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一带一路”上的生意人:安保要随经济“走出去”

王家梁:安保要随经济“走出去”

“眼下党中央、国务院提出建设‘一带一路’的宏伟蓝图,这重新燃起了我的希望。”身穿灰色衣服,一脸阳光的上海佳良犬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家梁和记者侃侃而谈,“不过有一点我们必须正视,那就是中国经济大规模走出去的同时,我们的警犬养殖业也一定要及时走出去。”

作为中国最大警犬养殖企业之一的当家人,具有传奇色彩的业内大亨,出于本能和敏锐性,王家梁对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安保,有着天生的警惕性。

“近年来,我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不断加快。初步统计,至少有84.7万名劳工、1.6万家企业分散在海外,且大多位于政治不稳、战乱频发、恐怖主义猖獗的高风险国家和地区。”王家梁对于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情况显然十分了解。他表示,由于驻外机构自身安保能力参差不齐、国内专业安保公司海外业务发展滞后,建立和完善我国海外公民人身和财产安保体系刻不容缓。

巴基斯坦设“橱窗”

那么,中国安保如何走出去?有具体的、行之有效的路径吗?

对此,王家梁有着自己一整套的方案和设想。

“地处‘一带一路’咽喉要道的巴基斯坦是我国的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去年两国元首共倡建设‘中巴命运共同体’,今年又是中巴友好交流年。”王家梁认为,中巴之间的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可以催生出大量的商业机会,也同样会催生出安保走出去的合作机遇。

而4月17日的最新消息给了王家梁更多的期待。习近平主席将对巴基斯坦进行国事访问!中国电建4月8日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中水电海外投资有限公司拟于卡塔尔AMC公司以BOO模式共同建设巴基斯坦卡西姆港燃煤应急电站项目,项目总投资高达20.85亿美元。该项目属于“中巴经济走廊早期收获清单”所列项目,且被列为中巴经济走廊能源项目合作协议中的优先实施项目。

王家梁表示,要提醒的是,目前来看,巴基斯坦有一定的地缘政治风险,社会治安不是太好,同时还受恐怖主义影响,无法指望巴基斯坦政府单方面对中国投资予以保护,需要采取更多的保护措施,避免巨额投资在混乱与动荡的局势中遭遇难以承受的损失。

“鉴于有些群体对犬特有的敏感,使犬的威慑力优势尤显突出,犬作为有效的安保手段,加上当地政府如果允许配备武器,必定使安保力量大大加强。”王家梁解释,巴基斯坦的工作犬培训基本处于起步阶段,应以此为抓手,进一步提高和发挥工作犬在海外安保工作中的作用,为中国的“海外工地”创造安全的经营环境,以确保中资企业、中国驻外机构安全,充分保障国人海外人身财产安全。

王家梁之所以热衷于试水巴基斯坦,并非没有原因。

“早在2003年,巴基斯坦卡拉奇商人FAIZ通过外贸公司与我建立联系,开始商谈购买警卫、搜爆、缉毒等工作犬。我们公司先后出口了近20条工作犬到巴基斯坦,声誉良好。2007年,我亲自带队和护送出口的犬到卡拉奇,当地军队、警察、海岸警卫队等官员都受邀观看我们缉毒、搜爆犬的训练演示,所有犬通过验收。”王家梁透露,在他考察巴基斯坦期间,参观了当地发电厂、警察局、海岸警卫队等防范重点。

“因我们提供的工作犬十分出色,对方提出合资办保安犬服务公司,当时我觉得条件不成熟而没有实施。”王家梁告诉记者,“之后,我们一直保持联系,FAIZ也已组建了犬的保安公司(Canine Services Pvt Ltd),最近还提议到阿联酋的迪拜去合资办企业。”

王家梁继续解释,现在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大战略的实施,FAIZ认为,“佳良犬业在国内外行业都有影响,是一个彻底的训犬民营企业,非常适合在海外开展安保业务”。

对于在巴基斯坦安保业务的展开,王家梁表示,“要在当地合法注册开办以中资为主、以中方人员为主要工作人员、以犬只为主要安保工具、以中资机构人员的人身、财产安全为主要服务目标的安保公司。”在当地完成合法注册后,主要为中资机构平时的安全、警卫、出行提供服务。

