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回忆父亲徐荣祥:他让诺奖委员会低下了头

徐总(20081020)

个人简介:徐荣祥(1958年—2015年)山东沾化人,毕业于青岛医学院。1990年创立美宝国际集团,致力于烧伤湿润暴露疗法的发明和推广普及,之后,又创立了人体再生复原科学。

徐荣祥身上有很多标签:因提出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在国内饱受争议、却在国外获得认可,经常与奥巴马、克林顿交流人体再生复原科学进展;出身草根,通过成立企业自筹经费、自己立项、自己研究的“徐荣祥现象”,让更多的人开始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2015年4月14日,他在美国突然离世,不禁让人叹惋。斯人已逝,但他留给我们的思考却没有停止。

通过越洋电话,远在美国的徐荣祥之子徐鹏向记者讲述了他心目中的父亲。有意思的是,谈到父亲时,他几乎不说“父亲”,取而代之的是“徐大夫”,“从小他就让我叫他大夫”。

徐教授家人照片

徐教授家人照片

实习医生的经历

上世纪80年代,徐荣祥在青岛医学院读书期间做临床实习时,他第一次接触了烧伤病人,当时医院普遍使用的是传统的干性暴露效法,先把创面坏死的表皮清除干净,然后用药让它保持干燥,结痂。但这个过程会给病人带来极大的痛苦,换药时病人表情痛苦,不时惨叫。徐荣祥深受震撼,开始质疑传统疗法:传统疗法的抗菌药、手术治疗创面只是杀灭、抑制细菌、扩大清除创面,把烧伤变创伤,却没有治疗烧伤组织;也不是再生修复;手术植皮更是将烧伤组织及连带活组织切除,在创造的刀口创面上植皮,它治的是刀伤,而不是烧伤!

有没有更好的疗法,既有好的效果,又能减轻病人痛苦?徐荣祥查资料,问老师,答案是“没有”。但他不信这个邪,开始自己做实验,从损伤的南瓜皮到兔子,从植物到动物,从低级到高级,在这个过程中,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身体做试验,将开水倒向自己的大腿,然后再用药。经过长期观察、总结,又受蜂窝结构和材料的启发,最终发明了烧伤湿润暴露疗法。该疗法是从烧伤发病机理出发,实现无损伤地液化排除烧伤坏死的皮肤;同时启动人体再生本能,是为创面营造一个有利于生长的生理湿润环境,实现皮肤再生式创面愈合。它从根本上解决了临床上治疗烧伤创面疼痛、创面感染、创面进行性坏死以及深二度烧伤疤痕愈合的四大国际性技术难题,创建了一个全新的烧伤创疡医疗体系,开创了烧伤再生医学新时代。

 徐荣祥开始把自己研制的药给患者试用,效果非常好,但因为还没有拿到药品试验的批号,引起不小的争议。后来,他和同为医生的妻子辞职,决定到北京闯一闯。他先是在北京成立了光明中医烧伤创疡研究所,后来又发展壮大成为美宝集团。这也让更多人能够从中受益,如今,皮肤再生技术已经让70个国家的4千万名烧伤患者受益。不久前,此药在美国通过了FDA的二期临床实验,第三期一旦通过,一个极其巨大的市场机会就将出现。

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皮肤具有潜能再生细胞并能原位再生新皮肤,那么人体其他的器官有可能实现原位再生吗?1999年开始,徐荣祥用了近3年时间,根据潜能再生细胞再生皮肤器官的机制,寻找到了人体器官原位发育所需的再生唤醒和再生培养的营养成分,并将这些物质命名为“再生营养物质”。之后,他又对胃肠等潜能再生细胞在体内外进行了再生组织器官的试验,都获得成功。

深得父亲真传的徐鹏总结道:“壁虎的尾巴断了以后,再生功能会启动,人类也是一样的。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就是利用人体自身细胞的再生潜能,在再生营养物质的营养下,使这个细胞发挥多能干细胞的功能,从而在原位再生出新细胞和新组织,补充和取代器官中损伤、提前衰老、提前凋亡甚至癌变的细胞,使疾病状态的器官再生复原回正常的结构和功能状态、或还童为更年轻的状态。”

徐荣祥与医生讨论病例

徐荣祥与医生讨论病例

6个专利审查员要和他开个电话会议

2005年的一天,徐荣祥在北加州的Wilson Sonsini Goodrich & Rosati律师事务所接到了美国专利局打来的电话。那时,器官再生专利平台在美国获批在即,6个专利审查员要和他开个电话会议,这可是绝无仅有的。他们当时给出的理由是:“如果今天我们批准了,它代表了人类会有一个全新的生命科学领域,这具有特殊的历史意义。”

