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听张召忠再预测-日本、南海、美国

360反馈意见截图164605307390108

看惯了张召忠衣冠整齐,端坐在摄像机前侃侃而谈的样子,当他解开上衣第一颗扣子,随性靠坐在自家沙发上的时候,让人感觉有些不适应。坊间一直流传,新闻评论节目中的主持人和嘉宾会事先沟通问题,甚至对好台词。那么,一场没有预先准备,充满随机追问的采访,他能否应对自如?

我们带着“试水”张召忠之意而来。在我们的观察中,一脱离对自身经历的讲述,进入对专业问题的分析,他的气场明显不同:言辞敏捷,语气干脆,自带锋芒。

360反馈意见截图16620622462743

位于日本热海市伊豆山的“七士之碑”碑下埋着东条英机等7个二战甲级战犯的骨灰

胜利日阅兵,是为了遏制战争

《环球人物》: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中国将在9月3日举行胜利日阅兵。如此大规模的纪念活动有何深意?

张召忠:首先,抗战期间中国军民伤亡近3500万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赢得胜利。如今,很多抗战的亲历者还健在,等到80周年,在世的亲历者就很少了!因此今年的纪念活动很有必要,既是对逝去同胞的缅怀,更是对抗战老兵和幸存者的尊重。

其次,在长达70年的时间里,中国没有与外国发生大规模的战争,保持了长期和平的局面。这在中国近200年来很罕见。从“50后”开始的几代中国人,都没有经历过大规模战争了。今年的纪念活动也是告诉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们,不要忘记战争带来的苦难。

第三,这也是解放军建军88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我军建设成果的展示。维持和平有两种途径:在战争中击败对手,赢得战争;在和平时期发展军事力量,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能力,遏制战争。胜利日阅兵就属于后者。

《环球人物》:国际舆论总在说,中国这场胜利日阅兵就是想让日本看到,会造成地区紧张。您怎么看?

张召忠:这种看法非常片面。西方怎么不看看自己的阅兵,从纪念诺曼底登陆70周年到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德国总理默克尔都参加了。这就告诉人们,交战双方都是受害者。二战中,日本虽然是侵略者,但日本人民也是战争受害者。怎么能说中国举行胜利日阅兵是针对日本呢?

《环球人物》:今年以来,关于国共两党在抗战中的作用引起很多争论。如何正确看待两党在抗战中发挥的作用?

张召忠:有人纠结于这个问题,其实是把纪念抗战的主题跑偏了。如今两岸关系很好,国共两党的关系可以说是过去60多年来最好的一段时期,应该珍惜这个局面。国共两党在外敌入侵、民族危亡之际携手合作,现在纪念胜利不要因为这种没有意义的争论产生隔阂。

过去很长一段时期里,由于历史因素,我们对国民党抗战宣传不多,但这10年对国民党抗战进行了正确评价。客观来说,正面战场起主要作用的是国民党。因为当时国民政府手中有权力,军队装备也更先进。但不能矫枉过正,跑到另一个极端,看不到共产党的作用。共产党提出全面抗战和持久战,在敌后战场牵制了大量日军。共产党在抗战中就是中流砥柱的作用。

360反馈意见截图165910158912987

2014年6月24日,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出访日本,会晤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两人表示要密切协调以应对“日益严峻的地区形势”

想要日本服气,中国还需10到15年

《环球人物》:在全世界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大环境下,为什么日本政府还是小动作频出,对待历史没有一个真诚的态度?

张召忠:其中原因可以从两个角度观察。首先是日本这个民族的特点。日本基本是个单一民族国家,相对而言比较团结,这种团结一旦跑偏就会走上极端。日本人看不起弱者,却屈服于强者。唐朝在663年的白江口海战中将日本打得很惨,日本就对中国佩服得五体投地,对中国的东西全盘接受。京都、奈良完全按照唐朝风格建设,和服、茶道,甚至坐在地上吃饭都是从唐朝学的。到了近代,西方轰开了日本的大门,日本开始学习西方,又是全盘接受。二战中,美国把日本打得很惨,日本就对美国毕恭毕敬。

