话后,就有10名日军士兵携帯武器向八路军投降。剰下的28名日军和两个中队的伪军也士气涣散,被八路军歼灭。在祝捷大会上,父亲被当时胶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叫到台上,受到表彰,并号召广大青年学习父亲,参加八路军。

少年时的我问过父亲。为什么您的中文这么好?父亲自豪地说,他在山东抗日根据地发行的《大众报》上都写过文章,是有名的“日本八路”。

 

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大众报》

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大众报》

 

我在多年后找到一九四四年这张《大众报》,看到刊登在报上父亲写的《我的思想反省》一文。不过我觉得父亲的文章不值得恭维,倒是“编者按”写的很好:

『日本解放联盟胶东支部盟员小林清同志这一个反省,是在胶东整风运动的浪潮下,自觉来进行的。他自来八路军后,虽然没有看过太多的整风文件,但由于他努力于时事政治的学习和不断的进步,因而他的政治觉悟  随着提高起来 当他在大会上自动向主席团报名反省时,谁都未曾想到他反省的能是什么问题。在他反省之后,一致认为反省得非常深刻,给予大会反省的同志以很大的推动。我们研究小林清同志反省所以深刻,其基本原因在于他政治上的觉悟,在于他的坦白赤诚,在于他认识了日本法西斯的罪恶和“武士道”的毒素,在于他大胆地控诉了日本军部的罪恶和认清了日本人民最好的朋友-中国共产党,八路军。

 因为他这个反省,不但给予我党整风干部在反省运动中以很好的启示,和对那些对党隐瞒以及不坦白的同志以锋利的讽刺外,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今后对于一个新来的日本同志,我们对于他的思想了解和对他的帮助,是一个极好的教训。

 小林清同志的这个反省,完全是出于他自己的手笔,我们仅就其字句与语法不通之处,略有修正,并征求他本人同意公开发表,以作为国际友人及我们整风同志的参考。』

只看编者按,就知道父亲的反省有多深刻。他的思想反省写道,作了八路军的俘虏后,并不是安分地接受八路军的教育,而是千方百计地想逃走,甚至想杀死八路军的领导干部,立功回去。他甚至后来还放跑了一名日军俘虏。可是在八路军诚恳的教育,帮助下,父亲终于成为一名勇敢的反战斗士。

 

1945年3月 在莱阳 胶东军区政治部 前排左起;孟凡(敌工科干事 1983年时任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副主任)小林清(在华日人反战同盟胶东支部副支部长),布谷、渡边三郎(在华日人反战同盟胶东支部支部长)、谭佑铭(八路军胶东军区政治部副主任 1980年时任一机部副部长),辛冠吾(八路军胶东军区政治部敌工科科长 解放战争时期牺牲)

    1945年3月 在莱阳 胶东军区政治部 前排左起;孟凡(敌工科干事 1983年时任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副主任)小林清(在华日人反战同盟胶东支部副支部长),布谷、渡边三郎(在华日人反战同盟胶东支部支部长)、谭佑铭(八路军胶东军区政治部副主任 1980年时任一机部副部长),辛冠吾(八路军胶东军区政治部敌工科科长 解放战争时期牺牲)

 

在胶东抗日根据地的抗日军民中,父亲赤诚坦白,对中国共产党,八路军忠心耿耿,肝胆相照。是出了名的“日本八路”。名字远远传遍了整个山东抗日根据地。

1945年8月下旬,八路军胶东军区的部队包围了一部分想要退回青岛的日本军队,大约有两个中队两百余人。日本军队不投降,想溜回青岛向国民党军队缴械,但被八路军胶东部队堵截在青岛郊外。

 

1945年冬于安东。前排左一李治华团部协理员,左二蔡忠臣干事,后排左一王奈庆,左二小林清。

1945年冬于安东。前排左一李治华团部协理员,左二蔡忠臣干事,后排左一王奈庆,左二小林清。

 

父亲向日本军队的阵地喊话,把“最后通牒”优待俘虏条例以及延安日本人民解放联盟总部的“通电”宣传给日本军队,号召日本士兵投降八路军。

被包围在这里的日军参谋长西田少佐,中队长松元大尉都是日本侵华派遣军独立混成第五旅団第十九大队的,长期驻防在胶东地区,曾和八路军打过多次交道,是老对手了。西田少佐希望八路军派代表来谈判,想试探八路军的态度,再作下一歩打算。

父亲自报奋勇,他对军分区司令员说:“我尽力园满完成任务,如果我回不来的话,你们就坚决消灭他们,不用顾虑我的生死问题。”

父亲和2名参谋换好了新的八路军装,来到了日本军队中。在谈判室,父亲和2名参谋隔着一张桌子面对着西田少佐,用日语严峻地说:

