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乌法双峰会,普京再突围

自7月9日起,距莫斯科1100公里之遥的乌拉尔山区小城乌法戏剧性地迎来两场国际峰会:金砖五国首脑峰会和上海合作组织领导人峰会。

这两场峰会,与会国在一定程度上重叠——都有中、俄、印三国参加。但又各具特色——金砖国家的特点是覆盖面广,五国合计占全球经济总量的20%,人口总数的40%,且分布在亚、欧、非和拉美,有更广泛的代表性;上合组织的特点是沿着北京——莫斯科这条“欧亚大道”分布,带有强烈的地缘性。可以说,前者是远亲,后者是近邻,两者叠加,恰好覆盖了西方七国集团以外的大部分世界。

这无疑是东道主普京总统希望看到的一幕。

都说普京有强烈的民族主义色彩,但其实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是“向西看”的,把保持与欧美的良好关系放在更重要的位置。尽管彼此间常有争吵,但郑重其事、小心翼翼的善后表明,克里姆林宫主人更看重大西洋两岸的“新旧世界”。那时候,俄罗斯与其他金砖国家以及上合组织成员国的经贸往来,并无预期中那样迅速。

去年,乌克兰危机爆发,俄罗斯并吞克里米亚,引发冷战结束后俄罗斯和西方国家间最严重的政治危机,俄罗斯不仅被逐出八国集团,还遭到西方国家一连串制裁,在政治、经济、金融、贸易等许多层面被西方七国边缘化。这自然是一心恢复大国荣光的普京不堪忍受的。

既然向西走不通,俄罗斯这只“双头鹰”开始频频东顾,在“金砖”和上合组织框架内变得越来越活跃。金砖国家是新兴国家的集合体,拥有广阔的市场纵深和强大的政治、经济影响力;上合组织则是俄巩固藩篱、夯实后院、营造有利地缘政治氛围必须重点关照的地理范畴。有这双剑合璧,俄罗斯就不会因西方制裁而显得过于被动,普京也能因此获得更多的战略纵深和更大的回旋余地。

乌法双峰会一开,正好给了普京一个展示“没有西方俄罗斯也能过得更好”的机会。而且,普京还能借此显示自己并不像西方形容的那样孤立、那样“失道寡助”,尽管你们西方不喜欢我,但我仍能找到更多的朋友。这对提升他的国际声望,巩固他的国内政治地位,重要性都是不言而喻的。

当然,普京如此热衷“双峰会”不仅是面子问题,也有现实需要:西方制裁对俄罗斯经济的影响是比较严重的,国际油价的持续低迷又让“靠资源吃饭”的俄罗斯“钱袋子”雪上加霜。“金砖”和上合组织的市场、财力以及经济、金融辐射力,对普京和俄罗斯而言变得更加重要。他渴望建立一个不受西方制约的经济“循环圈”,更渴望构建一个摆脱布雷顿森林体系和美国霸权的崭新金融秩序——此次制裁可让他真切领教了旧金融秩序的厉害。所以,3年前就提出但一直不温不火的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和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近日被俄罗斯媒体热炒热议,成为乌法“双峰会”热门议题。

但普京的“乌法攻略”也面对挑战。

首先,是如何解决上合组织的扩容问题。这次乌法峰会,启动接收印度、巴基斯坦加入上合组织程序,并给予白俄罗斯观察员地位,给予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柬埔寨和尼泊尔对话伙伴地位。这增强了上合组织的代表性,但如何强化其行动效率是个新挑战。其次,普京一直期望在乌克兰等问题上能得到更多的同情和支持,这次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发表的《乌法宣言》,提到了“成员国主张各方在全面和无条件履行2015年2月12日明斯克协议基础上尽快在乌克兰恢复和平。”但该协议如何实施,俄乌两国及西方各执一词。此外,近期国际经济形势风云变幻,原本同处于高速增长阶段的“金砖”变得苦乐不均,各有各的隐忧,这也会影响到它们对“金砖事务”的热情,影响到“普京期望值”的变现程度。(陶短房)

责任编辑:沈瑶圆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07-17 08:58

标签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