1840年鸦片战争后的一个多世纪里,中国很衰弱,日本当然看不起中国。现在中国强大了,去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已经是日本的两倍多,但这不足以让日本服气,日本还是一种跟中国“掰手腕”的心态。我预计,当我们的GDP超过日本3到4倍,中国的军事力量超过日本3倍以上,日本才会服气。也就是说,还要10到15年的时间。

其次是二战后对日本军国主义处理得不彻底。当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将东条英机等7名战犯处以绞刑。日本人很快就把这7个人的骨灰盗走了,还弄了一个“七士之碑”,首相吉田茂亲自题写碑铭。碑铭上说,由于美国投放原子弹,苏联撕毁互不侵犯条约以及物资匮乏,日本最终战败。我们今天说安倍不反省,这段写于战后不久的碑文又何曾有过一点反省的意思?今天的日本政府就继承了吉田茂那些人的做法,将来换一个人做首相,也不会比安倍好多少。

《环球人物》:您这个预测比较乐观,只要中国GDP和军力都超过日本很多,日本对中国的态度就会转变?

张召忠:除了硬实力压过日本,我们在文化软实力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的文化氛围现在还有很多不和谐的因素。相反,日本社会的有序、礼貌、平和都比我们强。其他诸如腐败、国民素质等方面,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就更多了。

软实力牵扯到日本是否能对中国心服。在唐代,日本对中国心服口服,连生活方式都从中国引进。现在要想让日本心服,我们就得问问自己:有什么文化和生活方式能让日本学习的?恐怕目前还不多吧。因此,要彻底解决两国关系中存在的问题,中国要走的路还很长。

《环球人物》:安倍晋三认为,自己的前任在钓鱼岛问题上太过克制,并声称日本能在钓鱼岛冲突中获胜。您怎么看?

张召忠:要真打仗,钓鱼岛有什么可打的!中国现在的卫士—64火箭炮最长射程都超过280公里了,换句话说,中国的火炮都快能打到钓鱼岛了。如果真有钓鱼岛冲突,中国根本不用派大型战舰过去,导弹就能解决问题。所以,在军事上分析钓鱼岛问题,没有任何价值。

倒是钓鱼岛背后的事情更值得注意。2012年4月,阿基诺三世先在黄岩岛惹事,几天后石原慎太郎就在美国宣布要国有化钓鱼岛。阿基诺三世和石原慎太郎是有私交的,在美国的策划下,这两个人同时跳上前台当小丑。美国布下了战略东移的棋局,一南一北给中国摆上黄岩岛和钓鱼岛两个棋子,就是为了长期遏制中国。国家间的领土争端最容易挑动两国人民之间的仇恨,这是没完没了的事。美国知道时代不同了,不能像以前一样通过战争、建设军事基地等手段遏制中国,就想到了这一阴招。所以,看钓鱼岛问题要透过现象看本质。

360反馈意见截图16240209272709

2015年5月17日,中越两军在两国边境的河口口岸联合巡逻

《环球人物》:中日两国的整体军事力量对比到底怎样?

张召忠:军事力量对比分为军事实力和军事潜力两个方面。

从军事实力上说,我们的常规武器质量不如日本。以海军为例,日本有3艘航母正在服役,虽然他们自己遮遮掩掩不叫航母,明年还会有一艘新的航母服役。日本航母吨位不大,但他们制造航母的工业、技术基础都很强大。日本还有6艘宙斯盾级驱逐舰,全套美式装备,配上日本自己的电子系统,可以说他们的驱逐舰水平比美国还高。日本的常规潜艇也非常厉害,有很强的水下长期航行能力。

但是我们相对日本有自己的优势。核武器、战略导弹、战略轰炸机、大型航母、核潜艇,这些东西我们都有,日本还是空白。从这个角度上说,日本的现役装备虽然技术先进,但和中国根本不在一个层级上。另外,即便在海军领域,我们的舰艇数量也比日本多。

从军事潜力上说,首先,日本的尚武精神深入人心,而中国现在还有人争论要不要爱国主义!甚至还有不少人在诋毁我们自己的英雄!其次,日本武器装备的动员能力不可小视。比如说,日本的舰船总吨位虽然受制于宪法,但他们有自己的办法。一艘军舰服役10年就退役并封存起来,要真打起仗来,这些舰船一启封,和新的差不多。而且,日本有过太平洋战争这样的现代战争经验,我们在海战、空战和大规模现代化作战的经验还很欠缺。这些军事潜力因素,反而是我们更加需要注意的。

阿基诺的继任者会继承其南海政策

《环球人物》:安倍晋三和阿基诺三世近来频繁互动,两国军事合作升温。日本为何要联合菲律宾插手南海问题?

