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学生追忆成思危

                       一生直言的“风投之父”

 

20150712102148676fa

人物简介:

成思危,1935年出生,湖南人。著名经济学家、社会活动家,第九、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中国民主建国会第六、七、八届中央委员会主席。

 

7月12日零时34分,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科学院大学(简称国科大)管理学院院长成思危在北京去世。三个月前,他还在出席智库研讨会,希望智库“多讲真话实话”;两个月前,人民日报发表他撰写的文章,阐述金融改革不可错失良机;一个月前,他迎来了80岁生日。寿辰当天,他赋诗《八十回眸》,其中“未因权位抛理想,敢凭刚直献真言”一句恰是他自己的人生写照。

7月13日,在国科大的校园里,《环球人物》记者遇到两名刚毕业的研究生,他们指着不远处的管理学院说:“在校时我们都听过成先生的课,他(学术)好厉害,讲课很吸引人的。”在管理学院布置的灵堂外,跟随成思危多年的几位亲传弟子接受《环球人物》专访,回忆了更多的故事。对这位曾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主席的领导人,被称为中国“创业板之父”“风险投资之父”的社会活动家,所有学生的称呼始终都是“成老师”。

性格和蔼的导师

2004年9月,还在清华大学读大四的田歆被保送到中科院,第一次去见自己未来的导师成思危,进办公室之前腿都有点发抖。“他太有名了,又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以为他一定像《新闻联播》里看到的国家领导人一样。”田歆对《环球人物》记者回忆说,“我本来学的是工业工程和计算机,而成老师的研究方向是金融工程和风险投资,我就更加忐忑了。结果一进办公室,发现他一点都不‘威严’,非常和蔼地跟我说,来了就好好干吧。”

另一位学生郭琨对导师的印象是“慈祥”。第一次见面同样是在办公室。“他个子很高,很有精神。一见面就主动伸出手来,问我学过哪些课程,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声音洪亮,底气十足。”

弟子们回忆,成思危对学生的态度像家人一样,一点都不严厉。“即便我们做得不好,他也不会批评。我那时写论文,拼音打字时常有错别字,他看论文是一字一字地看,每次都会指出来,笑着对我说:‘你看看,你又粗心了吧。’” 郭琨说。

田歆跟随成思危做研究工作10年,从来没见过导师发脾气。“他始终是非常和蔼的,但在学术上又非常严谨,一点小问题都会指出来,这让我在做错事的时候会感到内疚,他还会反过来安慰你。”

在上海某国企工作的高莹对《环球人物》记者回忆,第一次见成思危时,她默默地坐在师兄师姐后面,以为不会被注意到。成思危却主动跟她打招呼:“你是今年新来的研究生高莹吧,那个河南小姑娘对吗?”有一次,高莹跟随成思危参加一个论坛,会后访谈刚结束,工作人员一拥而上,护送成思危离场,场面有些混乱。高莹在边上站着,突然看到人群中的成思危回过头说:“还有个学生跟着我呢,她叫高莹,你们去找一下,别把她弄丢了。”

记者采访的所有学生都提到了成思危的记忆力。“每月固定的指导课都在他的办公室里,十几个研究生来自不同的院校:中科院、社科院、北大、人大、上海交大……每个人的研究方向都不一样,股市、期货、风投、社会保障等,每个人的时间是20分钟,前10分钟汇报上个月做了什么,后10分钟讲下个月要做什么。先生手中什么都没有,但不管我们说到什么,他都能马上告诉我们,哪年、哪本期刊、哪位学者做过这方面的研究,你要去看。其中很多是英文期刊、外国学者。”田歆说。

生命最后阶段仍在谈学术

田歆最后一次见到导师是今年4月21日,他们在医院里讨论《成思危论虚拟商务》一书的修改和序言。“那时候的先生,说话依然洪亮。我们谈了一小时十多分钟,中间医生护士几次进来检查换药,提醒先生注意休息少讲话,他都笑着回答:‘我好好注意,不过这是要出版给外界看的著作,一定要好好修改、完善,尽量少出错误。’”

在学术上,成思危一向严谨,注重理论与实践并举。他提出,做管理学研究要“顶天立地”,既要立足国际前沿,又要立足中国实际。田歆回忆,他刚开始从事虚拟商务研究时,国内没有什么资料,成思危自己花了1600多元,从美国买了原版书带回来。

去年刚毕业的周舟,曾经被成思危送到上海金融期货交易所实习。“对于股指期货,很多人都是研究怎么套利、赚钱的。我有一次也想通过模型研究套利,成老师说,我们作为学者不应该研究这些,而应该从监管者的角度、从更宏观的角度研究市场,真正推动社会的发展和进步。”

除了严谨,成思危也把“勤奋”二字言传身教给学生。“他不允许我们看国内转载或介绍的海外文献,而是一定要看原文。先生79岁时,我在香港的高校做研究,他还给我发邮件,让我帮他下载国内没有的英文文献。”田歆说,“多年以来,先生每天坚持用几个小时读书、写文章。他的秘书曾经跟我开玩笑,说自己是最轻松的秘书,因为先生所有的发言稿都是自己写的,在担任副委员长的那些年里,他没有休过一天假。有一次先生、师母和我去一号店考察,师母说先生这辈子吃了很多苦,能有现在的成就,就是因为勤奋。”

郭琨最后见到导师是在5月。“那天下午3点半,我和4位老师一起去医院的。他很高兴,看到没提前告诉他会来的两位老师,还开玩笑说‘你们这次可是插队了啊’。我们聊了一个半小时,主要是讨论《虚拟经济纵览》一书的出版。他的思路仍然非常清楚,哪里需要修改、整理一一指出,我甚至没感觉到他的病情变化。谈完学术,先生看了一眼表说,我们聊到4点半结束,我看着时间呢。他这是让我们不用担心的意思。”

田歆认为,这种旺盛的生命力源自成思危的报国情怀。“他经常对我说,如果你做的东西不能用,不能造福于社会,是毫无意义的。他嘴上从来不说报国,但我总能感觉到。居安思危,这是他父亲对他的期望,也是他对我们学生的期望。”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沈瑶圆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07-29 11:23

标签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