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大毒枭古兹曼越狱记

借助牢房下的神秘地道,他逃出墨西哥警戒级别最高的监狱

360反馈意见截图16560315104118154

 

自从本·拉登在2011年被射杀后,接替他的位置成为新“全球首恶”的人,是墨西哥最大贩毒集团锡那罗亚的头目——乔奎恩·古兹曼。这位身高只有1.68米,被称为“矮子”的大毒枭,掌控了墨西哥境内一半以上的毒品交易,曾在2001年成功逃离墨西哥最高戒备的监狱,逍遥法外13年之久。

去年2月,古兹曼二度被捕,墨西哥政坛一片欢欣鼓舞,只有美国人冷眼旁观——曾长期追踪古兹曼的美国禁毒署前探员菲尔·乔丹曾说:“留在墨西哥,只会给古兹曼时间准备逃脱。”谁知一语成谶,今年7月11日,古兹曼再次成功越狱。得知这个消息,乔丹并不讶异,“看吧,我早就和他们说过。”


笑面冷血

上世纪50年代,古兹曼出生在墨西哥锡那罗亚州的一个农民家庭。小学三年级时,他就辍学帮父亲卖橘子,赚来的钱全部被不争气的老爸拿去喝酒、召妓。在墨西哥,一个身无分文又没权没势的少年,唯一的出路便是加入贩毒团伙。不到20岁,他进入了当时墨西哥最大的跨国贩毒集团——瓜达拉哈拉贩毒集团,替有墨西哥黑帮教父之称的菲利克斯·加拉多办事。

在盘根错节的黑帮里,古兹曼有自己的生存法则。他看似毫无攻击性,就连1993年领导抓捕他的奥托·佩雷斯·莫利纳(现任危地马拉总统)都说“他看起来根本不像传说中的暴虐”。实际上,他绝对是个嗜血狂魔。在帮加拉多运送毒品时,一旦有人迟到,古兹曼就会立刻举枪将其射杀。为了拓展公司“业务”,仅上世纪70年代,他就在墨西哥组织了近千起暴力谋杀事件。这种笑面冷血的个性让古兹曼很快笼络、震慑了一大批亲信——1981年,不到30岁的古兹曼成立了锡那罗亚集团。

古兹曼开始规划自己的毒品帝国,并将目标市场瞄准美国,打造了一个庞大的毒品网络:他在美墨边境修建地下通道;创办了罐头厂,把毒品藏在罐头里“进口”到美国;甚至还动用直升机、潜水艇等进行走私。1989年,加拉多被捕,古兹曼接手了他的大部分势力,成为头号毒枭。

1993年,在锡那罗亚集团同宿敌的一次火并中,墨西哥瓜达拉哈拉的红衣大主教不幸遇难,墨西哥当局全国通缉追捕古兹曼。无奈之下,古兹曼逃到了危地马拉,并用120万美元向一位当地官员行贿,不想这名官员正是墨西哥政府的眼线。最终,古兹曼在危地马拉被捕,被引渡回国,关押在戒备森严的哈利斯科州蓬特·格兰德监狱,他被指控谋杀罪、贩毒罪,判决监禁20年。


有钱能使鬼推磨

入狱后的古兹曼淋漓尽致地诠释了“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在他蹲牢房期间,贩毒帝国由他的弟弟阿图罗代管,而古兹曼则在被布置成五星级酒店的牢房里“垂帘听政”。他还在监狱中结识了一名因抢劫而锒铛入狱的女警察祖丽玛·赫南德,两人展开了一场长达数年的恋情。赫南德出狱后,在古兹曼的授意下接管了锡那罗亚贩毒集团,毒品依旧源源不断地从墨西哥走私到美国。不过没多久,赫南德的尸体在一辆废弃卡车内被发现,身上被刻满了“Z”——这是古兹曼的死对头、拉斯泽塔斯集团的标志。