张召忠:菲律宾盛产橡胶,这是日本奇缺的战略物资。菲律宾还是日本西南海上航线重要的桥头堡,控制菲律宾,就可以控制南海,控制通往印度洋的马六甲海峡。为此,二战期间日本就曾占领菲律宾。现在,日本插手南海问题,还是出于这两个原因。

《环球人物》:阿基诺三世在南海问题上频频发声,甚至说中国在南海的行为使他想起当年的纳粹德国。这种强硬表态的背后原因是什么?

张召忠: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阿基诺的母亲科拉松·阿基诺掌权时,菲律宾跟中国的关系比较好。1992年,美军因不满科拉松·阿基诺收取军事基地使用费的要求,撤掉了两个军事基地,美菲关系紧张。如今美国战略东移,把菲律宾确立为重返亚太的一个支点,菲律宾重新抱到了美国的大粗腿,很是高兴。现在,阿基诺三世知道日本有解禁集体自卫权、走向世界的需求。你有需求,我正好借力发力,所以两国在南海问题上一拍即合。而且,挑起与中国的争端也可以巩固菲美关系。

2016年菲律宾大选,有人期望菲律宾新政府会改变南海政策,这不现实。阿基诺三世是华裔,按理说应该和中国关系不错,但他依然挑衅中国,因为这样做符合菲律宾利益。菲律宾换一个领导人,也还会继承他这套东西。

《环球人物》:国内有一种声音,认为中国军队在南海问题上过于克制,应采取更强硬的手段。您怎么看待中国的南海战略?

张召忠:有人叫嚷对菲作战,这是不负责任的。菲律宾基本上没有什么海空军,如果中国用海空军对菲律宾作战,会直接给别的国家造成以大欺小、以强欺弱的印象。

另外,美国和菲律宾1951年签订了《美菲共同防御条约》。中国如果跟菲律宾发生战争,那就直接和美国形成了对抗关系。菲律宾还是东盟成员国,我们一直重视睦邻友好,把菲律宾打了,和其他东盟国家的关系怎么协调?何况东盟国家里和中国有领土争端的不只是菲律宾,还有文莱、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越南4个国家。这些国家会想,你能打菲律宾,也能打我啊。如果中国跟这些国家都搞不好关系,还怎么建设海上丝绸之路?

国家的战略不能图一时痛快。南海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们应该把它放在整个战略棋局上来考虑。牵涉领土的事,要很快解决也不现实,英国和阿根廷为马岛主权争了180多年了,南海的问题要慢慢来。

《环球人物》:您提到了其他几个濒临南海的东盟国家,中国应该如何处理与这些国家的关系?

张召忠:越南占了中国20多个岛礁。我很多年前就在节目中说过,中国和越南应该在南海搞一个样板,争取通过友好协商的方式,在没有其他大国介入的情况下,解决好这些岛礁争端。现在,中越之间的陆地边界都划清楚了,边界上有联合巡逻;中越在北部湾的边界也划清了,两国海军也有联合巡逻。这些成功的经验可以运用到南海。先不说岛礁归属,先把温度降下来。我一直认为中越之间是可以解决好南海争端的。

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是海峡国家,就像是高速公路的收费站,大国都很重视与他们的关系,不敢得罪他们。这两个国家对中国比较友好,在南海问题上表现得也不那么激烈。印度尼西亚最近还提议中国、东盟共同巡逻南海。如果中国和东盟组成一个联合巡逻队,一起维持海上安全,排除外部势力干扰,是一件很好的事。

《环球人物》:最近,中国在南海岛屿上的填海工程引起了关注,美国防长卡特认为,中国填海是南海地区局势紧张的原因。您如何评价这种言论?