“走出国门的中国人急剧增加,而国家的外交资源毕竟有限,因此保护中国海外利益不能只靠政府。民间组织应作为公共外交的主体力量,扮演好民间友谊使者的重要角色。我是一名中国人,胸中充满了对祖国的无限热爱,为习总书记倡导的‘中国梦’而深受鼓舞,为‘一带一路’的伟大战略部署而满怀欣慰、深感自豪。”王家梁表示,“作为一名在工作犬领域有着30多年从业历程的民营企业家,我愿意为国家的海外安保事业做出自己应尽的贡献!”

安保以我为主

对于走出去的安保思想,王家梁很有一套。

王家梁分析,当前我国海外利益保护能力不足、风险管控缺乏经验,加上企业内部长期维持专业安保力量导致成本上升,因此不少中资企业将安保问题交由国外安保企业处理,但至少面临四大问题。

首先,王家梁认为,国外安保公司的责任心、忠诚度难以放心。“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的安保力量,普遍存在训练不足、士气低落、管理松懈等问题,即便英、美等西方保安公司,也是将自身安全置于首位,关键时刻难以指望。”王家梁表示,“甚至有的当地安保雇员还充任犯罪集团线人,暗中通报中资企业提款时间、流程,以便实施抢劫等犯罪活动。”

“成本高,加重我方企业负担,是第二大问题。”王家梁举例,如中铁十四局阿富汗项目部就聘请了美国专业安保公司,但花费高昂,即便不发达国家,安保薪水同样不低。安徽外经建设集团海外子公司华安(莫桑比克)有限公司所有工地聘请当地保安24小时守卫,花费不低 。

“隐性风险大,不容小觑。”王家梁强调,“各国安保公司几乎都与本国政府、军队关系密切,尤其某些西方国家,还是我国未来发展战略的主要破坏者和搅局者,让其他安保深度介入我重要敏感设施,对我海外设施的长期安全稳定是一个不可低估的潜在威胁。”

“国外安保的某些工作作风完全不符合我国国家形象。”王家梁表示,伴随着“一带一路”宏伟战略,我国企业及其安保力量展现在驻在国百姓面前的,应该是合作、共赢、亲民、和谐的良好形象。

“与此相反,到当地开安保公司,实施本土化经营策略有多重好处。”王家梁表示,它可以回避本国政策以及政治风险、可以回避市场准入等一系列法律风险,减少人员伤亡的风险以及大大减少成本投入。而且,当地安保机构大多有深厚的背景,这有助于为中资企业、个人提供更为及时准确的信息,并提供有效的安全咨询和风险评估报告。

为此,王家梁有一系列建议。

“我们需要政府层面强有力的支持和引导。”王家梁认为,海外安保是外交和国家安全事务的延伸和补充,政府和军队相关部门应给予足够的重视和规范引导。政府和军队应与驻在国对应机构加强联络协调,为安保公司顺利执行任务创造必要的条件。

与此同时,安保公司必须规范操作,强化培训管理。海外安保的政治敏感性和风险都很高,相关从业者必须有高度的政治敏锐性,必须服从并服务于我国拓展海外利益的工作大局。公司在严格按照商业规则办事的同时,也应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把好进人筛选关、员工培训关和业务审查关。

“安保成立合资企业,必须以我为主。”王家梁认为,合资是解决海外安保的重要方式,而必须保证中方的主导地位,方能实现共赢,方能持久。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责任编辑:于冰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08-07 11:25

标签

最新文章

王岐山推荐他的故事,以他为主角的话剧走进

{r[title]}

今年中央党校秋季学期开学没几天,学校的礼堂里就上演了一出大戏...

“阿Q”走了,我们只剩下廉价又无意义的笑

{r[title]}

10月16日,著名喜剧艺术家严顺开去世,享年80岁。

出入境证件办理今起可扫码缴费

{r[title]}

当前,通过扫描二维码完成付费已经成为市民重要的支付方式之一。

公共汽车大小小行星凌晨掠过地球 明年5月再

{r[title]}

上周,编号为2012TC4的一颗小行星与地球擦肩而过,与地球表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