正如专利审查员的谨慎,一个全新科学领域的诞生总会遭遇很多的不解,甚至非议。草根出身,人体再生复原科学理论的标新立异,有一段时间,学术告状、行政干预,甚至人身威胁一股脑地向徐荣祥抛过来了。在徐鹏看来,这是因为很多人把人体再生复原科学等同于克隆,其实两者是不同的。“人体再生复原科学是人体去自我调控,人类并不从外界介入;但克隆意味着创造一个与原先的生物体具有完全一样的遗传信息的新生物体,而这个过程完全是人为的,也是危险的、不稳定的。徐大夫曾说:‘我们的科学以顺应人类生命属性为原则,人类必须摆脱反人类生命属性的科学的伤害,尽快地归于顺应人类生命属性的生命科学保障体系。’”

当前,生命科学界前沿研究有三大主流。一是基因研究,它研究是人工的制造生命,其科学目标是用人工制造的转基因细胞取代人类身体上的细胞。2013年,“基因之父”詹姆斯·沃森谈到他从事了52年的转基因医学应用研究到目前没有应用结果。二是胚胎干细胞研究,但因伦理问题而中止。2014年,“胚胎干细胞之父”、2007年诺将得主马丁·约翰·埃文斯说,他这一代及下一代都不一定能看到胚胎干细胞有什么真正的临床应用成果。三是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它是当今世界生命科学前沿唯一实现应用的新生命科学体系。徐鹏告诉记者:“我们现在已经实现了皮肤再生、糖尿病足再生,末节断指再生等全身各器官原位再生。同时,这些研究都用专利的形式保护起来了,也就是说专利权、发明权和话语权都在我们中国人自己手里。”

围绕器官再生科学,他们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拥有了27项技术专利。“根据美国专利局的统计,全球1.6亿人下载了我们的专利。奥巴马政府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些信息,所以在2013年,他将我们的损伤器官再生科技定位为美国科学发展国策。同时皮肤器官再生技术被克林顿全球推进委员会纳入2015年全球推进计划,在全球范围内推广普及烧伤再生医疗技术和糖尿病足再生医疗技术,计划5年内在全球范围完成5000个再生医疗技术培训班,造福于全世界人民。” 

徐荣祥在再生医学研究所向来宾介绍

徐荣祥在再生医学研究所向来宾介绍

让诺奖委员会低下头

2012年12月,徐荣祥再次站在了风口浪尖上。这一次,他是在美国加州地方法院状告瑞典卡罗林斯卡学院诺奖委员会,这也是首例指控诺奖委员会诽谤及不正当竞争的诉讼。

当年10月,诺奖委员会将生理学或医学奖颁给了日本科学家山中伸弥,在颁奖理由中这样写道:“体细胞被诱导为多能干细胞,原位再生生理组织、器官”。而这本是徐荣祥的发明专利权科学路线。

2013年3月,由于不具备对诺奖委员会的管辖权而无法受理该案,该案从美国加州高等法院转移到联邦法院。诺奖委员会应诉后,做出了和解的努力,邀请徐荣祥会晤诺奖委员会并修改所发布的有关2012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内容,这在诺奖历史上是头一次。但不幸的是,徐荣祥突然离世,诺奖委所邀也无法达成了。

徐鹏最终选择了不继续上诉,以双方和解结案。“徐大夫生前曾说,这场诉讼不为输赢,是对自己科学体系的捍卫,更是希望告知大众生命科学研究应该对知识的真实性负责。毕竟,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代表着生命科学研究的主流,将直接对人类生命安全产生影响。”

徐荣祥离世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前任总统克林顿、民主党全国总部、加州政府和洛杉矶郡政府都发了吊唁函,表示了沉痛哀悼;美通社特地刊发《不朽传奇徐荣祥博士》;纽约时代广场大屏幕在5月下旬连续4天以 “中国科学家徐荣祥博士——人类器官再生之父”为题播出了他的影像,“我们中国人的科学智慧不比别国人差,与所有民族一样都有着非常棒的生命科学研究能力和贡献能力。”南加州大学正式成立徐荣祥再生生命科学中心;徐荣祥1988年发表的首篇文章《烧伤湿润暴露疗法的临床应用》,之后所著的《烧伤医疗技术蓝皮书》、英文版《烧伤再生医学与疗法》、《烧伤治疗大全》以及2009年第一本关于人体器官再生研究及临床应用成果的著作《人体再生复原科学》都已被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收藏。徐鹏说,目前,在美国建立徐荣祥国家纪念馆,组建再生生命医疗技术委员会都在进展中。

徐荣祥在人体再生复原科学新闻发布会上20091222

徐荣祥在人体再生复原科学新闻发布会上

在儿子眼中,徐荣祥在医生、科学家、企业家等多种身份中转换,一生充满了传奇。“他第一个身份是医生,他用最好的技术挽救患者生命。作为科学家,他从烧伤皮肤再生研究,不断扩大到人体各个组织和器官的再生,从最初的临床实践研究到现在建立起完整的人体再生复原科学理论体系、面向患者的临床再生医疗体系。作为企业家,他白手起家,创办企业不为谋求个人利益,20多年来没提过价。说到底,徐大夫是一个很纯粹的人,一个以毕生生命致力于人体再生复原科学研究,践行以生命科学成果造福于人类的科学家。”

责任编辑:顾利娟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08-16 09:41

标签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