除了培养傀儡,从进监狱第一天起,古兹曼就开始酝酿越狱计划。他让家人、律师成箱成箱地往监狱运送毒品和现金,贿赂狱卒和官员。2001年,墨西哥最高法院通过一项判决,准备将古兹曼引渡到美国——这不仅会让古兹曼失去人身自由,更会让他丧失整个毒品帝国的控制权。于是,同年1月19日,古兹曼实施了他的越狱计划,监狱内外一共有78个人协助他逃离了戒备森严的监狱,其中3个人成为越狱计划的关键人物。首先是狱卒坎波路,他打开古兹曼牢房里的电子门,让其顺利进入监狱洗衣房;其次是维修工人贾维耶,他趁着进入监狱维修设备的机会把车开到洗衣房,让古兹曼躲进卡车,最终将他运出监狱;还有当地一名警局官员,他拖延通知传达,从而让古兹曼获得了至少24小时的逃跑时间,当军方搜捕队还在前往监狱的路上时,古兹曼早已经回到了自己的集团王座上,开始了下一次走私的规划。

据悉,这次越狱一共花了古兹曼250万美元,若要加上“送出”的毒品等,花费更是不计其数。

360反馈意见截图16261017749786


地道有照明和通风设备

重获自由的古兹曼再度登上了拉美黑帮势力的头把交椅,他曾放言:“有多少毒品都运到墨西哥来,我把它们卖给美国人。”2004年9月1日,他派出了一群杀手,当街枪杀了一名由警察保护监控的毒枭,引起了墨西哥当局的警惕。2006年,卡尔德隆就任墨西哥总统,展开了一系列扫毒行动,重中之重就是抓捕古兹曼。2014年2月,经过1个多月的追捕,墨西哥警方最终在马萨兰的一家海边旅馆逮捕了古兹曼,时任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称这次追捕“对扫毒行动意义重大”。

这一次,古兹曼被关进墨西哥最高警戒级别的高原联邦监狱,生活水平明显下降了。他只有在司法听政的时候被允许与他人讲话;每天单独监禁23个小时,只有1小时可以走出牢房活动,甚至不能参加任何群体活动。在古兹曼被关押期间,美国多次要求墨西哥将其引渡,让古兹曼在美国接受审判,不过都被墨西哥政府拒绝了。

在高原联邦监狱的一年多里,古兹曼养成了每天晚上来回踱步的习惯。牢房狭小,卫生间和淋浴区都是开放的,却是房间里唯一无法监视的死角。古兹曼总是躺一会,走一会,经常走到这两个地方,一待就是一个多小时——这个被监狱工作人员认为是“非常正常”的行为,其实正是古兹曼新的越狱计划中的关键一环。

2015年7月11日晚上8点50分左右,古兹曼像往常一样来回踱步,走到淋浴区,消失在了监视画面里。起先,狱卒们并没在意,直到两个小时后才反应过来——古兹曼一直没有回到监控画面中。狱卒们打开牢门才发现,古兹曼已经通过淋浴区下方的一条地道逃走了。这条地道长约1.5公里,高1.7米,宽约50厘米,身材瘦小的古兹曼刚好可以通过。里面有整套照明设备和通风设备,甚至还有一辆摩托车。地道一出来就是一片建筑工地。

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挖出这样一条地道,没人从旁协助显然是不可能的。墨西哥当局已控制了相关的120名监狱人员,详细调查了其中31人,包括监狱长瓦伦坦·勒玛,然而古兹曼的越狱仍是未解之谜。

古兹曼逃脱时,墨西哥总统涅托正在法国访问,他下令内政部长立刻回国处理此事,并称“越狱事件是对墨西哥政府的羞辱”。尽管墨西哥当局在古兹曼越狱后第一时间关闭了当地所有交通要道和机场,但仍旧没有发现古兹曼的行踪。

随着古兹曼重出江湖,墨西哥,甚至整个美洲可能又将迎来一轮腥风血雨。

《环球人物》记者 余驰疆

责任编辑:王学博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08-05 14:14

标签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