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环球人物》为广场舞大妈正名:她们是第一代孤独母亲(4)

她们在个性化和自我追求上更加勇敢

王芊霓是个时髦的“85后”女孩:栗色的头发,刘海梳得整齐服帖,化着淡淡的妆,走在香港街头很容易得到 “靓女”的称赞。她的同学描述她是个春风一样的女孩,说到感兴趣的话题会手舞足蹈。然而,在面对记者时,王芊霓却表现得相当防备,总是在完全组织好语言后,才滴水不漏地给出答案。她把这种防备归结于两个原因,一是自己曾做过两年记者,熟知媒体圈一些“低素质”的行为;二是为了保护自己以及研究对象的隐私。

这个如此谨慎的人说到大妈与广场舞时,却总是会忍不住激动起来。最近王芊霓收到一些反馈,认为她是从一个辩护者的角度替大妈发声,并不符合一个研究者应该有的“局外人”的身份。面对这种质疑,王芊霓说:“我的导师关宜馨对我说:‘对你的研究者充满同情没有错。’几乎所有的人类学研究都有着‘为弱者发声’的色彩。而大妈们恰恰是不掌握话语权的弱者。”

在王芊霓心目中,这群大妈是最具包容心的人,“她们很欢迎年轻人加入,她们也知道有些人会对她们指指点点。但她们会调整自己的心态,不会因为别人的看法而变得消极。”王芊霓说,大妈们并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她们也会考虑到噪音问题、空间占用问题,比如挨家挨户去听音量大小从而保证住户的清净,或者是带着蓝牙耳机跳舞、去立交桥等嘈杂的地方跳舞。

对于大妈的国际形象,王芊霓认为是媒体渲染和大众有色目光共同作用的结果。“有些人看到大妈们在莫斯科红场和巴黎卢浮宫前跳舞的报道,说大妈丢了中国人的脸,这些评论者扮演了卫道士的角色。”事实上,不论是投资黄金还是跳广场舞,大妈们在个性化和自我追求上表现得比那些人更加勇敢,这也是为什么她们在外媒报道中,成为中国代表的原因之一。

王芊霓清楚记得,2014年5月她回访几位之前采访过的“大妈”,她们笑着问她:“你看我们像他们说的大妈吗?”“这看似一种无奈的接受,但也是一种微弱的反驳。”王芊霓对《环球人物》记者说。(《环球人物》记者 余驰疆)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责任编辑:刘馨瑶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05-15 08:52

标签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上半年纪检监察机关处分21万人 含省部级干

{r[title]}

2017年上半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接受信访举报131.9万件次,处...

习近平向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国防科技大

{r[title]}

新调整组建的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国防科技大学成立大会暨军队...

双普会还有“二谈”:一场就着甜点的对话

{r[title]}

美国白宫18日证实,本月初二十国集团(G20)德国汉堡峰会期...

花样游泳——集体自由自选预赛:

{r[title]}

7月19日,中国队在预赛中。当日,在匈牙利布达佩斯进行的第17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