张召忠:首先,南沙、西沙、中沙、东沙群岛在历史上都是中国的,这是有据可查的。菲律宾现在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去告中国,这份公约是1982年通过的,1994年才生效,中国对南海主权的声明远远早于这份公约。所以,其他国家对我们的岛礁建设指手画脚是毫无道理的。

以前我们也向南沙群岛运钢筋水泥,搞建设,但那时周边国家不当回事。我一直在研究南海问题,上世纪70年代,我就提出要加强南沙建设;80年代,我又提出要在南沙群岛的沙洲上建立海上浮动基地。就是把几十个浮箱焊起来,建成五六千米长的、浮动的海上基地,但当时没有引起反响。现在中国强大了,再加上我们使用的是现代化的吹填方式(将海中的泥沙强力吹填到围堤中,经过沉积固结处理,形成陆域)建设南海岛礁,周边国家没见过,这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但这些岛礁是中国的,我们在自己的岛上做什么,跟别人没有关系。

美国想在中国搞颜色革命,不是军事包围

《环球人物》:现在有一种C形包围圈理论,即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以日本、印度和中亚国家为关键点,对中国进行海陆包围。您认同这种分析吗?

张召忠:我不认为美国在对中国进行包围,相反,我认为目前中国周边环境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好的。美国虽然向台湾出售武器,但在台湾没有驻军。与上世纪80年代之前相比,现在台海形势缓和了很多。美国虽然在日本还有驻军,但兵力比冷战时期少多了。美国在菲律宾的驻军只是临时的,已经没有长期的军事基地了。这么看的话,美国哪有包围中国?我再举个例子,现在武器的射程远了,美国把原来驻在日本冲绳的部分军队撤到了澳大利亚和关岛。为什么这么做?就是感觉原来的驻军离中国太近,万一冲突了会有伤亡。所以,美国现在不是要包围中国,而是要和中国保持一个缓冲地带。

《环球人物》: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美国的对华战略?

张召忠:美国最大的愿望是想搞颜色革命,把搞垮苏联、格鲁吉亚、乌克兰的那一套东西搬到中国来,想要不战而胜。这一点我们必须要警惕。另外,美国还想从战略上遏制中国,想尽各种办法抹黑中国,拉着周边国家跟中国闹。

《环球人物》:中美两国的军事力量差距究竟有多大?

张召忠:中美两国相隔1万多公里,对比军事力量时有些东西要排除,比如陆军所有的常规性因素就不要计算了,射程在2000公里以下的武器也不要算了。要算的有洲际弹道导弹,美国洲际弹道导弹数量占全世界的一半还多,中国只占2%左右。世界上能飞1万公里不加油的战略轰炸机数量,美国占80%,中国没有。我们的轰—6轰炸机,整个航程5000公里,作战半径2500公里,刚能飞到“第二岛链”。再看核动力潜艇,美国占全世界的80%,中国也就占不到10%。美国拥有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核动力航母,我们的“辽宁舰”还只是训练航母,没有形成战斗力。美国的全球投送力量是100%,可以向全球任何地方投送,中国全球投送力量只是区域性的,只限中国的海域。所以说,中美武器装备的水平差距还是很大的。

《环球人物》:那您怎么看中国军事力量的发展趋势?

张召忠:中国并不寻求和美国在远洋对抗,也不寻求在全球诉诸武力。我们的军队到其他地区的行动多是任务性的,比如护航、撤侨等。中国军事力量的发展没有必要和美国比,服从我们自己的大战略即可。

同时,军事不可能成为决定性因素。冷战时,苏联和美国搞军事对抗,但苏联解体时,几百万苏军一枪没打就散架了。军事是服从政治的,不要过分放大军事的作用。关键是中国军队的政治要过硬。


《环球人物》记者 李静涛 朱东君

责任编辑:王学博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08-10 14:34

标签

最新文章

商务部:望中美拨开云雾 实现更加紧密的经

{r[title]}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18日说,中美两国在经贸领域具有较强的互补...

刘鹤就当前经济金融热点问题接受采访

{r[title]}

10月19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就当前经济...

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以改革开放创新为主线来

{r[title]}

10月19日,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刘士余就市场关注的重点问题...

李克强参观比利时微电子研究中心

{r[title]}

当地时间10月18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比利时副首相兼经济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