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环球人物》为广场舞大妈正名:她们是第一代孤独母亲(3)

CFP461827950_副本

2015年1月,中国大妈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体育场跳广场舞,为国足战胜乌兹别克斯坦庆祝。

她们需要“被观看”

在这些大妈们看来,广场舞不仅益于身心健康,更是一件“性感”的事。美玲是舞团里的红人,她受欢迎的原因,是因为深知女性“期待被看见”的心理。她经常会和舞友开玩笑,“你看某某男观众又来看你了”,舞友们听到这种话都非常受用。

“她们和年轻姑娘没什么不同,对异性、对展现女性美的渴望也没有减少,只不过已为人妻人母,她们要掩藏这种渴望,或者通过合乎社会期待的方式去疏导这样的欲望。”王芊霓认为,广场舞就是这样一个社会期待和个人欲望的角力下最好的权衡。她发现,不少人是从跳交谊舞转向跳广场舞的,其中部分人就是为了规避成为“坏女人”的风险。王芊霓说:“有一位阿姨,本来是跳交谊舞的,但是她老公说交谊舞太容易跟人‘跳跑’了,最后无奈只能来跳广场舞。而参与这种公众舞蹈,她们可以免于被贴上危险的道德标签。”所以,大众才会看到她们穿着鲜艳的短裙,俏丽的高跟鞋,在广场上扭动着身体。“就像学者格尔茨描述的巴厘岛上的男人如何通过斗鸡展现他们的阳刚气质,中国的中老年女性也在通过广场舞展现着优美的女性气质,从而实现认同和愉悦感。”

对性别认同的渴望,为什么以这种集体而又充满仪式感的形式迸发呢?王芊霓认为,如今在广场上跳舞的女性,她们大多经历过中国“去性化”时代,在她们成长的日子里,女性被要求衣着要像男人一样宽松;而另一方面,当今社会对于女性的审美逐渐偏向柔美和性感,广告宣传中的女性形象不停刺激着她们也去追赶这种流行。历史的压抑与当今商业社会的推动最终促成了大妈们想要抓住流行的尾巴,在广场上展现自己的女性之美。

最令王芊霓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叫玉洁的领队跟她讲述的故事。玉洁做领舞5年了,她的队伍一般晚上7点准时在广场开跳。后来,她们的“粉丝”全都转去看别的表演,舞队就解散了,因为“没人看咱跳了”。“女性经常希望通过他人,不论是异性或是同性的关注和认可来确认自己的美。”王芊霓说,“这一点是全世界女性都追求,比如英国,有很多老年人钟情于摩登舞蹈,这与社会对老年人的行为期待也有差异,却没有遭致污名。而在中国,大妈们却成了大众调侃和取笑的对象。这真的提醒了我们,应该重新审视我们社会的包容性。”

当下这个消费时代,刺激着中老年女性追求性感的渴望,却又试图抑制或者剥夺她们追求性感的权利。这正是王芊霓对现状的概括。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责任编辑:刘馨瑶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05-15 08:52

标签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人民日报和音:中国经济持续复苏为世界注入

{r[title]}

“预计2020年,主要经济体中唯一能够实现正增长的,只有中国。”

朝阳区打造首个国际人才一站式服务平台

{r[title]}

这将成为朝阳区打造国际化、便利化、高效化营商环境的又一创新举...

外交部从三个角度驳斥蓬佩奥抹黑言论

{r[title]}

事实不容捏造,谎言重复一千遍也还是谎言。