“我们是来谈判受降的。根据波茨坦宣言,一,你们应该在接到最后通牒24小时内向我军交出全部武器,弹药,文件。二,凡是属于个人财产,不是掠夺中国人民的东西都可以帯走。三,受降时集体站队,正式由我军受降最高指挥官在投降书上签字。四,对高级军官的处理和士兵同等待遇。你们必须自动投降,不得抵抗。中国人民会原谅你们过去的罪恶,对你们的罪过经调査证实纯系军人而无特殊罪恶,仍同样可以遣送回国。”

经过一番艰苦的谈判。西田终于拿出武器装备的表册和人员名册,踌躇地问道“你我身为军人,贵国所提优待条件都能保证吗?”

“我们八路军一贯说到做到,我们在国际上是有声望的军队。”父亲自豪地回答他。

就这样,胶东八路军接受了日本军队的投降。

 

父亲当年的手迹。

父亲当年的手迹。

 

1945年9月初,父亲接到胶东军区政治部命令,主持护送这批投降日军部队的回国工作。

护送日军部队是沿着胶济铁路走的。一路上,许多群众按捺不住,高声喊道:“让日本鬼子尝命!还我亲人!”

他们聚集到胶济铁路沿线,要为自己的亲人报仇雪恨。情绪激动的老百姓试图冲破防线,都被八路军部队拦了下来。老百姓就一边骂,一边哭。八路军部队有的战士也跟着哭,小林清向老百姓做说服工作:“老乡们,我们知道你们的恨,也知道你们的苦。但这些日本兵已经缴枪了……”

许多老百姓默默地退下。望着这些深明大义的父老乡亲,小林清和八路军部队的战士眼含热泪,一些日本兵的眼圈也红了。

总之,护送日军回国工作,从始至终,比较顺利。考其原因,有如下几点:一、中国人民的“以德报怨”的宽大精神,使日军官兵感动。二、准予携带私人衣物财产。三、八路军官兵工作认真负责,态度和蔼。四、遣返战俘计划,绵密完善,给养充足。

任务完毕后,由军区司令部,备酒菜一席,饯送日军西田少佐以下的高级军官及松元大尉等,并由军区副司令员吴克华、政治部副主任欧阳文及小林清等作陪。席间除双方举杯,预祝中日两国的永久和平外,日军西田少佐对小林清作为八路军代表尽忠职守的服务精神钦佩,特别向小林清敬酒,一再赞扬,当时即将随身携带的手表及军官呢衣料一套,亲自赠送小林清,还向小林清握手。父亲当时的欢欣之情,自是不言而喻。事过四十多年,他仍记忆犹新,恍如昨日之事。

 

1974年我和父亲在呼和浩特市家里的院子

1974年我和父亲在呼和浩特市家里的院子

 

1983年,父亲和母亲在青岛

1983年,父亲和母亲在青岛。

1985年,父亲和当时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夏衍

1985年,父亲和当时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夏衍。

 

父亲曾说:“我爱日本,因为那是我的祖国,我生长的地方,那里有我的亲人和许多值得怀念的人们。但是我更爱中国,爱那些在艰苦战争岁月和坎坷生活中和我同生死、共患难的中国人民。”

回首往事,父亲常常眼眶湿润。诗人艾青曾写道:“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是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而对于一个来自异乡的人来说,对这片土地的这份感情,恐怕要来得更加无私、感性和纯粹!

 

父亲在天津政协

父亲在天津政协。

 

1994年,父亲在天津去世后,我在天津西郊“西城寝园”买了一块墓地,将父亲的一半骨灰埋葬在这里。将父亲的另一半骨灰帯回日本,在我住处不远地方的陵园,面对东京湾,建一个墓碑。使长年客居他乡的父亲,得以叶落归根。

日本人的墓碑全部向着正东,很少向着西方。因为日本人喜欢太阳升起的东方。我想父亲也许喜欢太阳,但是他有着一个牵肠挂肚的神州大地,于是我狠狠心,把他的墓碑坐东朝西,在石碑上写“小林家之墓”,在夕阳余辉之下,让他天天眼巴巴地朝着西方,望着那片曾使他魂萦梦绕,生活过,战斗过五十多年的土地吧!

父亲的晩年,两袖清风。但他留给儿女们的精神遗产却足以丰富。父亲对中国可谓“鞠躬尽粹,死而后己”,“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他明知自己有生之年不能重返故乡,只盼死后自己这一番苦心能为后人所理解。当我写到这一段文字时,想到他的耿耿之怀,悠悠之心,忍不住又感到了剧烈的心酸,感到了他忠厚性格中巨大的悲壮美,深刻的凄怆意。(完)

责任编辑:杜美莹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08-25 16:01

标签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